<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你出剑吧
    神京城南,玄武观。

    按照贾环的法,这里便是武当派在都中的“驻京办”……

    中年道人毕竟是多年的老江湖,事到此时,多少已经觉得有些不对了。

    他怀疑忠顺王府那些人的话,可能有问题。

    贾环此人,卑鄙归卑鄙,可是他对身边的那个女武宗,却在意的紧。

    不像是那些人口中的那样,将女人随意糟蹋后就扔。

    当然,这许是因为那个女人武宗的身份。

    但,贾环最后将闲云往一旁带的那救命的一下,应该是一种下意识的保护动作……

    能做出这种动作的人,通常都是心地柔软,保护女人保护惯了,而产生的“后遗症”。

    所以,他应该不是忠顺王府中人口中所的那种,奸.淫掳掠,十恶不赦的大恶人才是……

    因此,道人没有直接去忠顺王府寻赢皓,而是先来到了玄武观落脚。

    一来安顿徒儿孔勇的尸身……

    二来,也想打听清楚贾环的情况,然后将闲云救出。

    闲云的身份太不一般,他绝不能不救。

    只是,他还没跟道观里的人打听清楚贾环的情况,玄武观里便迎来了不速之客……

    “蛇娘?”

    中年道人面色极为难看的看着眼前之人,蛇娘的特征太过明显,那条威名赫赫的四脚白蛇,武林高层谁人不知?

    当然,在武林传中,这条蛇叫白龙。

    只是……她来做什么?

    看着明显来者不善的蛇娘,中年道人沉声道:“武当与苗寨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因老掌门之故,武当弟子行走江湖时,若是遇到你苗寨中人,都会礼让三分,今日,你要与我作对?”

    蛇娘闻言,面色上愧色一闪而过,她垂下眼帘,道:“道成真人,此非我本意。

    只是,我欠贾环一命,所以要帮他这一次。

    不过,他已经答应,不会杀你。”1111,m.≯.

    “哈!”

    中年道人,便是蛇娘口中的“道成真人”,他气急反笑,道:“本座需要那个贼子的饶恕?

    蛇娘,万万想不到,你竟然会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你苗寨从来都与人为善,在江湖上的名气,甚至比我武当还要好三分。

    不想,你今日竟会……

    罢了,你尽管放手施为便是,你大可看一看,我道家一脉的骨头,到底是软,还是硬!”

    蛇娘叹息一声,道:“贾环,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希望你能讲清楚就好。

    道长,贾环能解我蛇娘一脉千年来的诅咒,我没有其他选择的。

    而且,他人其实……

    并不坏。”

    中年道人闻言一怔,不过随即冷哼一声,道:“是好是坏,本座自有眼见耳闻……

    但是,你为了一己之私,便枉顾道义和公正,做那恶人的帮手,你有何面目再见苗寨历代蛇娘?

    你可知,既然你今日舍弃了苗寨的中立超然身份,来搅这一趟浑水,那么日后,你苗寨定然再难平静……

    更何况,我武当老掌门,还有恩于你!”

    蛇娘闻言,轻轻一叹,摇头道:“谈不恩德,只是互利互惠罢了,毕竟,我也给了他一滴……

    罢了,多无益。

    道成真人,我度你之心,断无甘愿与我走一趟之意。

    如此,我可让你三招,请吧。”

    道成真人面色陡然一沉,“嘿”了声,道:“好大的口气!

    好,今日我武当剑阁,就来领教你苗寨蛇娘的高招……”

    着,道成身子微颤,再颤,又颤……

    颤的有些滑稽,连抖几下,背后也没有宝剑“轻吟”,更没有之前帅气的利剑出鞘声……

    道成真人这才想起,他的那柄古剑“苍松”,之前已经被他在暴怒之中,给当飞镖镖出去了……

    想到至宝丢失,道成心中当真是……在滴血!

    那可是武当剑阁,历代阁主亲手相传的宝剑,着实丢不得啊……

    而且,没了剑的剑阁之主,若是对付寻常喽喽,自然是手中虽无剑,心中有剑即可。

    可对上蛇娘,尤其是对付有灵蛇在身的蛇娘,原本就只有三分取胜的把握,如今却连一分都不到了……

    道成真人面色再沉,但傲骨不失。

    对于剑客来,傲骨即为剑骨。

    傲骨若不存,则剑骨则亡。

    道成朝后面看去,对远远站在真武大帝灵相旁的玄武观观主道:“拿剑来!”

    那年纪极老的玄武观观主,忙从后面取来一把长剑,毕恭毕敬的捧与道成后,犹豫了下,还是咬牙道:“阁主真人,弟子妄自多嘴,那宁国侯,绝非市井相传的歹人,而是真正的国之英雄啊!”

    道成闻言,眉头皱起,厉喝一声:“胡什么?还不退下!”

    英雄?

    有拿重伤女子当挡箭牌还要挟人的英雄吗?

    有……有他娘的将手放在女人胸口,要震碎人心脉的英雄吗?

    那玄武观主若是没最后一句,他的话道成或许还能听进去一些。

    可听到“英雄”二字,道成断无相信之理!

    闲话话,接过剑后,虽然对三流长剑极为不满,可也只能将就着用了。

    起剑式:

    剑出武当!

    蛇娘虽然看起来瘦娇弱,右臂上还盘着一条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白蛇,着一个头上长包的脑袋,探头探脑的东瞅瞅西看看。

    可是,对上她,道成要比之前对上董明月时,认真肃穆十倍不止。

    一剑刺出,剑速极缓。

    道成手中长剑,放佛重如一座武当山一般。

    蛇娘静静的看着道成出剑,见他使出这一式后,眼中竟有赞叹之意。

    以她的年纪,做出这等姿态,不免让人不忿。

    但道成真人心中,却绝不会这般想。

    武当是千年名门不假,可苗寨同样如此。

    虽,相比于武当的武学正道,苗寨的武道诡异的太多,是一种“邪路”。

    但江湖上没有人会否认,苗寨的武功,绝不弱于任何门派。

    没办法,有一条传中的灵蛇守护,并输送神血,苗寨当真是……太得上苍的垂青了。

    历代蛇娘的武功奇高不,单那一条灵蛇,就几乎无人能敌。

    所以,蛇娘年纪虽轻,可摆出这幅姿态,道成心中并无不妥之意。

    并且,他面色,还愈发凝重了。

    因为他手中的剑,已经快要触及到蛇娘的肩头,可她却还是不……

    “动”字在道成心中还未形成,他的瞳孔猛然收缩,眼中闪过一抹骇然!

    只见,就在道成手中长剑即将刺中蛇娘时,分毫之间,蛇娘的身体忽然没有任何征兆的扭曲起来。

    就如同一条蛇一般,整条身子化成了一道道波浪,上下起伏着。

    原本就发.育的极好的蛇娘,看上去鬼魅,妖艳。

    玄武观中,远远的旁观者里,修行不深的年轻道士,牛鼻子里开始飙血的,不是一个两个。

    在殿外替蛇娘压阵的董明月看到这极为火辣的一幕,都忍不住俏脸一红。

    第一个念头竟是:幸好他没在这里,不然,家里定然又少不了一个了……

    道成的剑,在千钧一发之际,擦着蛇娘而过,再想变招,却已力尽。

    “第一招。”

    待道成就要收式时,蛇娘淡淡的了声。

    道成面色陡然涨红,双眼发赤,怒道:“好,好一个蛇娘。”

    对于道成,或者对于任何一个武宗而言,这种法,都是极大的羞辱。

    让你三招……哪个要你让?

    其实蛇娘倒不是故意要羞辱道成,她性格真诚不伪,想什么什么。

    她是真的想让道成三招,以还武当老掌门当初指她破识障之恩。

    当然,苗寨从来不会让客人吃亏。

    她当初也赠送了武当老掌门一滴价值万金的灵蛇神血。

    所以,她之前才会对道成,并不欠什么恩德……

    只是,苗家的好客天性,让她愿意再让三分。

    但她没想过,这对傲气如剑气一般敢冲天一战的道成,是何等的耻辱……

    每一个武宗,都是世间最尖的个体之一,自然也就拥有世间最尖的个性和脾气。

    不过,到底修养足够。

    即使如此,道成都没有破口大骂。

    他不再多言,却连出两剑,两招平常的连大路剑法都算不上的剑招,一横一劈。

    使完后,道成冷哼一声,道:“三招已过,来吧,让本座领教你苗寨的高招。”

    蛇娘见之,轻轻一叹,道:“你这又是何苦……道成真人,你还是与我走一遭吧,只要清楚事情,我尽力会保你不失,还可帮你要回那个道姑。”

    “闲云可还好?哼!贾环若敢伤她半分,我定然……”

    道成想放狠话,了半截却又自己断住,因为他自知,他现在没有底气这些。

    只是,他没有,武当有。

    道成冷笑一声,道:“蛇娘,你可知闲云的身份?”

    蛇娘闻言,清冷的颜面上,眉头微微一皱,对她而言,什么身份,都只是虚妄……

    道成也不管她是否在意,就直接道:“闲云乃是老掌门之女,从你苗寨要来的那滴灵蛇神血,便化给了闲云。否则,她也不会在这个年纪,就修到九品大高手的境界。

    蛇娘,你自己,我武当老掌门在江湖上是什么地位?

    就算那号称天下第一武宗的董千海没有被抓入黑冰台,他在我教老掌门面前,可还敢自称第一?

    虽然老掌门已经云游多年,却非常牵挂闲云。

    常使人送东西回山。

    若是他老人家知道了今日之事,哼……”

    蛇娘闻言,眼神微微变深,面色却未变,她轻声道:“天机真人,功参造化,距离传中的天象之境,也不过一步之遥。

    不过,以他老人家的智慧,定当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道成,你出剑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