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三十三章 蛇娘,帮我杀了他
    “箭伤虽然没有伤及心脉,可箭上附带的劲力,却伤了心脉。

    不过还好,及时回来了,他的体质又极为特殊。

    与我换血之后,现在已经开始在迅速的恢复。

    不碍事的,顶多明天就好。

    真是……让人嫉妒。”

    蛇娘嘟了嘟嘴,羡慕嫉妒恨的说道。

    只觉得老天不开眼,怎地就给这个“祸害”这样一个百年难见的体质。

    理论上来说,只要有充足的“大补”之物,他就很难死去。

    太没有天理了。

    她右臂上,白蛇也嘶嘶的吐着舌头,一双并不骇人的眼睛,探头探脑的看着贾环。

    蛇娘见之愈气,拍了白蛇脑袋一下,恼道:“小白,你看他做什么?难道还想叛逃吗?你忘了,他说他最爱喝蛇羹的,你若跟他,他一定会把你炖成蛇羹给吃掉的!”

    白蛇闻言,蛇身一颤,似乎是打了个激灵。

    然后委屈的看着蛇娘,摇头吐信,似乎在说,它怎么可能叛逃呢?

    只是,到底颇为不甘的又看了贾环一眼。

    唉!若是能跟着这个主人,它说不定真有可能,可以化龙……

    只可惜,他怎么就是一个吃货,老在它耳边说爱吃蛇羹呢?

    白蛇“啪嗒”一声,“逼a”在蛇娘右臂上,生无可恋……

    蛇娘“哼”了声,又骂了句“没良心”,便不再理它,对依旧泪流不止的公孙羽道:“幼娘,你怎么还在哭?不是都说了嘛,他没事的。

    你还为他哭,你看看,他又带回来一个女的诶!”

    苗寨里虽然穿着有些暴露,但在爱情方面,却恰恰相反,一旦确立了,就极为忠贞。

    像贾环这样,隔三差五就往屋里招人的,放在苗寨里,是要浸猪笼的……

    蛇娘脑海里浮现出贾环光着屁股被装在猪笼里丢河里的画面,咦~太美!

    可是,公孙羽的思想和她却不同。

    公孙羽虽然痴迷医道,但说到底,思想其实并不超前。

    甚至,有的时候,比普通人更遵守妇道传统。

    比如说,不妒。

    因为她觉得,她不会女红,给贾环做的衣裳,一个袖子长,一个袖子短,因为针线功夫不好,针脚不密,所以还皱皱巴巴的……

    而且,她还不会琴棋书画,还不读《女戒》……

    好像寻常闺阁小姐该做的,她什么都做不好。

    这种情况下,她没有主动给贾环找“小七八奶”都是不贤了,怎么还能妒呢?

    她现在脑海里唯一的画面,就是贾环进门后,对她一笑,然后看着座钟敲响时,露出的得意笑容。

    他没事失言,他伤成了这样,也要在申时末刻前回来,因为他答应过她,一定会在申时末刻前回来……

    这一刻,公孙羽觉得,她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

    至于那个带回来的道姑,又算得了什么呢?

    家里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不过……

    忽然,公孙羽抬起头,看向蛇娘,面色恢复清冷,道:“蛇娘,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蛇娘道:“帮什么忙?”

    公孙羽咬牙,眼中露出仇恨色,寒声道:“我想要你帮我报仇!”

    蛇娘一怔,道:“杀了他?”

    蛇娘已经知道,公孙羽是被他给祸祸后,才跟了他的。

    当然,这是两人闺房密语时,说的悄悄话,而公孙羽说的时候,只是娇羞……

    但蛇娘显然理解上出现了偏差……

    公孙羽见蛇娘指着贾环,差点没气死,恼道:“不是,是伤他的人。”

    蛇娘闻言,显然不大乐意,道:“平白无故的,杀人作甚?”

    公孙羽冷着脸,道:“那你帮我把人抓回来,我……我杀!”

    “嘶!”

    蛇娘有些震惊的看着公孙羽,道:“幼娘,你……”

    “你去不去?”

    公孙羽皱眉道:“你还想让我孩子日后帮你们苗寨下一代蛇娘换血,我都答应你了,你还不帮我这个忙?”

    蛇娘撇嘴道:“你孩子也未必就能有他这个体质……好好好,我去还不成吗?”

    “等……等等,等消息回来了再去吧……”

    贾环适时的醒来,插口道。

    “公子,你醒来了?”

    见贾环醒来后,公孙羽脸上绽放出极为明媚的光泽,看向贾环,惊喜道。

    贾环咳了声,然后伸手,用手背在公孙羽笑脸上轻轻的摩挲着,柔声道:“就是嘛,多笑笑,多好……”

    “公子!”

    纯洁如公孙羽,哪里能经得起这等甜言蜜语,感动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贾环得意一笑,道:“别哭,真不经夸,傻瓜……哎呀,真是大意了!差点阴沟里翻船……”

    蛇娘见这一对狗男女,当着她这个注定要做一辈子单身汪的人前秀恩爱,冷哼一声,对贾环道:“你不是阴沟里翻船,你是因为内劲突飞猛进的太快,但你根基却并不扎实……

    你根本没有时间,去用心揣摩体会每一阶段的内劲是什么样的,不能真正的揣摩透内劲的真谛。

    所以,你自然就感受不到,内劲侵体,潜伏体内是怎样的。

    说到底,还是不扎实!

    你若继续这般只依靠灵药大补进步,你永远也不可能突破武宗。”

    贾环闻言,点点头,看了眼蛇娘右臂上探头探脑的白蛇,道:“你说的有理……不过,如果我用你这条白蛇,做一碗上等的葱花蛇羹,不知道能不能突破武宗呢……”

    “嘶嘶!”

    白蛇猛然往前一探,然后又收回身,仰起头,满脸“委屈”的看着蛇娘,晃着脑袋撒娇。

    蛇娘“哼”了声,小声教训道:“看你还想不想跟他了!”

    白蛇连连摇头:谁想跟他谁孙子!

    蛇娘撇嘴一乐,然后道:“你放心吧,他笨的紧,打不过咱们。”

    白蛇闻言一愣,随即转过头,看着药台上的贾环,流露出一个鄙夷的目光……

    “靠!”

    被一条蛇给鄙视了,贾环笑话一声,竖了根中指。

    然而,他的中指,显然没有白蛇的长。

    白蛇“嗖”的一下,对他竖起了一条尾巴……

    “噗嗤!”

    一贯在贾环面前冷冰冰的蛇娘,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还教诲白蛇:“白白,不许跟坏人学!”

    白蛇委屈的点点头,收回了尾巴。

    贾环自然不会同一条蛇去计较,他正色对蛇娘道:“蛇娘,你放心,就算我和幼娘的孩子没有我的体质,可我还能活不少年,下一代蛇娘,也交给我吧。

    就冲咱俩的交情和缘分,难道我还能有脸看着你受难而不帮忙?

    那还算什么江湖好汉,算什么义气当先的大侠?算什么……”

    “行了!”

    蛇娘闻言差点没气死,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幼娘,自然会去做,不用你再激将!”

    贾环闻言一怔,对一直看着他的公孙羽“悄声”道:“幼娘,你可是给她吃了什么补脑子的东西?不然她怎么会……”

    “噗!”

    一直处于伤感兼幸福中的公孙羽,到底被这孙子给破了功,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嗔道:“公子啊,你就不要再气蛇娘了……”

    贾环见蛇娘面色涨的通红,一双小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似乎已经处在爆发边缘……

    贾环见好就收,忙正色道:“我已经让明月去跟踪那个牛鼻子道人了,一会儿明月回来,得了他的落脚处,蛇娘姐姐,麻烦你,帮我把他抓回来。”

    蛇娘闻言,气道:“呸,谁是你姐姐……道人?”

    紧接着,她又一怔,看向另一边,还在昏迷中的身着道袍的闲云道姑,问道。

    贾环点点头,道:“武当山上下来的牛鼻子,也不知怎么就非要杀我……”

    蛇娘皱眉道:“是……老的,还是年轻的?”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道:“不老不年轻,看起来四十多岁,头发还是黑的,长的……比我差一点,倒是还有几分人模狗样……”

    蛇娘闻言,点点头,道:“那应该就是道成真人了,他是武当剑阁阁主,仅次于武当掌门。他怎么会……”

    贾环“嘿”了声,面色微冷道:“等你抓他回来,自然就知道,武当山那群王八贼羔子,到底嗑了什么药,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了!

    对了,你干的过他吗?”

    蛇娘面色微变,犹豫了下,不过在公孙羽的注视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和小白合起来,打倒是能打过,可……”

    “可什么可?你又不认识他,他能保你苗寨下一代蛇娘不爆掉吗?”

    贾环没好气道。

    蛇娘摇摇头,道:“可是我与武当上一代老掌门认识……他老人家,给了我很多指点。”

    贾环语重心长道:“蛇娘,你傻啊?虽然你和上一代老掌门认识,可说不定他已经死了……

    再说,我又没让你对上一代老掌门出手,对不对?

    而且,也不是我让你去欺负人,是别人先欺负了我,你才为我出头的,对不对?

    就算那老牛鼻子找我,让他只管来找我!不……不用等他找来,我也会让人去武当山逛逛……”

    蛇娘闻言,咬了咬嘴唇,道:“我可以帮你将人擒来,可,可你先不能杀他。”

    贾环连连点头,道:“好好好,一会儿你先把人抓来就是。我也不是嗜杀之人,只要他肯将事情说清楚,给我一个交代,我就不杀他。”

    蛇娘闻言,松了口气,点点头。

    “嘤……淫.贼,不要撕我衣裳……”

    药台另一侧,一直昏迷不醒的闲云道姑,忽然嘟囔出一句话。

    公孙羽和蛇娘闻言后,一起看向了闲云身前破破烂烂的道袍,然后又看向了贾环……

    “嘿,嘿嘿……误会,误会……”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