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太卑鄙
    “迎剑,归宗!”

    这一次,中年道人没有再退,也没有收剑,他身前的团团剑光,忽然聚而为一,重新变成一把古拙的长剑。【,

    而后,只见他整个人凌空飞起,与剑平齐,人剑合一,刺向董明月。

    在两人的距离间,一道道的剑圈,所有的剑圈,都无法阻拦这人剑合成为一的一柄“巨剑”,纷纷破灭,消失在空中……

    而董明月身形一震,嘴角流出一抹殷红,与其惨白的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她却没有后退半步。

    她放弃了继续再画剑圈,重新做起剑式,低沉出声:

    “问剑求生!”

    随着这四个字,董明月手中宝剑开始缓缓震荡起来。

    一朵朵明亮的剑花,随之而起,忽明忽暗间,迎上了中年道人刺来的巨剑。

    “叮……咔……”

    尽管董明月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可……

    差距,还是太大……

    董明月手中的宝剑,甫一与中年道人手中之剑交接,竟生生被震断。

    倒不是说,她手中的宝剑材质不如中年道人手中的结实。

    而是,两人附在剑上的剑意,差的太多……

    “噗!”

    董明月再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连连倒退。

    “明月!”

    贾环面色大变,从地上抓起方才那道姑丢下的长剑,化为残影,迎了上去。

    “环郎,不可……”

    董明月急呼一声,这个时候贾环上前,与自寻死路没什么区别。

    必死无疑!

    而后,贾环的身影,竟然真的顿下了。

    “当啷!”

    他随手将剑丢在地上,然后掉头向后飞跑而去……

    别说董明月,连道人都诧异了下,目露鄙夷之色……

    不过,没等他眼中鄙夷之色流尽,面色又陡然大变,厉喝一声:“贼子住手!卑鄙无耻……”

    原来,贾环丢了剑,却转身跑到后面,将那重伤在地的道姑给抓了起来……

    可怜道姑,费尽力气,才将将把胸前的衣襟给勉强合了起来,还来不及做别的事,就又落在了“恶魔淫.贼”手中……

    道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里只求无量天尊保佑,别再让贼子撕破她的衣裳了……

    贾环此刻自然再没心情胡闹,他一手掐在道姑的喉骨上,一边冷眼看向中年道人,冷声道:“弃剑!”

    中年道人面色难看之极,看着贾环道:“你太卑鄙!”

    贾环冷声喝道:“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弃剑!”

    此人一身本事,大半在剑上。

    他拿着剑,威胁太大。

    贾环心里有些无奈,这次不能说失算,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

    从董明月、乌远甚至还有卿眉意那里收集到的信息,天下出世的武宗,满打满算,也不过那么十来个,还分布于天南海北。

    最重要的是,道理上来说,这些武宗,原该没有一个敢对他动手的。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不是闲云野鹤,背后都有一个大宗派支持。

    实际上,不是这样出身的人,基本上也没什么可能成为武宗。

    消耗实在太大。

    若没有无数教徒信众用金银堆积,他们是撑不出来的。

    所以说,贾环的谋算,不可谓不全。

    有一个初入武宗的董明月如影随形的护着,基本上是万无一失。

    可却依旧没算到,还真有不按常理出牌的……

    他完全想不通,赢皓怎么就敢杀他。

    就跟他不敢杀赢皓一样,赢皓也不应该胆量杀他才对。

    哪怕是赢皓想要造反,也不该杀他这个“小虾米”才对。

    他算老几,杀了也做不了皇帝。

    所以,到现在为止,贾环都没想通究竟是怎么回事,哪里出了岔子……

    如果说,赢皓只为当初在扎萨克图汗王府前的那一个耳光报仇,就更说不通了。

    赢皓此人,谋算惊人。

    绝不是意气用事之辈。

    其实,也不怪贾环想不通。

    这一男一女两个武当道士下山来京,原也不是杀他的……

    就像贾环想的那般,他贾环值当个什么。

    杀之也没什么大用,做不了皇帝……

    这两人本另有重用。

    只可惜,今日去码头接人的,却是忠顺王府之人。

    一行人才从渭水码头接到了两位道士,恰巧看到贾环击杀孔勇那一幕,两位道人当时都很激动,身上均有杀气!

    只是,为了不耽搁大事,才强忍下来,目中含泪……

    也不知是为了上位,还是为了给赢朗出气。

    总之,惯会察言观色的忠顺王府之人,便对两人说了,接两位上京来,就是为了杀这个败类,贾环。

    京中本就流传了无数关于第一恶人贾环的传言,这位忠顺王府中人都不用编,随便捡几段夸张的说出来,就让两位正气盎然的道人气的浑身打摆子。

    再看向孔勇,脑子里便脑补出无数情节。

    为了伸张正义,打抱不平,为了阻止勋贵恶贼强抢民财,还是为了救灾民的民财,当日的武当首席弟子,不惧权势,强行出头。

    却被恶贼卑鄙谋算,偷袭杀害。

    就算如此,他最后还说出“不要牵累武当”的求情话……

    这怎能不让两位道人悲痛心碎?

    其实若是换个京城本地人,听了这些话,自然不会信。

    因为都知道,很多都是草民为了取乐,强行编排的。

    可两位道人不同啊,他们久居山上,哪里知道是编排的,都以为是事实。

    再加上现在的“眼见为实”,自然就更信了。

    忠顺王府之人再诱导说,赢皓招他们来,就是为了对付贾环。

    而赢皓给他们的信上,确实也是说,有贼人逞强,望他们前来相助一臂之力,以匡扶社稷。

    他们原还纳闷,贼人逞强和匡扶社稷有什么关系……

    如今看来,却是有大关系的。

    此等窃据高位的贼子不杀,社稷岂能不危?

    ……

    种种因素相加,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不过,两位道人现在也确实更加坚信了,贾环就是个恶贼。

    没有底线的恶贼!

    中年道士手里的长剑低垂,但还未放下,他看着贾环怒道:“你算什么男人,以女人相胁,丢尽颜……你干什么?”

    中年道人话没说尽,又怒吼一声,目眦欲裂!!

    贾环右手掐在道姑的喉咙处,左手……左手却放在了道姑的心口……

    他风轻云淡道:“我最后再说一遍,放下剑,否则,我就震碎她的心脉!

    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武当有一种龟气功,可以闭气!

    锁喉对你们来说,可能没用……”

    中年道人面色涨的通红,怒到极处,却无处发作。

    若非出身名门,不会骂人,他一定会用最粗鄙的话,问候贾环所有的女性亲眷……

    龟你姥姥的气功!

    若是喉咙被捏碎,龟气功有个鸟用啊?

    道人以为,这是他见过最厚颜无耻之人……

    只是见贾环的脸色愈发冷了下来,手也愈发贴紧,到底不敢冒险,道人“啊”的一声大叫,然后一把将剑插到青石铺就的地面,宝剑“呛啷”一声,没入地面,只留一剑柄露在外面。

    道人双目通红,看向贾环,道:“放人!”

    贾环嗤笑了声,道:“你当我傻啊?现在放人岂不是作死?我能放手就算地道的了。”

    说着,从悲愤羞怒面色一片通红的道姑胸前移开了手……

    然后,他对垂着脑袋,一脸没法见人的董明月道:“傻婆娘,还不过来,赶紧走人!等回去叫齐人马,再来和他单挑……”

    董明月闻言,眼神里满是幽怨的看了贾环一眼,正要说什么,眼睛猛然圆睁,尖声喊道:“环郎小心……”

    “咻!”

    一道利箭呼啸声,从后面传来。

    闻声,贾环面色骤变,强行往右移动了三分,而后身子一震,“噗”的一声,一口血喷出。

    与此同时,他身前的道姑也同时吐出一口血来,垂下头,看着从右肩露出的一个金属箭头。

    面色有些复杂……

    方才,若不是贾环最后关头强行带她了一下,这支箭,是可以要了她的命的……

    贾环转过头,看向后方。

    只见一个光头大汉,面色森然的看着他。

    手中提着一把巨弓,手里再次搭起一支箭。

    “蒙林。”

    看着暗算之人的造型,贾环瞳孔微微一缩,吐出两个字来。

    忠顺三蒙,最强的老蒙蒙石已死。

    蒙战更是早就被董明月击毙。

    唯有蒙林,始终不见踪影。

    却没想到,他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竟是一个用弓高手。

    真正的用弓高手,是比弩手更恐怖的存在。

    尤其还是在这种狭隘的环境中……

    “环郎!”

    “闲云!”

    董明月和中年道人同时惊呼一声,董明月跑上前,挡在贾环身前,面色惨白的看着从他左胸口透体而出的弓箭,完全懵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那中年道人也想上前,但贾环却猛然转头,看向他,低吼一声:“滚!”掐在道姑喉咙处的手从未放开过。

    中年道人满面怒色,可是看着道姑肩头穿出的箭,和脖颈处的手,到底不敢乱动,怒声道:“贾环,你可知她的身份?你若敢杀她,天上地下,绝没人能救得了你!”

    “傻.逼……”

    贾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后,一手将发愣的董明月拉到身后,然后转身,留下一句话:“你若想她不死,先解决了蒙林再说。”

    “卑鄙!”

    见贾环将道姑挡在身前,正对着又拉开强弓的蒙林,中年道人几乎气得吐血。这一刻,蒙林的第二箭再次射了出来……

    “啊!”

    中年怒发冲冠,发狂般咆哮一声,脚尖在地上露出头的剑柄上一点,地下的宝剑便从大地之鞘中飞出,道人接到手中后,没有任何耽搁犹豫,凌空掷出。

    “嗡!”

    贾环甚至听到了气爆破音声,身后宝剑凌空射来,他身体一僵,担心是朝他射来的。

    悄悄的一手将道姑的身体摆正一点,要死一起死,又将董明月往一旁拉了拉,能救一个算一个……

    还有知觉的道姑感受到他的动作后,差点没气死……

    好在,宝剑从他身边将将擦过,没有挨身,却迎向了蒙林射来的利箭。

    “嚓”的一声,蒙林射出的那支利箭,在半空中被中年道人从正中劈开,力道尽失后,跌落在地。

    但,道人之剑却并未停留,径自再往前飞,在蒙林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刺入了他的眉心,穿脑而过。

    武林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

    叫武宗之下,皆为蝼蚁。

    蒙林以前不信,觉得只要距离合适,就算武宗也难逃其箭。

    现在,他却终于相信了,这句话是对的……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

    气氛陡然再次绷紧……

    ……

    ps:我错了,真不是故意断章,咳咳,应该再写一更的,只是时间不够了。

    明天吧,明天再看……

    另外,这一章伏笔不少,大家可以看细一点。

    还有,不是每个女性角色笔墨多些,就都要收的。

    只是不喜欢写男的而已,嘿嘿。

    求几张票票,往前冲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