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三十章 羞与为伍
    安定坊的那条无名小巷内,此刻站着四个人。

    中年道人面色凝重的看着对面之人,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在他对面,站着一位年纪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姑娘。

    明若初雪,清丽无双。

    相貌极美。

    只是,在中年道人的眼中,却没有这些,满满当当的都是凝重和忌惮。

    尽管这位姑娘的武功,比他还要弱上不少。

    但很显然,她的武功,已经与他是同一个境界了……

    在这个年纪,恐怖如斯!

    即使在执天下武林牛耳者的武当山上,也没有这样年轻的武宗。

    只是,对于中年的话,年轻女子却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冷眼而视。

    杀气,溢然!

    而贾环这边,此刻也并不轻松。

    他全神贯注的闪避着对方的攻击,一点也不顾及形象,时不时的会在地上打滚,躲过对方的攻击。

    待对方打累了,攻势稍缓,贾环立刻正色对对面那位,连连对他放大招的中年道姑道:“师太,你能不能讲点江湖规矩?

    我都没用兵器,你还用?

    这也太不要脸了!”

    那位中年道姑闻言,面色也不知是羞愧的,还是愤怒的,“滕”的一下变的通红,她厉咤一声:“无耻奸贼,该死!”

    随即,手下的剑光愈发凌厉,杀气纵横。

    她的武功与贾环一般,皆为八品。

    但她的剑法奇高,而且江湖厮杀的经验,似乎也要比贾环丰富的多,夯实的多。

    再加上小巷内并不宽绰,让贾环的身法大打折扣。

    所以此刻,贾环颇有些狼狈的左右闪避着。

    没有兵器,太吃亏了。

    当然,有兵器也不是对手。

    内劲可以开挂突进,可是剑法,却是一个需要岁月来打磨的技艺,难以作假。

    n,摸+m 就算此刻给他一把宝剑,他也绝不会是浸淫剑法至少十年的中年道姑的对手。

    不过,到底身法了得,使得他能够每每在中招前堪堪躲开。

    再加上用地上的砖头、碎石子还有木头、土灰什么的凑合骚扰一下这个明显有洁癖的道姑,暂时还算无忧……

    就是显得有些狼狈滑稽……

    而相比于他和中年道姑之间,有些儿戏胡闹的打斗,另一侧,两位武宗之间的交手,就颇有些惊世骇俗了。

    同是用剑高手,同样剑法高明。

    甚至同样都是大开大合的刚硬剑法!

    剑气纵横!

    放眼看去,小巷前部竟看不到人影。

    窄窄的一条小巷内,铺天盖地满满皆是森寒剑光。

    不过,或许是因为小巷内的空间有限,都施展不开,打的不痛快。

    没过多久,两人就同时退后,舍弃了剑,白手作战。

    但,没过几招,就见中年道人面色剧变,见鬼一般的看着年轻女子,再次住手退后一步,拉开距离后,对年轻女子厉声喝道:“你到底是何人?如何竟会我武当失传百年的太极拳意?”

    “什么?”

    年轻女子没有回答,倒是贾环对面的那个中年道姑听闻此言后,面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向对面中年道人方向。

    “闲云小心!”

    中年道人爆喝一声,中年道姑回过神来,就要举剑防御,却还是为时已晚。

    贾环在其失神的那一刹那,便化身一道残影,幽魂一般突飞猛进,瞬间靠近道姑身边。

    在中年道姑匆忙间挥剑刺出时,又身形一变,竟生生划出两道残影,一左一右同时攻向道姑。

    道姑面色明显慌乱起来,再想变招分刺“两人”,却已然来不及。

    只好匆忙后退,却哪里比得过贾环的速度。

    “撕拉!”

    “砰!”

    一切均发生在电石火花间,中年道人想要前来救援,却被年轻女子用无数的圆,给拦截在原地,无法突破。

    只能目眦欲裂的看着这一幕……

    中年道姑觉得有点怪怪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奸贼杀人就杀人,为何会先撕破她的衣裳……

    不过,没等她多想,人就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小巷两边的墙壁上,而后摔落在地,“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道姑面朝下的趴在地上,缓缓仰起头,面色极为苍白,然后又忽地涌起一抹红潮,眼神如刀的怒视着贾环,道了声:“卑鄙,下.流。”

    贾环冷笑一声,道:“若不是看在远叔和你们上一代老牛鼻子掌门有些渊源的份上,我给他留一分薄面,你以为,现在你还有命开口?

    与高手高手高高手交战,你都敢分神,就这点江湖经验,你也敢出山行走江湖?

    你要感谢如来佛祖,让你遇到的是一个正派的人,否则的话,哼!”

    那中年道姑闻言,又吐出一口血来,被气的。

    气她自己大意分神,因为从交手以来,她都一直在压着贾环打,打的他狼狈不堪,如同土鸡瓦狗一般,就会凭借一身古怪的身法,躲在地上驴打滚逃命,从不敢反击,这才让她轻视大意了……

    当然,她也气贾环的厚颜无耻,不要脸。

    还正派……

    哪个正派的人会撕人家衣裳,她现在就是没有受伤,都不敢起身。

    因为她胸前的衣襟全破了,肚兜好像也有些碎了……

    她此刻若是站起身,绝对会有伤风化……

    而且……

    贾环最后那一下,除了重重的击在她的心房外,最后……最后还狠狠的捏了一下……

    快疼死她了,感觉那处已失去了知觉……

    这个卑鄙无耻龌龊的王八蛋,下.流种子!

    尽管她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是妇人打扮,可……可她其实还是个少女身啊,只是为了在江湖上行走方便,才故意做了这幅打扮!

    这个王八蛋,这个无耻淫.贼,你才下垂呢,你全家都下垂……

    道姑心里一遍一遍的反复骂着……

    感觉到胸前的凉意和痛感,怎能不让她羞愤欲绝!

    贾环却懒得再理会她,摆平了中年道姑后,回过头,走到年轻女子身后,有些得意的笑道:“明月,嘎嘎!看来还是我比你强吧,先一步解决掉了那个耍贱的厚颜之人!

    搜……一贼儿!(soeasy!)”

    年轻女子,自然便是董明月。

    自贾环出了宁国府后,她便如同影子一般,暗中跟在贾环身后保护着。

    这也是贾环敢孤身一人回城的原因。

    但此刻,董明月俏脸微微羞红,简直……简直有些羞与此等败类为伍了……

    她自幼随父行走江湖,算起来也有十年了。

    见过的江湖厮杀争斗,也不知有多少起。

    可多咱功夫也没见过这种无耻的打法……

    白莲教还是正道门派口中的邪魔歪教,可教内也没人敢用这种打法。

    一言不合就撕人衣裳,也就罢了,可以当做失手。

    可你最后……还捏人家干吗?

    传出去,在江湖上都要臭大街了……

    而且,她心里还有一点醋意……

    不要脸!见到好看的就想占便宜……

    哼!

    董明月冷哼一声,便是回答。

    贾环也不在意,呵呵一笑,然后对对面怒发冲冠的中年道人道:“本侯不知赢皓到底是怎么跟你说的,但看在远叔的面上,本侯最后奉劝你一句,你最好立刻回武当,不要在京里停留。

    否则,武当山千年名门,必会因你而毁。

    呵,还真是好胆!

    敢上京城,围杀一名国侯,已与谋反无异。”

    那暴怒的中年道人闻言,略一犹豫,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神色又变得坚毅起来,他眼神凌厉的看着贾环,寒声道:“贼子当杀!天诛恶贼!”

    说罢,竟又重新拿起之前插在地上的宝剑,气势再变。

    “环郎当心,退后!”

    董明月见状面色忽地一变,随手抽出地上的宝剑后,对身后的贾环说了句后,便严阵以待道人之怒。

    武当剑法,本就凌绝天下。

    更何况,对面之人还是武宗。

    “剑出武当!”

    中年道人“缓慢”出剑,至少,在贾环眼中,他的剑是极慢的。

    但,董明月却面色再变,又喝一声:“环郎,退后!”

    贾环没有逞强,他知道,武宗间的战争,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现在就能掺和的。

    贾环再退后数步后,就见董明月面色极为凝重,深吸一口气后,起剑。

    却不是方才与中年道人交战时,大开大合的刚猛剑意。

    而是与之前的拳法一般,竟又画起了圈。

    一道道,一道道的无穷剑圈。

    “叮!”

    “叮!叮!叮……”

    中年道人缓慢的剑,与那一道道的剑影圆圈接触后,发出一阵阵清脆的碰撞声。

    不大,但极为密集。

    中年道人面色微微一变,收剑。

    而后再出剑,他沉声吐出四个字:

    “神光如渊!”

    这一回,他的剑不再是一把剑,而是一片,剑幕。

    似有无数的剑在挥舞,挥舞出无尽的剑光,向董明月碾压而去。

    董明月没有反应,只是面色愈发凝重,她神色极为认真的,依旧在画圈。

    一道又一道的剑圈,不知几何。

    “叮叮叮叮叮叮……”

    又是一连串密集更胜之前的剑与剑的碰撞声响起。

    中年男子面色坚毅,眼神肃穆。

    而董明月的脸色,却渐渐苍白起来,但,依旧在不停的画着圈。

    这一次,与方才拼剑法不同。

    这一次,两人拼的是武宗的神,武宗的意。

    显然,她落了下风。

    纵然太极之意,乃天下最高明的武意之一。

    可是,她修行的时间实在太短,还远远没有参透太极之意。

    但,她并不惧怕,还在坚持!

    若中年道人只有这两式,那么以太极柔意的坚韧耐性,谁输谁赢,还并未有定局……

    然而,就在这时,中年道人再次开口:

    “迎剑,归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