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就问你们怕不怕
    神京城北,渭水码头。

    看着乌压压一溜看不到头的大车,再看着满脸灿烂笑容,唯独眼中一片冰冷的贾环,孙毅流油的大脸上,冷汗直流。

    他诚恳的看着贾环,道:“宁侯,就算家父让您捐献百车伏特加,有失考虑,也有失公道,是他的不对。

    好,我孙家认了!这一百车的伏特加,我孙家出银子买下来,捐赠给朝廷,与厄罗斯回礼。

    您看如何?”

    贾环摇了摇头,道:“我看不如何,本侯要做奉献,乃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何要你孙家代劳?不妥不妥……”

    孙毅闻言,一咬牙,道:“宁侯高义,孙某佩服。既然如此,孙某身后这座粮仓内,装有足足一万石的精粮,足够宁侯酿三百车好酒!

    如此,宁侯总满意了吧?”

    贾环闻言,忽然哈哈大笑出声,道:“当真是户部的小主子,算盘打的贼溜,啊?京城米价,一石米也就是一两银子出头,一万石,也就是一万两。

    我那一百车伏特加值多少银子,嗯?”

    说至此,贾环脸上的笑容陡然敛起,看着面色苍白的孙毅,阴森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当真和你老子一个德性!

    上回朝堂上,带头围攻本侯的人,就有你老子。

    本侯一时间没顾上收拾他,他倒是愈发上脸,这回,竟敢又带头围攻起我爹来。

    你这做儿子的也了得,事到临头还想给本侯挖坑,想让本侯当都中最大的笑柄,想玩.弄本侯于指掌间?

    好啊!

    既然你们孙家如此了得,那本侯陪你们爷俩玩玩便是!

    你老子不是想让我贾家心怀大义,为朝廷为皇上多做奉献吗?

    本侯如他的愿。

    但是,本侯却不能只让贾家奉献。

    我贾家酿酒粮食不够,需要很多粮食。

    既然你孙家是粮食大户,那本侯就来借点食粮用用!

    孙公子,让路,好让本侯的人进去搬粮食!”

    一番话,顿时将孙毅做出的委曲求全,伏低做小,忍辱负重的形象给戳破了。

    围观的人暗地里算了算,也恍然大悟。

    再看场中的胖子,颇有些另眼相看了。

    还真是扮猪吃老虎啊……

    不过,也有人在悄悄的骂起贾环。

    真真是黑了心肝了,这是往死里要钱啊!

    一坛酒不过小二斤,就算十斤粮食出一斤酒,所费不过二十斤粮食,才他妈二百个大钱不到。

    你就敢要五十两银子的天价?!

    这……

    算了算了,狗咬狗一嘴毛,谁也不帮谁,看热闹吧……

    孙毅脸色一阵青红变幻,却死死不让路,咬牙对贾环道:“宁侯,还请给我孙家一个颜面,咱们私下里说,孙某保证,一定给宁侯一个满意的交代!”

    这是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

    不大出血不成啊……

    孙家在此地囤积了太多的粮食。

    从几大常平仓里调拨出,发往灾地的粮米,大半都在这儿了。

    倒不是说,孙家只凭一个户部尚书,就有这么大的能耐,能上上下下摆平那么多的关系。

    孙家是花了大价钱的。

    从上到下都要打点,拿银子不知喂饱了多少张嘴。

    这还不算完,等将粮食贩往灾地,高价卖掉,回来之后,还要再喂一次。

    除此之外,孙家还买了同等重量,甚至多出不少的糟糠来,已经运往了灾地赈济……

    七折八扣之后,这一趟买卖做完,孙家大概还能赚到八十万两银子。

    这八十万两银子中,粮食占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是从灾地,随便花点银子,甚至不花银子,买回一些丫头甚至姿色甚好的妇人回来。

    他们当然不可能做简单的人口贩卖生意,太lobsp;   他们会将这些丫头或者妇人,简单的调理一番。

    调理出色后,再卖给各地的青楼,价格,要比简单的卖丫鬟高数倍不止。

    这已经是一条产业链了……

    但这趟买卖的核心,还是这囤积如山的粮食。

    要是失去了这些粮食,孙家的损失,就算不至于倾家荡产,也要根基毁半,元气大伤。

    所以,孙毅怎敢退后?

    不过,在彻底撕破脸皮前,孙毅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贾环自然不会答应,他又不是真的来勒索的。

    他是来为贾政出气,也是警告一些人,不要作死……

    既然是打狗,纵然不好直接打死,也要尽量打残打废,打的他元气大伤!

    所以,贾环冷笑一声,对孙毅道:“孙公子,我贾家和你孙家不同,你们家是买卖人,什么东西什么事情都可以买卖交易,但我贾家却是不能的。

    本侯最后再说一遍,让开。”

    孙毅闻言,一张大脸微微狰狞道:“贾环,你不要太过分,真当我孙家怕你们不成?”

    “哈!”

    贾环大笑一声,而后众人只听“啪”的一声,随即便是“啊”的一声惨叫声。

    等众人定眼看去,孙毅偌大一个肥胖的身躯,竟然已经倒飞出去。

    一道鞭痕,从他脸部左侧斜划到右胸而下,一条血棱骇人。

    原本哄闹的码头,顿时一静。

    “就是你老子当面,也得老老实实的叫本侯一声宁侯。去,到渭水边照照,看看你自己的德性,配不配叫本侯的名讳。”

    贾环坐在一匹黝黑发亮的御马上,眼神讥讽的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孙毅,鄙夷道。

    孙毅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他虽外貌不扬,可心性奇佳。

    但愈是如此之人,心气便愈高。

    虽然外面不显,整日里随和乐呵,可整个神京城年轻一辈里,能被他看入眼之人,屈指可数。

    从来都是他在不知不觉中阴别人一道,让别人死到临头还不知是怎么死的。

    就好比方才,他“诚惶诚恐”的,想用一万石粮食买平安一般。

    表面上他很委屈,也在不停的退让,可贾环若真的收了这一万石粮食离开,他就会成为本年度神京城里的头号笑柄。

    在贾环咄咄逼人之时,孙毅尚敢如此谋算。

    可见,他是何等的自负,自傲?

    这样的人,正常时的确精明了得,可一旦魔怔了,却也容易走极端。

    比如说,现在……

    孙毅爬起身来,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转过身对之前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老仆狰狞喊道:“李爷爷,招呼河工,吃我孙家饭的人,全都给我站出来!

    今天,谁敢不听我的话,日后这渭水码头,这神京城,就没他全家吃饭的地儿!

    都给我站在粮仓前面来,把抢粮歹人给我打将出去!

    打死算我的,打不死,他们就去饿死!”

    “少爷……”

    那老仆闻言面色一变,看着孙毅脸上的惨样,心疼不止,可是,却不能由着孙毅胡来。

    只是,他话没说开,孙毅一张脸愈发狰狞,一双小眼睛都泛起血色来,怒吼道:“还不快去!真要让他得逞,我孙家才是生不如死!”

    毕竟是平日里在家做主的人,孙毅的话还是有分量的,而且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

    孙家老仆叹息了声,转身对身后几个精干的掌柜打扮的中年人吩咐了几句。

    那几人又转头再传下几句后,更多的人朝后走去。

    没一会儿,就聚起了浩浩荡荡的一片赤膊大汉来。

    人人手里操持着扁担竹竿,面无表情的涌了过来。

    贾环等人倒也罢了,可牛奔等人带来的奴仆,面色却都变了。

    虽说他们只是做奴才的,可在国公府里做奴才,也比这些吃力气活的苦哈哈轻松一百倍。

    平日干的活娘们都能干的了,又如何能有这些河工们能打?

    眼见数不清的人头涌了上来,贾环面色淡然,眼神中满是嘲讽的看着狰狞相视的孙毅,正想出面解决,牛奔却忽然跃马一步上前,一个人对着无数壮汉,咆哮一声:“呔!”

    声震如钟!

    足有数千之多的河工们停住了脚,看着对面马上那个锦衣华服,却长的有些可笑的贵少年。

    牛奔一双绿豆眼圆睁,一手指向贾环,对众河工吼道:“好胆!你们可知他是谁?”

    对面人群中,也看不清是谁,喊道:“知道,是宁侯,我们也不想得罪,可我们要活命啊!”

    另外一人接道:“是啊,宁侯您大慈大悲,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人群又哄乱起来。

    这群壮汉里,中年人居多,多是三四十的壮年。

    上有老,下有小,身上担子甚重。

    若真没了这个活计,那全家都要遭殃。

    容不得他们不出力。

    牛奔再次爆声一吼:“呔!好胆!你们既然知道他是谁,还敢上前?

    你们家里就没有闺女吗?

    我只问你们,怕不怕?”

    “噗!”

    “哈哈哈!”

    牛奔身后,贾环一口空气喷出,差点没呛着。

    温博、秦风还有韩家兄弟等人,则纷纷爆笑不已。

    还别说,真的很有一部分中年汉子,悄悄的后退了。

    面色古怪……

    贾环气坏了,也策马上前,指着牛奔对众大汉喊道:“有闺女的怕了,有婆娘的就不怕吗?你们看清楚他是谁?还想不想要老婆了?”

    “我挑!”

    牛奔自己忍不住笑,给贾环竖起一根中指。

    身后众人更是大笑不止。

    前方,又有一部分中年,还有半老男子退后了……

    牛奔见之愈怒!

    他娘的,你老婆估计都有四五十了,你退个鸟毛啊!

    温博在后面不甘寂寞,也策马向前,指着牛奔对剩下一些年轻的,看起来既没女儿又没老婆的河工喊道:“既然认出他是谁,你们还敢站在这里,不怕被他记住?你们都不想要老娘了?”

    “哈哈哈!”

    这一次,先轰然大笑的,是刚才退去的那些河工们。

    他们还真没想到,这些华衣锦服的贵公子们,竟然与他们一般混,一般有“品位”!

    一时间,竟亲切感大生!

    更有人在后面起哄:“二狗子,还不快回来?

    你娘可是安平坊有名的一枝花,当心被小伯爷惦记上……”

    “哈哈哈!”

    人群愈发哄笑不止。

    牛奔闻言,彻底恼羞成怒,从马上跃起,飞扑向污蔑造谣的温博。

    温博怕个锤子,也从马下一跃而下,凌空几个跟头,漂亮的翻到地上,而后一记耳光扇下,“啪”的一声,却是扇在了愣住了的孙毅脸上……

    孙毅将将回过神,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又“啊”的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牛奔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将他踹飞了出去……

    贾环没有理会打的热闹的两人,策马到那熄了笑声的河工群前,沉声道:“诸位尽管放心,今日之事,绝不会波及到诸位。

    这是本侯与诸位的承诺。

    孙家有一位户部尚书不假,却也不能一手遮天,砸不了诸位手里的饭碗!”

    “宁侯,我们一年到头,都指着户部漕粮吃饭。若是孙家大老爷,真不给我们饭吃,那该如何是好?”

    人群中,一人担忧的喊道。

    贾环笑道:“他不敢!纵然孙诚真敢如此不知死活,一时间让你们没了饭碗,你们尽管来宁国府寻我贾环就是。

    本侯与你们做主,给你们生计做。

    若有不愿做苦力的,愿去军中当兵,搏富贵的,本侯同样可以安排。

    都散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