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丈夫
    皇城,凤藻宫。

    散了朝后,隆正帝心情不佳。

    按理说,早朝时,一群大臣围堵了他“岳丈”贾政,要逼他“小舅子”贾环破财,他本该护着才是。

    毕竟,昨夜他才受了贾环的巨款“贿赂”。

    可是,他却没有。

    一来,国库里真的快没银子了,眼见库银就要见底。

    可是,需要花银子的地方还是一眼望不到尽头……

    最近这段日子,他头发都愁白了不少。

    昨夜贾妃是带回来一笔“巨款”,可那也只是相对的。

    二十万两银子,对于个人而言,确实是笔巨款。

    可相对于整个国家,相对于整个大秦而言,就太微不足道了。

    当然,那二十万两银子,也解了他的大难。

    若没有这笔银子,再过二月,他的“中车府”就要停摆了。

    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事……

    窘迫啊!

    二来,昨日贾家迎亲的排场,他也通过中车府回报得知了。

    不得不说,他心里有点泛酸和嫉妒。

    他这个皇帝,都没那么大的排场!

    别的不说,单那上万架玻璃风灯,就值数十万两银子,更别说那美轮美奂的大观园了!

    哼!

    倒是会享受!

    再想想他,堂堂一个帝王,却为了银子都快愁断肠了。

    还不如一个没文化的小赤佬活的潇洒痛快,他岂能不心酸?

    所以,既然有人想让贾环为国尽忠,他也就没拦着。

    你贾环既然那么富庶,富比石崇,那么与拿着银子奢靡享受,不如拿出来为朝廷做点正事好。

    想起贾环给他的报价,他就恨的牙根儿疼!

    黑了心肝的,一坛伏特加他敢卖五十两,真真是……令人发指!

    一车装上二十坛,就是一千两银子。

    一百车,就是十万两!

    尽管十万两银子,国库就是再穷也拿的出。

    可除非他是疯了,才会花这笔冤枉银子!

    隆正今日没有出声,就是想让孙诚等人逼一逼,好让贾环将那黑心酒钱给降下来。

    也不占他便宜,降到正常水平就好。

    五十两银子……

    哼!

    一坛上好的清溪花雕,才不过五两银子,最好的也不过十两。

    他倒是真敢要……

    只是,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从人情上来说,他做的确实有些不地道,有些亏心,也有些心虚。

    因为贾环的酒一直都是这个价,还供不应求。

    人家也没求着你来买……

    朝廷既然要人家的酒,还不给足银子,岂不是变相的剥削贾家的银子?

    更何况那起子人还直接要求贾环奉献。

    隆正帝当然不会答应这事,就算贾环应下他都不会应。

    因为孙诚等人此计,不仅在谋算贾环,也在谋算他,在打他的面皮!

    堂堂一个帝王,竟然要靠谋取臣子私财去还国礼,这岂不是让他在史书上留下浓浓的一笔臭名吗?

    其心当诛!

    不过,隆正帝还是有点担心那个浑小子,明日早朝时会来找他闹……

    他自然不会怕什么,关键是,他担心丢了面子。

    有太上皇护着,他纵然贵为皇帝,也不能真拿贾环如何。

    就算没有太上皇……作为荣国传人,隆正帝也不可能为了一点小事就把贾环如何。

    因此,隆正帝心里,贾环就算一块滚刀肉……

    而且,不止是贾环,还有才为他捞回二十万两银子的贾妃……

    原本说来,既然是心虚,他就该躲着贾元春才是。

    这般照面,着实让人尴尬。

    可隆正帝却不。

    他生性孤拐,越是如此,他就越要见贾妃。

    想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对他生怨!

    不看清这一点,他精神上就难以通透。

    因此,一下了朝,隆正帝便径自下驾凤藻宫,来见贾元春。

    “陛下……”

    凤藻宫外,得了信儿的贾元春带着一宫的宫女和太监,在宫门处请安。

    她屈膝一福,礼毕后,有些惊诧,也有些欣喜的看着隆正帝,柔声道:“陛下刚下朝罢?那般辛苦操劳,该多休息才是。若有事,可打发太监来传召臣妾,臣妾自当前往。怎敢劳陛下屈尊远劳?”

    若论颜色,在隆正帝的后宫里,贾元春连前二十都排不进。

    隆正帝虽然当皇帝当的憋屈,可每三年一次的选秀,乃是定制。

    所以,他宫里的美人绝不会少。

    在这些佳丽绝色中,贾元春并不起眼……

    而论能搏君王一笑的才艺,她更是远不如她人。

    别的不说,只说那位以贵人之位,这次却同样被准许省亲的周贵人,她就远不能及。

    周贵人色艺双绝,论姿色,可使六宫粉黛无颜色。

    论才艺,诗词歌赋只作等闲,更有其他百种才能,可为隆正帝解闷。

    因此,在隆正帝的后宫中,周贵人最得隆正帝喜爱。

    若非出身太低,她的份位绝不至于连个嫔都不是。

    然而,她份位虽然不高,但她所在的储秀宫,才是隆正帝平日里去的最多的地方。

    而相对而言,凤藻宫,隆正帝来的次数就少的多……

    昨夜隆正帝才来过,按照以往的规律,至少还要过个三五日,他才会再次下驾。

    当然,这等频率,除了与周贵人相比外,在其她嫔妃眼中,已经是难得的圣眷了。

    所以,今日他又来,贾元春才有些喜出望外道。

    隆正帝本来一肚子的不自在,一落龙撵,细眸便盯着贾元春。

    待看到她脸上的温柔的笑容,和眼中的惊喜时,作为男人的虚荣心,忽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再听她这般一说,心情便陡然好转许多。

    隆正帝脸上也带了点笑容,沉声一应后,道:“朕来看看你。”

    贾元春闻言,笑容愈发可亲,看向隆正帝的眼神中带着感激,道:“臣妾谢过陛下。”

    隆正帝心情愈好,牵起贾元春的手,这是一个罕见的亲密动作,也让贾元春羞红了脸。

    原本“普通”的容貌,落到隆正帝眼中,竟生出一抹惊艳感。

    不过,隆正帝陡然又想起,贾元春应该还不知早朝之事……因此脸色忽然又变得有些不自在,阴沉起来。

    这番变故,落在宫人眼里,顿时紧张不已。

    有些宫中老人,还联想到了当初太上皇对隆正帝的评定:心思阴沉,喜怒不定……

    倒是贾元春,面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眼神里多是……崇拜……

    隆正帝见之,心情又恢复了些,不过没有再多说什么,与贾元春一起进了凤藻宫。

    落座后,贾元春亲自倒茶端水,服侍隆正帝。

    因知道他不喜繁闹,便让殿内寻常宫女随侍都退了下去。

    这一举动,又让隆正帝稍稍满意了些……

    “不要忙了,朕坐一会儿就走,国事繁忙……你也坐吧。”

    见贾元春又忙碌了阵,与他添了金锦背靠,和软脚榻落脚,还要再张罗什么时,隆正帝说道。

    贾元春闻言,谢过隆正帝后,便在他的右手下位坐下,并未与他平齐相坐,因为她只是贵妃,不是皇后……

    这一番举动,隆正帝看在眼里,暗自点头,不枉他赐予贾元春贤德之号。

    饮了一口茶,发现不是宫人惯用的六安茶或是老君眉,而是他最常喝的普洱。

    隆正帝看了贾元春一眼,顿了顿,然后用很平淡的语气,将早朝发生的事与贾元春讲了一遍后,淡淡的道:“天下不平,民生多艰。国库不丰,朕甚为难。”

    贾元春是一个很好的听众,她静静的听完之后,面上笑容不变,看着隆正帝道:“陛下雄才大略,又心怀百姓,乃是千古明君。

    不过,既然国库暂时不丰,用银子的地方又太多,陛下何不给贾环下道旨意,让他捐献百车酒呢?臣妾以为,贾环定然会为陛下解忧的。”

    隆正帝闻言,嘴角抽了抽,哼了声,道:“你是一点都不了解你那三弟,想让他捐酒,哼……

    整个都中,哪个不知道他是出了名儿的黑心肝,死要钱啊?他也就对你们这些亲眷大方……

    偏有那么一群傻子,整日里上赶着给他送银子……”

    想起刚刚下朝时收到的中车府回报的消息,吴贵妃之弟吴锐正到处卖地筹措银子,要去买贾家出产的玻璃风灯摆排场,隆正帝直想送他两个大大的字:呆.逼!

    不过想起贾环那张狡猾的脸,隆正帝又忍不住哼笑一声,继续道:“那小子又有太上皇护着,朕拿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想让他给朕解忧,想都别想。”

    贾元春抿嘴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不合适。

    而见她没有怨言,隆正帝心里已经很满意了,想了想后,他又道:“贾妃,这件事,着实和朕没有多大干系。

    不是朕没有担当,贾环应当也知道,今日之事,究竟是何人主张。

    朕只烦,明日这个浑小子,怕又要来找朕聒噪,好似是朕敲诈他的银子一般……”

    贾元春温柔一笑,道:“陛下且放心,贾环定不会如此不懂事的。一会儿,臣妾派人去贾家,给他讲清楚就是。”

    隆正帝闻言,心中大熨,脸上又露出笑容,看了贾元春一阵后,道:“爱妃如此明理,不愧贤德之名,朕心甚慰。”

    贾元春笑道:“不过是臣妾的本分罢了……”说着,面色忽然变得有些犹豫,又道:“若非宫中规矩,后宫不得干政,臣妾还想再劝劝三弟,多为陛下解忧……”

    隆正帝闻言,眼睛一亮,不过随即却又摇摇头,道:“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让贾环自去与那些人打擂吧,只要他不来聒噪朕就好。

    贾家无罪,平白取臣子之私财以充国事,非正道也,朕也丢不起这个人……

    时候不早了,朕先去了,下午还要与军机阁议事。”

    贾元春闻言,忙起身,上前去服侍隆正帝起来。

    隆正帝摆摆手道:“在宫中若无甚事,可多往皇后和禧妃那里走走……不用送了,朕自去就是。”

    说罢,隆正帝阔步离去。

    在宫门处,目送隆正帝御辇离去后,贾迎春转身回宫,脸上浮起一抹笑意,灿烂了许多……

    她的夫君,虽然如今龙困浅滩,可到底是一个伟岸大丈夫。

    而且……

    还送了她一个大礼。

    平常的妃子,虽也要常往坤宁宫与皇后请安。

    但多只是过场而已,礼貌而去,礼貌而回。

    话都说不了几句。

    就算是贵妃,也没有资格与皇后深交。

    如果说,皇帝乃是前朝文武百官的“君”,那么皇后,则是后宫诸多嫔妃的“君”。

    地位悬殊。

    而禧妃,就更不得了了……

    因为她是皇太孙,赢历生母。

    能与她多走动,其中深意,贾元春又怎能不解?

    若能与禧妃交好,不止对她,就是对整个贾家,都有莫大的益处。

    念及此,贾元春回到殿内后,执笔书写了一封信,使人送去了贾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