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你再说一遍
    渭水码头,人群拥挤。

    无数吃力气饭的汉子,此刻都光着上身,下面穿着一条粗布麻裤,脚踩一双草鞋,身上背着麻包,穿梭来往于码头和船帮之间。

    渭水汤汤,千帆蔽日。

    太平百年后,所谓盛世,大概就是这般了。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只要不是天下大乱,只要没有太多让人活不下去的苛捐杂税。

    能活下去,就是盛世……

    大秦朝堂上,百官虽然节操丧尽,乱哄哄的。

    跟着忠顺王一起,逼的隆正帝几乎没有喘息之机。

    而且借贷亏空之严重,骇人听闻。

    但不管是为了立牌坊也好,还是为了“贤名”也罢。

    忠顺王这一伙子在掌权期间,对于百姓的赋税,还算过的去。

    并不太重……

    国力似乎,还蒸蒸日上……

    至少这神京周围,不管是农户也好,干力气活的也罢,只要肯出力肯干,都有一条活路。

    而且就算外省哪里遭了灾,朝廷也会将粮米发放下去。

    尽管,朝廷从常平仓里将储备的良米发放下去,到了灾民之地,多半会变成糟糠。

    但有足够数量的糟糠,人也饿不死……

    因此,很少出现卖儿卖女,乃至易子相食的惨剧。

    赈灾之后,本来就过了一手的百官,还能再捞一把政绩和民声。

    皆大欢喜!

    于是,无数文人骚客,作诗作赋,吟诵这太平盛世……

    率领着八十亲卫,贾环并韩家兄弟从居德坊出发,过了安定坊,出了光化门,再向前行数百米,众人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盛世之景!

    在光化门外,贾环与牛奔、温博还有秦风汇合。

    牛奔有些不满的看着贾环道:“怎地非叮嘱不让我带亲兵?只让带一群奴仆出来,真丢份儿!”

    他身后,是上百个上气不接下气的镇国公府家丁。

    温博、秦风等人身后同样如此。

    几人大概都明白他想干什么了,这倒没所谓。

    既然对方先不要脸,那干脆谁都不要脸好了。

    你们文官爱在朝堂上吵吵,我们武勋不大喜欢动嘴,直接抄家伙动手就好。

    这样谁也说不着谁……

    只是……

    “你要搬东西,这码头上遍地都是干力气活的棒棒,你让我带奴仆来干啥?

    一路上都丢死人了,瞧他们一个个这幅熊样,跑了几里路就成这样了……”

    牛奔还在抱怨。

    贾环瞥了他一眼,道:“我们惹的起那群孙子,这群力气人惹的起吗?他们生活本就不易,何苦给人再添麻烦?”

    牛奔等人闻言一怔,想了想后,牛奔道:“不至于吧?他们会这么掉份儿?”

    贾环冷笑一声,道:“永远不要高估那些文官的底线,一群王八贼羔子,我爹素来从不与人相争,他们都敢在朝堂上欺负!更何况这群一点跟脚都没有的苦哈哈。”

    牛奔闻言点点头,不过又皱眉埋怨道:“那你干嘛不让我们也带着亲兵耍耍威风?

    在家憋了几个月了,都快憋疯了。

    好不容易有点子好事,还都让你给干了!”

    秦风在一旁听不下去了,道:“你脑子里进水了吗?我们几家聚拢上几百亲兵家将,攻打朱雀门都够一试了!”

    温博在一旁也笑话道:“攻打朱雀门倒还不够,只是,声势怕会吓的那群文官鸟人尿裤子!

    又该说我们几家势大,要防范不测什么的。

    彪呼呼的……

    不过,奔哥儿说的也在理,环哥儿你带着几十亲兵,那么爽快。

    我们却带了群上不了台面的,让他们和那群干力气活的干起来,还真未必干的过……”

    贾环哈哈一笑,道:“不用他们动手,其实也不会闹太大,就那群孙子,哪里敢真动手?

    走!看来他们警惕性还不错,已经发现咱们了,去会会吧!”

    看着码头不远处一座高大仓房里走出来的人,牛奔忽然来了劲头,哈哈一笑,高声道:“有意思,没想到孙毅这小子居然在这里,大鱼啊……先说好,谁都别跟我抢!哈哈哈!”

    说着,脚跟一磕马肚,大笑着,跟在贾环马后飞奔上前。

    一群人鲜衣怒马,将路上行人视若无物,只是快马加鞭往前冲,声势惊人!

    远远的,路上行人就纷纷开始避让……

    说起来,这般太过嚣张跋扈,还真非这些武勋子弟本意。

    贾环当初还奇怪,圈子里的衙内们,一个个家里家教都挺严的。

    平日里素质也都不错,没干过欺压普通百姓那么丢份儿的事。

    怎么一上路,到了街上,就一个个都那么张扬了呢?

    后来才知道,还真是有些好笑和无奈……

    牛奔告诉他,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他们若是动静小点,与路人一一好言相劝,反而会坏事。

    人家见你这般好说话,不仅不让路不说,说不定还能和你吵起来,酸言酸语的恶心人。

    市井里面胆大包天的油子混子,简直不要太多。

    敢敲诈贵门的不怕死之人,他都见过。

    你软一点,他们就敢蹬鼻子上脸。

    而你又不能和那群混账动真格儿的,太掉面子。

    就算打杀又能如何?

    所以,索性还不如表现的嚣张点。

    这样,老远的人就能听到动静。

    良民百姓自然会躲开,油子混子最为惜命,就更会闪避开来。

    这样一来也不用费口角,还能少些麻烦……

    也确实是这样。

    此刻,北城外大道上的行人们,远远的听到后面呼啸大笑的动静后,一个个纷纷避让到道路两侧,驻足观看。

    看着一骑骑飙驰而过的骏马,无不艳羡不已。

    偶有几个戴青衿的读书人,还会酸出一首“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的旧诗。

    再诵一声“太平盛世”……

    转眼间,贾环这一行,“呼呼啦啦”的数百人,齐齐涌向了渭水码头北侧一处。

    那里高高的竖立着一排排仓库,不停的有人从里面初入,推着独轮车,车上放着麻包,往码头上行去。

    仓库前面,聚集了一群人。

    一个个干咽着唾沫,巴巴的看着这群来者不善之人。

    为首的,是一锦衣公子。

    这位锦衣公子,正是牛奔口中的“孙毅”,其父,便是当朝户部尚书,孙诚。

    也是今日朝堂上,带头苦口婆心“规劝”贾政的领头人……

    孙毅与其父有八成相像,均是胖子。

    一身锦衣绷紧在身上,有些滑稽。

    此刻,他其貌不扬的普通面相上,脸色极为难看,有些发白。

    看着纵马狂奔而来的贾环等人,站在那里,咬紧牙关。

    “吁!”

    马蹄紧挨着孙毅那张惨白的脸落下,贾环高坐在马上,看着闭紧眼睛,硬挺在那儿的孙毅,笑道:“到底是出身不凡,嗯,颇有几分胆量!”

    孙毅闻言,睁开眼,入目处,却是一张大黑马脸,“秃噜噜”的冲他甩了个响鼻。

    他唬了一跳,忙后退两步,而后面色陡然涨红,抬头看向马上,脸色似笑非笑的贾环,怒道:“宁侯,欺人太甚!”

    贾环微微扬起下巴,觑目看着他,眼神满是不屑,道:“本侯欺你,如何?”

    “你……”

    孙毅脸上的肥肉都在颤着,气的浑身发抖。

    倒是他身旁的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仆,在他身后轻轻说了声。

    若非贾环一直在苦修听风辨位的本领,还真难在嘈杂的码头,听到他说的是什么。

    “大局为重……”

    呵呵,什么大局?

    “宁侯,孙毅方才失言了,这里给宁侯赔不是……却不知,宁侯所为何来?”

    孙毅一张脸上,匆忙间挤出一抹笑容,看着贾环,有些谦卑的问道。

    贾环看着他这张脸,心里有些感慨。

    到底是户部主官人家培养出来的少家主,比起腐儒书生强的多,更比寻常纨绔子弟强一百倍。

    能做到这样能屈能伸,迎着耳光伸笑脸的,在这一辈里,不多。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

    孙毅的处置办法不可谓不对。

    只可惜,他面对的是比他演技更高明的人。

    所以,并不吃他这漏洞百出的一套……

    贾环嗤笑了声,道:“孙毅,回家再跟你爹好好学学,把眼睛里的恨意收全了再挤笑脸,不然太丑……

    闲话少说,今儿你爹在朝会上,让我父亲给我带话,希望我能发扬风格,为国解忧。

    能将一百车伏特加都捐出来,做好事。

    我听了后,很感动。

    想了想也对,我贾家乃武勋世家,与国同戚。

    既然国家有难,本侯就不能只顾小家发财,不为国家解忧……

    所以,我决定听你爹的意见,捐一百车伏特加出来……”

    孙毅闻言,头上的冷汗一点点往下流,干笑道:“宁侯果然高风亮节,不愧为国之柱石。不过,我爹那话,只是……只是场面话,这个,当不得太真的。

    宁侯,您放心,我回去就劝我爹。

    宁侯家里的酒庄也是生意,规规矩矩的,也没犯法,谁也不能轻易相逼不是?”

    贾环正眼看了眼下面这个二十来岁的胖子,转头对众兄弟笑道:“真真没想到啊,孙诚还有这么一个儿子。咱们圈子里,还藏着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牛奔冷笑一声,道:“凭他也想吃老虎,小爷我先敲掉他的牙!”

    贾环闻言,忽然想起,牛奔父亲牛继宗,是大秦军中赫赫有名的虎帅,他自然忌讳吃虎这一词。

    贾环哈哈笑道:“奔哥,我劝你还是少给牛伯伯惹乱子……今儿咱们,是讲道理来的,能不蛮干,最好别蛮干,毕竟,道理在咱们手里。”

    说罢,他对孙毅道:“孙公子也不必说什么了,令尊大人让本侯发扬风格,本侯听命就是。

    只是,有些麻烦的是,酒庄里酿酒的粮食不够,又听闻贵府乃是都中最大的粮商,所以厚颜上门,来借点食粮用用。

    总不能只让本侯发扬风格,你们孙家这提倡者,就扣扣索索的吧,嗯?”

    孙毅闻言,再看看贾环眼中的厉色,情知今日定然逃不过。

    又看了眼贾环身后的数百人,孙毅咬牙道:“好!宁侯品质高洁,我孙家也不是小气的人。

    宁侯只管搬就是,每个人扛一包走,我绝不拦着。”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出声,道:“随便扛是吧?如此最好!”

    说罢,掉转马身,往南边看去。

    算时间,也该到了。

    是到了……

    在孙毅目瞪口呆中,自南边大道上,出现了一溜烟儿看不到尽头的马拉大车,浩浩荡荡的朝这边赶来。

    孙毅被身后老仆唤回神后,都快崩溃了,孙家几辈子积累下来的家业,一半都在这里啊!

    若是都被人给装去了……

    冷不丁打了个激灵后,孙毅凄厉一呼:“不行!”

    贾环闻声,再转过头来,坐在马上俯身看着孙毅,灿烂笑道:“你再说一遍……”

    ……

    ps:说一下,凌晨四点到五点间,开启防盗。

    请书友们不要误入,起床再看一点影响都没有。

    定闹钟起来追更的几位书友,麻烦将闹钟定到五点以后,汗……

    谢谢大家的理解支持!

    一章少三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