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喜讯
    带着小吉祥和香菱下了大山,一人屁股上抽了一下,让“咯咯”笑的欢的小吉祥和红透一张俏脸的香菱玩去后,贾环回到了宁安堂,看到了秦风。

    “风哥,我才让二哥打发人去唤你们,怎么眨眼间你就到了。

    你这是半道就碰见了,还是未卜先知,知道有好戏,自己就过来了?”

    贾环笑道。

    秦风没心情与他扯淡,看着贾环道:“环哥儿,我爹那里派回家将,说准格尔汗国那边出了大变故了……”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皱眉道:“什么变故?”

    他从未忘记过,那个在几匹巨狼面前,持着一根钢叉,拼死挡在他身前的瘦弱身影……

    秦风道:“我家家将回来说,自去年大败以来,准格尔汗国又经历了一场内乱,愈发雪上加霜。

    然后,今年冰雪刚化尽,厄罗斯的哥萨克铁骑就来了。

    三万哥萨克,别说准格尔已经衰落之极,就算尚且鼎盛,也是一块硬骨头。

    在哥萨克铁骑前锋的突袭下,龙城被破……”

    “你说什么?”

    贾环闻言陡然一惊,面色大变,霍然起身,上前一步道。

    秦风、牛奔、温博等人是知道贾环在西域龙城的经历的,也知道他在那边有牵挂的人。

    所以,对他此刻的紧张也并不奇怪。

    秦风连忙摆手,对贾环道:“你别担心,厄罗斯那群冰熊虽然凶猛,但草原狐狸也不是弱手?

    三万大军,那么大的动静,又哪里玩的出什么突袭的好把戏。

    就算是前锋,也有五千人。

    那草原之狐鄂兰巴雅尔和准葛尔汗国大宰桑两个智谋出众的人,合计了番,竟给那群厄罗斯牲口玩了一出空城计。

    除了一些奴隶外,准格尔的贵人们早早的都退出了龙城。

    待厄罗斯人轻易杀进龙城,肆意烧杀抢掠,恣意放纵。

    尤其是在发现几十坛伏特加后……

    你懂得。

    之后,鄂兰巴雅尔效仿你,一把火焚尽龙城。

    五千厄罗斯精锐前锋,全都烧成了渣渣。”

    “呼……”

    贾环闻言,这才大呼一口气,瞪了眼秦风,怪道:“不早说明,还会卖关子!”

    秦风哈哈一笑,得意道:“这才到哪儿,我若说了后面的,你还不跳起来……”

    贾环见他面色并无紧张之意,便知道定然不是坏事。

    既然不是坏事,他又如何会紧张。

    挑了挑眉尖,笑问道:“干妈最近如何?啧!我最近几个月都没出门,也没上门去请安。还劳烦干妈来看过我几次,实在心里不安哪……”

    见他那嘚瑟样儿,秦风忍不住笑出声,比划了一根中指,道:“好,好的很!听我回去说了你起的园子里的美景后,忍不住也想起个园子……”

    贾环不急,秦风更不急,与他展开耐性的较量……

    贾环哈哈一笑,道:“这还不好说,工匠都是现成的。才给我弄完,手正热乎,还没生,正好过去给你家起园子。”

    秦风却又摇头道:“又作罢了,我家和你的情况毕竟不同。我爹在外面掌重兵,家里却在大起朱阁楼宇,不像那么一回事儿。”

    贾环若有所思道:“也是,我家起园子,也是打着给老太太赏玩还有贵妃省亲的旗子……”

    秦风笑道:“你也忒坏了些,如今大秦武勋圈子里,到处都在说吴天家是土鳖。

    不过是在草原上和骚鞑子换了几张羊皮就以为是有钱人的暴发户。

    哪里像贾家,几辈子的富贵,才是真正的贵人……

    我听说,吴天家的那熊儿子,今天正四处悄悄卖地呢,准备买你那贵的要命的玻璃风灯!”

    贾环闻言哈哈一阵大笑,道:“该!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兜里装着几个铜板,也敢跟他三爷装富二代……”

    “噗!”

    秦风一口茶水喷出,然后仰头哈哈大笑起来,道:“环哥儿,你也忒损了些。

    你倒是不装,你直接显摆。

    如何?

    让人盯上了吧?

    我听说,政公今日在朝会上,很被一群文官挤兑了。

    牛世叔和温家叔叔他们因为身份原因,不大好出面。

    军机武臣干政,太犯忌讳。

    尤其是在这等事上。

    至于其他的武勋为何没有出头……

    环哥儿,眼红咱们几家大发横财的,不止是文官那边啊……”

    秦风语重心长道。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我知道……只是,咱们的圈子不能再往外扩了。

    就这样,已经有人在传言,说什么赢家天下贾家军。

    而且……

    武勋圈子里也是良莠不齐,腐.化堕落的情况太严重。

    就连柳芳和侯孝康这两家……

    竟然也在喝兵血!

    家中子弟至今都没有一人从武,越是如此,他们越是拼命的敛财!

    可惜,更可恨!”

    从西域回来后,这两位公府出身的子爵,对贾环就隐隐有些疏远了。

    毕竟,若非是贾环,他们二人,就是此次大战的最大受益者。

    只是,他们却也不想想,若不是贾环孤身潜往西域龙城时,恰巧发现了神油,这场大战他们打的赢否……

    但,他们不会这样想。

    他们只以为,贾环帮着武威侯秦家,夺取了他们的大功。

    原本,有了这些大功,他们的爵位都可以再提一级的。

    哪像现在,意气风发的去,灰溜溜的回来,丢足了脸面不说,还得罪死了武威侯秦家……

    果不其然,听到柳芳和侯孝康两人后,秦风的脸色陡然转冷,冷笑一声,道:“不知好歹的东西,若不是环哥儿你护着,哼!”

    贾环好笑道:“你还想干吗?就算我不护着,你也得看牛伯伯的面子啊!还真想掐起来?”

    秦风闻言,有些憋闷的哼了声,道:“到底便宜了他们……等着吧,这代人没有从武,怕是日后再难崛起。不是每一个家族都是贾家,也不是每个颓败的家族都能出一个环哥儿!”

    贾环笑着劝道:“好了,都过去了。他们也为当初的作为付出了代价,丢了那么大一个人,连牛伯伯都他们都有意见……”

    秦风闻言,垂下眼帘,轻声道:“牛世伯有意见,是因为他们没成功……”

    “风哥!”

    贾环面色一变,看着秦风沉声道:“风哥,你要明白道理。

    这件事,是与之前秦家奉行的与勋贵相处策略有关。

    在此之前,风哥你与奔哥甚至都不来往,更何况与整个镇国公府?

    所以,有些事,乃人之常情,不要过于苛责。

    你明白我的话么?”

    秦风闻言,沉默了阵后,长出了口气,点点头,笑道:“是我矫情了,还是比不得环哥儿你的气度。

    说起来,在你出来扛起贾家旗帜前,我秦家对贾家也是那样。

    也没见你记仇秦家……”

    贾环闻言,也笑了起来,道:“天助自助之人,若非贾家自己站起来了,其他人谁扶也扶不起一堆烂泥,我缘何要记仇你们?

    风哥,不要多想这些事了。

    否则,让奔哥他们听到了,面上也不好看。

    至于理国公府和修国公府……

    我改日再和牛伯伯去谈吧。

    能扶一把就扶一把,扶不起,也不必强扶。

    优胜劣汰,此乃天道。

    念在当初他们数度援手的份上,我自会保他们家宅无忧。

    至于富贵前程,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

    秦风闻言大喜,因为贾环划定了一条线,在这条线上,他还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每每想起那日,柳芳和侯孝康二人在武威大营,对秦梁做的事,秦风后怕之余,也恨入骨髓!

    只是若贾环为了荣国系的安定,一心护着他二人,别说是他,就是他爹秦梁,都不好做的太过……

    如今贾环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好消息,秦风自然当还一个。

    他哈哈笑着看着贾环道:“你到底比我能忍,憋到现在还不问……

    成,我这个做哥哥的,难道还能一直和你较劲?

    我娘知道又该骂我了……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那位蒙古准葛尔国的大长公主鄂兰巴雅尔和她的大宰桑当真睿智狡诈,一战尽灭了那五千哥萨克铁骑。

    而后又用草原狼战术,吊着剩余的二万五千哥萨克骑兵打了几个月。

    虽然屡屡获胜,可也自损八百。

    本已经虚弱之极的准葛尔国,已经着实支撑不下去了。

    因此,那位鄂兰巴雅尔公主,和大宰桑商议以后,便决定亲自出使大秦,请求归附,以挡厄罗斯狼子入侵之灾!

    此刻,我爹手下的一营兵马,正护送着鄂兰巴雅尔使团往都中赶来。

    环哥儿,你的那位小情.人也来了哦!”

    “当真?!”

    贾环喜出望外,猛然起身,一脸惊喜的看着秦风问道。

    “哈哈哈!”

    秦风见之,大笑起来,对贾环道:“三日后,我一定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天香国色,让环哥儿你如此牵挂!”

    贾环闻言,比了根中指,然后又忍不住高兴起来!

    乌仁哈沁,我的小合兰!

    见贾环傻乐了会儿后还停不下来,秦风有些看不下去了,笑道:“环哥儿,够了啊,丢不丢人?

    你这一房一房的收个不停,我们哥儿几个随礼都快随亏空了,你怎么还跟刚从牢里出来的似的……”

    贾环哈哈大笑道:“我看你就是心疼礼钱,你也收啊,收了我给你随更大份儿,你们都一样!”

    秦风满眼“恨意”的看着贾环,咬牙切齿道:“我娘倒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我爹,他还专门写信回来跟我说这件事!

    说我要收,随我。但有一个前提,什么时候我的武功能超过你,什么时候随我收,他老人家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否则,我这个当哥哥的,武功上比不过,却在讨小老婆上去比,丢也不丢人?”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