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游园(为幸儿盟主贺)
    贾琏走后,贾母一行人先在大观园正门前驻足观看了番。

    虽然园子起好已经有不短的日头了,可贵妃省亲前,众人却不好太过随意进去观赏。

    就算贾府姊妹们,有压不住性子,想要进去玩一玩,顺便看看她们各自的“地盘儿”的,也是央贾环悄悄带她们进去看看。

    不过,几个人一起进去的还好,若是单独一个央贾环带她进去,那就难免要付出一些“惨重代价”。

    而后,尝到甜头的贾环,就经常邀请个别人,进园子耍耍,看金鱼……

    此刻旧地重游,贾环眼神很有深意的看了看林黛玉、史湘云和薛宝钗三人,让她们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羞红,悄悄的瞪了他一眼……

    贾母看着五间高大正门,只见上面桶瓦泥鳅脊,门栏窗槅,皆是细雕新鲜花样,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石台矶,凿成西番草花样。

    左右一望,皆雪白.粉墙,下面虎皮石,随势砌去,不落富丽俗套。

    老太太很满意,与薛姨妈笑言几句后,就进了大门。

    入目出,便是两座大山堆成的翠嶂。

    都是有见识的,自然能领会翠嶂的作用。

    少不得又是一番感慨赞赏!

    众人心情也就愈佳。

    相互扶持着,穿过翠嶂后,路渐宽,就看见一方水池。

    虽是水池,却与小湖一般。

    以白石为栏,环抱池沿,石桥三港,兽面衔吐。

    桥上有亭,亭匾上书“沁芳亭”三字。

    两边红柱上,书有一副对联:

    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

    贾母知道皆为贾宝玉所作,夸了一番,贾宝玉面色渐喜。

    一行人上了桥,进入亭内稍歇。

    早就丫鬟抱着提前备好的大锦褥子来铺在栏杆榻板上,贾母倚柱坐下,又招呼了薛姨妈同坐。

    薛姨妈看着东边山上有一带清流,不断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而后流入池中,激起浪花如雪。

    便对贾母赞道:“只这一景,就够赏一月了。夜里来此赏月乘凉,却是难得的佳色。”

    贾母呵呵点头笑道:“是费了心思的。”

    又看了眼堤岸边的金柳桃树,皆极为旺盛,心情愈发开怀。

    兴头更足,站起身道:“走吧,再逛逛。”

    “噗!”

    贾母刚说完,姊妹中的林黛玉忽然笑出声来,贾母讶然看去,道:“这里也有好玩的?”

    林黛玉羞红了脸,忙解释道:“不是,是我想起了环哥儿之前讲的一个笑话。我讲不来,让他讲……”

    什么叫冰雪聪明?这就是!

    在人没张口前,就果断堵住了为难的路,并且准确的转移了矛盾方向……

    贾环见众人都看向他后,好笑的看了眼冲他俏皮一笑,傲娇抿嘴的林黛玉,递给了她一个“你懂得”的眼神,羞红了她的俏脸,然后贾环对贾母等人笑道:“是这样,有个典故……

    孙儿曾听闻,传说中,在泰西之国,有一种铁马车,铁马不吃草,只吃煤炭。

    却力大无穷,一次可以拉动许多人和货物。

    它行走时发出的声音,也不是哒哒的马蹄声,而是‘逛吃’、‘逛吃’以及‘污污污’的声音。

    孙儿就跟林姐姐玩笑道,待园子建成了,她的日子就跟铁马车一般。”

    贾母等人不解,忙笑着问道:“怎么讲?”

    贾环笑道:“逛吃、逛吃,就是每天逛园子,吃东西。至于‘污污污’,嘿嘿嘿……”

    眼神同时扫过面色攸然绯红的林史薛三女,贾环咳了声,正色道:“林姐姐是娇气包,爱哭嘛!一哭不就是呜呜呜?哈哈哈!”

    “呸!”

    在众人大笑中,林黛玉红着俏脸,“恶狠狠”的对贾环挥舞了下小拳头!

    贾母替林黛玉出气,拍打了贾环一巴掌,嗔道:“胡说,你林姐姐如今越发不爱哭了,你少诬赖人!”

    贾环闻言也不辩解,只哈哈一笑,搀着贾母继续往前走去。

    出亭过池,一山一石,一花一木,莫不着意观览。

    穿过一条石子甬道,忽又见前面露出一所院落来。

    贾环笑道:“到此老祖宗可要进去好好看看,这里便是宝二哥日后的山头儿,是也。”

    贾母闻言,果然兴致大增,招呼众人往里走去。

    一径引人绕着碧桃花,穿过一层竹篱花障编就的月洞门,俄见粉墙环护,绿柳周垂。

    贾母与众人进去,一入门两边都是游廊相接。

    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着数木芭蕉。

    那一边乃是一棵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翠缕,葩吐丹砂。

    贾母见之极喜,赞道:“好花好花!从来也见过许多海棠那里有这样妙的。”

    贾环笑道:“我见着,花儿都长着一个样。”

    贾母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里面说法多着哩!”

    贾宝玉这会儿来精神了,正色对贾环道:“三弟,这叫作女儿棠,乃是外国之种。

    传说,出自女儿国国主之手。

    你瞧此花之色,红晕若施脂,轻弱似扶病,像不像女儿闺阁风度?”

    贾环也正色的看着贾宝玉,竖起大拇指,道:“高,高,二哥你真是高!”

    “噗!”

    众人闻言大笑,贾母拍了贾环一巴掌。

    贾宝玉倒也没生气,也呵呵笑出声来。

    玩笑间,众人进入房内。

    只见这几间屋子收拾的与寻常屋子不同,竟分不出间隔来。

    原来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或“流云百蝠”,或“岁寒三友”,或山水人物,各种花样皆似出于名家之手雕镂,五彩销金嵌宝,精美非常。

    且满墙满壁皆系随依古董玩器之形抠成的槽子,诸如琴剑悬瓶桌屏之类,虽悬于壁却都是与壁相平。

    众人都赞:“好精致想头!难为怎么想来的。”

    贾母也极为满意,赞了贾环一赞。

    贾环“吃味”道:“唉,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这亏吃大发了,又有什么法子?

    谁让二哥是老祖宗的命根子?

    罢了,破财就破财吧!

    一咬牙,就都给他弄成最好的了。”

    “哈哈哈!”

    贾母闻言,大笑出声,对薛姨妈道:“瞧瞧这猴儿财迷样儿,和凤丫头有什么区别?”

    薛姨妈笑道:“他也就是说说,若真财迷,万不会给自己兄弟置办的这般精致。”

    贾母笑着点点头,道:“我知道,他不是个小气的……走,再到里面看看。”

    众人继续往里走,只是未进两层,贾母便发现迷了旧路,左瞧也有门可通,右瞧又有窗暂隔,及到了跟前,又被一架书挡住。

    回头再走,看似窗纱明透,又有门径可行,及至门前,忽见迎面也进来了一群人,都与自己形相一样,却是一架玻璃大镜相照。

    及转过镜去,益发见门子越多了。

    直转的贾母晕乎。

    贾宝玉走过这处,也极爱这处,很是熟悉。

    他对贾母笑道:“老祖宗随我来,从这门出去。”说着,引着众人又转了两层纱橱锦槅,果得一门出去,院中满架蔷薇,宝相。

    转过花障,则见青溪前阻。

    一条鹅卵石铺就的路面,蜿蜒崎岖的绕过青溪,不时有溪水水花溅起,沾湿路面。

    溪水清澈,众人竟能从水中看到小鱼钻游。

    贾母见之愈发满意。

    又细细看了番后,因为后面还有许多未看,不好多停留,便从后门,出了。

    众人一面走,一面说,倏尔青山斜阻。

    转过山怀中,隐隐露出一带黄泥筑就矮墙,墙头皆用稻茎掩护。

    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

    里面数楹茅屋,外面却是桑,榆,槿,柘,各色树稚新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青篱。

    篱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旁有桔槔辘户之属。

    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

    及至路旁,有一石碣,上书“稻香村”三字。

    贾环对贾母笑道:“这是给大嫂子准备的,老祖宗,先说明,可不是孙儿小气,不肯给大嫂风.流富贵居所。这处景好多处都是征自大嫂本人的意见,大嫂,你说是吧?”

    李纨在后面笑着点头应道:“是,老太太,三弟为这处,花费的功夫也不少哩!”

    贾母极为满意,却嗔道:“我多咱说你小气了,分明是你心里弄鬼!”

    贾环哈哈一笑,也不辩解。

    贾母道:“既然到了,就一起进去看看吧。”

    遂引着众人入了篱笆门内,院内石桌石椅,朴素无华。

    唯一奇处,有一杆酒帘,上书稻香村三字,挑于檐下,惹人会意一笑。

    众人步入茅堂,只见里面纸窗木榻,富贵气像一洗皆尽。

    贾母面色上的笑容淡了些,回头看向李纨,叹息劝道:“何苦这般自苦?纵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当为兰哥儿想想。”

    李纨忙笑道:“老太太,不妨事的。等将帐幔挂上后,也很舒适。”

    贾环在一旁笑道:“老祖宗放心,孙儿使人专门打造了些素雅不奢华的家俬,过些时日就会做好,摆放进来就好多了。”

    贾母闻言,点点头不语,又看了看,与薛姨妈说道,倒还有几分村庄之景,而后便出了这地儿。

    一行人转过山坡,穿花度柳,抚石依泉,过了荼蘼架,再入木香棚,越牡丹亭,度芍药圃,入蔷薇院,出芭蕉坞,盘旋曲折。

    忽闻水声潺湲,泻出石洞,上则萝薜倒垂,下则落花浮荡。

    洞口上方题有二字:花溆!

    一扫之前稻香村的朴素寡淡。

    众人都笑道:“好景,好景!”

    见此姹紫嫣红的美景,贾母也重新笑的开怀起来。

    穿过花溆,前面就要进港洞时,早有从苏杭请来的船娘,渡着两只采莲船前来恭候。

    众人从小码头小心上船,船只缓缓划动。

    透过船舱壁上的小窗,众人外望,只见水上落花点点,其水愈清,溶溶荡荡,曲折萦迂。

    池边两行垂柳,杂着桃杏,遮天蔽日,真无一些尘土。

    忽见柳阴中又露出一个折带朱栏板桥来,穿过桥去,遥遥便见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脉,皆穿墙而过。

    清厦旷朗。

    贾环对贾母和薛姨妈笑道:“这里便是宝姐姐的住处。”

    贾母闻言,忙命拢岸,众人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

    那些奇草仙藤愈冷逾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

    及进了房屋,竟如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并茶奁茶杯而已。

    床亦是单色木床,只吊着青纱帐幔,十分朴素。

    贾母见之,诧异的看向贾环,道:“你这是……什么名堂?”

    贾环哭笑不得,笑道:“老祖宗,真真是……孙儿连宝二哥这般须眉人物的住处,都拾掇的那般精美,难不成,到了她身上,还舍不得银钱了不成?

    是她自己不要的,老早就跟孙儿打好招呼,屋子里不要花花绿绿。

    孙儿想着,这屋子是她住,自然怎样舒坦怎样住,也就随她了。”

    薛姨妈也笑道:“她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

    贾母脸色微微严肃,摇头道:“这使不得,虽然她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

    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

    我们这些老婆子越该住马圈去了。

    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绣房精致的还了得?

    她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也不要很离了格儿。

    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

    若很爱素净少几样倒使得。

    我最会收拾屋子的,如今老了没有这些闲心了。

    她们姊妹们也还学着收拾的好,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看她们倒还不俗。

    如今让我替你收拾,包管又大方又素净。

    我有两件梯己,收到如今没给宝玉和环哥儿看见过,若经了他们的眼也没了。”

    说着叫过鸳鸯来亲自吩咐道:“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

    鸳鸯答应着笑道:“这些东西都搁在东楼上的不知那个箱子里,还得慢慢找去,明儿再拿去也罢了。”

    贾母点头道:“明日后日都使得只别忘了。”

    一旁,薛姨妈的脸色微微淡下来,看着低头不语的薛宝钗道:“往日里怎么劝你也不听,这回老太太发话了,我看你还听不听?”

    贾环哈哈笑道:“没事,宝姐姐别怕!你若真不想要,回头把这些好东西都送了我便是。反正都一家人嘛,放哪儿都一样。”

    一番话逗的贾母等人大乐,啐他厚面皮,薛宝钗也从尴尬中解脱出来,看着贾环轻轻一笑。

    屋里没什么好看的,众人便出了蘅芜苑,又顺着云步石梯下去,重新上了船。

    船娘点着竹竿,缓缓的离了岸边,朝前方的暖香坞驶去。

    众人正在船上说笑,忽然听到不远处,半山坡上,一道呼喊声传来:

    “三……爷……”

    “武威侯世子来啦!他有急事寻您……”

    “三……爷……”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出了船舱,放眼望去,只见小吉祥带着香菱,站在大山半山坡小路路沿子边上,一手扒着一根树藤,一手摇摆招呼着喊着。

    她身后,香菱紧绷着小脸,紧紧的拉着她腰间的汗巾,仔细她摔下去。

    贾环见之面色一变,看着在半山上“摇摇欲坠”的小吉祥,喝道:“退回去!”

    “哦……”

    小吉祥见贾环出来了,大喜,听闻他的话后,乖巧的应了声,连忙退一步,却忘了香菱正在后面,两人一对,一起跌倒在地,一起摔了个大马哈。

    饶是有“咯咯咯”的脆笑声传来,贾环还是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万一摔下来,山上奇石多锋利,不是闹着玩的。

    他回头对贾母道:“老祖宗,武威侯世子急着来寻孙儿,想来有事,后面孙儿就不作陪了。

    改天,孙儿再好好陪您和姨妈在园子里逛逛。”

    贾母点头道:“正事要紧,园子多咱不能逛!快去吧!”

    薛姨妈也笑着让他快去忙正事。

    贾母让船娘重新靠岸,此刻距离岸边也不多远,一二丈的距离。

    贾环摇头笑道:“不用了……老祖宗,姨妈,你们玩好。”

    说罢,凌空一个筋斗跃离船帮,眼看就要落水,在众人惊呼声中,双脚轻点水面,再次跃起,又一个漂亮的凌空翻后,人就落在了对面岸上。

    回头对惊讶、惊怕、惊喜不已的人挥了挥手后,贾环便以更快的速度往半山坡上行去。

    众人只见一道残影一闪而逝,而后再定眼一看,贾环人已经快到小吉祥所在之处了。

    这会儿,小吉祥才将将大笑着从地上起身。

    “淘气鬼,看我不抽烂你屁股!”

    贾环“怒吼”一声!

    “啊!”

    小吉祥惊叫一声,转身就要逃,还颇讲义气,知道拉上她的“义妹”香菱。

    只是没跑两步,人就飞了起来,回过神,已经到了贾环的肩头。

    “三爷……我再也不敢了嘛……”

    小吉祥坐在贾环肩头,抱着他的脑袋,撒娇道。

    贾环抬手朝她小屁股上抽了一下,打的她惊呼一声,然后又“咯咯”笑出声。

    贾环也哈哈大笑起来,扛着她大步走去,香菱慌里慌张,一路小跑的紧紧跟在后面,三人转眼没在大山转角……

    船上众人都看着这一幕,有笑骂的,有皱眉的,有不甘的,也有面色淡淡的……

    薛姨妈看了眼面色淡淡的薛宝钗,而后对贾母笑道:“这个小丫头,当真是天下第一有福之人哪!”

    贾母笑着点点头,道:“这就是命!不过……姨太太放心,环哥儿是有分寸的。再宠,也不会宠坏了规矩。”

    薛姨妈闻言面色微变,笑道:“自然不会……而且,小吉祥这个丫头,虽然天真烂漫,却也极懂规矩。”

    贾母笑道:“嗯,和她那个主子一样,都没有坏心……”

    说笑间,船渐渐再次靠岸,到了暖香坞。

    ……

    ps:真没想到会因祸得福,昨日出了岔子,本是我的问题,却引来那么多书友的支持、理解和关注。

    而且,我们还有了本书的第一个盟主,书友“幸儿”,非常荣耀,也非常感谢。

    谢谢大家!

    这一大章,是送给大家的。

    另外说下剧情,舒坦轻松的集中剧情,大致就到这了。

    后面又是风云渐起,剧烈冲突。

    写大观园剧情的时候,许多没有看过红楼的书友,可能看的有些迷瞪,乏味。

    感觉一个园子有什么好写的……

    说来也有趣,也很骄傲,因为很有一部分书友,是没怎么看过原著的,这部分书友,人数不在少数。

    就纯粹当架空历史小说在看,比如说天涯,他还是很早很早就开始追的。

    哈哈!老实说,没看过原著,甚至没多读几遍原著,许多字里行间的小坑小梗,很难看出来。

    人物性格的呼应,也很难感受到。

    而这些,其实应该是本书很有趣的一点。

    不过没关系,我会尽量将人物性格描写的生动一些,尽量能给书友留下一个比较直观的红楼印象,就知足了。

    而且有了前面那么多的铺垫,我以为,再讲一些主要的红楼人物,哪怕有些书友没读过红楼,她们的形象,书友们应该也能有个比较具体的认识。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喜爱和支持,谢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