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一十八章 无耻
    尤二姐的脚崴住了,刚才她哭,不是因为贾环的威严所惧,而是因为疼……

    贾环唤来了巡夜的两个婆子,让她们用软轿将尤二姐送到了公孙处。∑

    待看治结束,再抬到尤氏院来安歇。

    安排妥当后,看着尤氏院里的灯火依旧亮着,犹豫了下,贾环还是走了进去。

    “呀!三爷来了!”

    银蝶端着一盆水正从里面出来,见到贾环进院后,眼睛登时一亮,唤道。

    贾环眉头却微微皱起,道:“怎么要你出来倒水,其她人……炒豆呢?”

    宁国府这边,因为贾环比较“作”,不愿让屋里站满丫鬟婆子服侍着,都开了出去。

    他这个当正主子的都如此,其她人就更不好享受了。

    所以,素来谨慎的尤氏,身边也就留下了一个银蝶,外饶一个炒豆。

    平日里倒不显什么,这个时候却不大好了……

    银蝶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三爷,您还提她,炒豆和小吉祥姨娘简直一模一样,哪里是能做事的……”

    贾环正色道:“那你误会小吉祥了,她其实很能干的。”

    银蝶笑的铜盆都端不稳,对贾环屈膝一福后,去花池边上,将水倒去了。

    转头见贾环在那里看着她,普通的脸一红,道:“三爷怎地不进去?奶奶就在里面歇息哩,刚洗完……”

    贾环笑道:“正想问你,大嫂歇息了没。”

    银蝶道:“还没睡呢,三爷您先进去,我再去换一盆清水来。炒豆那小迷糊已经睡着了……”

    贾环点点头,而后银蝶就去了隔壁屋子。

    贾环进了房间后,径自进了里间。

    想来尤氏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声响,贾环进来时,她正有些迟缓的掀开素色锦被,往床下下。

    贾环见之连忙上前扶住,嗔道:“身子骨还没养好,又下来作甚?”

    说着,将身子软绵绵的尤氏又扶上了床榻上,顺手抄起她的一双腿,想将它们重新放回锦被里。

    只是,看到那一对白皙的玉足,在灯光下散发出盈盈光泽时,贾环微微一怔。

    他没想到,尤氏的脚会这般好看……

    不过,他毕竟不是有恋足癖的变.态,多看了两眼后,将尤氏的腿放入锦被中,掩盖好。

    回过头,就看到尤氏一张脸羞的满面通红,眼睛都不敢抬起看他。

    贾环这才又想起,这个时代,女人的脚和男人的老二一样,都是不能随便给人看去的……

    本来若穿着罗袜也就罢了,可方才银蝶端出去倒的想来是尤氏刚写完脚的洗脚水,所以她的脚是光着的。

    对尤氏而言,被贾环看了脚,和被贾环看了腚没什么区别……

    反应过来后,贾环也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他还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可看着尤氏这般娇羞的模样,他也有些挠头。

    气氛一时间……有些暧昧……

    “嘿嘿,大嫂,你身子好些了没?”

    贾环打破尴尬,关心问道。

    尤氏点点头,轻声道:“好多了……”

    说着,抬起眼帘,看向贾环。

    一双大眼睛里,满满皆是汪汪水意。

    贾环自来熟的往床榻边缘坐上,轻轻握住尤氏软如玉般的一只手,柔声道:“好好养病,不要胡思乱想……你放心,你是我大嫂,我一定会看顾你一辈子的……”

    “唰”的一下,尤氏脸上原本将将平息的红晕,瞬间又红了云霞!

    她眼睛怔怔的看着贾环,似乎是……似乎是被他的不要脸给震惊了……

    怎地,怎地是我在乱想呢……

    你……你就是这般看顾大嫂的……

    贾环看着她娇羞如少女的震惊模样,一双温柔的大眼睛里,似乎满是“崇拜”的看着他,心头一热,轻轻俯身,在她不抹而红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尤氏的脸愈发烧成晚霞,闭上了眼睛,身子都微微颤栗着,在被贾环一吻,又觉得胸前被一双大手侵犯后,她认命般的呢喃了声:“爷……”

    这一声蚀骨之音,让屋内淫.糜气氛瞬间达到了极点!

    不过,却也唤醒了贾环。

    他强撑着坐直了身体,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后,看着尤氏道:“你的身子还没好,还经不起……”

    原本,贾环的忽然离去,让尤氏心里有些失落和惴惴不安,以为他是嫌弃她,才会在这种时候起身离开。

    毕竟,她清楚的知道,他不是太监,也不是无能……

    不过,待听到贾环的话后,她心中又是一暖。

    原来,他是为了她好……

    只是……

    “爷,你的手……”

    尤氏晕红着脸,声音如蝇般轻轻说道。

    原来,这三孙子说的倒是道貌岸然,身体也坐正了,可放在人胸前的手,却还没拿开……

    贾环闻言,意犹未尽的收回手,讪笑了两声,道:“失误了,失误了,大嫂勿恼,大嫂勿恼。”

    尤氏红着脸,轻轻摇了摇头,咬着嘴唇柔声道:“不恼呢……”

    “嘶!”

    被此等熟.女风情撩拾的火烧火燎的贾环又吸了口气,他站起身来,笑道:“咱俩就谁也别撩谁了,目前都是病号……

    大嫂,你也不要担忧什么……

    人前,你是我大嫂,你尊着我,我也敬着你。

    不过,没人的时候,你就是我的桃花……”

    说罢,贾环又俯身弯腰,狠狠的在尤氏的嘴上啄了一口后,哈哈笑道:“你好好养伤,我回去了。再待下去,今天怕是走不了了!哈哈哈!”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去。

    留下尤氏一人,人面桃花的坐在床头,痴痴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

    “小吉祥,干嘛呢?”

    回到宁安堂后宅,远远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一阵阵笑声掌声欢呼声。

    小半夜了还这么热闹。

    贾环进门后,就见屋子里有四人,除了白荷、小吉祥、香菱外,朱二丫也在。

    朱二丫她爹娘在为贾府训练百戏班子,只是百戏不同其他,需要时间去练。

    所以,今夜他们并没有出场。

    小吉祥此刻,脑袋上散去了丫鬟的发髻,只简单的挽起了一个丸子头。

    然后,“丸子”上插了一根金灿灿的金钗。

    她正仪态万千的站在那里走步,其他人都在那里替她鼓掌叫好。

    白荷也笑脸吟吟的坐在那里看。

    见贾环进来后,众人忙站了起来,小吉祥有些“不好意思”的“咯咯咯”笑着扑上前,撞到贾环怀里,脆声撒娇道:“三爷,香菱和二丫都没见过贵妃嘛,就在戏里听说过杨贵妃,也不真儿!

    我就给她们表演一番!嘿嘿嘿!”

    贾环哈哈笑道:“就你最顽皮,为了看一眼,就在丫鬟堆里站了一天,也不嫌累,回来还接着玩闹!”

    小吉祥仰着小脸儿,笑眯眯的看着贾环,道:“不累,看贵妃哩!”

    简单,快乐……

    贾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道:“看完了吧?还得了个大赏!高兴不?”

    小吉祥咯咯笑道:“高兴!娘娘是因为三爷的面子嘛,我知道!”

    “就你机灵!好了,今儿别玩儿了,累了一天,早点休息。明儿再和香菱、二丫去园子里耍。”

    贾环笑道。

    小吉祥甜甜的一应后,朱二丫怯怯的给贾环行一礼后,就小步出门,然后一溜烟儿的不见了。

    她还是怕贾环……

    人都走后,白荷就将小吉祥的金钗替她收起来放好。

    不然依她一天摔三跤的频率,这根金钗的下场不是坏了就是丢了。

    今天都累坏了,本来没小吉祥什么事,她自己非要去受罪。

    玩伴们在的时候还能活泼点,人一走,立刻打起迷糊来,一双大眼睛打架打的有趣。

    没一会儿,就挂在贾环身上睡着了。

    白荷端来热水,伺候贾环洗漱干净,自己也去洗漱一番后,一起上了床榻,歇息了。

    一夜无话。

    ……

    翌日清早,贾环早早起身去了武场那边,与乌远等人一起练武。

    尽管眼睛已经复明,可他还在坚持练习听风辨位的本事。

    因为他发现,听风辨位,对于他的《苦竹身法》,有超乎寻常的辅助作用。

    在运行《苦竹身法》时,有的时候,眼睛未必就能看全八方。

    而且,就算看到了,有许多时候,也有迷惑作用。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一句话,对于高手而言,并不准确。

    因为看到的,未必就比听到的真实。

    听风辨位与《苦竹身法》的结合,效果之惊喜,让乌远都有些侧目……

    也就尽力支持贾环,继续练习下去。

    ……

    待吃过早饭,贾环回去洗完澡,过去荣庆堂时。

    堂里已满是欢声笑语,王熙凤的惊呼叫嚷声老远就能听到。

    贾环进门后,贾母一迭声的笑道:“你去找你三弟,你去磨他,我可做不了主,哈哈哈……”

    王熙凤挺着一个大肚子,走到贾环身边,拉着他的胳膊晃道:“三弟,我不管,我也要搬园子里去住住。你瞧瞧你这些姊妹们,忒可恨,一大早就当着老祖宗的面馋我!

    这个说她住的地儿清凉,都是翠绿翠绿的竹子,里面还有猫熊。

    那个说她住在半山坡上,就是白天也凉风阵阵,夜里就更舒坦了,躺在大青石上数星星。

    还有说住水边的,打开窗子,就能看到一湾清流淌过,夜里躺在床上都能听水流声!

    真真是……

    三弟,我不管,你得负责,我也要,我也要嘛……”

    许是因为背对着众人的缘故,王熙凤将贾环的胳膊抱在怀里,使劲的晃荡着。

    那份触觉……啧啧!

    关键是,后面就是满堂人在看着,那份偷.情一般的刺激,让贾环都有些脸红。

    不过,看到林黛玉投来似笑非笑的目光后,贾环还是勉强轻轻挣脱了王熙凤的手,扶着她往里面走去,笑道:“多大一点子事,园子里那么多屋子,不拘哪一间,二嫂抱着铺盖,进去住就是!”

    “噗!”

    满堂人闻言,大笑出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