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嫁妆
    ps:第613章,就是防盗的那一章,在作品相关里,谢谢。

    当贾元春和贾环姐弟俩从偏殿出来时,正殿内的人差不多都快坐不住了。

    传个旨意而已,如何就用了那么久……

    若非贾环与贾元春乃同父亲姊弟,连那些昭容太监都要心生不安了……

    然而,面对许多带着疑问或者急躁的目光,贾元春并没有解释一二的意思,她端坐正座后,看了抱琴一眼。

    抱琴忙去将下面贾家众多姊妹们的诗稿取了回来,交给贾元春后,她便细细读了起来……

    在宫里这么多年,学到的东西不算太多,但该用怎样的姿态面对何种情况,凡是在宫里待了五年以上的,就没有学不会的,那里才是人精子扎窝的地方……

    果不其然,贾元春皇妃的气度一摆,之前微显躁动的气氛,一扫而空。

    贾环见之,心中满意,放下心来。

    能有这种手段和心态,只要再守着“不争”二字,贾元春在宫里自保无虞。

    待日后,贾母等人入宫探视时,隔三月半年的,带公孙一起进一次宫,贾元春无论如何,都没有短寿的道理。

    一会儿功夫,贾元春已将手中诗稿看毕,先对贾宝玉喜之不尽道:“果然进益了!”

    又指“杏帘”一诗为前三之冠,遂将“浣葛山庄”改为“稻香村”。

    又命贾探春另以彩笺誊录出方才一共十数诗,出令太监传与外厢。

    贾政等看了都称颂不已,贾政又进《归省颂》……

    本来都挺好的,一团和气。

    不过,许是被贾元春夸赞后,有些得意忘形了。

    贾宝玉忽然提议道:“大家伙儿都作诗了,三弟还没作诗呢。三弟也作一首!”

    殿内气氛忽地一变……

    姊妹中,林黛玉眼睛眷烟眉蹙起,眼神里满是不赞同的看向贾宝玉。

    史湘云也有些莫名的看着他。

    薛宝钗则暗自轻轻一叹。

    贾迎春不知怎么办,贾探春垂着眼帘,面色淡淡,贾惜春则有些怒意的看着贾宝玉。

    今天这个日子,非要三哥出丑作甚?他连背诗都背不全,做个毛毛虫啊……

    元春座下,贾母怔怔的看着贾宝玉,不过,当她看到忽又反应过来,面色涨红,有些不知所措的贾宝玉时,便明白,她这个乖孙,并无歹意。

    想了想后,她对贾环笑道:“你宝哥哥说的不差,都做了诗,怎地就你没做?”

    贾环自己倒是没所谓,听贾母话后,正色问道:“老祖宗,能请帮手不?”

    “呸!”

    贾母大啐一口,笑骂道:“当着贵妃的面,你也敢胡来!请帮手作诗,那还算你的诗吗?”

    贾元春倒是笑呵呵的问道:“三弟要请哪一个做你的帮手?”

    此言一出,下面三女的眸光均忽地一亮,眼神灼灼的看向了贾环……

    贾环感受到身后那三道炙热的目光,真想给自己嘴巴上抽了一下。

    不过,目光扫到了垂头丧气的贾宝玉后,忽然来了主意,得意笑道:“我请宝二哥做帮手!

    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

    要是爹在这我就请爹做帮手了,爹不在,他这个做哥哥的,难道还不该帮我?”

    “哈哈哈!”

    贾母闻言,真真是如同吃了一颗九转金丹一般,喜到极处,竟不顾贵妃在侧,有些忘形的一边大笑,一边高声道:“该!该!”

    贾元春一张脸也笑的极为艳丽明媚,她看着抬起头,神色有些讶然怔住的贾宝玉,道:“宝玉,三弟所言极是,你是他二哥,他遇到难了,求助于你,你怎么说?”

    贾宝玉怔了怔,在众人的注目下,点点头,道:“我自然要帮他,不过……他也要用心些学,不能老请帮手……以后你可以找我请教……”贾宝玉总算过了回哥哥的瘾!

    贾环哈哈笑道:“学学,一定好好学,正学着呢。

    如今我每天都悬梁刺股,苦读完了《三字经》,正在苦读《千字文》呢!

    等读完了《千字文》,再回过头读《百家姓》,我和别人不大一样……

    这三本读完,我料想就积累的差不多了,然后就去找二哥学诗!”

    “噗嗤!”

    别人倒也罢了,早已知道了他的“光辉事迹”,可贾元春却还是初次听闻这等大言不惭之言,顿时忍俊不禁,喷笑出声。

    贾母等人自也凑趣,跟着一阵大笑。

    笑罢,贾元春对贾母道:“老太太不知,陛下素来沉稳如山,龙威如狱,平日里难见言笑。

    但每每和我谈起三弟时,总是先恨的咬牙,然后又忍不住大笑不止。

    难得见他如此开怀……

    陛下对我说:国朝百余年来,三弟还是第一个,敢在紫宸御书房里,和当朝皇帝跳脚骂街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连寻常书本里的话都听不懂,还敢在他面前胡咧咧的……

    哈哈哈!

    不过,陛下还说,竖子虽然粗俗无礼,但却也显得他赤子诚心,不会不懂装懂,欺瞒于朕,其行当罚,而其心可嘉……

    老太太,陛下当真很喜欢三弟呢。”

    贾母闻言,喜得无可无不可,满脸笑意,却连忙劝阻道:“贵妃快莫夸他了,就这样,他已经都快要上天了。

    我看,就得让陛下拉去,好好打一顿板子,他才能知道轻重。”

    贾元春笑道:“老太太放心,三弟是这一代最出色的俊杰之一,最有分寸不过了……”

    “哈哈哈……呃……”

    贾环许是被夸的快要爆了,忽然大笑出声,满脸得意。

    不过看到周围人忽然投来的目光时,又赶紧拖长音收住,一脸正色……

    “哈哈哈!”

    贾元春真觉得,今日要将半辈子的笑声都笑尽了,都有些顾不得仪态,微微弯下腰,一只手扶住腹,大笑不已。

    她有些明白过来,隆正帝为何会这般喜欢她这个三弟。

    一个压抑了太久的人,真的很喜欢贾环这种肆无忌惮的欢快性格……

    ……

    殿外,小小子贾菌带领十二个女戏在楼下正等的不耐烦,来回蹿动,忽地,只见一太监飞来说:“作完了诗快拿戏目来!”

    贾菌闻言,急将锦册呈上并十二个花名单子,少时太监出来只点了四出戏:

    第一出《豪宴》,第二出《乞巧》,第三出《仙缘》,第四出《离魂》。

    贾菌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

    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

    刚演完了,一太监执一金盘糕点之属进来问:“谁是龄官?”

    贾菌便知是赐龄官之物,喜的忙接了命龄官叩头。

    太监又道:“贵妃有谕,说龄官极好,再作两出戏,不拘那两出就是了。”

    贾菌忙答应了,因命龄官作《游园》《惊梦》二出。

    龄官自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作,定要作《相约》《相骂》二出。

    贾菌小小子一个,原本不是怜香惜玉的主,若搁在平常,怕是要撸袖子和她干一场。

    又不是没打过,之前他和芳官几个就殴了一回,结果被贾宝玉碰到,反被收拾了一顿……

    但现在,贾菌就算再毛躁,也不敢打架,扭她不过,只得依她作了。

    贾元春看之后甚喜,命“不可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额外赏了两匹宫缎、两个荷包并金银锞子食物之类。

    然后撤筵将未到之处复又游顽。

    忽见山环佛寺,忙另净手进去焚香拜佛。

    又题一匾云:“苦海慈航”。

    又额外加恩与一般幽尼女道……

    夜色已深,出了庙庵,又行了半里路,众人站在一处半山坡居高向下望去。

    只见园子内无数的玻璃风灯,灯火璨然,与天上的星光辉映。

    一时间,竟分不出哪里是天上,何处是人间……

    山坡上,有一株极老的大槐树,枝繁叶茂,笼罩着一方天地。

    槐树下,有一大青石横卧。

    不远处,便是一大片火红色的花海,而附近,则是一座楼阁,匾名云来阁!

    此处楼阁,与之前园子里的大多楼台阁宇不同。

    前面的,无论是也好,暖香坞也罢,均是婉约的江南风味。

    但此处,楼阁飞檐陡峭,兽首狰狞,虽然楼阁不大,却颇有一股开气势,且高居半山,视野极为阔朗。

    一群人步至此处,有些累了,便进去歇脚。

    贾元春坐下后,看着周围的陈设,笑道:“这是三弟日后准备住的屋么?”

    其他人闻言,纷纷笑出声。

    贾环也哈哈笑道:“可以可以……”

    “呸!”

    本就被羞的满脸通红的史湘云,听闻这么臭不要脸的话,着实忍不住,轻轻啐了一口。

    贾元春见之一怔,再看看墙壁一处挂的宝剑,忽然笑起来:“云儿竟爱武妆?”

    史湘云赤红的脸,屈膝一福,道:“贵妃大姐姐,我就是,我就是挂着看看,好玩……”

    贾元春听闻她的话后,脸上的笑容加深,对贾母道:“与三弟,倒还真是一家人。”

    贾母闻言高兴道:“可不是,当初这个猢狲,连郡主都不要,单跟我求他云姐姐!也不害臊!”

    贾元春闻之愈喜。

    她细细的打量起史湘云来,发现初见其时,并不像林薛二人那般,给人以惊艳感。

    但却越看越耐看……

    贾环在一旁,也看着史湘云,对她挤眉弄眼,恨的史湘云咬牙疼,她可不想再在贾元春面前丢丑了。

    “恨恨的”瞪了贾环一眼后,低下头后,却又忍不住抿嘴一乐……

    贾元春看到这一幕,转头与贾母轻轻点了点头。

    ……

    快乐的时光,总会在悄无声息间悄悄溜走。

    感受着渐清寒的夜,气氛终究渐渐低落下来。

    与众人说着说着话,贾元春眼中忽地滴下两滴眼泪来。

    她这一哭,贾母等人也无不垂泪。

    连贾环的脸色也有些淡了下来……

    自古多情,伤离别。

    又哪堪……夜清寒……

    贾元春不愿家里太悲痛,她含着泪,命随从太监,将赐物俱齐呈上。

    而后,一一赐予贾家众人。

    从贾母起,乃至家里的丫鬟婆子,均有。

    贾环独不同,他得了一柄宝剑。

    众人谢恩已毕后,执事太监启道:“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

    贾元春闻言,愈发泪如雨下,满面不舍。

    在感受到家里浓郁的亲情氛围后,她着实不愿再回那座冰冷的深宫……

    哪怕能在家里住一夜,也是好的……

    只是,到底宫中规矩为大,当日得宠如赢杏儿,每日都要回宫点卯,更何况宫中妃子。

    所以,即使再不愿,贾元春还是得起身……

    “大姐稍等。”

    贾元春与贾母拜别后,贾环忽然开口道。

    贾元春闻言一怔,看向贾环。

    贾环却转身朝后面一群服侍丫鬟人群里招了招手,然后众人就见一个个头不高,身着一身丫鬟妆,一对毛毛虫眉下,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小丫鬟跑上前来。

    不是小吉祥,又是哪个?

    她手里捧着一个紫檀木盒,先给贾元春和贾母跪下行礼,被叫起后,笑眯眯的看着贾环。

    贾环笑呵呵的看着她道:“看到贵人了?”

    小吉祥连连点头,一张脸笑得愈发欢喜。

    这般纯真快乐的笑脸,似乎也感染了众人,连贾元春心里的悲伤都减轻了分。

    贾环接过小吉祥手里的紫檀木盒后,对贾元春笑道:“大姐,这也是我屋里人。说她这大辈子还没见过贵妃这等尊贵的人,她怀疑大姐是天宫里的仙女,所以央着我带她来见一见世面……”

    “噗!”

    饶是贾元春心里难忍离别苦,可此刻听闻贾环的话,再见小吉祥的喜庆模样,还是忍不住笑开怀。

    她招了招手,唤小吉祥到她跟前去。

    小吉祥先抬头看了眼贾环,见贾环点点头后,她才抿嘴笑着,小心翼翼的走到贾元春身边。

    贾元春伸手抚了抚小吉祥的头发,转头对贾母笑道:“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贾母笑道:“可不是嘛,再没见过比她更有福气的了。你三弟宠的跟什么似的……”

    贾元春闻言点点头,然后,从头上拈下一根金钗来,轻轻的插在了小吉祥的发髻上。

    小吉祥见之,似有些迷糊了,竟伸出小手探到头上摸了摸,茫然的看了满面含笑的贾元春一眼后,又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看向贾环。

    贾环笑着颔首,而后众人只见小吉祥“哈”的一声笑成了花儿,然后忙又小手捂住口。

    对“哈哈哈”笑出声的贾元春跪下,诚心的磕了三个头谢恩后,才满脸喜意的走回贾环身旁。

    贾环也笑着抚了抚她的脑袋后,让她下去了,而后他上前一步,将手中的紫檀盒子交给贾元春。

    贾元春疑惑道:“三弟,这是……”

    贾环正色道:“这是咱们贾家,给大姐准备的嫁妆。今日大姐回门省亲,正好带回去。”

    众人闻言,无不面色一变,目光齐齐落在了那个紫檀木盒上。

    贾元春摇头道:“这是哪里话,之前三弟已经送了那么多箱笼入宫,那就是嫁妆了,如何还能再给?”

    贾环笑道:“那些值当不了什么,只是好看……大姐,这个盒子里,装着二十万两银票,你别急,先听我说完……”

    见贾元春面色霍然一变,就要将木盒还回,贾环拦住,笑道:“大姐,我那位皇帝姐夫,虽然贵为人间至尊,可论起家底来,他却是实打实的穷人一个。

    这二十万两银票,就算是大姐以嫁妆补贴家用,襄助他的。

    这还不是全部……

    这二十万两银子,是家里水泥工坊一年七成的利润,我将这七成的利润,定为大姐的嫁妆产业。

    每年,大姐都可享受这七成的分红。

    每年的今日,正午端阳,就是分红之日,需大姐亲临贾府,取走这份分红。

    除了大姐外,其他人我一概不认!

    如今庄子上的水泥工坊,只是在神京周遭贩卖,所以数额不多,只有二十万两。

    但今年家里在江南和西北都已经铺开了商号,待明年,这个数量,翻几倍都不止!

    大姐自幼为老祖宗所教养,心思纯善仁厚,不愿与人勾心斗角,阴.私谋算。

    大姐本是为我贾家一门的富贵才进的宫,小弟如今腆为贾族族长,又岂能眼见大姐一人在宫里忍受那些是非勾当的折磨之苦?

    就算用金山银海去砸,我也要为大姐在那片闹腾的地方,砸出一片安宁地来。

    所以,大姐就不要心疼银子了。

    小弟自承爵以来,所求者不多,无非就是家人皆平安康泰,无灾无患,生活快乐、幸福。

    如今看来,小弟做的勉强还算是合格。

    唯有大姐在深宫之中,是我迟迟难以放下的牵挂。

    古语云: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大姐,拿着吧,在宫里好好生活,权当安小弟之心……”

    贾环的话,不止让贾元春动容到难以自持。

    满殿人,谁人不惊?

    有钦佩的,有讶然的,有想不通的,也有嘲笑的……

    除却这些外,贾家姊妹中,却均是一脸骄傲的看着贾环,满满的自豪感。

    她们毕竟经历的世事还少,对于银财,不说厌恶如阿堵物,也算不上多喜欢。

    最重要的是,她们在贾环身上,看到了重情义而轻银财的优秀品质。

    就连薛宝钗,偶尔心底还会为贾环对文辞的不通而感到遗憾,觉得有些缺憾。

    但此刻,她亦是目光灼灼的看着贾环。

    相比于那些诗词歌赋,贾环此刻的表现,当真是惊艳了她的心。

    并以为,古之君子,莫过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