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一十一章 起名
    接下来的日子,在繁忙中,匆匆过去。

    尤氏自见了贾环的态度,又听了许多安慰的好话后,也放心养起病来。

    她得知贾环似乎不大喜欢尤二姐和尤三姐后,就想着打发人家去吧。

    只是尤老娘可怜道,家中没了当家的男人,也没个能扛起家业的兄弟,只那几间破屋烂瓦,回去活的艰难。

    尤氏没法子,又不好自专,就去找贾环讨主意。

    贾环想了想,就将后街处的一座单独小院儿拨给她们暂住。

    里面家俬齐全,厨房齐备,拎包可住……

    尤氏大喜,就将尤老娘和尤氏二姐妹安排了过去。

    不过,她们倒还是经常从角门进来,服侍尤氏。

    贾环也没有过多理会,毕竟也是亲戚……

    ……

    在众姊妹们忙碌非常的时候,贾环却一直在药室里听公孙和蛇娘辩证医理。

    尽管他百分百的听不懂,可最后也听得出,公孙认可了蛇娘的说法。

    与蛇娘换血,确实可行,不会危及性命。

    而且,蛇娘的秘法,确实能补全贾环身体上的亏空。

    至于蛇娘为何要换血,原来,每一代蛇娘,自幼便要将指尖心血喂与蛇神,也就是那条长了脚的白蛇。

    而后,再饮下蛇神“赐予”的神血。

    将己血喂与蛇神,可取得与其之亲近,又因十指连心,故,以指尖血相度,再辅以秘法,可与蛇神心神相同。

    这蛇神在苗寨里活了已经不知多少年,行动处,快若闪电,且力大无穷,更兼刀枪不入。

    守护了苗寨不知多少代都平安无事。

    能与蛇神心意相通,再与其配合之,就愈发能发挥出无穷的威力。

    而服下蛇神神血后,要比用下世上最珍贵的奇珍妙药还要有功效。

    历代蛇娘,都是依靠蛇神神血的功效,再加上日夜感悟灵蛇劲,方能早早的突破成武宗的。

    这一点,不知多少江湖人艳羡之。

    只是,古往今来,难有十全之事。

    大补之物,必有大毒。

    太过逆天之物,也必不容于天。

    历代蛇娘,虽然个个武功高绝,却绝少有人能活过二十三的。

    皆因压抑不住体内暴躁的蛇血,最后爆体而亡,死的无比凄惨。

    也因为如此,所以江湖上才少有人会打蛇娘的主意。

    包括官府。

    因为没有人愿意去得罪一个寿命将近的恐怖武宗,尤其是,她还是用毒大家……

    只凭这一点,就守护了苗寨几百上千年来的平安无事。

    然而,历代蛇娘皆为苗医大家,她们从未停止过,为历代蛇娘找一条生路的脚步。

    在经过研究《苗医奇经》千百年后,她们也确实找到了这条生路。

    就是换血之术。

    将体内暴躁的蛇神之血,一点点的换去,那么,至少可以延长许久的性命。

    只是,理论上能成功的方法,在现实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

    几百年来,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看着族人们前赴后继的为她们去努力,去赴死,历代蛇娘便渐渐放弃了这种对生路的追求。

    换血之术,在苗寨里,也渐渐成了禁忌……

    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对死亡充满恐惧的蛇娘们,到底还是会忍不住去研究一下,换血之术成功的可能性……

    尽管她们并不会轻易再去尝试,可哪里会心甘……

    然而,让这代蛇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在苗寨尝试过无数次,付出过无数条性命都失败了的换血之术,在外面,居然有人做成了。

    对生的渴望,对打破蛇娘诅咒的希冀,让蛇娘无论如何都不愿放弃。

    她已经渐渐感觉到,愈发压抑不住体内蛇血的躁动了……

    这也是她孤注一掷,孤身浅入神京,想要取回《苗医奇经》的缘由。

    临死前,也要守住祖业……

    “也就是说,你体内大毒的蛇血,对我来说,反而是大补。而且因为是血不是别的药,所以可以很快的弥补我身体上的亏空?”

    贾环摩挲着下巴,看着蛇娘道。

    蛇娘身上的那一身“比基尼”已经换去了,换了身董明月的衣裳,看得出,她很喜欢……

    听到贾环的话后,蛇娘点点头,道:“是的,对你我都有好处。而且,对你的武功进步也会有大益处。”

    贾环点点头,道:“需要多长时间?”

    蛇娘道:“最多一年,而且非常稳妥。开始的时候,只用交换一点点,不会有任何危险。

    苗寨神蛇灵血,是江湖上流传排名第一的至宝。

    随后,看效果和你的承受力,再一点点的增加。”

    贾环闻言,看向了公孙羽,公孙羽俏脸有些红,也不知是在想什么不健康的思想……

    她见贾环看向她后,面色愈发有些红,在蛇娘奇怪的注目下,点点头,对贾环轻声道:“公子,蛇娘说的没错,是这个理儿。公子……公子是可以早点恢复……”

    贾环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得意起来,嘎嘎的笑了两声,只笑的公孙羽都有些坐不住了。

    蛇娘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贾环,道:“若是准备妥当,那咱们就开始吧。”

    说着,就见贾环点点头,然后起身脱起衣服来……

    蛇娘大惊,身形一闪,退后一步,看着贾环斥道:“你干什么?”

    贾环莫名其妙道:“不是要换血吗?”

    公孙羽一张脸都快没法见人了,她小跑到贾环身边,手忙脚乱的给他穿衣,小声道:“公子,第一次只是一点点的换血,指尖就好,和上回不同的……”

    贾环闻言,“哈”了声,然后面不改色的自己穿好衣服,对怒视着他的蛇娘和她肩头的那条白蛇正色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又不知道怎么回事。

    再说了,谁还没个年轻不懂事的时候?”

    说着,往药台上躺下……

    蛇娘鼓起嘴来,瞪着这个二百五……

    公孙羽又羞又愧,用力拉起贾环让他坐好,别往药台上躺了,就指尖,坐着就能完事……

    ……

    从药室出来后,感受体内炙烈霸道但渐渐消去的暖意,和随之可以明显感觉到渐渐增强的力量。

    贾环眼睛明亮!

    他无比期待着痊愈的那一天!

    只是,身下的金枪不倒,终究让他觉得有些尴尬。

    不过他觉得这不能怪他,是因为蛇性本淫……

    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悄悄的将金枪摆放成一个不容易凸起的角度后,贾环才回转到宁安堂。

    ……

    距离端午省亲的日子,已经很近了。

    帷帐、古董、各式家俬每日里流水一般的往园子里运去,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家里的姊妹们,在忙碌中快乐着。

    因为她们收拾的,都是她们自己以后的居所。

    想想园子里的各处美景,日后竟能在那里长住,姑娘们一个个都充满了干劲!

    不过,这般的日子,却是苦了贾宝玉。

    他整日里无事,也不去上学,只是在两边府上晃悠。

    可又没人有功夫陪他闹,连贾母都出面了,带着一群老嬷嬷,要帮贾环看出一批能用的丫头来。

    虽然只是过过目,却也是个正事。

    因此,贾宝玉就愈发没趣了,只能这边坐坐,那边坐坐……

    贾环进了宁安堂的时候,他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长吁短叹。

    尤其是看着姊妹们在那里斤斤计较,哪一处要费多少两银子,哪一处短了,哪一处多了,哪一处账目不对时,他眼神颇为伤感……

    贾环见之好笑,对他道:“二哥,有一件事要劳你帮忙。”

    贾宝玉闻言,面色有些为难,道:“三弟,你且说说……只是,我着实不耐烦算账,不大会使算盘。”

    说着,他还悄悄看了眼,将一块碧玉算盘拨的飞起的林黛玉,眼神遗憾……

    唉!林妹妹……你太堕落了……

    贾环哈哈笑道:“不是让你算账,是这样,今儿园子里大抵全都定了。只是,大部分楼宇亭轩都还没有牌匾对联。

    爹和链二哥今儿带着人要去趟一遍,给那些地儿取名字。

    本来我是想过去看看,只是怕爹让我背千字文,我不大想给他这个面子……

    所以,就劳烦二哥你走一趟。

    若是他们取一些破名字时,你千万拦住。

    什么‘如家’‘四季’之类的,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可千万别让他们取了。”

    贾宝玉闻言,嘴角抽了抽,本想嘲笑贾环一番,可是想起要去陪贾政游园……

    这哪里是好差事?

    见贾宝玉迟疑,贾环笑道:“你还怕爹啊?他都不是不管你了吗?”

    “谁……谁怕了?去就去!”

    贾宝玉被一激将,顿时拧起脖颈来,高声道。

    倒引得忙碌中的众姊妹们转过头看来,贾探春正忙着一个个酌情勾选,日后在园子里服侍的婆子丫鬟的名单,听到动静后撩开笔走过来,对贾环笑道:“你再顽皮,再欺负二哥,仔细老太太那边再抽你。”

    这是个典故,因为上回贾环捉弄了贾宝玉一遭,其实也不算捉弄,就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想让贾宝玉把他的玉借他用用,他准备刻个模子,多造几块,给家里的姊妹们一人一块,也好让贾母多疼疼他们,别把好东西都藏起来全留给贾宝玉……

    结果,疼倒是真疼了,被笑的发抖的贾母和鸳鸯,还有大着肚子的王熙凤通力按倒在软榻上,用野鸭子毛掸子狠狠抽了他一身的野鸭子毛……

    此刻听贾探春这般一说,众人皆是一笑。

    而后,贾宝玉便去了后头园子里。

    一日后,园子里各处起名的名单,便到了贾环手中……

    “曲径通幽”,“沁芳亭”,“有凤来仪”,“稻香村”,“蓼汀花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