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一十章 不正
    众人辞了贾母等人后,便出了荣庆堂,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连贾宝玉还有贾兰都在,一起去看望尤氏。

    不过,出了门儿,大家的议论点又不是这个了……

    “环弟,那个猫儿是哪里来的?这般稀奇,竟是蓝色儿的毛,眼睛也是蓝汪汪的,和玉一样……”

    贾迎春满脸笑意的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笑道:“也是从暹罗国弄回来的,是经典的贵族猫儿,一般只养在王宫里和大寺庙里,废物点心一个,连只耗子都不会……”

    “呸!”

    “呸呸!”

    贾环“诽谤”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啐声”一片,看着周围姊妹们嗔恼的模样,他哈哈大笑起来,继续作死道:“真的……当然,比这猫儿还不中用的,就是那几只小狗了!连只鸡都打不……哈哈哈!别打别打!云女侠,脚下留人哇!”

    “哈哈哈!”

    见“造谣坏分子”举手投降了,一干女孩们大出了一口恶气!

    太可恶了,那么可爱的猫儿和狗儿,居然被说成是废物,简直不可忍!

    贾环补救道:“当然,它们也是有优点的……真的真的,这次真是优点……你们知道,为何送来的猫狗都是幼崽吗?”

    姊妹们摇头。

    贾环笑道:“因为它们极为忠诚,尤其是那几只暹罗猫,出了暹罗之后,很少能养活。因为它们只要认一主,就终身不会再变,离开主人后,便不吃不喝绝食而死。所以,只能采买来这种幼崽。

    对了,诸位姐姐们,你们要是有耐心养,就养一只。

    要是没耐心,半途而废的,就千万别养了,不然会害死猫的。

    不过,倒是可以养头熊瞎子……

    哇哈哈哈!”

    “环儿,你别跑!!”

    “可恶!”

    听贾环又作死“诽谤”,众人大怒,见他逃之夭夭也不饶他,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追了上去!

    ……

    在“失手”落入众替天行道的女侠手里后,挨了几下“重击”后,贾环终于老实了。

    被众人押着,从夹道小巷里,踱入宁国,径直去了尤氏院。

    “咦?”

    听着院子里叽叽喳喳的声音,贾环好奇一声,眉尖挑起。

    “这真是奇了,好端端的侯门公府,这么大的名声排场,当家奶奶屋子里,竟就那么三两只猫狗儿,端茶倒水都快要奶奶亲自动手了,真是好大的体面!

    就算你们奶奶不是当家太太,可她总也是你家主子的失寡长嫂吧?

    这宁国府泼天的富贵换了主人,到头来,就这般苛待寡嫂?”

    “三姨娘,不是这样的,我们府上通上到下都是这般,连三爷屋里都一样呢,你快别这样说了……”

    这是银蝶的声音,满是焦急惶恐……

    “那就更奇了,满都中都在传扬你家主子的慷慨之名。连多少年未来往的祖宗部下的公子都愿花大银子去供给,在外面更是赚下了金山银海般的富贵。怎地,在家里就这般小气?

    我大姐身子骨素来康健,从未有过小灾小病,怎地就会被活生生的给累垮了?”

    这说话的声音极为泼辣,嘴皮子倒也利索……

    银蝶苦恼道:“三姨,快莫再这样说了,这是要惹祸的……”

    “怕什么?他还能将我吃了?别个怕他,我却独不怕!我偏……”

    “三妹,大姐让你闭嘴,快别说了,大姐真恼了。”

    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又传出来,声音有些焦急……

    “她也是个没能为没硬气的……”

    “吱呀。”

    院门被推开,贾环面无表情的负手而立,眼睛深沉的看着当庭大吵的女子。

    此女倒是标致俊俏,是个难得的美人,更兼她似乎极会化妆,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

    领口最上端,竟有一颗纽扣未系,露出一抹欺霜赛雪的白腻……

    怎一个艳字了得?

    偏一双丹凤眼目光灼灼,似又颇为刚气……

    泼辣之处,倒与王熙凤有几分相似。

    只是,就算是王熙凤,再热的天里,也绝不敢将领口处那颗纽扣给解了开。

    而且,还眼神不正。

    看到贾环时,此女眼睛先是一亮,而后竟是丝毫不让,直视起来,眼神微微……炙热。

    贾环见之,眼中闪过一抹不悦。

    望之不似良家。

    “银蝶,这是什么人?谁让她进府的?恁地聒噪,也不怕扰了大嫂休息。”

    尽管心中已经有数,可贾环还是装作不知,沉声说道。

    那女子闻言,一张俏脸登时涨的通红,一双凤眼满是怒意的看着贾环。

    只是,在怒意下,掩饰不住的却是悔怕之色。

    贾环见之,愈发不喜。

    银蝶忙道:“三爷,不是的,她是奶奶的三妹。奶奶醒来后,自觉身子无力,头脑发昏。可府上正值忙碌之时,一刻都耽搁不得。所以,奶奶就使人接了老娘和两位姨娘来帮忙料理。这位就是奶奶的三妹,这位是二妹……”

    贾环冷冷的瞥了眼尤三姐后,又看向尤二姐。

    只见她面容亦十分姣好,容貌倒是可亲,不过,闪烁不定的眼神,却为她减分不少。

    想起她前世的结局,贾环心中只能叹一声,有可恨之处的可怜人。

    她的可怜之处在于,轻易相信了贾琏。

    而可恨之处在于,贪图富贵也就罢了,偏还贪图名位,盼望王熙凤死后,她能被贾琏扶正。

    若非如此,她又怎会轻易被赚入荣国府,埋下了吞金的祸根……

    不过,想想这一对姊妹两人寡妇孤女的身份,又如何能强的过贾府诸狼?

    在这个女子不能抛头露面谋生的年代,失去了依靠的尤老娘和尤氏姐妹,只能指靠着宁国府的接济为生。

    在这种情况下,发生那些事,倒也不能全怨她们……

    罢了,至少,这一世,他不会与贾珍贾琏一般,去淫.辱她们。

    念及此,贾环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既然都是亲戚,那就在府上作客吧,至于府上的琐事,就不必你们料理了,贾家还是有几个能做事的人的。

    只是,大嫂正卧病在床,听不得高声吵嚷,三姨娘还需噤声。

    另外,府上正值热孝,还需劳烦三姨娘将这身浓妆艳服换去才是。”

    说罢,不顾尤三姐羞愤的满脸通红的面色,又与惴惴的尤二姐点了点头,才与众多姊妹们依次而入,一行人径自朝尤氏房走去。

    尤三姐看着贾环身后一干贵门小姐,一个个身着薄锦轻纱,华服章美。

    虽不穿金戴银,多只在头上簪一支嵌了上等宝石的玉钗,可相比于她身上的那些粗金糟银,却不知贵气多少倍。

    更兼诸女皆体态窈窕,端庄持重,行动处,也是莲步轻移,举止得体。

    面上均带着薄薄的浅笑,观之可亲,却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矜持,优雅。

    再想想方才她自己的举动,顿时自惭形秽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只是,心里也生起更多的不甘。

    论姿质颜色,她自忖并不输于这群人中的哪个。

    可是,就因为出身的缘故,使得她与这些贵女们竟成了两方天地的人。

    凭什么?!

    凭什么?!

    ……

    一行人进了屋后,尤老娘竟先来与贾环等人见礼。

    贾环避开后,与众姊妹一起与她问安后,便不再过多客气,径自进了里屋,去看尤氏。

    尤氏已经醒了,只是面色苍白的紧。

    不过,见到贾环当头进来后,俏脸上竟浮起一抹红晕。

    挣扎着想要起身……

    贾环见状,连忙快步上前,拦住了她,嗔道:“大嫂都这般了,还讲那么些虚礼作甚?忒也客气了,咱们是一家人。”

    尤氏闻言,眼圈微微一红,看着贾环道:“三爷,我……”

    贾环柔和一笑,道:“大嫂什么都不用说,好生养病才是第一。等养好了身子,一切都好说。

    瞧瞧,姊妹们也都来瞧你来了,虽然都是空着手来的。

    不过大嫂也别太苛责她们了……”

    “呀!”

    “呸!”

    身后一阵含恼的啐声,让贾环哈哈大笑出声。

    他的话,却让尤氏原本忐忑不安,羞愧难当,惴惴不宁的情绪平定了些。

    她看着贾环道:“姑娘们能来看我一眼,就比万千重礼都珍贵了,哪里还送什么礼不礼的,那才是将我这个嫂子当外人呢。”

    “就是!”

    林黛玉上前一步,看着尤氏道:“大嫂别理他,他最可恶。瞧瞧,将大嫂累成什么了。”

    尤氏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登时晕红,不过她到底自幼便多几分城府,眼神不慌的对林黛玉道:“林姑娘快别这么说,我一个失寡妇人,搁在旁的府上,不过是圈在屋子里,整日念佛度日罢了。

    偏我生性还是一个好热闹不喜静的,若真那般,怕是活不过二三年。

    三爷能让我做一点子事,才算是救了我的命呢。”

    林黛玉闻言娇声笑道:“他还真有福气,竟遇到这么好的一个大嫂子!

    既然大嫂愿意和凤哥儿一样多劳,那日后就继续管着家就是。

    只是到底不能再这么熬人了,万一再把身子骨熬坏了,可就不美了。”

    尤氏闻言,感动不已,不过没等她开口,贾环在一旁就正色道:“大嫂,听到了没,这回可放心了吧?

    咱们府上正经的太太都发话了,日后你再不会闲的没趣了!”

    “噗!”

    众人闻言,无不喷笑。

    林黛玉一张俏脸红着云霞,拿着绣帕狠狠的抽贾环,抽不动,便伸手去撕他的嘴。

    贾环哈哈大笑着仰着头,左躲右闪,任凭林黛玉在下面气恼的跳着脚够,一时间,房间里多了无数的笑声。

    ……

    ps:对于尤氏姐妹是淫奔女这一点,我个人觉得没什么可辩白的。

    想洗白的书友可以翻一翻原著第六十五回和六十九回。这是尤三姐死后给尤二姐托梦时,她自己的原话。

    当然,我并不是说错都在尤氏姐妹身上,尤其是尤三姐。

    因为她们这个时候,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而已。

    又没读过什么书,没见过什么见识,也就没什么生活阅历和人生经验可言。

    所以,肯定不是江湖老手贾珍等人的对手。

    别说她们,就是现在社会,那么多读过书,而且文凭很高,还见识过那么多事的女孩子,不也经常被人骗吗?骗子还远不如贾珍他们……

    再加上从小受到的家庭环境和周围环境的影响,尤氏姐妹一时糊涂,也是有的。

    至于后来尤三姐为何会转折成刚烈女呢,我以为,是因为渐渐长大了,看透了贾珍等人的真面目,也自知她是没可能在宁国府里立足的,贾珍只是将她当成粉头一般取乐而已,还不如尤二姐跟了贾琏。

    所以,她想找个正经人嫁了。

    而柳湘莲就是这个接盘侠……

    当然,可能多少也有些朦胧的爱情因素。

    只是,里面还是有些矛盾。

    按照原著说法,她五年前偶尔见过柳湘莲扮演了一次戏子后便记挂在心里,且不说这种一见钟情的可信度,就算这是真的,那为何这几年里,她却还是和贾珍贾琏并贾蓉厮混不清呢?

    这个不好解释。

    我只能理解成,当她思定之后,想要改邪归正了,想要清白做人了,也就渐渐刚烈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尤三姐的心气和眼光都很高的……

    再加上本来寄托了厚望,尤其是在收了鸳鸯剑后,以为事情成了,就像之前尤氏以为有了孩子一样,寄托了后半生所有的希望。

    才会在柳湘莲退婚后,希望破灭后,接受不了打击,自刎而死。

    当然,这只是我的理解,红学界一直有不同的看法,欢迎大家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