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零六章 承担
    贾环面色变得极为凝重,尤其是嗅到空气中散发出的,微带腥甜气味的空气时,他脸色愈发难看。

    他倒不怕什么,可是……家里的老幼姊妹们都在这里。

    却让最擅用毒的苗疆歹人闯入……

    “呼!”

    就在这时,一道轻飘飘的身影,忽然从不远处高高的屋脊处飞来。

    矫若游龙,翩若惊鸿!

    背负宝剑,白衣胜雪。

    三千墨染青丝,在空中随风飘扬。

    明若初雪的容貌,清丽无双。

    恍若天仙降临般,董明月从天而降,落在了贾环身旁。

    看着这一幕,后面女眷们纵然惊呆了眼,贾环身后的薛蟠等人,却是连眼睛都快瞪了出来,只以为当真是九天神女下凡。

    而另一边,身着一身麻衣的乌远,垂着眼帘,双手抱着一把乌黑短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两大武宗齐聚!

    贾环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他眼神有些凌厉的看向董明月,道:“明月,这是怎么回事?”

    董明月面色微微一变,垂下头,轻声道:“里面的……是,是蛇娘。”

    贾环面色亦是一变,再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董明月沉默了下,道:“昨夜。”

    贾环闻言,深吸了口气,看着董明月的目光,第一次出现了难以掩饰的失望之色……

    董明月虽然垂着头,却似乎能感受到这股失望之气,她抬起头,眼圈微红的看着贾环,道:“环郎,哑婆婆……哑婆婆就是死在蛇娘手中的……”

    “你说谎,当日若非是我外出有事,前往蛮荒采药,你们二人当时焉能逃出?她怎会是死在我手里的?”

    虽然被两大武宗包围,可笼中人却似乎一点紧张之意都没有,反驳道。

    董明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浑身的杀气四溢。

    纵然哑婆婆不是蛇娘亲手所杀,也是被她的徒子徒孙以及她留下来的毒蛇,万蛇噬体而死。

    哑婆婆是为了救她而死!

    她岂能不报仇?

    “阁下究竟何意?你可知,擅闯我荣国府,罪不容诛!”

    不管董明月有多让他失望,此刻,贾环只能替她担起这份责任,上前一步,站在董明月前,对笼车中人沉声喝道。

    “刺啦!”

    一道布帛撕裂声响起,屏住呼吸的众人,看到了笼车里的一幕,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好在,这个时候,除了薛蟠、贾宝玉、贾琏外,贾家其他人都退入了二门里,又有帷帐围着。

    只是,她们也并未远去,远远的听着二门外的动静。

    第九座笼车里,站着的,竟是一个……妙龄少女!

    这倒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少女,衣着很少,除了关键的几个点外,其她部位都裸露在外。

    少女的相貌,清美非常,这幅打扮,更为她增添了几分妖艳之色。

    在这个时代,敢这样打扮的女孩子,贾环还是第一次见……

    然而,少女的面色上,却又并无一丝一毫的淫.邪气息。

    目光清冷,严肃,无邪。

    最惊人的是,从她光洁的右臂起,一直到肩头,盘绕着一条,精白精白的白蛇。

    而这条白蛇,竟然生出了四脚!!

    看着这条白蛇,别说是贾环,就连董明月和乌远,都忍不住面色一变,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因为,他们都从这条白蛇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感!

    这条不是凡类的白蛇,竟会给他们带来如此巨大的压力。

    再加上本身就深不可测的女孩……

    怪不得,她敢一个人就来深入虎穴……

    帷帐落下后,蛇娘一双清冷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贾环。

    然而,看着看着,面色却渐渐古怪了起来。

    原本清冷的眼睛里,慢慢变成了满满的不可思议之色!

    “怎……怎么可能?你……你竟施了换血之术?

    那你的命力为何还会在增强?这不可能!”

    作为从记事起便浸淫于《苗医奇经》中的蛇娘来说,只需一眼,就能看出贾环身上发生的事。

    对于贾环换眼复明,她可以接受。

    因为只要有高明的医者,凭借《苗医奇经》,与人换眼,并非绝难之事。

    但是换血之术,就要难得多。

    最难的是,换血的两人,在换血过程中,都要活着。

    只这一点,就几乎堵死了施此术的全部路子。

    然而,纵然有人能坚持到底,完成了换血之术。

    可换血完毕后,换血之人即使能活下来,也会艰难虚弱。

    至于被换掉血的人,更是绝难活过三天。

    尤其是,当换血之人,血中还满是毒液时,此换血之术更难施为。

    可是眼前,贾环的面相和从他的呼吸脉象显示,他分明在半年内行过换血之术,而且,看起来还是被换血之人,但他现在看起来,非但没死,反而内息渐壮!

    这对蛇娘来说,简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认识上的颠覆!

    更是一种……宿命的相逢!!

    围绕在历代蛇娘头上的诅咒,就要解开了吗?

    “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太激动。否则,纵然你有灵蛇相助,我也必斩你于此。”

    眼见蛇娘往前靠了几步,乌远怀中短剑出鞘,沉声道。

    而董明月也不顾贾环挣扎,将他拉到了身后,满眼杀气的看着蛇娘……

    “我没有歹意!”

    蛇娘有些焦急道。

    她见董明月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正色说道:“这位姑娘,那和那位老妇,去我苗寨作客。

    我寨中好心款待于你二人,你们却趁我不在,闯我苗寨禁地,伤我守卫,盗我医经。

    孰是孰非,你当自问你心!

    那老妇虽然被困万蛇阵而死,但那难道怪我们吗?

    万蛇阵本就是守护禁地所设!

    我今日孤身上门,就是为了讨回医经而已。

    你盗经书时,未杀我苗寨一人,所以,我也并无取你性命之心,也无伤害任何人之意。

    请你不要苦苦相逼。

    你应该知道,一旦大战,纵然我会战死,你们也必定死伤惨重!

    然而,我并无敌意!”

    蛇娘这一席不卑不亢讲道理的话,说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

    但,董明月的眼圈却红了起来,身子也微微颤栗起来。

    是。

    蛇娘说的都是。

    可是……

    哑婆婆却死了。

    哑婆婆从小照顾她长大,事事关爱呵护于她,虽不是亲娘,却与亲娘无异。

    可是,她却为了帮她能回贾家,在侦知《苗医奇经》有复眼奇效后,便带着她匆匆赶向苗疆。

    在拼死取得了经书后,又为了保护她,送她出阵,用自身填了那恐怖的蛇窟……

    想起哑婆婆惨死时的模样,和让她好好活下去的眼神,董明月心如刀绞。

    她该怎么办?

    若是让贾家中人为了她的“私事”,死伤惨重,那么……

    “唉……”

    叹息一声,贾环从后面将泪流满面的董明月揽入怀里,柔声笑道:“明月,苦了你了。既然你要报仇,我又怎会拦着你?你不该的是,怎能瞒着我。否则,咱们一定会更加周全……”

    说着,贾环揽着懵懂的董明月倒退了两步。

    “啪啪啪……”

    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数十宁国亲卫飞速赶了过来。

    数十张强弓劲弩张起,森森利箭对准了车笼中面色大变的蛇娘。

    蛇娘尖呼道:“宁侯,汝乃大丈夫,缘何如此是非不明?”

    贾环揽着伏倒在他怀里哭泣不止的董明月,对蛇娘笑道:“蛇娘,很对不起,我知道明月是错的,但是,她是为了我而错。

    所以,万般罪错,都由我来担负好了。”

    蛇娘急道:“宁侯,我并未怪她盗取经书,只要肯还我,万事皆安!”

    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初头的姑娘,一双清冷的眼睛里,满是焦急和委屈,还有不安和……绝望。

    她不是在为自己的生死担忧,而是……

    苗疆的蛇娘传承不能断绝,否则,谁还能护得住苗寨里千千万万的苗民?

    她终究是太年轻了,只听说过外面的世道险恶。

    纵然她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去打听谋划,却没想到,依旧闯入了条死路。

    贾环歉意的看着蛇娘,道:“很抱歉,明月的错,不是对你的错……而是,你不死,明月心中对哑婆婆的死,便难以释怀,她会愧疚她的错……”

    “你不讲理!!”

    蛇娘绝望的尖叫道,原本盘旋在她肩头的白蛇,开始吐起蛇信来,身子渐渐从蛇娘右臂上解开……

    贾环再次对蛇娘歉意一笑,揽着董明月又后退一步,一只手举起。

    随着他的手举起,数十亲兵手中的强弩,瞬间瞄正蛇娘。

    每一架强弩上,都有三支泛着森森寒光的铁箭!

    只要贾环的手落下,这一百多支铁剑就会一瞬间射入笼车中。

    纵然蛇娘是武宗之身,也难逃重创。

    之后,还有乌远和韩家兄弟压阵……

    蛇娘今日,凶多吉少。

    “贾环,今日你杀我,一定会后悔的!我苗寨里,擅蛊毒之人,多如牛毛,从此之后,你贾家就生活在无数蛊毒之虫中吧!”

    蛇娘绝望的喊道。

    贾环闻言,轻轻一笑,笑容中满是铁血冷酷之意,他道:“谢谢你提醒我,杀了你之后,便会有一道军令送往剑阁南方军团大营,三日内,我要将你苗寨,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说罢,在蛇娘恐惧绝望的眼神中,贾环的手就要落下……

    “环郎……”

    然而,就在这时,董明月却从他怀中抬起头,眼睛虽然红肿,却面色却明丽的比之前还要清透。

    显然,始终积聚在她心头的那些郁气,已经散去了。

    她目光中似蕴着无尽的情意,看着贾环柔声道:“环郎,别杀了,我不恨了。

    她说的对,那日,我和哑婆婆盗书的时候,苗寨的人都未起杀心,只想捉住我们,追回医书。

    若非如此,我也回不来……

    环郎愿为我舍弃公道正义,我又岂能让环郎背上这个污点?”

    贾环闻言,眼中亦满满是柔情,温声道:“为你背污点,又算什么?

    只要你心中不再自责难过,别说是一个污点,就算是一座污山,我也愿意为你背起。”

    董明月闻言,眼泪又流了下来,看着贾环道:“有环郎你这些话,哑婆婆在天之灵,都会欣慰的。

    可是环郎,真的,我不再恨了。

    那日苗寨里的人,其实对我们很好,很热情,是我们……

    你不要杀她了,还她医书,让她回去吧。

    这件事,本是我的不对……”

    贾环正视着董明月的双眼,见她眼底果然没了往日的阴鹜,灿然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听你的。”

    “帖木儿,收队。”

    挥挥手,让帖木儿带着亲卫离去后,贾环又对韩大道:“大哥,送她出去,回东府,让公孙将医书还她后,让她离去吧。”

    “喏!”

    韩大沉声一应。

    “等等!”

    然而,死里求生的蛇娘,却又提出了异议:“贾环,我的医书救了你的眼睛,还救了这位姑娘,你还没有谢我!”

    贾环闻言,眉尖轻轻一挑,看着满脸正色,要和他讨价还价的蛇娘,他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十万大山里出来的女人,果然天真的有趣。

    若不是多少还有些智慧,知道假扮成被买卖的蛇女,被人买了送入都中。

    她一个人,怕是走不到神京,就要被人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贾环想了想,笑道:“你说的有道理,说说看,你想要什么?金银财宝,粮食美酒,随你开口便是。”

    蛇娘却连连摇头道:“这些都不要,我要与你换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