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零四章 欢呼
    听到薛蟠的话后,薛姨妈只觉得一辈子老脸都丢尽了。

    花费了那么大的心思,赔了那么多的笑脸,所为者,不就是希望薛蟠能跟在贾环后面,做一些正事?

    自从薛家家主去世后,薛家大厦将倾。

    待薛蝌父亲又病故后,薛家倾颓之势再无法可挡。

    为了不让家业被人觊觎,薛姨妈是厚着面皮登上了贾家之门。

    要知道,她本是王家女啊!

    纵然求助,也该求助王家才是。

    失寡后,有回娘家住的,何尝见过去姐夫家常住的?

    她之所以这般“不知羞耻”,一来,是因为了解娘家的尿性……

    她怕她手中最后的家底,被那起子贪婪豺狼给吞了。

    二来,也是希望能够托庇于贾家的大旗下,看看有朝一日,薛家能否再起。

    本来,一切都按照料想好的再进行。

    薛宝钗虽然只成了妾,可如今看来,似乎也不比妻差到哪去。

    并未像普通妾室一样,为人随意作践轻视……

    而儿子薛蟠也突然懂事起来了,下了大魄力,将印有家主印信的白纸,给了贾环,住他在南边铺开事业。

    说实在的,到如今为止,有时夜深人静时,薛姨妈都会忍不住心惊。

    因为只要贾环有一点贪婪歹心,凭借那一叠白纸,他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完整的接手薛家根基。

    到那个时候,薛家上下就真的只能成为寄食于他人篱下的乞食者了……

    但更多的时候,薛姨妈也会为儿子骄傲。

    到底是爷们儿,魄力心胸比内宅妇人高明不止一倍!

    薛蟠只用了一叠白纸,不仅弥补了当初给贾环留下的恶劣印象,还成功的博取了贾环的另眼相看。

    然后最近这段时间,薛蟠的表现更是让薛姨妈满意。

    连出去喝酒鬼混的时间都陡然减少了。

    拉着一些家人伙计,整日里不住的谋划着什么。

    看那神色,倒是难得的正经。

    再到这两日,薛姨妈听薛蟠口口声声的说要给贾环送一份大礼。

    心酸自己孩子的同时,也为他能如此识时务而感到高兴。

    因为薛姨妈觉得,能有如此见识和眼力界儿,日后纵然她不在了,薛蟠也能过好。

    不用再想以往那样担心,这个糊涂种子,日后会没个好结果。

    再到今日,见薛蟠招来了薛蝌和薛宝琴,不仅给她了莫大的惊喜,还让贾府最尊贵的老太太贾母喜欢的不得了,薛姨妈心中更喜了。

    谁知,转眼间,形势又急转而下!

    这个痴蠢的孽障,花费了那么大的气力,讨好了这个又讨好了那个,到头来,居然是为了自己轻便,找来一个好帮手……

    薛姨妈只觉得一口心血都快喷出来了!

    不过,其他人听了薛蟠这话,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尤其是贾环,他现在当真有些欣赏薛蟠了。

    他转头对贾母和薛姨妈笑道:“老祖宗,姨妈,我上回和李相拌口角,我说我是天生富贵,比他那个糟老头子强多了!

    结果被李相啐了一脸……

    他说,天生富贵的人,从来都不会像我这般,整日里上蹿下跳,奔波劳苦,几经生死不说,还尽讨人厌恶。

    天生富贵的人,应该是看着我这样整天上蹿下跳的人,去为他服务,而他呢,在后头喝着小酒,看着小戏,悠哉悠哉的,安享富贵荣华!

    现在看来,好像还是李老头儿说的在理!

    我原道只有我家二哥是这样的富贵闲人,现在看来,薛大哥比我二哥还要受用啊!

    他才是真正的天生富贵啊!”

    薛姨妈有些不知说什么好,薛蟠却高兴的合不拢嘴,大笑不止。

    道:“环哥儿,可不就是这样?你是要做大事业的,还有泼天的富贵等你去取。

    我就不行了,打小没学好,不过好歹在我娘的管束下,也没有学得太孬。

    只是到底出息有限。

    大富贵不敢求,只求能保住家业,能让我妈和我妹子能过得好一点,就心满意足了。

    如今托我妹子的福,能让环哥儿你带我一带,我自感激不尽,也就愈发知足了。

    别的大念头没有,只要能恢复父亲在的时候的光景,我也不枉当他儿子一回……”

    说着,大脑壳上,竟流下两行热泪来。

    还别说,一贯发浑的人,煽起情来,比贾环强多了。

    不提薛姨妈哭成了泪人,就连其他姊妹们,也跟着红了眼圈儿,对这个在贾府里臭名昭著的薛大傻子稍微另眼相看了些。

    只要是知道孝心的,就还不算坏的脚底流脓……

    贾环嗤笑道:“大哥,你差不多行了啊。啥时候变得娘们叽叽的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也好意思流眼泪?”

    “嘿嘿!”

    站在贾环后头的小萝卜头贾兰配合的嘲笑了两声。

    薛蟠一张大脑袋顿时全红了,急道:“你儿子才哭了呢,我这是……我这是风沙迷了眼!”

    “呸!”

    无数道啐声,薛姨妈一张脸红成了蒸笼里螃蟹,方才的感动和怜爱瞬间化为了灰灰,牙都快咬碎了,看着薛蟠骂道:“糊涂了心的下.流种子,你放的是什么……浑话?该死的东西!你……你……”

    薛蟠这才反应过来,他妈就在这儿呢,顿时垂头丧气起来,道:“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

    见薛大傻子越描越黑,姊妹里已经有人忍不住笑了,只是到底碍于薛姨妈和薛宝钗的颜面,不好笑出声。林黛玉起初看着薛宝钗,笑的那叫一个灿烂,只将素来沉稳的薛宝钗气得差点吐血,一张俏脸亦是红成了红绸。

    不过,后来史湘云拉了拉林黛玉,朝薛姨妈那里努了努嘴。

    林黛玉这才反应过来,想起薛姨妈待她的好,也不再嘲笑薛宝钗了……

    然后众人就听贾环大笑起来,他回头对羞恨不已的薛姨妈笑道:“姨妈,再别气恼,大兄这话虽然不像话,但他只是忘了场合,没留意老祖宗和姨妈都在。

    我听说他玩的那一伙子,在外面通常都爱这般胡骂胡赌咒,只是想表示狠心罢了,没旁的意思。”

    “对对对!”

    薛蟠感激的看了贾环一眼,忙对薛姨妈解释道:“妈,我只是被人带坏的,原我哪里又是这样?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不和那起子浑来了!”

    薛姨妈虽然还想再教训教训他,可到底不是地方,只哼了声,道:“若信了你的话,龙也能生蛋了……罢了,但愿你能说到做到……”

    薛蟠闻言,心知过了关,又变得高兴起来。

    他见贾兰又悄悄的溜到笼车附近,掀起帷帐,发出一阵阵小惊呼,小惊叹声,面色顿时愈发得意。

    他先对贾环得意一笑,道:“环哥儿,方才那是我堂妹,并不是送你的大礼,这些才是!

    瞧瞧我给你送的是什么好东西!”

    贾环闻言,嘴角抽了抽,余光看了眼俏脸又羞的通红的薛宝琴后,正眼看向那些笼车,想看看他到底弄回来些什么。

    薛蟠见贾环这么感兴趣,高兴的跳了跳,左右招呼人:“快,快,快拉开帷帐!”

    只因到了二门,原先拉车的仆役壮丁们全都退了下去,连青衣小厮除了几个家生子外,也都退了去。

    如今在门前的多是健妇仆婢。

    听薛蟠的话后,往前凑去,要拉扯帷帐。

    可是这般高大厚重的帷帐,又套在大车高笼上,她们哪里能拉扯的动?

    费了老鼻子劲儿,也拉不动分毫,一个个憋的面红耳赤的。

    薛蟠看的急了,跳脚想骂废物,可又想到这里不是他家,怒火发泄不出,干脆自己跑上前去扯。

    可看效果,他还不如那些仆妇呢……

    见薛蟠涨红着一张脸,贾环呵呵一笑,上前对他道:“大哥,还是我来吧。”

    薛蟠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最近太忙了,忘了练武,力气小去了九成,让环哥儿见笑了……”

    贾环哈哈一笑,点点头,道:“理解,理解!”

    见薛蟠满意的退去后,贾环拉起帷帐一脚,手上用了巧劲,轻轻一抖。

    “哗啦啦!”

    整个帷帐,加上上面牵坠的铁块,有好几百斤重,就让贾环给抖了起来,然后牵扯到地,叠落在一起!

    然而,众人却没有为他这一手绝活鼓掌欢呼,因为大家都在为帷帐下,那个高大的铁笼里的东西惊呼!

    “呜……”

    “呜……”

    竟是,一对小象!

    见帷帐拉开,重见天日后,两头小象竖起鼻子,发出了两道象鸣声。

    “哇!”

    “嘎嘎!”

    其他人倒也罢了,虽然新奇的紧,可到底知道体面。

    可贾兰年纪小,又被贾环宠的有些“无法无天”。

    方才偷瞧时,里面黑乎乎的只瞧了个大概,哪有此时看的清晰?

    所以甫一见清两头象,他顿时欢呼不已。

    贾环回头看了眼姊妹里小脸儿已经激动的通红的贾惜春,冲她招了招手。

    贾惜春看到后极为意动,不过到底还知礼,又看向了贾母。

    贾母看到后,呵呵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贾惜春这才小小欢呼一声,在众人善意的嘲笑中,快步小跑到贾环身边,牵起贾环的手,踮起脚,朝笼里看去。

    只看到靠近她这一面的一只小象,一双桃花眼悄悄眯起,似是在与她笑一般。

    贾惜春顿时激动的欢呼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