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零三章 亲戚来了
    众人听闻婆子这般说,一时间都起了兴趣,想看看薛家大爷到底送的是什么礼,竟这般劳师动众。△↗

    大家目光一起看向了上头的薛姨妈,想看看能否得到个答案。

    孰料,薛姨妈却给臊的满面通红,连连摆手对贾母道:“老太太,快别理我家那个孽障!不定又是抽了什么马棚风,糊涂了心了,竟还妄想惊动老太太!”

    听她这么说,众人便知连薛姨妈也不知道薛蟠到底想送什么大礼。

    不过,大家的兴趣却也愈发浓厚了。

    贾母虽然也觉得薛蟠送不出什么新意来,可她思量的又不同。

    她以为,薛蟠日后基本上是要跟着贾环混了。

    哪怕是为了给贾环增添些光彩,也该去给他捧个场,显示出个不同氛围来也是好的。

    因此,贾母笑容满面道:“姨妈这话偏了,我可听说了,你家哥儿现在不同以往了,是真真的想要学好上进的。

    姨妈不可以旧日里的眼光看人,应该给他鼓劲才是。

    不仅是姨妈,我等一起都去给他捧个场!

    说不定,还真有什么稀罕物儿也说不准。

    纵然没有,只这份心,也是难得的!”

    此言一出,连王夫人都跟着笑劝了薛姨妈两句。

    薛姨妈这才满面高兴的应了下来,只说陪老太太一起瞧那孽障的丑去。

    众人便客客气气的出了门。

    李纨要辛苦些,赶得快一些往前面去,指使一干婆子丫鬟们,该清场的清场,该拉帷帐的拉帷帐。

    因为有内宅妇人和闺阁小姐在,所以是不许见外人的。

    还要指派人提前到前面去接手。

    一时间,倒是把李纨忙的满头大汗。

    待众人说笑着走到二门时,远远的,就已经能听到有孩童的惊呼声了。

    不是贾兰又是哪个?

    还有薛蟠与贾琏高声说笑的声音,极为得意。

    等众人走近了后,薛蟠等人立刻上前请安。

    二门口前的空地上,除了一长溜极为吸引人的罩着帷帐的高大笼车外,还有一顶小轿子。

    贾环先一步上前,与薛蟠笑着见过面后,目光便看向了那十数座高大的笼车。

    嗅着空气中的腥膻气味,心里多少有些数了。

    不过薛蟠却没急着给众人看笼车里是什么玩意儿。

    对薛姨妈露了个得意的笑容后,转头朝后面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高喊了声:“出来吧。”

    众人闻之纳罕,随之目光看去,只见从后面走出来一个青年。

    身着虽并不华贵,却也得体。

    面容清秀,目光清正,无邪色,举止较为得体。

    他几步上前来,跪倒在地,对着薛姨妈磕头拜道:“侄儿薛蝌,给伯娘请安。”

    “蝌儿?怎地是你?你怎么来了?”

    薛姨妈见到来人,当真是又惊又喜,看着地上的少年,高兴道。

    薛蝌抬头回话道:“侄儿是遵了母命……盖因父亲当日在都中,与梅翰林家定下了妹妹的婚事,原本定着是来年再送嫁。可父亲去了后,母亲近又得了痰症。

    母亲担心,会耽搁了妹妹。

    正巧又逢大兄来信,要我置办一些东西,而后招我进京做事。

    所以母亲便让侄儿先送妹妹入京,与梅家商议,看能否早一年进门……”

    众人闻言,纷纷一怔。

    不过再想想,心里多少也就明白了些他家的苦心。

    薛家家主去世后,薛蝌父亲也跟着去世了,薛家的根基动摇,家势开始衰败。

    想来,薛家对当日定下来的亲事,多少有些焦虑……

    毕竟,薛家家主和薛蝌父亲在世时,薛家乃皇商之家。

    可他二人去世后,薛家就从皇商之家,跌落变成了普通的商户之家。

    尽管薛蟠还在户部挂了个名儿,也只是一个虚名儿罢了,却不再是皇商。

    因为真正的皇商,是在皇家内务府挂名的。

    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薛家为皇商时,既富且贵,与翰林清贵之家结亲,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可当薛家成了普通商户之家后,这门亲事,瞬间就变得极为不平衡起来。

    商贾本贱业,普通人家都不耻,更何况是翰林清贵之家……

    因此,薛家有此焦虑,也是有的。

    再者,若能趁着薛蝌之母尚在时,将婚事办下来,那么薛家女出阁时到底还是有亲之人,有母尚存。

    而若是待薛蝌之母也去了,那薛家女就真正成了孤女了。

    无依无靠……

    当今世风,最看轻这般无福孤女。

    薛家母为母之心如此,却也可以理解。

    一时间,众人心中怜惜之意大生。

    薛姨妈闻言叹息了声,对薛蝌道:“既然如此,琴儿何在?”

    薛蝌闻言,忙起身,走到后头小轿边,对轿里人道:“妹妹,快下来吧,荣国太夫人、夫人和伯娘都已经出来了,快出来见礼。”

    小轿中传出轻轻一声应,而后在众人瞩目中,从小轿中走下来一位姑娘。

    年纪看起来不大,顶多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

    可是,却真真长了一副好相貌。

    她的美貌,不似贾家姊妹那般,总有一处极为鲜明,给人留下鲜明印象的地方。

    她的美貌,似乎每一处都美到了正点。

    少一分则不美,多一分也不佳。

    眉不似黛玉之烟笼眷烟眉,而是一对标致的柳叶修眉。

    眉色不浓,亦不淡。

    一双眼睛,虽无黛玉之灵动,也无湘云之明亮、可卿之幽情,却也是一双极标致的清亮杏眼。

    再加上鼻口乃至身量各处,皆为如此,添一分不美,减一分不佳,均恰恰正到好处。

    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当真就如同画儿里专门画出的标致仕女一般,每一处都是精心雕磨而出的。

    最难得的,是她身上没有小家子气的矫揉造作之态,见众人的目光齐聚在她身上,也并无多少窘色,目光纯真烂漫,面带微微笑容,迈步走到众人面前后,款款屈膝下拜,道:“小女宝琴,给荣国太夫人请安,给伯娘请安!”

    声音清脆,动听,无妖媚之音……

    见她这般,旁人倒也罢了,只把贾母看的目色放光,喜得无可无不可,抚掌一喝道:“好!好一个标致的姑娘!真真是……竟比画儿里画的还好看!”

    因为方才李纨先到前头来安排周全,所以这会儿是贾探春站在贾母和王夫人之间搀扶着她,此刻听闻贾母之言后,贾探春笑道:“可不是么?再没想过,这世上竟会有这般好看的姑娘了。

    要我说,就是比她姐姐,并把我们这么些人都比下去了!

    咦?老太太,您瞧瞧我三弟,那眼神……哈哈!”

    众人闻言,与贾母一起看向了前头一旁侧站着的贾环,只见他还怔怔的看着人家姑娘……

    一时间,笑骂声和怨气瞬间四起!

    贾环回过神笑着解释道:“没,你们误会了,我刚是在纳闷儿,薛大哥怎地这般大的手笔,说好的送礼,却送了个大活人儿上门儿……”

    “呸!”

    贾母都听不下去了,啐了一口笑骂道:“你也要一点子脸!人家姑娘才上门来做客,偏你这个混世魔王胡言乱语,唐突了人家。怎地,你还想抢人不成?”

    其她姊妹们也纷纷怒视于他。

    贾环闻言哈哈笑道:“老祖宗,千万别误会!这位妹妹长的是好,哪里都极好!可正因为如此,孙儿才不会有什么想法。

    孙儿就一浑人,身上到处都是缺点,唯一一个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所以再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的!”

    贾母真真气乐了,道:“哪个问你有没有想法了?环哥儿,你真真是……对了,三丫头,上回你三弟说的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

    说着,贾母扭头问向贾探春。

    贾探春咯咯笑道:“回老太太的话,用三弟自己的话说,就是臭美,自恋,以为全天下的姑娘都当他是宝呢!”

    “对!”

    贾母笑道:“你就是有自知之明,又自恋,又臭美!

    环哥儿,我可告诉你,这个姑娘,可不许你再欺负了去……”

    这话说的,不仅那姑娘,就连贾环都忍不住脸红起来,“嗔”道:“老祖宗,孙儿又不是惯会抢压寨夫人的山大王……就算是,这压寨夫人也已经抢来了!哪里还会混来?”

    “哈哈哈!”

    众人闻言,除了几个“山寨夫人”外,无不发出一阵嘲笑声。

    待镇压了三魔王后,这边才开始认起亲来。

    薛姨妈先给贾母介绍了这个姑娘,是她的堂侄女,名唤薛宝琴。

    种种事说清后,贾母却让王夫人当场收了她做干女儿。

    王夫人自然没什么不可的,就应下了。

    贾母愈发喜欢,甚至招呼起,让薛宝琴在府里与她同住。

    见薛宝琴能得这般大的缘法,薛姨妈自然无有不可的。

    她又看向薛蟠,责备道:“你这孽障,怎地不早点告诉与我,我也好有个准备。还有,你招蝌儿来京作甚?”

    薛蟠闻言得意的哈哈大笑道:“这不是为了给妈一个惊喜吗?瞧瞧,效果还不错吧?

    至于招蝌弟来……

    是这般,环哥儿如今在南边的事业越来越大了,只因儿子当初帮了他针鼻儿大小的一点小忙,所以如今环哥儿要还我的情,拉扯咱家的丰字号一把。

    只是,因为儿子要在都中服侍照顾妈和妹妹,没时间再回南边来回折腾。

    所以想着,薛蝌办事还不错,就招他来,替我处理南边的事!

    哈哈哈!妈,我聪明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