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零二章 管家人选
    “哟!说什么呢?一清儿早就这么高兴!”

    堂内众人正在大笑,就见薛姨妈与王夫人并李纨一起走了进来。

    薛姨妈依旧是带着满面和煦的笑脸,进屋后笑着问道。

    一屋子人,除了贾母外,都站了起来相迎。

    王夫人也照旧是淡淡的面色,不过进来后,看到贾宝玉坐在贾母身旁正笑的欢,似乎还是在与贾环笑,她的心情倒是没像以前那样变坏,觉得贾宝玉缺心眼,自甘下贱……

    几个人先与贾母见了礼后,纷纷落座。

    然后就听笑的合不拢嘴的贾母指着贾环笑骂道:“还不是这个猴儿,整日里就会把我们一干没见识的内宅妇人姑娘们,给逗得哈哈笑不停!他也就这点子能为……”

    话虽如此,但脸色却满意的不得了。

    薛姨妈自然也乐意凑趣,看了眼乐呵呵的贾环后,笑道:“能彩衣娱亲,搏老太太乐一天,才是最大的孝道哩!也是老太太调理子孙调理的好,让他们一个个都如此知孝道。

    若是寻常人家,像环哥儿一样身份尊贵的,又掌着大权,本该自去高乐才是,哪里会像环哥儿这般有孝道,还整日里想着家里的老祖宗和姊妹们?

    到底是府上家教好!”

    贾母闻言,笑得愈发得意,道:“姨太太说哪里话,他哪有那样好?还孝道,他不给我再找麻烦,让我能多活两年,就是他最大的孝道了!

    这不,方才他还在怂恿他宝二哥,跟他一起胡来呢!

    真真是顽劣的紧!”

    众人闻言,一起看向了贾宝玉,似乎也想看他逗比一回……

    可怜贾宝玉,一时间哪里就能这般轻易转变画风。

    人家小清新了十来年,突然逼人家变成污泥一般的逗比,这不为难人家吗?

    压力大增下,贾宝玉脸色又变红了,还有些沮丧。

    其实,他心里其实也想像贾环那般,惹得家里姊妹和老太太时常大笑的。

    可是他没贾环那么“不要脸”……

    见贾宝玉大囧,贾环哈哈笑着解围道:“老祖宗,二哥和孙儿的风格不同,走的路线也不同。

    像孙儿这般英武俊朗的,适合走大开大合的路线。

    而宝二哥这般锦绣脱俗的,适合走小清新路线。

    不一样,不一样……”

    贾母闻言,哼了声,对贾环嗔道:“风也是你,雨也是你,就你最可恶!咦?你倒是很有脸子这般夸自己……”

    与众人笑了两声后,贾母忽又想起道:“东边儿珍哥儿媳妇累病倒了,不轻,这段日子里着实将她累坏了,没白没黑的干,真真是为难她了,偏她还摊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主儿!

    一会儿你们姊妹们都过去瞧瞧,莫失了礼数。她这个大嫂子也不易,平日里待你们都不错!

    我观了这几年,是个贤惠的。”

    “啊?尤大嫂子怎么病倒了?”

    听贾母这般一说,姊妹们齐齐惊呼一声。

    之前姊妹进门时便已走下堂,与她们在一起的薛宝钗轻声的将贾环开始说的那些说辞说了一遍。

    无非是忙的累的熬的,虽然有些严重但也无妨,休息上半年就好了。

    然后还笑着警告史湘云,道:“云儿,姊妹里就你最爱熬夜做活儿,他劝你几遭总也不听。现在瞧见后果了吧?看你还熬不熬?”

    史湘云撇撇嘴,道:“我又不是大嫂子,夜里熬了半宿,白天还要打理那么大的一府人,还得伺候他,不累倒才怪!

    昨儿在那边,就见她身子不得劲,作呕作的吓人,脸色都发白了。唉,当家太太真是难……”

    “噗!”

    众人听她这般说,顿时笑了起来。

    史湘云的脸也登时红了起来,却瞪向满脸无辜的贾环……

    李纨却在一旁简直要念佛,道:“阿弥陀佛,总算有个青天了。凤丫头最近撩开了手,凡事不管。

    偏爱说管家容易的紧,是我太笨,才做的那么难,还那么粗糙。

    真该让她听听这话!”

    李纨素来难开口,这次开口,倒也让人笑了笑。

    而且,众人还多是帮她声讨王熙凤的。

    薛姨妈才想起来,笑道:“凤哥儿呢?平日里她来得最勤最早,怎地今儿不见她人?”

    贾母笑道:“还不是怨环哥儿那个猴儿,两句话就逗得他二嫂笑的压不住肚子,一边按着肚子,一边强忍笑,可到底忍不住,给笑了出来。我见不是这个法儿,就打发鸳鸯和翡翠送她回去了!”

    众人闻言又笑了阵,然后姊妹们就起身要告辞了。

    一来要去看看尤氏。

    二来,她们的活儿还很多。

    这个点,宁国府那边准备给她们回话的婆子许是都已经开始排队了……

    这般扫兴,让贾母看贾环的眼神愈发“不好”,不过嗔中倒也有喜。

    虽说正经来说,姑娘们只该学女红,读《女戒》和《列女传》,其他的事一概不用理。

    可这只是那些穷酸书生们写的话本儿上的说法,真正的大户人家,女儿家除了学习女红刺绣外,临出阁前几年起,便开始跟着当家太太学习怎样管家了。

    只有如此,待出阁之后,才能顺当的在婆家当家做主,不让人笑话了去。

    不过之前,贾母很少让她们跟着管事,一来是因为她们年纪还小,不到时候。

    二来嘛,也不讳言……因为这几个孙女,全都是庶出的。

    而且还多是失怙之女……

    一般而言,这等出身,很难嫁入高门大户,与人做嫡长媳长妇的。

    已经调理出一个贵妃的贾母,再去给一般的门户,或者哪家的庶子庶孙去调理人,她却是没多大兴趣的。

    所以,索性就放任她们多玩几年罢。

    不过,既然如今贾家的声势如此兴旺,贾环又跟护眼珠子一样护着满府的姊妹,那般看重,想来,寻常人家来求亲,他也不会点头。

    既然如此,早早的让她们接触管家,确也是个好办法。

    能够多与几家权贵结为姻亲,对贾家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对贾环,也算是家里为他减轻一点负担。

    这其实也是贾母一直在考虑的事……

    “去吧去吧,都去吧!不过环哥儿,我可告诉你,不许将你这些姊妹们再给累坏了。

    珍哥儿媳妇如今代为管家,既然是管家太太,累一点也是有的。

    我、姨太太、太太还有你凤姐姐和现在你大嫂子,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

    都一样。

    可你这些姊妹们还没正经经过这么多大事,你若将事情一下子都堆在她们身上,再累坏了她们,我可不依。

    对了,尤氏既然倒下了,你打算让哪个帮你管理那边府上的事?”

    贾环一边连连点头应下,一边回道:“让白荷和秦氏一起先抓起来吧,原本秦氏就一直跟着大嫂子在管家。不过想着她一个人力薄,而且辈分又矮了些,就让白荷帮她一把。”

    贾母闻言后,想了想,摇头道:“到底都太小了些,府上的事不算什么,可与那么多公侯府邸人情上的迎来送往,哪天少得了?

    不是这个诰命就是那个夫人的,只让她们担着,却担不下,也难为她们了。

    若是一概都拒了,只送礼上门,也没这个说法。”

    贾环闻言,笑道:“孙儿也想过这点,只是,不是事情来得突然嘛,大嫂忽然就倒了,谁也没法子。大不了贺礼加重一些,想来不会怪罪。”

    贾母却还是摇头,道:“什么样的人家,送什么样的礼,都是有规矩的,哪里能随意增减?

    你这边加了,别的府第不知道,还是照以前的法子送,你这不是打人脸面吗?

    平白得罪人!”

    “那怎么办?”

    贾环彻底没主意了,眼神忽然瞥见下头的薛宝钗,有些意动,正想开口,不过却又看到旁边林黛玉那双似喜非喜的眸眼,直溜溜的盯着他,还没说出口的话顿时改了,笑道:“宝姐姐本倒是个合适的人选,只是,虽然身份上合适,可到底也没经过事,哪里是那些诰命的对手?别再让人欺负了去,孙儿还得闹到人家里打人……

    算了,眼见大姐就要回门儿了,这个时候我还是少做些让老祖宗担心的事为是。

    老祖宗,您再举荐个人?”

    一番话,说的众人一阵轻笑,林黛玉的眼神却似乎愈发似喜非喜了,也不知对这番话满意不满意。

    薛宝钗则面色羞染的垂下头,让人看不出她的心思……

    贾母哼哼笑了两声后,想了想,道:“那还是让你凤姐姐去你那里坐一坐吧,族里这么多当家太太,如今我看也就是她还像点样。

    也不让她做什么,白荷和秦氏有不懂不会的问她一下就好,其他的一概不用理会。

    就算有人来了,她也只略略坐一坐,别人见她这个模样,也就自觉离去了。

    正巧,公孙丫头也在你那边,还更放心些。”

    贾环笑道:“到底是老祖宗,就是不凡!随便一指点,孙儿便如醍醐灌顶般顿悟了……”

    “呸!”

    贾母被哄的笑道:“就长了一张好嘴!整日里哄的我五迷三道的,如今连凤丫头都给了你去。你可仔细了,她肚子里有我荣国府的长房长孙,半点马虎都不能有。

    不然,你仔细你这张好皮!”

    贾环哈哈大笑着应下了,正要和姊妹们离去,就见外面有婆子进来传话,道:“老太太,外面姨太太家的大爷使人传话进来,请三爷并家里的姊妹们都出来,在二门口处候着,他有大礼相送!

    薛大爷还说,若是便宜,老太太和姨太太也可以一起去瞧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