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零一章 习惯就好
    贾母本想再劝几句,可是听到外面王熙凤和诸姊妹们说话进来的声音,只能叹息了声,住了口。

    贾环却拍着老太太的手,笑着安慰道:“老祖宗放心,知道您喜欢家和万事兴,可孙儿也不是个爱生事的,对不对?

    您安心受用就是,没甚大事,孙儿不会让您老人家为难的。”

    贾母闻言,这才回嗔为喜,满脸笑容的对贾环道:“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孙儿……”

    这话,别人听了倒也罢了,可刚刚进门的贾宝玉听到后,心里却落寞的不得了。

    老祖宗,在您心中,孙儿也不是最好的了么……

    可惜,贾母正在为贾家的和谐大势做努力,一时间没有顾上他,没发现他的落寞。

    倒是贾环眼尖,见家里姊妹们呼呼啦啦的都进来后,发现走在边缘的贾宝玉面色不大好。

    贾环先与姊妹们笑着照过面,除了林黛玉见薛宝钗也在时,眼睛似睁非睁“迷u”了他一眼外,其她妹纸都正常。

    贾环与林美人赔了个大大的笑脸,如愿得到一记白眼球,也惹来一阵小哄笑后,他又看向了贾宝玉,道:“二哥,最近混哪片儿呢?”满口的市井泥腿子本色气息……

    “噗嗤!”

    姊妹中,贾探春率先笑出声,其她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一起看向贾宝玉。

    贾母则好笑的拍打了贾环一下,嗔道:“不许欺负你宝哥哥。”

    贾环冤枉道:“孙儿多咱时候欺负他了……好好好,我正经问,行了吧?”

    见贾母将贾宝玉招了过来,贾环自觉的起身让位,笑道:“我娘也是,当初生我的时候,怎么就没多念几卷经,多拜几个佛……

    要说那些神佛也小气的紧,都给二哥一块玉了,倒是往我嘴里也塞一块石头刻几个字儿啊!

    也不至于如今这般没待遇……”

    一番话,说的刚进来坐下的诸位姊妹们差点没笑翻在地。

    王熙凤挺着一个大肚子,在那里强忍笑也忍不住,痛苦的抚着大肚子在那里强笑。

    贾环看着都有些心惊,走过去顺手帮她拍了拍后背,然后对嗔怒的看着他的贾母赔笑道:“玩笑话,没有真的不敬神佛!

    要不然,孙儿也不会不拦着我娘,去给玉虚观塑那么大个金身……哎哟!到现在想起那些金子来,孙儿都肉疼的紧!”一脸心疼到死的财迷样儿……

    “哈哈哈!”

    王熙凤到底憋不住,一手抓住身旁贾环的胳膊,一边放声大笑起来。

    唬的贾环连忙替她顺气,不敢再浪了。

    本来七八个月的孕妇,还是比较稳当的。

    可王熙凤也不知怎地,孕里已经几次胎气不稳了。

    若不是有公孙羽在,她这个孩子很危险……

    所以,见她笑的不成,贾环也不敢再扯淡了。

    趁着贾母还没怪罪下来,看向贾宝玉道:“昨儿怎么没见二哥?”

    贾宝玉似乎有些不大习惯贾环突然的关心,局促了下,在贾母的关怀下,方道:“昨儿北静王过生儿,请了我去做客看戏。”

    贾环闻言一怔,道:“水溶不是前儿就过完生儿了吗?”

    他虽没去,可也派人送了寿礼去。

    这种级别的人情往来,到底还是要他来做主。

    听贾环这般说,其她人也纷纷看向了贾宝玉。

    贾宝玉的一张满月脸忽地涨红,道:“昨儿……昨儿是我们一些好友单聚……”

    贾环闻言眉尖轻轻一挑,不过到底还是将一些话咽下。

    说到底,贾宝玉的好坏,还轮不到他来操心。

    而且,贾母嗔恼的目光又看了过来……所以,贾环笑着道:“挺好的,有自己的交际圈子也不错。”

    虽然如此说着,可姊妹们,除了贾迎春外,其她人哪个不知道贾宝玉所谓的好友都是什么人。

    若说是搁在以前,分.桃断袖、龙阳之好什么的,她们虽然心里也觉得恶心,却也没法。

    世风如此,以此为风.流雅事,女儿家又能如何?

    再者说,许多妇人其实也宁愿家里的爷们儿玩儿这套,都不愿他们广纳姬妾。

    比如说王熙凤,这般脸酸心硬,将贾琏看的死死的一个“黄脸婆”,知道贾琏会找清秀小厮出火时也没在意,可知道他和其她女人约过炮,开过房后,却闹了个天翻地覆。

    原因无非是,清秀小厮不会生孩子罢了。

    在她眼里,和阿猫阿狗差不了多少。

    就当贾琏日了狗……

    世道如此,连王熙凤都这般,更何况其她?

    所以,以往大家虽然也觉得不舒服,可到底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作没看见。

    因为世人皆如此啊!

    可是现在,当大家发现,有人并不如此也能活的很好时,感觉就有些不一样了。

    别的不说,贾环在外面闯下那么大的名头,可却从来没听说过,他在这方面有什么苗头。

    首先,他就不会和那些娘娘腔,戏子倡.优之类的厮混。

    凡事最怕对比。

    在没有贾环横空出世的世界里,贾宝玉在贾府里为何会那般耀眼?

    一个二个的奇女子都喜欢他。

    那不仅是因为贾母宠爱的缘故,更多的,是因为他被贾府其他男丁们给衬托的。

    除了贾宝玉还像人外,其他的都和王八蛋差不多。

    但是在这个世界,因为有了贾环的存在,反而是贾宝玉显得有些不堪了……

    许是因为感受到姊妹们微微异样的目光,贾宝玉的脸涨的愈发通红了,神色也格外沮丧起来……

    其实到底光彩不光彩,谁心里还会没数……

    不过,见贾宝玉如此窘迫尴尬,却让贾母心疼坏了,她安抚的拍了拍贾宝玉的手后,又嗔恼的看向贾环!

    贾环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耸了耸肩,用眼神告诉贾母:

    老太太,我又不真是心机波y,就那么一问,谁知道会是这样啊?

    我冤枉哪!

    许是被这三孙子的眼神之意给逗乐了,贾母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不过到底还是顾忌到贾宝玉的面子,贾母强忍着笑,又训了贾环几句,然后对贾宝玉道:“赶明儿你三弟再和镇国公、武威侯那些世子聚的时候,让他也带你一起去玩玩……”

    “噗嗤!”

    贾母没说完,就见贾宝玉的脸都白了,贾环也笑出声。

    见贾母又瞪来,贾环连忙解释道:“老祖宗,您以为孙儿没带二哥去和他们照过面?

    早带过了!不止带过宝二哥,连链二哥都跟着去了一回。

    可去了一遭后,俩二哥都说什么也再不去了,哈哈哈……”

    “还笑!我看定是你这个当弟弟的没照顾好你宝哥哥,让别人冲撞了他,是不是?”

    贾母嗔道。

    贾环无奈道:“老祖宗,孙儿和几个世兄都是武人,和文人不一样,不会吟诗作对饮酒取乐。

    我们都跟梁山好汉一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论秤分金银……”一脸的绿林好汉表情,还很得意!

    “噗!”

    贾环话没说完,其她人又笑开了。

    见王熙凤又开始笑个不停,贾环忙又替她顺气,埋怨道:“二嫂,你挺着啷个大的一个肚子,安生在屋里修养就是了,咋还到处乱跑呢?害的小弟我笑话都说不畅快……”

    “哈哈哈!”

    都说一孕傻三年,其实还是有道理的。

    瞧瞧,原本多精明的一个少妇,如今笑点低的发指,似乎随便一句话都能让她笑出眼泪来。

    贾母到底不放心,招呼着鸳鸯和翡翠,好生送笑抽抽了的王熙凤回房安歇去……

    待王熙凤走后,快憋出内伤的贾家众姊妹们,才纷纷大笑出声!

    众人大笑一场后,轻快了许多,就听贾环又道:“老祖宗,孙儿和几个世兄们在一起吃酒,一般都是每人先干三大海碗,然后开始各自找些莫名其妙的借口敬酒。

    您想啊,他们比孙儿还没文化,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一个个脾气又暴躁的跟黑旋风似得,不跟孙儿一样温文尔雅……

    咳,总之,说的话通常不大好听,再加上酒意,就开始大吵!

    吵的不过瘾,就开始开战!

    昨儿在后头园子里,要不是还有清醒的,今儿园子里那座亭轩就得返工重建了!

    嘿嘿,上回链二哥跟着一起去,差点没吓尿……嘿嘿嘿!

    宝二哥……宝二哥当然好的多!

    嘿嘿嘿……”

    “哈哈哈!”

    看贾环一脸促狭的模样,再看贾宝玉一脸的不自在,众人哪里还能忍住,刚刚平息下来的笑声,再次响起。

    “环哥儿,再敢拿你宝哥哥说笑,仔细你的皮!”

    见贾宝玉都快心如死灰了,贾母忙“怒”道。

    姊妹们立刻不笑了,贾环却还嘿嘿乐,道:“老祖宗,要我说,宝二哥跟姑娘似的,都是让你们给护得了。

    让老祖宗和家里姊妹们笑一笑有什么大不了?

    就当彩衣娱亲嘛!

    您瞧瞧孙儿,还有二嫂子,不成天都拿自己逗趣,以搏您和姊妹们一乐?

    就是在外面,只要是亲近的人,笑一笑也没什么,反而更能拉近距离。

    都是自己人嘛,您说呢?”

    贾母闻言,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问道:“你就不怕丢脸面?”

    贾环满脸正色道:“不怕!习惯就好了!”

    “噗!”

    这回,连贾宝玉都没忍住,和满堂人一起快笑岔了气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