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章 面子
    贾环到底没有那么丧尸,而且白荷也端着铜盆毛巾回来了。

    随意洗漱了下,与两个大美人一人赏了一个香吻后,又去尤氏院看了看,见公孙羽已经在那里了,并表示恢复良好,只需静养后,贾环就往西边儿来了。

    他要给贾母请安,另外,还要将尤氏病倒的事给老太太报备一下。

    当然了,还要去接收一下薛蟠的大礼。

    他却不知,薛蟠到底要送他什么大礼,还搞的这般郑重。

    昨日薛姨妈巴巴儿的来说了一回,今儿一大早,他竟又求薛宝钗来说一遭。

    只希望别是送他几个美人,那样的话,不仅他要成了笑话,连薛姨妈和薛宝钗都要跟着受累,怄也怄个半死!

    荣庆堂外雕梁画栋的穿山游廊下,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几个早已换了红绿春衣的大小丫鬟们,正在忙着给廊下挂着的鸟笼里换水换食。

    见贾环过来后,忙齐齐屈膝福下,与他见礼。

    翡翠笑道:“里面正说着三爷的,赶巧儿,三爷就来了。”

    贾环闻言,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道:“她们又在编排我什么坏话?该不是又在诽谤我小时候的事吧?

    翡翠姐姐,你当年可是见证人,当知道那些子虚乌有的事,绝不会是我能做出来的,哦?”

    “噗!”

    翡翠听他这般说,一口气没忍住,喷笑出来,随即不可抑制的笑的前仰后合。

    其他丫头子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没一会儿,门口的珠帘从里头打开,鸳鸯含笑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贾环道:“三爷,快进来吧!真真是……也没见过你这样的,来给老太太请安,还没见着正佛,倒先在外面和丫鬟们说笑起来。老祖宗正唤你呢!”

    贾环哈哈笑道:“我这不是想着日头还早,怕老祖宗还没起来嘛!”

    一边说,一边与鸳鸯一同入内,留下身后一片羡慕的眼神……

    鸳鸯笑道:“如今府上哪里还有人睡的着懒觉?老太太也早早就醒了,正巧,宝姑娘过来请安,听说老太太醒来了,就进来服侍了。老太太正在里头高兴呢!”

    贾环闻言,眉尖轻轻一挑,人已走进堂来,看着软榻上正说笑的贾母和薛宝钗,笑了起来。

    看到贾环眉眼角落那抹略带深意的笑容,薛宝钗登时红了脸……

    “老祖宗,孙儿给您请安!”

    跪地后,贾环对上头的贾母笑道。

    贾母连忙让鸳鸯将贾环扶起,然后才嗔怪道:“都说了好多次了,每日来问安已经够耽搁你功夫了,还每次都拜大礼。

    哪里用这般?瞧瞧,每次你不自在不说,还累着人家也跟着站起来回避。”

    贾环拜下时,薛宝钗自然不能坐着,连忙起身回避,故才有贾母这样一说。

    贾环却也不在意,笑呵呵的走上堂去,与薛宝钗笑了笑后,坐在软榻边,笑道:“老祖宗,这有的规矩太啰嗦陈旧,能破去就破去也就罢了。可给老祖宗请安,乃是本分家道,孙儿就是再顽劣,也万不能坏了规矩。”

    贾母闻言,一张脸笑成了菊花,心里别提有多熨帖,嘴上却不认,道:“你若真有这么懂事,少让我为你操几回心,那才算是你的孝心。这跪不跪的,又有什么打紧?

    整天毛利毛躁的,我怎么听说,之前你还光着膀子在后头园子里做事?

    真真是失了体面!”

    贾环闻言,顿时“大怒”看向薛宝钗,道:“好啊!你敢告我的刁状!!反了你了!”

    薛宝钗闻言,嘴角抽了抽,面色不变……

    倒是鸳鸯,一下没忍住给喷笑了出来,堂下的一群候着服侍的丫头仆妇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贾母一边大笑,一边伸手拍贾环,笑骂他“猴儿可恶”!

    实在是……这表演太浮夸!

    笑罢之后,贾环解释道:“若是给孙儿自己起的游玩园子,这般做自然不妥,带上几个世兄一起更不妥,会让人嘲笑没礼。

    可孙儿不是为自己修的园子啊,是给老祖宗修的。

    如此一来,纵然让人看了去,也不会多说嘴什么。

    不过是孙儿应该做的罢了。”

    贾母闻言,满意的点点头,道:“你有这种思量就好……”

    “对了……”

    贾环想了想,然后将尤氏的事讲给了贾母听,道:“幼娘说了,就是累的,前些日子,本就受了风寒,只是顾不上休息,服药强行压了下去,最近又没日没夜的操劳,昨天压抑不住,大亏了。

    宝姐姐昨儿也知道,在我那里就不大对劲了,回去整个人就不好了。

    幸亏银蝶发现的早,不然也怪唬人的……”

    “你呀!你看看你!都怪你!”

    贾母再三问清不会有大事后,满脸责备的对贾环怨道:“又不是家里过不下去了,拿不出那几两银子使唤下人。偏你小气,该消减的不该消减的一股脑的全裁了去!

    大事小事都让尤氏一个人担着,白天黑夜就没个闲着的时候,她能不累倒吗?”

    贾环有些自责道:“老祖宗说的是,孙儿到底短了见识,不懂得用人之道。”

    贾母哼了声,道:“我看你是太懂得用人之道了,不懂得用人之道的人是诸葛亮,事事亲躬,人家累的是自己!

    你倒好,将干活的人都裁了去,然后使劲使唤剩下的那点子人,够干什么的?

    我看你现在怎么办?”

    贾环抱屈道:“老祖宗,我那边人虽然短了,可工钱和赏钱却涨了许多,孙儿哪里就成了铜板比月亮还大的穷措大了?我也害羞呢!”

    “呸!”

    贾母等人被他给气乐了,贾母啐道:“万幸这次尤氏没事,不然的话,你就是有八张嘴都说不清你苛待寡嫂的罪名!

    你自己思量思量,以后该怎么办吧!”

    贾环想了想,道:“也没别的办法,多配几个老成能使唤的人吧。不过……嘿嘿,得跟老祖宗打个饥荒,您老封君夹带里那些老嬷嬷,借孙儿一借。

    我打算让她们给孙儿训出一些人来。

    再外面买现成的人,实在放心不下。

    孙儿打算,就在城南庄子里庄户人家选一些。

    也不签死契,就是做工契。

    三五年一换,工满后随她们自行婚嫁。

    当然,干的好的愿意留下来继续做工的也成……”

    “来得及吗?她们做不好吧?”

    贾母皱眉问道。

    贾环笑道:“又不是让她们去考状元,也不用她们进宫里伺候贵妃,不过多是一些粗活,有什么做不好的。再说了,还可以一边做事,一边调理嘛。”

    贾母闻言,点点头,道:“那行,你自己看吧,明日我让鸳鸯将人给你送去就是……你啊!整日里指派我倒是指派的好!”

    贾环哈哈大笑道:“谁让老祖宗疼孙儿呢!”

    贾母闻言,面色高兴的哼了声,道:“你知道这点子就好!整日里跟斗鸡似的,看哪个都不顺,我怎么听说,昨日你和老爷还闹了一场?差点没把你爹气出个好歹?”

    贾环装的没事人似的,无辜道:“没有啊?昨儿个我和我爹在梦坡斋里谈笑风生……咳咳!别打别打……”

    见贾母抄起野鸭子毛掸子作势招呼过来,贾环连忙求饶,赔笑道:“老祖宗,孙儿这不是心疼我娘吗?不是我这个做儿子的说我爹的坏话,我爹忒不是……咳咳,我爹忒不讲情面了。”

    贾母瞥了眼面色有些不自在的薛宝钗后,看着贾环正色道:“我还当你是个懂事的,你就这般胡闹?你大姐姐马上就要回家省亲了,还不知道多少年才有一次。

    你是想让她回来后看着冷冷清清的家?

    你大姐姐虽然贵为贵妃,但在宫里过的到底如何,你还不清楚?

    她过的不容易啊!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体谅她?”

    贾环点点头,道:“老祖宗,我知道这个,若不然的话……嘿嘿!您这样看孙儿作甚,怪唬人的,孙儿打小胆子就小……”

    “呸!”

    贾母啐了一口,忍住脸上的笑,然后语重心长道:“环哥儿,昨儿我和太太也谈了。她也自知昨天应对时有些不妥当,对你也少了很多成见……

    你别不服气,你前几年做的那些事,就没一件让人入得了眼的。

    太太不喜欢你,也没什么错!”

    见贾环撇嘴,贾母忙喝道。

    贾环有些纠结的挤了挤脸,看得一旁的鸳鸯和薛宝钗都忍不住乐。

    贾母也笑了声,道:“她到底是个妇人,以前又是你的嫡母,一时间转不过来弯,也是有的。

    可总不能老这样闹下去吧?

    说到底,你就算不看她的面,也要想想你宝哥哥,还有你爹,还有你宫里的大姐姐。

    再说,也有你薛姨妈和宝丫头的面子,是不是?”

    贾环闻言,敛了敛笑容,正颜看向贾母道:“老祖宗,孙儿从未想过要和家里的哪个过意不去。

    链二哥当初做下那等错事,孙儿当时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算了。

    可后来到底还是原谅了他,因为他姓贾,更因为他知错了,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了。

    二叔母那里,同样只能如此。

    只要她不再发昏,就算亲近不起来,我一样会敬着她,敬她是长辈。

    如果她继续不考虑后果做事……

    这里面的确有我爹、有我宝二哥、有大姐姐的面子,可贾家不止他们有面子,我也不能只考虑他们的面子。

    至于薛姨妈和宝姐姐……

    薛姨妈且不说,她最明理明是非。

    而宝姐姐,她是孙儿的如夫人,自然会站在孙儿这边考虑问题。

    孙儿的面子,才是她的面子。”

    ……

    ps:昨天章节不愉快,今天写的愉快些~~

    票票~~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