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担忧
    “幼娘,大嫂这种情况,什么时候能好?”

    往药室去的路上,换了一身青袍的贾环,负着双手,与公孙羽一起慢慢踱步。

    他看了看身上针脚丑的吓人的衣裳,还发现一只袖子好像比另一只要短一些,又看了眼惭愧的抬不起头的公孙羽,笑着问道。

    问到专业问题后,公孙羽明显好了些,抬头看向贾环。

    不过没等她回答,目光一看到贾环身上那身蹩脚的衣裳后,连忙又低下头去,声音有些沮丧的道:“要卧床三个月,再静养三个月,不能劳累着了。大奶奶这次大亏的有些紧了……”

    贾环闻言,点点头,又道:“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公孙羽摇头道:“只要调养得当,不碍事的。大奶奶平日里的身子骨很不错,底子好。”

    贾环听完放心了,看到还在沮丧的公孙羽,哈哈笑道:“幼娘,你理银蝶那臭丫头干吗?你要是还生气,咱们现在就去捶她一顿!反正大嫂还没醒,她吼破喉咙也没人来救她!”

    “噗嗤!”

    公孙羽闻言,忍俊不禁,却也知道这是贾环在胡咧咧,没好气的抬头白了他一眼。

    倒也难得显出一抹娇羞妩媚的风情。

    进了药室落座后,公孙羽先倒了一杯茶水,仰头一饮而尽……

    没饮完,喝到一半才猛然想起,这样做可能不大合适,贾环还没喝呢……

    便赶紧停住,想找个法子补救一二。

    却没想到,没有停稳当,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剧烈的咳嗽起来。

    贾环看的好笑,连忙上前,给她抚背顺气。

    折腾了一会儿后,公孙羽才面红耳赤的缓了过来,人却已经被贾环揽入了怀里。

    这个屋子,虽不是那日春风数度药室正屋,却也是公孙羽的香闺,距离那间旧地只一墙相隔。

    此刻屋里又只有两个人,她还被他抱在怀里。

    屋内的气息,一瞬间急剧升温,暧昧了起来。

    贾环轻轻挑起公孙羽的下巴,细细的欣赏她这张初看并不惊艳,但却越看越耐看的脸。

    尤其是她这双眼睛,虽然没有其她人的妩媚动人,也没有那么灵气盎然的灵动,但是,清晰的黑白分明间,那抹清冷下的娇羞,却也格外的动人。

    看着公孙羽不知所措的,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眼前的睫毛剧烈的颤抖着,贾环一笑低头,印上了她的唇……

    “嘤……”

    娇吟一声,公孙羽便无力的软倒在贾环怀里,任凭他肆意的索取轻薄。

    她已经是他的侍妾了……

    只是,当贾环的一双恶手探入衣内,在上面作恶完后,竟又向下探索去时,公孙羽才陡然惊醒,一下挣脱出贾环的怀里,满面通红的对贾环道:“爷,现在还不成,你的身子还没养好,不能……不能的……”

    贾环用了句前世的经典名言,回答道:“你放心,我就摸摸,不乱来……”

    公孙羽哪里肯信,她又不是感觉不到那处的坚硬,和方才快触碰到那里时,贾环急剧加快的心跳,她连连摇头道:“爷,等……等三年后,随……随您怎样都好。可是现在却是不能,不可以的。”

    贾环还不死心,再用一句名言道:“你放心,我就抱抱……手放在那里,不进去……”

    公孙羽哪里听过这等“名言名句”,羞的站也快站不稳了,却还是极为坚定的摇头道:“爷……真的不行……”

    贾环见真的没戏了,虽然大为失望,却也不是纯粹精虫上脑的牲口,他笑着点点头,道:“成,我听幼娘的!反正再过两年零八个月另十二天零二个时辰就好。”

    “噗!”

    羞红着俏脸,公孙羽一口没忍住,给喷笑出来。

    赶紧用绣帕掩口,一双眼眸笑意满满的看着贾环。

    这得多饥.渴啊……

    不过没等她笑罢,只见贾环身形一闪,她人又落在了贾环手里。

    一番酣畅缠绵的痛吻后,贾环才放手扬长而去!

    看着穿着一身极为不合体的衣裳,却一点不在乎,背影依旧卓尔不群,非凡张扬的良人大步而去,公孙羽原本只是模糊的心,渐渐清晰的印上了贾环的影子。

    柔情一笑……

    ……

    待贾环从药室再回到宁安堂时,却发现家里的姊妹们居然都已经散去了。

    白荷对他道:“已经夜了,姑娘们不好多待。三爷没回来,她们也不好自己在这里用饭,所以都带着各自的账簿回去办公了。

    三爷,大奶奶可还好?”

    贾环摇摇头,道:“不是太好,要卧床静养上半年。荷儿,最近你怕是要将精力放到这边了,和秦氏一起处理一些府上的杂事。”

    白荷听到尤氏不大好,顿时一惊,上前一步,看着贾环道:“三爷,大奶奶她怎么样了?”

    从城南庄子到了宁国府以后,白荷原本还担心,宁国府这种高门大户,规矩森严。

    里面住的人,怕是都和天上的仙人一样尊贵。

    而像她这种贱民出身的人,进了这座公府,就算有贾环呵护着,没人敢欺负,怕也会被人排挤,孤立,嘲笑……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些事一样都没发生。

    不仅没有这些负面相待的境遇,而且还全是热情、欢迎甚至恭维和赞美……

    其中,便是以尤氏为主。

    对初入宁国的她,关心无微不至。

    若是一两日,或者只在贾环面前时这般做,许是因为她心里藏奸。

    可是这么几年来,一贯都是这样,连贾环出征在外时,尤氏都这般待她。

    这岂能不让白荷打心里感激她,也打心里敬佩她,愿意亲近她!

    所以,在听到尤氏身体有恙后,白荷真心很紧张。

    贾环笑着揽过白荷,安抚道:“放心,幼娘已经看过了,虽然身子大亏,可大嫂的底子好,好生将养上半年就无事了。”

    白荷闻言,这才轻轻松了口气,又道:“之前见大嫂还好好的,怎地……”

    她有些奇怪的看着贾环。

    贾环想了想后,将她带入怀里,拥着她坐在床榻边,轻声道:“是这样,那日晴空万里……”

    说着,贾环将那日药室里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白荷。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哪个,完全不会考虑自己,不会考虑其他任何事,只是一心一意的为贾环着想的人,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白荷。

    她是很纯粹的,很纯粹的,一心为了贾环而活。

    所以,贾环不会瞒她。

    白荷之前已经知道了,贾环双鬓霜白的原因,是为了救董明月。

    她虽然和董明月有些“别扭”,可得知董明月为了给贾环治眼,身中奇毒不说,还折损了最后一个亲人,“哑婆婆”,自己也重伤垂死。

    所以,她并没有怨贾环不顾自身,冒死救人。

    如果贾环不救,反而不像她心中的三爷呢。

    而她也知道了,贾环那日因为金丝情花蛇香的缘故,上演了一出一箭双雕的戏码。

    虽然心中有些酸涩,可只要贾环能好过来,其他的又算什么呢?

    只有一人独处的时候,想着要是将董明月换成她就好了……

    不过随即也只是一笑而过。

    她和董明月其实只是一点“意气之争”。

    当初在城南庄子的时候,贾环身边就只有她们两个。

    小吉祥那会儿真不能算,太小了……

    所以,贾环身边只有她们两人。

    也不知为什么,明里来暗里去的,两人渐渐不能融洽。

    许是当时董明月太过高冷,训贾环都跟训三孙子似得,让白荷极为看不惯。

    总之,很少说话的两人,在目光对视的时候,不是那么和谐……

    但也就是如此了,两人都不是那种勾心斗角玩宅斗的人。

    所以,贾环的头一次让董明月和无辜的公孙羽“抢”了去,她心里虽然略微酸涩,却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只是,让她骇然的是,这里居然还有尤氏的事!

    天哪!

    那可是……

    那可是贾环名义上的长嫂啊!

    在这个长嫂如母,小叔子是儿的年代,这……这是乱了伦常哪!

    万一有半点风声传出去……

    贾环的名声真正是要……这比“扒灰”还恐怖啊!

    若只是“扒灰”,众人虽然心里鄙薄一番,但也没有明确的礼法说明,这种行为要怎么处置。

    可是,别说是“淫.辱长嫂”,在这个时代,就是未经许可,碰了母婢,那都是破了天的大事,更是大罪!

    当初王夫人为何会那般发作金钏,就是因为担心金钏会败坏了贾宝玉的名声,让人说他犯了淫.辱母婢的大罪!

    更何况……

    更何况……

    看着唬的面无人色的白荷,贾环笑着揽过了她,一只手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柔声安抚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咱们府里不同西边儿,到处都是漏风的筛子。

    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那么几个,都不是随便吐口的。”

    白荷闻言,缓缓的点点头,又道:“可是……孩子……”

    贾环耸耸肩,道:“后头的事,后头再说吧。

    日子还长,慢慢来就是,总能想到万全之策。

    若是没有碰人家,这件事自然不用去考虑。

    可既然那日阴差阳错下坏了人家,那就总也要给她一个交代。

    放心,不是大事。”

    “唉……”

    白荷长叹息了声,道:“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

    “傻媳妇,叹个什么气?

    就这么针鼻儿大小的一件事,也值当你上心?”

    贾环见白荷那双秋水一般的长眸中满是担忧,哑然失笑,揽过她的纤腰,用力在她脸上啄了一口,笑道。

    白荷被他偷袭后,俏脸一红,却先将眼看向卧房门口……

    她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果不其然,一阵蹬蹬瞪的脚步声响起,没一会儿,一个小脑瓜悄悄的从门口探了进来……

    “咯咯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