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承诺
    “奶奶,奶奶,您怎么了?”

    屋内的惊呼声,将贾环从纷乱的心神中拉了出来,就在他犹豫要不要进去看看时,屋内竟再次传来一声惊呼,这次是公孙羽的声音!

    “不好……大奶奶,你怎么……

    你不能心生死志啊。

    哪里就到了这个份上……

    不好!

    大奶奶,你快提起精气神来,不然,大亏就要成大崩了……”

    公孙羽焦急的声音里甚至已经带上了哭腔。

    听到这里,贾环哪里还能离去,他一个转身入内,进了房间。

    凌乱的屋子内,尤氏还躺在地上。

    身下满满都是血污,刺鼻的血气弥漫在整间屋子内。

    尤氏的脑袋被有些惊慌的公孙羽抱在怀中,使劲的掐着人中。

    可是她的双眼里,竟是空洞的死灰色。

    看在贾环眼中,让他感到惊悸!

    这该是何等的伤心绝望,心死如灰,才会有这等死寂的眼神……

    她身旁,银蝶已经哭的喘不过气来。

    她跟了尤氏这么多年,再了解尤氏不过。

    看着尤氏的眼睛,银蝶就能从中看出尤氏的死志。

    可是……为什么呢?

    就是为了那个没有存在过的孩子吗?

    难道孩子没有存在过,比流了孩子,还让她伤心吗?

    银蝶不解。

    可是,想想这些日子里,尤氏常常一宿一宿的熬夜,悄悄的做孩子亲手缝制能够穿到两岁的孩子衣,银蝶似乎又有一点点明白了。

    这就是母亲吧?

    是吗?

    银蝶又有些想不通,也没时间去想。

    只是看着尤氏渐渐灰暗下去的眼神,她害怕极了,放声大哭出来。

    直到贾环大步走了过来……

    他从公孙羽手中接过尤氏,任凭她满身的血污沾身,抱过她的身子,沉声唤道:“大嫂,大嫂!”

    可是……

    似乎他的分量并没有那么重,他的声音,并未唤回尤氏对生的向往和向往。

    尽管她惨白的嘴在无声息的张合着,可眼神却愈发空洞……

    贾环看着尤氏的嘴,认真辨认了会儿,看出她说的是:

    娘……

    桃花……

    感觉到怀中之人迅速流逝的生命气息,贾环也有些慌了神了,大声叫道:“桃花,桃花!”

    他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也许是尤氏为那个并不存在的孩子起的名字。

    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附和着尤氏,争取给公孙羽多留出些时间。

    尤氏似乎有些反应了,跟着一起一遍遍的张合着“桃花”的口型。

    只是,气息到底还是在悄悄的消亡……

    银蝶大哭着在一旁解释道:“三爷,桃花……桃花是奶奶没有出阁前的闺名……”

    “对了!是孩子!”

    “给她孩子!”

    “三爷,快答应她,给她一个孩子!”

    忽然,公孙羽似乎明悟了什么,高声对贾环叫道。

    贾环闻言一怔,却没有功夫多想,他抱住尤氏,语速微微加快道:“大嫂,不就是一个孩子吗?

    我们还那么年轻,还那么小……以后多的是机会,对不对?

    你放心,等你养好了身子,我保证,以后一定给你一个孩子。

    上回你不是说,最喜欢汤泉宫旁的那座栽满了桃树温汤庄子吗?

    只是你太忙了,一年到头都在伺候我,没时间在那里多待。

    到时候,你就在那里好好住上一年,等生了孩子后再回来!

    好不好?

    到时候就说……就说孩子是从养生堂里领养回来的。

    大嫂放心,没人敢多嘴!

    我一定护你和孩子一辈子的周全!

    大嫂……

    大嫂?

    大嫂!!!”

    “呼!”

    “三爷放心吧,大嫂没事了。

    她已经放弃了死志,只是气血太虚,昏了过去。

    日后只要好生将养几个月的功夫,很快就会好过来的。

    她身子底子本来就好……”

    将金针遍插尤氏全身大穴,保住了她的性命后,面色有些发白的公孙羽,长呼出一口气。

    只是见贾环看到尤氏缓缓合住了眼后,唬的面色大变,她轻声安慰道。

    贾环闻言后,这才长出了口气,放下心来。

    只是看着公孙羽,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公孙羽甚至董明月瞒着他这件事,不能说是错的,说到底都是为了他好。

    事已至此,他总不能去指责她……

    只是,他不说话,公孙羽的性子也不是小意的人,也没有说话,垂着头静静的站在床榻边。

    银蝶就更不敢说了……

    所以,房间内陷入了沉默。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贾环到底先开了口,道:“幼娘,现在能挪动大嫂吗?老放在地上也不是一个事。”

    公孙羽看了贾环一眼后,道:“小心一点,不要动了金针就好。”

    贾环闻言点点头,然后用巧劲,将尤氏从一片血渍中抱起,然后小心的放在了床榻上。

    看着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尤氏,贾环原本没有什么感觉的心,忽然生起了一抹怜惜。

    他似乎忽然明白了尤氏的心意。

    他似乎明白了,尤氏为何会这般的绝望……

    说直白些,尤氏只是一个依附着他为生,甚至是看他脸色为生的弱女子。

    她所求不高,只要能在这座宁国府里,平安自在的活下去就好。

    却不想阴差阳错下,她与他有了肌肤之亲。

    可是他们的身份,注定他们发生的这件事,是见不得光的。

    更让她“惊恐”的是,一夕之欢后,她似乎有了身孕……

    这是一件大恐怖的事!

    但对她来说,似乎又是一件……无法言喻的,神圣的,甚至比生命还重要的事。

    贾环也有疑问,既然比生命还要重要,那为何,她还会“轻易”的去流掉孩子呢?

    直到现在,他才忽然明白过来,或许,对尤氏来说,流掉的孩子,那也是她的孩子……

    是一个能够寄托她所有念想,让她在每一个难眠孤寒的夜里,可以想念的孩子。

    每年到了“忌日”,每年到了他的生日,甚至是每个年节之日,她都会提前很久,用心的给他做两身身新衣裳,每年都增大一点点,然后烧给他穿……

    或许,她还可以对着悄悄给他竖的灵牌说话,说一些娘俩儿的体己话……

    这样虽然残酷,虽然荒唐,可是……

    她到底不是一个人了,因为她有孩子……

    然而,在她经历了亲手杀死自己孩子之难言苦痛后,她却又承受了比这更大的痛苦。

    她的孩子,竟然从未出现过。

    她根本就没有孩子……

    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妇人,一个已经将剩余人生所有的念想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的女人,是何等残酷的打击。

    上天待她何其残忍……

    这个孩子的消失,带走的不仅是她大亏的精血,还有她余生所有的希望和念想。

    这,或许才是她生无可恋,心如死灰的原因所在吧。

    贾环忽然想起,前世读过的一篇文章,《祥林嫂》。

    祥林嫂在最绝望的时候,还能坚持着活着,活下去,即使痴了疯了傻了,却还在不停的寻着念着,不就是因为,她曾有过一个儿子吗?

    或许,在旁观者眼里,她只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傻子,或者他们只将这件事只当成一个不成逻辑的笑话。

    可是,没有沦落到那个境地,谁又能体悟到其中的真苦……

    “唉!”

    贾环轻轻一叹,心里想到,幸好有公孙羽在,到底保住了尤氏的命。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既然已经发生了这种事,不管当日他是否有知觉,祸祸了人家,总要给她一个交代……

    银蝶一直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先端来铜盆热水和帕子,给贾环洗手,并擦拭他身上的血渍。

    一边也在悄悄的打量着贾环的神色。

    直到她看到贾环眼中的那抹怜惜后,银蝶心里才海松了一口气……

    “银蝶,去到我那里拿一件……啧,不成……”

    看着身上的血渍,定然没法穿着出门,贾环想让银蝶去他那里取一件衣服过来换了。

    可又忽然想起来,家里的姊妹都在他那边,若是被碰到了,就不好办了。

    “去我那里取吧。”

    忽地,在从尤氏身上取针的公孙羽轻声说道。

    “嗯?”

    贾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他并未在她那里过过夜,怎会有他的衣服?

    公孙羽将最后一枚金针取出后,抬起头,擦了把额前的虚汗,面色微微霞红,垂着脸轻声道:“我试着……试着给三爷做了一件,怕是很不好……

    我女红不好,三爷若是不喜,回去后可……可丢了……”语气竟有些自责,甚至自卑。

    毕竟,这是一个非常讲究女子妇德、妇言、妇容、妇功的年代。

    连林黛玉这样有些“桀骜”,藐视“俗物”的女孩子,也一样做得一手好女红,只是慢一些罢了。

    而史湘云,甚至能够以此为生!

    在这个年代,女子女红不佳,真的很受歧视。

    贾环闻言,一直紧绷的心却忽然放松了下来,脸上也重新浮出笑脸,他伸出手,动作温柔的替公孙羽理了理她耳边微微有些散乱的发髻。

    这个亲密的动作,让公孙羽的脸羞的通红。

    贾环柔声道:“幼娘,你也贪心忒过了些。

    你本就已是杏林奇才,医道圣手。

    在这方面,世上女人比你还拔尖儿的几乎没有!

    古往今来都不多。

    你还贪心不足,还想再精通女红和琴棋书画?

    那老天爷岂不是太偏爱你了?你还让不让其她女孩子混了?

    尤其是银蝶这样的笨丫头,你让人家怎么活?”

    公孙羽哪里听过这么贴心,这么善解人意的情话,一时间,感动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

    银蝶在一旁差点没气个半死,只是到底不敢在贾环跟前造次,她对公孙羽道:“姨奶奶,您给三爷做的衣服在哪里?我去取来。”

    公孙羽回过神来,脸色愈发通红,道:“就在药室东屋,衣柜左上阁里,是一件石青色的对襟褂子。”

    银蝶本来想说,三爷哪里会穿这么老式的衣服……

    不过嘴还张口,就见贾环觑着眼在看她。

    便顿时熄了作死的心思,悄悄的出门去取衣服了。

    待银蝶出门后,气氛又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贾环看了眼躺在床榻上,气色似乎渐渐好转了些的尤氏,对公孙羽道:“幼娘,那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嫂怎么也……”

    公孙羽闻言,刚刚平复下来的脸色,“腾”的一下又涨的通红,如水的眼神有些慌乱的不知该看哪里……

    贾环想听详细的香.艳故事找错了人,公孙羽又没他这么不要脸,哪里能将那些细节说的出口……

    贾环不要脸的逗了两句后,直到公孙羽腿都快站不稳了,才住了口,笑道:“你也是傻,还劝她们喝避子汤!”

    公孙羽闻言,不解的看向贾环。

    贾环笑道:“你也算是一个武人,难道就不知道,我们武人为何通常都子嗣不昌吗?”

    公孙羽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恍然反应过来,面色愈发如蒸笼里的螃蟹般。

    这回,她的一双腿是真的软的站不住了,软软的朝一边倒去。

    却被贾环先一步扶住,顺手揽入怀中,笑道:“亏你也是医者,竟忘了我是武人,在成为大高手前,一直都在炼精化气,哪里有那么容易就怀孕?

    突破不了七品的武人,想要娶妻生子,都要彻底停下打熬身骨,要停上二三年的功夫,才能生出儿子来呢!

    三爷我那日虽不知怎地,忽然突破到七品,可到底还没来得及再补足精气……

    不过,日后幼娘想有孩子的时候,一定就都有了。

    到时候,幼娘可以直接找我哟!”

    原本羞涩的身子软的几乎站不住的公孙羽,在听到最后一句话后,也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力气,忽地反手死死抱住贾环,抱的紧紧的,紧紧的!

    在这个时代,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她是女人,那么对她们来说,孩子就是命。

    ……

    ps:我不知道关于尤氏的解释讲清楚了没有?

    大家先别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去想问题,先别忙着批判。

    希望大家能先站在尤氏的角度,站在她的立场,去想想问题,想想一个孩子,对她的意义是什么。

    然后再站在孩子何其无辜,和有没有意义的角度去想。

    说实话,这个灵感,我也不知道对不对,毕竟我也不是女人……

    这个辩证思维,纠结了我大半天,一方面我觉得很荒唐,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很真实。

    一直都在想这个点,若不是这个点,今天本可以四章的。

    欢迎有兴趣的书友们一起想,不过别骂人……

    你得真的站在尤氏的角度去想,呵呵

    ……我觉得自己有点精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