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危
    “银蝶,你们奶奶呢?”

    尤氏院门口,微喘着气的公孙羽面色微微焦急的看着站在院门间徘徊的银蝶,急切问道。

    银蝶见到公孙羽后,面色一变,想都没想,脱口道:“我们奶奶不在……”

    公孙羽看着银蝶的脸色,沉声道:“银蝶,我药房里少了两包药,你可知,那药若是乱吃,会死人的!”

    银蝶闻言,面色愈发惨白,颤声道:“姨奶奶,你……你在说什么……”

    公孙羽来不及跟她解释太多,道:“时间来不及了,越早发现才能救的过来,不然的话,大罗神仙下凡,都救不了一个孕妇用下避子汤!”

    银蝶闻言,身子都晃了晃,而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转身就朝里面跑。

    “奶奶,奶奶……”

    公孙羽跟在银蝶后面,听她边跑边喊,也心急如焚。

    “砰砰砰!”

    银蝶大力敲着房门,哭喊道:“奶奶,奶奶!你快开门啊,你快开门啊!

    奶奶,你应一声啊,你不要吓我……”

    然而,房间内,却鸦雀无声。

    公孙羽鼻尖嗅了嗅,面色一变,心头一紧,因为,她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起开!”

    公孙羽将哭的发软的银蝶拉到一边后,一脚踹在了房门上。

    她也算是一个武人,力量不容小觑,就是比起寻常男子的力道都不小。

    这用力一踹下,整扇房门都被她踹倒在地。

    然后……

    公孙羽和银蝶就看到,尤氏蜷曲的躺在地上,身下……

    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

    “奶奶!!”

    银蝶嘶声力竭的叫了声,扑倒在地,跪爬到尤氏身边,抱着面色痛苦但双眼紧闭,业已人事不知的尤氏大哭起来。

    公孙羽面色凝重的走上前,牵起尤氏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手腕,号起脉来……

    ……

    荣国府,荣庆堂。

    在贾母平日里歇息的东暖阁里,只坐着三个人。

    除了鸳鸯之外,只有贾母和王夫人两人。

    王夫人面色木然的坐在那里,而贾母脸上则带着一些怒气。

    她看着王夫人恨铁不成钢的道:“你以前也不是蠢人,真真是被嫉恨迷了心了!

    纵然你不知道外事,可你难道就看不出,那堂堂六宫都太监夏守忠,在宫中何等显赫的地位,寻常嫔妃都要看他的脸色,却在环哥儿跟前是怎样的态度?

    偏你要低三下四的给人陪小意,再怎么说,你也是贵妃之母,何以至此?”

    王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哀色,凄声道:“老太太,若只我自己,我又何尝愿意如此?

    您看媳妇,平日里是愿意多事的人吗?

    如今,媳妇轻易连房门都不出,又如何会愿意自甘下贱至此……

    他……环哥儿可以不怕那夏守忠,可以将他当鄙贱人一样呼来喝去。

    可是媳妇却不敢啊……

    老太太也说了,那夏守忠乃是六宫都太监总管,在后宫中地位显赫非常。

    他拿外臣是没办法,也忌惮环哥儿,可他不害怕贵妃啊……

    贵妃一个人在宫里熬着,不定怎么艰难辛苦。

    媳妇这个做娘的,在外面帮不到她什么也就罢了,若是再替她招祸……

    媳妇只要想起,每次入宫探望她,分别时她流下的那些泪和不舍,心里就跟刀绞的一样痛。

    只要能让贵妃过的好些,别说媳妇只是卑躬屈膝的给夏守忠说好话,就是给他跪下磕头,又算得了什么?”

    一番话,倒说的贾母面色缓和了下来。

    她叹息了声,语重心长道:“你也是糊涂,什么叫在外面帮不到她?

    历朝历代,这后宫之事,从来都是跟前朝息息相关的,从来没有分开过。

    环哥儿在外面折腾的越厉害,大丫头在宫里只会过的越好,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年节时,我们一起入宫,她如何给你说的,你忘了?

    如今,就连中宫皇后对她说话,都有三分客气。

    皇帝也经常在她的凤藻宫里安歇……

    自打环哥儿在外面折腾出一番局面后,贵妃在宫里的日子就越来越好过了。

    偏你……

    唉!

    淑清啊,我也不劝你别的,你就看看你那妹妹……

    在这点上,她施为的,比你高明何止百倍?

    薛家那个大哥儿,我也听说过,也是混世魔王一般的哥儿,当初在学里胡闹,还被环哥儿教训过?

    可现在呢?

    就因为人家的娘清醒,以后算是跟上环哥儿了。

    薛家家主虽然死了,薛家眼见着都要沦落到依附亲族生存的地步。

    可以后,有了环哥儿庇护,薛家只会比以前更加兴旺,你信不信?

    这,才是一个当家太太最大的能为!

    换做是我,都未必能比她强。

    前头时候,姨太太许是也有些想多了。

    可她却是个极聪明的人,很快自己就又想通了利害关系,又转变了过来,这就很好啊……

    你再瞧瞧现在,自她转变过来后,两府上下,从主子到奴才,哪个不喜欢她,哪个不想和她亲近?

    再看看你这个当姐姐的……

    唉!

    我知道,你打心底里瞧不起赵氏和环哥儿。

    以为他们都不过是奴几出身,以前还做过那么多上不了台面的下.流事。

    你心里有这种想法也是有的。

    可是,你要看清现实啊,现在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淑清啊,以前我也跟你说过,今儿,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

    你纵然不为自己考虑,可你总也得为宝玉想想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一了,满打满算,还能再活几年?

    还能再护宝玉几年?

    你如今这般模样,非要和环哥儿对着干,偏捡他不喜的事去做,选他不喜的话去说……

    你就不想想,等我死了后,你和宝玉该如何自处?

    这座荣国府,轮不到宝玉去继承哪!

    这是人家链儿的家业!

    他才是我荣国府的长子长孙哪!

    而且,连链儿都少不得指着环哥儿来过活。

    你还和他闹?

    莫非,待我死后,你们娘俩,是想要出府另居吗?”

    王夫人闻言,苍白的面色霍然一变!

    ……

    “哟!两位大姐大,您二位这是干嘛呢?”

    贾环出了房门,顺着抄手游廊转了个弯,出了垂花门,来到宁安堂房后的一片空地上时,却看到这里正汇聚了两方人马,剑拔弩张呢!

    看着各自带了一小票人马的两个小人儿在那里对峙着,贾环看着格外好笑。

    其中一方人马,是以小吉祥为中军大帅,香菱为中军护法,朱二丫为先锋,朱二丫的三个师妹为前军的阵容。

    而另一方人马,则是以贾惜春为中军大帅,一个不认识的、看起来和香菱差不多大的丫头做中军护法,站在贾惜春身侧服侍着,而先锋和士卒却比较有趣,居然是之前在梨香院里见过的那群小丫头中的几个。

    打头做先锋的那个,正是之前敢面带微笑,与他对视不低头的小丫头片子。

    这个小丫头年岁不大,看起来也就是和贾惜春差不多大,十来岁的模样。

    长得还不错,虽长着一双眼角吊梢的杏核眼,可看起来却并没有什么狐媚之意。

    因为她的眼睛看起来似乎比秋水还清。

    这丫头胆子好像很大,看谁都敢直视,毫不掩饰的去对视。

    不过,这样虽显得有些无礼,却也能让人从她清澈的眼睛里看出,她心里没有藏奸。

    更兼身上还有一股机灵利落的男孩子一般的胆气,颇有几分光风霁月的磊落感,让人看过后比较容易留下印象。

    贾环之所以对她记得有些清楚,是因为感觉上,这个小丫头子有些像史湘云……

    对面的“先锋”朱二丫在看到贾环出现时,已经唬的退回到小吉祥身后了。

    可这个小丫头,却还直愣愣的站在那里,还敢看着贾环笑……

    “三哥!”

    贾惜春看到贾环后,俏脸瞬间绽放成花,抢在正教训朱二丫的小吉祥前,蹦蹦跳跳的跑到了贾环身边,抱住他的胳膊,俏生生的唤了声。

    贾环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头发,道:“又淘气了?”

    贾惜春大眼睛笑成了月牙,看着贾环摇头道:“没有哩!三哥,你快瞧瞧,小吉祥有一班耍百戏的手下,如今我也有一班唱梨园的手下呢!”

    说着,她迫不及待的给贾环献宝,小手将她之前的中军护法唤了过来后,跟贾环甜甜笑道:“三哥,你瞧她,她叫舞红玲,这个名儿好不好听?”

    贾环闻言,笑着点点头,看着那个很有些紧张的丫头,道:“你也是戏班子里的?”

    那名唤舞红玲的丫头闻言连忙屈膝一福,道:“回三爷的话,奴婢是戏班子里教她们昆曲儿和身形的。”答话时很规矩,没有抬头看人。

    贾环见状,笑着点了点头,比较满意。

    贾惜春见贾环高兴,愈发得意,她又对她的先锋大将连连招手,道:“芳官,你快过来,给我三哥瞧瞧!”

    说罢,她又转头对贾环高兴道:“三哥,她叫芳官,原来姓花,没名儿,就叫芳官。她可有趣咧!

    她说,她打架厉害的紧!一头能撞人拾个大跟头!

    她还会爬树摘果子掏鸟窝,还会下河里摸鱼捉虾!咯咯咯!

    三哥,你说她好玩不好玩?”

    贾环闻言,眉尖轻轻一挑,看向芳官,道:“这些你都是跟谁学的?”

    芳官抿嘴一笑,看着贾环微微得意道:“不用学,耍的时候自己就会了。”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然后又对贾惜春道:“你若是想做这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三哥陪着你一起的时候才可以。不然,上树太高,摔下来容易摔坏了。下河里摸鱼,万一水里有虫子咬人,也危险。”

    贾惜春知道好坏,她抱着贾环的胳膊咯咯笑道:“我听三哥的哩!”

    贾环哈哈一笑,又抚了抚她的头发,见小吉祥有些晦气的走过来,朱二丫跟在她身后垂头丧气的。

    “这是怎么了?”

    贾环笑着问道。

    小吉祥一对毛毛虫眉皱起,“烦恼”道:“三爷,二丫的胆子太小……可听兰哥儿说,她在外面的时候胆子不小啊,还敢捉歹人。怎么进了府后,胆子这般小,连跟三爷说句话都不敢。”

    “哼!人家二丫那叫懂规矩哩,不像你!”

    贾惜春得意道。

    小吉祥才不恼,撇嘴道:“那你手下这个丫头子,也不懂规矩喽?”

    贾惜春闻言非但不恼,还愈发得意,笑道:“你和她比?”

    小吉祥哼了声,道:“又有什么不能比的……唉!论能为,二丫不比她差,可论胆子,却不如她。这仗是不能打了,不然非得损兵折将不可……”

    “咯咯咯!”

    见小吉祥认输,贾惜春高兴的笑了起来。

    她的那个先锋大将,听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似乎也很高兴,一张小圆脸也瞬间笑成了花儿!

    贾环又摸了摸小吉祥的脑袋,道:“你们俩仔细着,这两天府里大忙,你们若是闹的太欢实了,当心老太太收拾你们。

    等园子里安顿好,贵妃省完亲后,你们再去里面撒欢儿。

    不过,你们现在武比不了,还可以文比啊!”

    “三爷,什么是文比?”

    小吉祥仰着脸儿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笑道:“她们一边儿会唱戏,一边儿会百戏。你们找一些中立的人来做裁判,看她们谁表现的好,谁得到的掌声多,就算谁厉害!”

    “好!”

    小吉祥原本因为麾下大将太无能而郁郁的心情,顿时恢复了晴朗,高兴道:“二丫虽然胆小,可真能为却厉害的紧!一定比四姑娘手下的强!”

    贾惜春却不服道:“芳官比二丫厉害多了!三哥,你来做判官么?”一双大眼睛期盼着看着贾环,她还渴望贾环能帮她走后门哩!

    因为她心里着实对今天才认识的一群小伙伴的本事不大放心……

    贾环却哈哈大笑道:“你们去找别个吧,我得去看看大嫂!好好玩,不许打架啊!”

    说罢,贾环离去了。

    身后,又传来一群小丫头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

    ps:说一下关于水的问题,园子里的戏,注定不会太起波澜,都是一些比较琐碎,但比较有趣的事。

    红楼气息会相对浓郁些。

    过了这一段后,后面才会再平地起惊雷,而后金戈铁马。

    咱们的故事还很长。

    有的书友觉得水,我真心觉得有点冤。

    因为每一章,其实都是用心构思的。

    我会用心的揣摩她们的人物性格,然后根据她们的性格进行做事,对话……

    不过若有不喜欢这方面的,可以等等再看。

    等省亲这段剧情之后,就会有剧烈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