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药钵
    “奶奶,您回来……您这是怎么了?脸色怎地这般难看……奶奶,您又呕了?”

    尤氏院,银蝶看见尤氏杏眼红肿的走了进来,大惊失色的问道,不过,当她看到尤氏手里拎着的两个药包后,面色顿时一变,脸色发白,看着尤氏道:“奶奶,您……”

    尤氏面色木然的摇摇头,轻声道:“去把药煎了……”

    银蝶面色再变,脸色愈发苍白,颤声道:“奶奶,不是说好,再忍几个月,然后回太夫人那里悄悄的……

    到时候,让太夫人先帮着养半年,再抱回来……

    就说是从养生堂领回来的……

    您怎么……”

    尤氏闻言,惨笑一声,道:“时运不济,先前想的太简单了……

    如今两府上下,都为了省亲在忙碌,我又岂能独闲着?

    我有诰命在身,又是这边的管事太太,无论如何都脱不开身的。

    不仅要常在人前露面,还要常去西边儿老太太那里走动。

    以她老人家的眼力,纵然我能逃过一次两次,又岂能侥幸到最后?

    偏我又是不争气,怎么忍,都忍不住作呕……

    好了,就这样,你去吧……

    不要再幻想了,这件事出不得一丝一毫的岔子,否则的话,我们两个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要再说了,快去熬药吧。”

    说罢,尤氏的面色愈发木然,眼神也渐渐空洞,失了生气。

    将药包交给银蝶后,朝屋内挪去……

    “银蝶,你要明白,如果这件事上出了岔子,我们两个,都没有活下去的可能的,纵然能活着,怕是比死还难熬……”

    进屋前,尤氏留下了这句话,让银蝶的身子一颤,眼神痛苦……

    终究,她还是没有勇气在药上做手脚,换成无害的。

    她只能拎着两个药包,去找个没人的房间,去煎药。

    ……

    药室小院的门口,公孙羽眉头轻皱的看着那两扇没有闭合的黑门。

    有人来过。

    公孙羽进门后,径直去了药室正间,她在意的不是银财或者首饰。

    这些东西她起初也有几分兴趣,可是当贾母、薛姨妈、赵姨娘、王熙凤甚至薛宝钗等人,一件又一件的送给她后,渐渐的,也就不怎么稀罕了……

    她在意的,是贾环给她淘来的许多医书珍本,甚至是孤本。

    这些医书纵然距离《苗医奇经》那种医道宝典还有些距离,却也同样非常难能可贵。

    对她而言,这些医书绝对比珍宝还要珍贵。

    而且,这些也都是他,花了大气力收集来的……

    还好,只在书架和书案上扫了一眼,对这里了如指掌的公孙羽就知道,她的那些宝贝没有少。

    心也就放下大半了。

    至于其他的,对她来说,多少都一样……

    不过,她还是决定去药房再看看。

    毕竟,那里也有几株比较珍贵稀少的药材。

    只是,当公孙羽进了药房,走进药橱后,面色顿时一变!

    药橱上,有一个抽屉,空荡荡的抽开放在那里,里面原本应该有的两包药,却不见了踪影。

    而这两包药,正是她之前配制的避子汤!

    但这还不是关键的,关键是……

    在有孕前,用了避子汤,除了能避子外,还能调理一些妇人常有的小毛病。

    譬如说,经期延误等。

    但在有孕后,再服避子汤,就不是避子了。

    对孕妇而言,那是比砒霜还要剧毒的毒药!

    避子汤和流产药完全是两个概念……

    想起那日配药煎药时,只有尤氏一人看到,再想起那日之事和这几个月来尤氏的反应……

    公孙羽面色陡然苍白,身子晃了晃后,转身出门,朝尤氏院跑去。

    ……

    “既然妈说了不指望这个挣银钱,颦儿又向着你,那么我就退一步。

    丰字号与云字号合作也可以,但,合作的方式要定好。

    云字号的货本来都是独货,所以才好售卖。

    那些从贾家作坊里出产的货,部分可以放在丰字号售卖。

    有了这些旁人没有的货,就会为丰字号带来许多客人,也会带动其他货的售卖。

    但是,云字号可以给丰字号支付一些……渠道费,却不能以成本价将那些货贱卖给丰字号。

    丰字号只能作为一种渠道进行代卖,这是底线……

    罢了,这些细节我自去和哥哥说吧,妈你就别管了。”

    如今已经渐渐接手宁国府南边商号的薛宝钗,不施粉黛但更显清艳的脸上,神色极为认真的说道。

    一点情面都不讲……

    不过看着薛姨妈渐渐难看起来的脸,她也不傻,懂得立刻转移话题,要去和薛蟠直接勾连……

    她的这番做派,却让其他女孩子看向她的眼神愈发钦佩。

    史湘云尤其如此!

    因为如此一来,纵然史家来人寻她,她也有话可说了。

    她甚至就可以按照这个法子照描给她们……

    贾家只是借用薛家的商号铺货,史家若是也想分一杯羹,不是问题。

    只不过,你们得先铺设开商号……

    这个主意,真真是,太为她着想了!

    似乎感受到了史湘云的眼神,薛宝钗转头看向她,与她轻轻一笑。

    而对于薛宝钗这种做法,连一直想抓她小尾巴的林黛玉,都说不出什么话来,怔怔的看着薛宝钗……

    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与史湘云对视一笑后,薛宝钗又侧过脸,与林黛玉对视一眼,轻轻颔首一笑。

    她这一笑,却让以心思灵动聪慧著称的林黛玉,被她的这份友好给弄得有些心神慌乱,眨了眨眼睛后,竟低下了头去躲避……

    不过,林黛玉到底非同一般,随即就又反应了过来,这般低头,实在太示弱太没面子了,于是她便又抬起头,直视薛宝钗。

    她想看清这人,到底是真的公正无私,还是在内里藏奸!

    只可惜,当林黛玉再看过来时,薛宝钗却已经转过脸去了。

    一时间林黛玉也看不透她,所以只好郁郁的鼓了鼓脸……

    “噗嗤!”

    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让敏感的林黛玉顿时转过头去,本有些心虚的她,在看到竟是贾环在那里“偷乐”后,顿时大恼,一双雾气濛濛下,却又灵气动人的眼睛,“怒视”着贾环!

    却不知,这幅扮相,在贾环眼里却更加的生动,也更加可爱!

    这也再次证明了一件事,颜值真的很重要……

    当着薛姨妈的面,贾环极为不害臊的,对着林黛玉抛了两个飞眼儿……

    不过,见薛姨妈面色诧异的顺着贾环的目光看过来后,林黛玉俏脸羞的通红,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再恨恨的瞪了贾环一眼后,对薛姨妈匆匆一笑,便借着垂头做事之机,掩饰了过去。

    薛姨妈见状,对贾环笑道:“到底还是颦儿更怜人些,比宝丫头古板的性子强的多。”

    贾环闻言,看了薛姨妈一眼,又感觉到几道似有似无的眼神瞄了过来,他有些尴尬笑道:“姨妈这话说的……我都不大好接了!

    都好,都好……哈哈哈!

    对了姨妈,今儿是公孙给西边儿老太太和我娘她们瞧身子的日子,您怎么没去啊?

    常检查检查才是,保养得当,才能长命百岁。”

    薛姨妈笑道:“一个月一遭,也太勤了些。

    我自己觉着还好,又忙着炖汤,所以就想着,下个月再检查罢!

    我听说,除了老太太和凤丫头在坚持外,你娘那边,也不去了呢。”

    贾环想了想,笑道:“我娘性子急了些……两个月一次,也行。

    反正还要再过个几十年,姨妈才会慢慢变老,到那个时候,再每月检查一次也来得及。”

    此言一出,薛姨妈顿时笑成了花儿,其他她人却纷纷向他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马屁精!

    上回贾环送了贾母一件新袄,居然说老太太穿上后,至少年轻了五六十岁!

    要知道,贾母今年将将七十初头,年轻了六十岁去,那岂不是比惜春还小了?

    然而,结果却证明,越是有了春秋的女人,越喜欢听这种话……

    只是,这般没有节操的拍马屁,到底让人“不耻”!

    林美人的眼神尤为不善!

    中老年妇女之友贾环在感受到几束不善的“杀气”后,忙打了个哈哈,道:“得,你们先忙!

    我去大嫂子那儿瞧瞧,看看她有没大事……

    姨妈,您再坐会儿,晚上一起用饭吧?

    我从那边过来时,老太太说今儿她那边要用一些上了年纪人吃的药膳,牛乳蒸羊羔什么的……

    都不是我们吃的,所以今儿就不招待我们了。”

    薛姨妈闻言道:“环哥儿,你快自去忙你的去吧,不用管我们。

    今儿我也不能在这里用,你薛大哥说,南边儿有一个老掌柜的今晚要到。

    也是家里几辈子的老人了,我也得去照个面,一起吃个饭。”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姨妈了,姨妈,我先去了。”

    薛姨妈笑容可掬道:“去吧去吧,你忙!”

    贾环又与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后,朝后头的尤氏院走去。

    ……

    “把药放那,出去吧。”

    当银蝶将一大钵汤药端进屋后,尤氏淡淡的道。

    “奶奶……”

    银蝶心里着实不忍,道:“奶奶,就让我在这里服侍您吧!”

    尤氏身上似乎连一丝生气有没有了,声音平平的道:“出去……”

    银蝶看着尤氏木然惨白的脸,眼泪都下来了,跪下求道:“奶奶,您就再想想吧,总会有法子的……”

    “唉!”

    尤氏长叹息一声,两道清冷的泪从眼中流下,却还是木然的摇了摇头,道:“银蝶,出去吧,给我守好了门。”

    银蝶见状,到底不敢再多说,重重的磕了个头,道:“奶奶,您可一定要保重身子,有什么不对,您一定要早早的叫我。”

    尤氏没有再开口,双手并在一起,放在膝上,没有一点声息的坐在那里……

    银蝶出去了……

    当房门关闭声响起时,尤氏的身子轻轻的一颤,她抬起眼帘,看向了桌子上静静放在那里的药钵。

    药钵里盛放的汤药,还在冒着淡淡的热气。

    尤氏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再次轻轻的抚上了腹部,泪如雨下。

    哭了一会儿,她用帕子拭去脸上的泪水,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愈发空洞无神,而后起身,朝桌边走去。

    站稳了脚,她用一双微微颤抖的手,端起了药钵……

    ……

    ps:咳咳,解释一下,这两天外省的友院来交流学习,我们技术类科室是主力。

    人家远道而来,总得请人家吃两顿饭。

    所以,昨晚又去腐.败了……

    不过,他们今天一早就要走了。

    明天恢复正常更新,然后慢慢补更。

    我真的太困了……

    最后啰嗦一句,这几章的目的,就是为了描述出一个比较形象的尤氏,再引出几个重要的人物。

    自然不会是悲剧。

    不解释不行,不是每个书友都有足够坚强的耐心看到下一章……

    我去睡觉了,两天基本没怎么合眼,太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