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桃花
    她叫尤氏。

    出身在一个连普通百姓家都算不上的柴户人家。

    这样人家出身的女儿,通常是没有大名的,只有一个小名当记号。

    因为是出生在阳春四月,正是金丝垂柳、桃吐丹霞的时节。

    所以,上过几年私塾,自命绝不同于寻常泥腿子的尤父,在金柳和桃花这两个颇为不俗的名字间,选择了后者,作为尤氏的小名儿。

    尤父很自豪的对邻里解释道:桃花,要比荷花、桂花、杏花和菊花,都高明的多,也风雅的多,一般人是想不到这个名字的……

    即使想到了,也绝对不会知道这个名字的真正出处。

    面对诚心求教的邻里,尤父矜持了许久后,大方的吟了一首诗,作为桃花这个不俗的名字的真正解释: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邻里听闻,果然无不拜服!

    ……

    尽管如此,尤氏的出生,却并未给尤家带来多少喜悦。

    相反,尤父真实的心情,是非常失望甚至是沮丧的。

    因为尤母生的,是一个女儿……

    在这个年代,女儿还不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更没有父亲前世“情人”的说法。

    在这个年代,女儿是父亲的冤家,是父亲的讨债鬼,更是父亲的“赔钱货”……

    因为待到闺女出阁时,再贫穷的人家,也要尽力为女儿准备一份嫁妆。

    世风如此。

    若是哪家陪不出嫁妆,女儿在婆家受到轻视欺负是小事,关键还会连累娘家父亲被世人嘲笑,被四周邻里小觑,成为邻里心中的笑柄。

    这对好体面的尤父而言,是万万不可接受的事。

    也正因如此,当尤氏出生后,尤父的心情很不好,他甚至已经在心疼,十几二十年后,他送这个赔钱货出阁时,会割去多少肉……

    为此,他甚至还迁怒于尤母,辱骂苛待于她。

    让尤母在还没坐完月子时,就辛劳做事,为尤氏攒嫁妆,进而造成了尤母的早逝……

    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尤氏一天天的长大。

    因为有一个这样的父亲,所以她很早很早就锻炼出了察言观色和辱退让以自保的本事。

    即使如此,她的幼年,过的依旧十分的艰难……

    直到她慢慢长大,到了十一二岁的时候,她的处境才发生了改变。

    因为有一天,尤父忽然惊奇的发现,不知何时起,这个很不受他待见的“赔钱货”,竟渐渐长成了绝色胚子。

    好多见过尤氏的人都信誓旦旦的保证,尤氏长大后,一定会是一个大美人。

    还有在贵人府上做过仆役的人说,就是那些高门大户里的官太太,都没有尤氏的颜色好。

    这句话,让一直都抱怨怀才不遇,没有机会的尤父,砰然心动……

    为此,他果断的拒绝了那些慕名而来,并且非常慷慨的愿意出十两银子天价聘礼的寻常商贾人家的求亲,而这个价码,若是放在两年前,尤氏还是一口豁牙的黄毛丫头时,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因为即使陪送出四两银子的体面嫁妆后,他还能落下六两的大头……

    但到了这个时候,心怀大抱负的尤父,又怎么可能会“目光短浅”的去“贪图小利”呢?

    在细细观察了尤氏两天后,尤父咬了咬牙,一狠心,花了五百个大钱,特地请来了城南北巷子口的那位著名的铁口神算罗瞎子,给尤氏算了一卦。

    结果,令他十分的激动和兴奋。

    因为罗瞎子在听过尤氏的生辰八字,用心掐算了一番后,果断批断,尤氏的命理,是一个身负大运道,日后必定大富大贵,并且定然能成为诰命夫人官太太的福命!

    他甚至用了“贵不可言”这四个字。

    罗瞎子还极为高深莫测的告诉尤父,他其实很少用这四个字来批示她人的命理的……

    而后,无论尤父再怎么询问,他都只用“天机不可泄露”来推却不言。

    即使尤父以不给卦金来要挟都不行。

    见到他如此坚定的行径,尤父却愈发坚信了罗瞎子的卦言,最后非常大方的给了罗瞎子六百五十钱的卦金……

    从那日往后,尤父痛改前非,化身慈父,不仅待尤氏若掌上明珠,疼爱有加,还亲自教导其识文断字,读书启蒙。

    当然,以他本身草鸡私塾没有毕业的学历,纵然尤氏聪慧非常,可是……到底成就有限。

    一直到了五六年后,功夫不负有心人,始终默默耐心守候、并以大精力揣摩关注贵人动向的尤父,成功的利用一次“偶遇”的机会,将尤氏送入了宁国府这座他做梦都没想过能踏入的高门中。

    为此,对颜色艳冠府内群芳的尤氏,格外喜爱的贾珍,给了尤父足足一千两银子的巨额聘礼。

    第一次,尤父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的真谛。

    有了一次成功的经验后,起了雄心壮志的尤父,甚至不再看重街坊邻里的眼光,冒着被人讥讽嘲笑的危险,娶了一个带着两个“赔钱货”、“拖油瓶”的寡妇。

    原因只有一点,这个寡妇的两个“赔钱货”女儿,长的与尤氏一般的美艳,娇媚。

    自以为对“运营”女儿嫁入豪门颇有心得的尤父,根本不在乎旁人的耻笑,雄心勃勃的开始了他再次营造“贵妇”的操作……

    只可惜,天妒人杰!

    在尤父大业未成时,却有了“出身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之悲叹!

    他还没将他的满腹锦绣文华教导完毕,就病倒了,他得了不治之症,很快就奄奄一息。

    不过,在临终前,满怀不甘的尤父,将他未完成的“大业”,托付给了尤氏。

    希望她能够女承父业,若有机会,尽力将这门“低投入、高产出、回报率高的惊人”的极有发展前途的家业,继续下去……

    尤父信誓旦旦的对尤氏保证,他是她的亲父,是不会害她的……

    ……

    走在宁国府后院的偏僻小道上,回忆着这一幕幕过往的尤氏,泪流满面。

    他说,他是她的生父,不会害她的……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尤氏都愿意承认这句话。

    因为她确实因此,过的比幼时邻里家的玩伴女孩们好的多的多。

    她从原本的下里巴人,成为了阳春白雪。

    她真的成了宁国府这座原本可望而不可及的高门大户中的女主人,尽管只是名义上的。

    她还成了幼时看戏时,戏文里极为体面的诰命夫人。

    她很满足,也因此感谢她的父亲,为此,她甚至愿意拉扯那三个与她没有任何血缘亲情的女人。

    并且唤那两个尤父的继女为二妹和三妹,别人管她们叫尤二姐和尤三姐……

    但是此刻,尤氏对那位早已离世的父亲,恨入骨髓!

    眼泪似乎没有止境的流下,尤氏的一只手,轻轻的抚在腹上,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慈爱、那样的……绝望……

    她忽然记起了一些极为模糊的记忆。

    那是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在那间昏暗的屋子里,在那张简陋的床榻边,她看到的,是一双那样留恋、那样担忧、那样不舍……也是那样绝望放不下的眼睛……

    娘……

    娘……

    她终于能体会到,在她娘闭眼前,那副神色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生离死别,死别……生离……

    ……

    药室原本就是宁国府的禁地。

    在那日发生了荒唐事后,这里更是宁国府仆婢们绝不可靠近的所在。

    而性格清冷的公孙羽,也拒绝了姨娘的待遇,没有接受丫鬟服侍。

    所以,足足三间大瓦房,占地不小的药室,始终只有公孙羽一人存在。

    也因此,始终都是静悄悄的。

    当神情有些恍惚的尤氏,终于走到了药室的时候,却发现,药室内并没有人存在。

    公孙羽并不在这里。

    她才陡然想起,今日,是公孙羽给西边儿府上老太太等妇人检查身体的日子。

    依照贾环的意思,每一月有两天,公孙羽都会抽出时间来,给贾母、赵姨娘、王熙凤、李纨并诸多姊妹们检查一次身体。

    之所以没有王夫人,不是贾环小气,而是王夫人自己不需要,公孙羽甚至没进她的门都被挡回来了。

    所以,贾环也没有强求……

    而今日,正是公孙羽为贾母等人检查身子的日子。

    念及此,尤氏却并没有沮丧,反而轻轻的呼了口气。

    她用一席素色的绣帕,擦了擦眼泪,然后进了药室。

    ……

    尤氏记得,那一日混乱后的第二天,为公孙羽准备好姨娘小院的她,再次来到药室时,正好看到公孙羽当着她的面,配了几味药,而后煎服了一碗。

    她当时很关切的问公孙羽,是否身子有恙,好好的怎会吃药?

    公孙羽非常平静的告诉她,那不是药,那是避子汤。

    并且很认真的问她,她要不要也喝一碗?

    尤氏记得,当时非常混乱的她,不知是怎样想的,下意识的就拒绝了公孙羽的话。

    或许,她觉得不会有事。

    又或许,她觉得,即使有事,也可能不会被人发现……

    公孙羽被拒绝后,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就随手将几包配好的药,放入了一个药橱的抽屉内关好,而后告诉她,若有需要,随时可以来找她。

    尤氏当时慌乱的应了声后,便有些匆匆离去了。

    之后几个月,她都没有再来药室一步,每月轮到检查身子时,她也找了各种借口避开了。

    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要这样做。

    但此刻,尤氏在空无一人的药室中,颤着手,将一个药包,从记忆中的那个药橱的抽屉里拿出时,泪流满面、心如刀绞的她,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心。

    原来,她那么的……那么的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她是女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