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汤
    贾环虽然被秦可卿看的不自在,不过却也没怎么在意。

    你和爷做过的比这还过火爆呢,也好意思笑话你婆婆?

    咳!

    这话有点丧尸丧尸的……

    总之,当贾环将此意以目视之,传递给秦可卿后,秦可卿如瓷玉般的瓜子脸上,登时俏红一片。

    眸如秋水的盈盈看了贾环一眼后,她忙又赶紧低头伏身,去做她自己的事了……

    虽然在人前时,她是个温顺知礼懂事的,好似一点心思心计都没有。

    可生活在这样的大宅门里,哪里又真的能如此纯善无思?

    她心中自有算计,知道在这间屋子里坐着的女孩子们,除了贾迎春懵懂可亲,从不会揣测她人外,其她的姑娘,有一个算一个,就算不是火眼金睛,也都是心思细腻,感知灵敏之人。

    她若是稍微多一些异动,怕是立刻就会引起她们的审视……

    在这种场合下,能以眉目传些情,已经是极限了。

    贾环见状,心里也好笑,一来为这些漂亮女孩儿的聪慧感到欣赏……

    二来,则感觉到一种近似偷情般的刺激感……

    怪道圣人有云: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野花要比家花香。

    还真是很有哲理……

    待重新坐下后,贾环却显得有些无聊起来。

    他发现,男孩女孩间果然是有区别。

    他与牛奔、温博还有秦风等人,就算办正事的时候,也会经常忙着忙着就打闹起来。

    大家的嘴从来都不会闭上,你刺我一句,我骂你一句,有时还会过过招……

    闹腾的紧!

    可是女孩子们真不一样,做起正事来,专注的让人钦佩。

    除了贾迎春时不时抬起头看贾环一眼,姐弟俩相视一笑外,其她的女孩子,别说理会他跟他笑了,连头都不抬一下。

    贾环看着,都开始怀疑他自己的人生态度是不是太颓废太不务正业了……

    不过,随即,他又将这个不客观的想法抛却脑后了。

    想那么多作甚?

    看美人才是正经的!

    前世,贾环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一个成语,叫“美人如玉”。

    只是,他却从未见过真正的如玉美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班花校花他见的多了,漂亮倒是极漂亮,也曾每每惊艳过,可却从未有过美人如玉的感觉。

    这事关气质问题。

    要求的不止是长相,更多的,是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

    解读不同的书,生成不同的气质,也就如同不同的美玉。

    或灵动如碧色欲滴的翡翠,或温润如袅袅烟云的暖玉,亦或如大气磅礴、光彩耀眼的帝王玉。

    贾环有些出神的看着她们,自觉何其幸也。

    这等女孩,旁人得一便该如珍宝性命般呵护,幸运非常了,而他却能同时有之。

    不过,又想起这几人在原著世界里与贾宝玉的恩怨瓜葛……

    贾环忽然觉得,他是不是应该给贾宝玉找份好亲事了?

    谈不上愧疚,因为如果没有他的横空出世,贾家必然还会如同原著世界里那般轰然崩塌。

    而围绕在贾宝玉周围的那些女孩子们,能得善终的,十个里头一个都没有。

    只是,他到底截断了人家的姻缘。

    而且,他那个宝二哥,一直都是老太太的心头肉,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改变多少。

    说不定,老太太还以为,是贾宝玉的福气,保佑了贾家再次崛起,让先荣国贾代善显灵,调理出贾环来,为贾家奔波,保贾家富贵不失……

    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命根子一般宠了十多年,别说是亲孙了,就是个宠物,都宠出感情来了。

    何况老太太还对贾宝玉的那块玉那般推崇信奉……

    贾环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平,因为他的富贵和成就,并非是贾母赐予的,她也赐予不了。

    而且,客观的说,这些年来,贾母其实是帮了他的大忙的。

    从当初他还未承爵,在城南庄子上捣鼓出水泥热卖,被贾赦贾珍等人觊觎谋夺起,从那个时候,贾母就开始帮他了。

    而这些年来,老太太对他的感情,也日渐深厚,并不比贾宝玉差几分。

    别的不说,只为了防备他在宁国府里受尤氏以长嫂兼前主母的名义“欺负”,这几年,贾母很是费了些心思,明里暗里敲打了尤氏不知道有多少回……

    想起这些,贾环心里既觉得暖洋洋的,又觉得有些感动。

    如果没有老太太,尤氏凭借一个长嫂如母的名头,还真的在内宅里给他些不痛快。

    当然,以尤氏的聪明,她定然不会做出这等糊涂事。

    贾母也是为了以防万一,防备她不在后的日子……

    所以,即使看在老太太慈爱的份上,贾环也得保贾宝玉一生的富贵平安……

    宁安堂后厢房里,加了冰片特制的熏香,每隔一会儿,便从兽首香炉里喷出,弥漫在整个房间内。

    不仅提神清心,还有一些其他的小益处。

    在香烟氤氲中,贾家姊妹们,都专心致志的忙着手里的活计。

    连贾迎春都渐渐沉浸在刺绣图案的描绘中了。

    贾环看着这微醺的一幕,觉得很幸福,并希望能够永久的这般下去……

    “吱呀!”

    静谧到底是被打破,不仅贾环很享受这一刻的安静祥和和幸福,其她诸女们同样如此。

    只是,女儿家的心思不同罢了。

    她们方才虽然始终没有抬头,虽然始终都在专注着手里的工作,可这并不代表,她们感受不到屋内温暖的气氛,以及贾环的心思……

    本来其实很小的推门声,此刻,在众人耳中却极为不舒服。

    不止贾环微微挑起了眉尖,目光微微一凝的看向门口处,其她姑娘们,促起眉头的,也不在少数。

    不过,当看清来人后,她们又立刻变了脸色……

    “姨妈来了?”

    不说贾环、薛宝钗、史湘云并迎春、探春、秦可卿都起身笑脸相迎,就连林黛玉都面带笑意的站起来唤道。

    这几个月来,薛姨妈的表现,当真值得让人称赞。

    她原本就日日笑容盈面,与人说话必带和煦的微笑,使与其交谈者心情愉悦,不由的对其心生濡慕。

    虽然那日,公孙羽言明,贾环三两年内不得近女色,让原本定好满腹心计的薛姨妈着实失落了会儿,可只第二天,她便又恢复了过往的模样,甚至更好了些。

    对贾家姊妹,甚至对林黛玉,都每每嘘寒问暖,说一些女儿家的体己话,一些通常都由母亲教导的闺中规矩。

    开始的时候,林黛玉还客气礼貌而疏远,可是后来,渐渐也被薛姨妈的慈心给打动,与薛姨妈亲近起来。

    贾母看到这一切后,也益发高兴满意,不过,暗地里还是跟贾环说过,不要忘了他曾答应过她的话……

    但总而言之,薛姨妈在贾家是越来越受欢迎了。

    薛姨妈笑容满面的进门后,忙招呼众人坐下,一一笑着点头看了眼后,她方招手唤过随她一起进来的莺儿,让她将抱来的一个精美的瓷罐放下,对抽了抽嘴角的贾环道:“环哥儿,前儿姨妈又得了个好方子,是从宫中得到的,相传还是前朝嘉靖年间,老皇帝用过的,流传到今儿,在宫里都是秘方。

    这两日备齐了食材,今儿终于炖好了汤,你快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看着满脸慈爱笑容的薛姨妈,贾环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今天这一幕,在前两三个月里,不说见天儿的上演,最多也就隔个三五天,便会来上这么一出。

    其他人倒也罢了,林黛玉一开始也想的多,不知是不是被薛姨妈发现了,第二次,就连带着林黛玉都准备上了一份。

    姊妹们都没有,连薛宝钗都没有,独独贾环跟林黛玉有……

    啧啧!

    不好说林黛玉自那以后的心情,反正自那以后,她再面对薛姨妈时,就不再那么多心了。

    只是林黛玉到底根骨弱,不能乱补,所以后来又变成贾环一个人受用了。

    可是……

    贾环觉得,不仅林黛玉不能乱补,他也不能乱补。

    倒不是说他身子弱受不住,而是……

    春天本来就到了,按照自然规律,本就到了动物们发.情的季节……

    贾环是人,可人也是高级动物啊!

    连低级的都开始发.情,更何况高级的?

    本来就春心荡漾,苦苦压制着。

    哪里还经得起这一桶油一桶油的往火上添……

    贾环面色不知该苦还是该笑的看着薛姨妈,道:“姨妈,上回不都说好了嘛,不让您再费心了!我还特意给您表演了番胸口碎大石,您不都瞧见我的身子骨有多结实了?怎地……怎地又辛苦一回,炖了锅好汤来?”

    人家是长辈,又是好心,还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再加上那一脸慈爱宠溺的笑容,贾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不过……他是真不想喝了,压火压的太痛苦……

    “姨妈,我瞧大兄身子骨虽然看着好,可内里却似有些发虚,步伐不稳,正是需要这种补汤补补的时候,不若,您拿回去给他用?”

    贾环一脸仗义的说道。

    薛姨妈笑的愈发可亲了,道:“我的儿,难得你还想着那头野马。不过你放心吧,我都准备了,家里还留了一点给他,这就是你的。

    听宝丫头说,这些日子你总在外面辛苦,想来累坏了,喝点汤补补也是好的。

    对了……你不提你薛大哥我还忘了,他最近总是神神鬼鬼的,神秘的不得了。

    我问他在忙甚,他又不实说。

    只说有份大礼要送给你,保准你喜欢,还说连我等也喜欢……

    方才来时,他难得在家,特意嘱咐我,让我告诉你,明儿不要出门,他要来给你送大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