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得意
    来人正是贾兰。

    这小子自幼被他娘教得极擅明哲保身那一套,凡事只要事不干己便高高挂起。

    不过后来被贾环教诲了几次,李纨也撒开手不管了,他自己又拜得名师,贾环原想他不会再这般了,谁想,今日还是只敢远远的躲在后面避着。

    纵然忽地想起他那师父正是明哲保身的大高手,贾环还是有些生气。

    在外面明哲保身也就罢了,可在自己家里跟家人还明哲保身,未免就无情了些。

    若是他与贾菌关系一般也就罢了,贾家族人成百上千,关系不亲的他不管也是人之常情。

    可这小子与贾菌关系极好,方才却一直躲在后头看戏,是何道理?

    再想想原著世界里,贾兰不就是如此吗?

    做得高官,配得金印,但为避讳,却不曾对贾家其他落难人施以援手。

    那可都是至亲啊!

    却不想他自己也随即逝去……

    这才有了曹公笔下“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

    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并“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之讥讽。

    念及此,贾环心里生怒。

    难不成,这个世界里他做了那么多事,还改不了这小子这种心性?

    见贾环眼神不善的看着自己,贾兰却有些莫名其妙,他眨着眼睛看着贾环,道:“三叔,您没事吧?可是侄儿做差了什么,气着三叔了?”

    贾环喝道:“你方才在后面鬼鬼祟祟的看什么?”

    贾兰闻言,有些不好意思道:“是侄儿的不是,侄儿因嫉妒菌哥儿能下姑苏,见识那处世间第一等繁华景色,心里艳羡,所以方才见三叔教训他,才在背后偷乐。

    侄儿知错了,到底失了君子之风,恳请三叔责罚。”

    贾环皱眉道:“你有这心倒也寻常……只是,若是在外头,你看到有强人欺负贾菌,可也只敢躲在背后看着?”

    贾兰闻言,小脸“腾”的一下涨的通红,仰脸看着贾环,高声道:“三叔,侄儿亦是荣国子孙,亦是贾家后人,亦是三叔亲侄,如何就能做这等没骨头的事?

    在外头,谁敢欺负菌哥儿,侄儿定不与他善罢甘休!

    三叔能拼死护着二姑姑不被人欺负,侄儿也能!”

    说着,还挥舞了下拳头……

    贾环见其脸色不似作伪,点点头,道:“你明白这点就好,男子汉大丈夫,行于世间,即使不能飞黄腾达,也一定要保得亲人平安,虽死不悔。

    若是亲友受辱,你却只干缩头在后面看着,则卑贱不如蝼蚁,非我贾家男儿,你们俩都记住了吗?”

    “是!”

    贾兰和贾菌闻言,齐齐躬身一拜,面色敬仰,沉声应道。

    若是换做贾琏来教训这通话,两人保管只当耳旁风。

    你自己都做不到来给我们讲大道理,你讲的着吗?

    但贾环不同。

    贾家族人最钦佩他这个族长的一点,就是他护家人,护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为了一个堂姐,他能生生打进皇宫去。

    即使重伤垂死,也将堂姐给带了回来,还硬是废了打骂贾家女的忠顺王世子。

    这种事,在市井中早已被编成了传奇段子在讲。

    而贾环在这些段子里的名头,不是什么诚实可靠小郎君,而是孝义忠烈贾三郎!

    因为这事,在都中过活的贾家族人们,日子着实好过了不少。

    或有穷的,或有贫的,但绝没有受欺负的。

    所以,贾环说的这番话,贾兰和贾菌两人心里十万个佩服!

    见两人乖觉,贾家也不再多言,只告诫他们好生做事后,就离去后。

    最后又看了眼梨香院里的丫头们,发现很有不少姑娘,看他的眼神有些秋波脉脉……

    贾环心头得意,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啧啧!这境界,已经到了唯恐多情累美人的巅峰境界了。

    哈哈哈!

    ……

    “哟!我说老祖宗那里怎么没见着你们,原来都在我这儿呢!

    哈哈哈!好好好!大嫂子,今儿咱们做东道,好生高乐高……”

    回到宁国府内宅后,却见贾家姊妹们大都在他这里,贾环见之大悦,豪气顿生,要请客吃饭,只是话没说完,就被林黛玉不客气截道:“去去去!都忙着呢,大嫂子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哪有时间再伺候你吃饭,你自个儿一边儿高乐去吧……”

    说着,她也不理贾环,径自抖着手里的一份单子,对屋内一妇人道:“李妈妈,既然已经采访聘买得了十个小尼姑和小道姑,连新作的二十分道袍也都有了,怎地这还要再添一个……叫妙玉的?她是什么来头?怎地还是一个带发修行的?”

    听林黛玉这样一说,其她人先是看着吃瘪的贾环一笑,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位李妈妈身上。

    带发修行……太高大上了!都是戏文里才有的……

    李妈妈就是李万机的婆娘,如今是宁国府这边内宅里的女管事。

    原先在宁国府后宅里得用的管事妇人们,先后被贾母都打发出去了。

    尤氏自然明白,老太太是担心她会借着这些人手制辖宁国内宅,日后给新妇不便,也桎梏了贾环……

    对外事上老太太或许不精练,可对这些内宅之事,她是真正的祖宗……

    幸好,尤氏也并不曾生出这些心思来。

    所以,当贾环在庄子上习武三年归府后,尤氏主动的求了许多贾环手下的人进内宅帮忙。

    除了李万机的婆娘外,还有许多城南庄子出身的妇人。

    经过调理训练,如今都已成了精干的妇人了。

    听到林黛玉发问后,李万机家的忙赔笑道:“回姑娘的话,这位带发修行的姑娘,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

    因生了这位姑娘自小多病,买了许多替身儿皆不中用,到底这位姑娘亲自入了空门方才好了,所以带修行。

    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

    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伏侍。

    她文墨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摸样儿又极好。

    因听见长安都中有观音遗迹并贝哉悠哉的找了个空椅子坐下,尤氏忙上前来给他倒了杯水,柔声问他晚饭想吃些什么。

    贾环看了眼近来面色丰润了许多了尤氏,笑道:“大嫂尽去忙你的就是,我好对付的很!一会儿,我使人拿半条羊腿来,我给大伙儿烤羊肉串,犒劳犒劳大家!”

    “呸!”

    史湘云抬头啐了他一口,道:“这会子天都渐热了,谁还吃烤物?怪燥热的,吃起来也麻烦!你去给我们准备点什锦炒饭,再弄一些调鲜了的汤来,快快的用了才是正经的。

    偏你会指派人,除了惜春外,倒是都指派的团团转,你自己倒是清闲!”

    贾环正色道:“云儿,你当我愿意?我这不还得抓紧时间背《千字文》吗?”

    “噗!”

    角落里秦氏正在饮茶,听贾环这般一说,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然后趴在桌子上猛笑……

    其她人一个个也丢开了手里的活计,大笑起来。

    “你还有脸子说,一本《三字经》就背了小两个月,千字文背了一个多月了,你背了多少?”

    史湘云笑的满脸涨红,啐道。

    贾环死猪不怕开水烫,懒懒的道:“没多少了,差不离儿还有九百多字就背完了!”

    “哈哈哈!”

    众人闻言,笑的都快坐不住了。

    史湘云一边气恼,一边放下手里的单子,跑上前来要撕贾环的嘴出气,还要摇摇他的脑袋,看里面有没有水声……

    贾环根本不怕,觑着眼看她,眼神…………

    史湘云见之又羞又恼,却也担心他在这么多人眼下混闹,将将的伸出脚踹了他一脚,就忙收脚退回去了。

    这一幕,看的众人又大笑不止。

    笑罢后,众人又开始精神抖擞的忙碌起来。

    连贾迎春都在和手下的婆子们在议事,手里握着好几张刺绣图案,在和身旁的妇人轻声论说着什么……

    看着屋内那一张张正色的俏脸,都在那里用心的为他做事,贾环得意的喝起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