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后生
    “贾菌?你在这里干什么?”

    贾环看着一副小大人模样,装腔作势过来给他跪下请安的人,眉头一皱,又看了眼梨香院内悄悄挤满的小脑瓜,才开口问道。

    此人名唤贾菌,与贾兰一般,其母亦是少寡未再嫁,独守一子过活。

    因为相同的经历,而贾菌又是荣国府的近派重孙,因此他与贾兰两人极好。

    他和贾兰也差不多大,今年都不过十一二岁,此刻却是一身小员外的打扮,让人看着着实可笑。

    贾菌听出贾环的语气不大好,小脸儿也不敢再笑了,巴巴的抬头看着贾环,道:“回三叔的话,侄儿娘替侄儿跟二婶婶讨了一个差事,侄儿如今也能替三叔办差了。”

    贾环转头看了眼梨香院内的一群小丫头子,见那一双双或明亮或黯淡或好奇或畏惧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他莫名道:“你这么小的年纪,不好好读书,办的是哪门子的差事?

    你不在族学里进学吗?”

    贾菌闻言忙赔笑道:“侄儿不去念书了,想出来做事。一来,但凡能给三叔分担点事也是好的。

    二来,也能赚点银财补贴家……哎哟!”

    贾菌“家用”二字没说尽,就被贾环抬脚踹翻在地上,惹得梨香院内响起一阵轻声的惊呼……

    贾环脸色难看道:“你个混账东西,放的什么屁?

    当初我承爵的时候,见你母亲少寡,带着你一个孩子过活,寡妇失业的着实不容易,所以就特地吩咐公中每月拨付出银米柴面送去你家。

    又怕你顽劣淘气,喜欢花钱,为了不让你娘窘迫,我自己再掏了点银子每月贴补你家。

    怎么,这还不够你花销的,委屈着你了?

    让你这么点年纪就出来讨生活?

    混账东西,良心都给狗吃了去?”

    这事传出去,贾环面上确实无光。

    贾菌虽然被踹了个跟头,可贾环并未用力,所以摔的并不重。

    听到贾环的教训后,贾菌垂头丧气的爬起来重新跪好,沮丧道:“三叔勿恼,侄儿不是那个意思。

    侄儿和侄儿娘一直都记得三叔的好呢,侄儿娘在外面见天的夸三叔仁爱厚德。

    是侄儿不会说话,让三叔着恼了……

    因为侄儿自觉不是读书的料子,与其平白在学里浪费光阴,还不如学三叔您,早点出来做事学能耐。”

    贾环闻言,哼了声,看着他一身沾满灰的衣裳,道:“起来说话吧……瞧你这幅扮相,土财主一样,也不知跟哪个学的?

    我当年可不是这样穿的……

    还有,你这么点年纪,能做什么?

    老老实实回去读书才是正经。

    纵然资质有限,科举上难有成就,可我也没想着让你们一个个都去中状元。

    多读点书,多学点文化,日后你的好多着呢。”

    贾菌有些不情愿道:“可是三叔当年也没进族学,三叔也没甚文化,不一样马上封侯,赚下这般大的事业来?

    侄儿不敢与三叔相比,也没想过马上封侯,只要能将三叔挣家业的能为学到手就好。”

    贾环闻言,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骂道:“你这是什么糊涂话?

    谁他娘的告诉你三叔没文化的?

    老子给你说,你三叔我有文化的很!

    状元都没我有文化……”

    “噗嗤!”

    “咯咯咯!”

    贾环话没说完,梨香院内传出两道笑声。

    贾环回头看去,忍俊不禁喷笑出声的那个丫头连忙止住了笑声,并垂下了脸。

    正是之前在小院中看梨花的那个丫头。

    而“咯咯咯”脆笑的那个小丫头,看起来机灵鬼一样,竟然不怕,还敢跟贾环对视,虽收了笑声,可面上的笑容却并未敛去。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贾环。

    好似只是懵懂不知规矩,可眼底里到底还有一丝狡黠……

    贾环见之有趣,却没有理会,又转头看向贾菌道:“打明儿起,规规矩矩的给我回去读书识字!

    以后有的是你出力建功的机会,不急这一时。

    听到没有?”

    贾菌闻言哭丧着脸巴巴的看着贾环,乞求道:“三叔,侄儿真不是读书的料子,能认得一些字就成了,侄儿看着书本都头大,那些鬼话听也听不明白。

    三叔,芸二哥和荇二哥也没怎么进过学,不也都在帮三叔做事?

    侄儿虽然愚笨,可也有心好生做事的。

    要是三叔觉得如今这起子事太大,可换一个小些的活计与侄儿,侄儿必定不让三叔失望。

    只求三叔,再莫让侄儿去读那劳什子天书,听也听不懂,读在口中进不到心里,一天里倒有大半天脑袋是不清灵的……”

    贾环闻言,顿生知己之感。

    这几个月来,每天半晌午的文化课里,他不也是这般……

    不过,看着贾菌可怜巴巴满是乞求的眼神,贾环冷哼了声,斥道:“真真是榆木脑袋!”

    想起还有一句没说,又加了句:“朽木不可雕也!你自己见过比你还笨的人了吗?”

    呼!

    总算将平日里林史二女总是教训他的话给骂给别人了,贾环心里舒坦极了……

    还是宝姐姐好啊,虽然每次都气个半死,可总也不骂人。

    不过,想起她那张气的发白,绷的紧紧的俏脸,贾环心里忍不住好笑……

    不像林美人,林黛玉气急了,不仅骂人,还会气哭,被贾环的榆木脑袋气哭……

    而史湘云又不同,这位女侠有点崇尚暴力,倒是很有我大秦的右武之风。

    她被贾环的蠢笨气急了,喜欢和贾环拼命……

    当然,不管哪一个,最后都会落在贾老三手里……

    虽不曾真个做什么,但其中滋味,亦有十分的动人之处,这里暂且不表……

    贾环当然不至于真的蠢笨如斯,只是……

    想起董明月对他说的,荣国府每日里飞出飞进的那几只鸽子,贾环眼睛微眯……

    倒不是说他已经被人忌惮到这个地步,据牛奔、秦风等人并未讲明的意思,他们家里也都有这种“苍蝇”,只是一种很寻常的帝王手段罢了。

    倒是可以理解……

    只是,以贾家在军中的威望,一个粗莽一点的传人,总比一个文武双全,上马为将下马为相的传人,让人放心的多。

    而给人前者的印象,会让贾环好过的多的多……

    ……

    骂完贾菌后,贾环再问道:“你二婶给你安排的什么活计?”

    贾菌闻言,小脸上顿时生光,道:“三叔,前儿侄儿和老管家的两个儿子还有老爷书房里单聘仁、卜固修两个清客相公一同前往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嘿!可真见识了不少……”

    贾环闻言,眉尖一挑,道:“就你?你行吗?”

    当人.贩子这么劲爆的活计,贾环是丢给贾琏去处理了。只是他没想到,到头来竟会到贾菌手里。

    贾菌有些得意的咧嘴一乐,手往梨香院里一指,道:“三叔,人都采买回来了!您瞧瞧!”

    贾环往梨香院里看了眼,见十几个女孩子长的都很齐整,后头几个女教习也在那里,问贾菌道:“这都是你买的?”

    贾菌不好意思的摇头道:“侄儿如今哪有这份能为,不过是当个坐纛旗儿的,讲价钱会经纪的都是几个大人做的,侄儿去时链二叔和二婶婶就跟侄儿说了,只能看不能说话。”

    贾环点点头,道:“倒是正理……那你现在做什么?跟她们一起学戏?”

    贾菌闻言,脸色顿时涨的通红,看那表情,要是说这话的不是贾环,他都要跳脚骂娘了。

    贾菌垂着脑袋瓮声道:“侄儿怎会干这事,侄儿如今总理她们日用出入银钱等事以及诸凡大小所需之物料账目……”

    贾环看他的神态,眉尖一挑,道:“你这幅模样是什么意思?”

    贾菌垂头丧气道:“三叔,侄儿虽然没出息,可也不敢去当个唱戏的戏子,忒也辱没祖宗。”

    贾环骂道:“你懂个屁!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管哪一样,做好了都能成大家。

    唱戏的怎么了?

    人家也是靠真能为靠自己的一把子力气吃饭,不偷不抢,不拐不骗的,不比咱们家里那群扶不上墙的臭烂泥们强多了?

    你还看不起唱戏的,你凭什么?

    咱们要不是出生贾家,沾了祖宗的光,也未必就比人家强……”

    这种划时代的鬼话,贾菌自然听不懂,唱戏的都是下九流,是与婊.子齐名的戏子。

    这是千百年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思想,优.伶难不成还是好人?

    不过,贾菌重点不在这,而是:“三叔,这么说,您没小看了侄儿去?”

    贾环见他这样就知道刚才的话白说了,笑骂一声,道:“那要看你干的怎么样,既然你娘托了你二婶给你找到这份活计,那你就好好的干。

    记住,不要死干,做事的时候,要知道从里面学东西。

    看看你芸二哥,最开始的活计还没你现在这个体面呢,再看看他现在做的什么事。”

    贾菌闻言一张脸顿时笑开了花儿,连连保证道:“三叔尽放心,三叔尽放心,侄儿也是有上进心的人,没想过一辈子伺候她们一班丫头子!

    等过两年学到了真本事,还指望三叔提携呢!”

    贾环闻言,哼了声,又看了眼院子里一干小丫头子,见她们看向他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也没有深究,而是朝后面拐角处喝了声:“小兔崽子,还不给我滚过来!原道你长进了,还是这般没出息。”

    贾环话音落地,众人朝后头看去,只见空荡荡的一条小道,哪里有什么人……

    咦?

    有人,一个和贾菌身量差不多的少年,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冲贾环行礼道:“三叔,侄儿给您请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