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梨花
    贾环说的很用力,可是就效果来看……

    无论是贾政还是贾琏,看起来却都有些不以为然。

    甚至贾政的脸色还很不好看,毕竟贾环骂了他老婆……

    他们是文人,包括贾琏都是,他们的想法路数和贾环完全不同。

    在他们看来,大秦如今正处于太平盛世。

    虽然这两年边关时有险情发生,可那有如何?

    不是被证明是虚惊一场,就是被老秦大军搂头一顿胖揍,打的胡虏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当然,文臣们不会以为这是武将有多厉害,他们只会觉得敌人太蠢太傻蛋,随便打打就能杀敌二十万……

    所以,武将的荣耀尊严什么的,在他们看来,无味的很。

    若不是贾环亲自出征过,那么对贾政和贾琏来说,整个世界都是和平的,战争太遥远,所以朝廷的武将们对他们来说,感觉没什么用一样。

    他们也不能理解贾环作为武人的光荣是什么……

    而且,在他们看来,王夫人的表现也不能算有什么太大差错的地方。

    谦卑一点有什么不好,对读书人而言,不管什么时候,谦卑总是美德,都是守礼。

    反而,在他们看来,自古而今,猖狂的人才会没有好下场,他们永远都只能猖獗一时,最终难免会败亡。

    他们没有劝贾环不要太嚣张,要保持低调,都已经是在强忍着了。

    如何还能听得进去贾环的“歪理邪说”?

    什么叫宁可猖狂一些……

    贾环说罢后看向两人,却发现贾政和贾琏都懒得和他对视,眼神呼闪呼闪的不看他。

    贾环索性也就不再磨牙浪费功夫了,直言对贾政道:“爹,您回去告诉二叔母。

    就说以后在府里,随她怎么作威作福都好,反正等大姐省亲完后,姊妹们都要进园子里去生活了……

    这边府里就是她和二嫂的天下,她爱怎样就怎样。

    但是对外,她还是继续做木菩萨的好……

    算了算了,想来老祖宗会跟她讲清楚的。

    二哥,园子里那些帐幔帘子并陈设、玩器和古董可都一处一处合式配就了?”

    贾琏正被这一对父子俩逼的头都大了,贾环他惹不起,可贾政他也惹不起啊。

    看着贾政那张黑成锅底的脸,贾琏正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来圆场,好在听到后面,总算贾环自己架了个台阶下来,他也不用跟着为难了。

    听闻贾环的话后,贾琏忙道:“三弟,我和你府上的李万机、付鼐他们合计过……”说着,他弯腰向靴桶取出靴掖内装的一个纸折略节来看了一看,道:“帐幔分妆蟒绣堆,刻丝弹墨并各色绸绫大小幔子一百二十架,昨日得了八十架,下欠四十架。

    帘子二百挂,昨日俱得了。

    外有猩猩毡帘二百挂,金丝藤红漆竹帘二百挂,黑漆竹帘二百挂,五彩线络盘花帘二百挂,每样得了一半,也不过二妹妹说,再过三日也都全了。

    另外椅搭,桌围,床裙,桌套等,每分一千二百件,也都有了,都是三弟的城南庄子上所供。

    啧啧,二妹妹如今当真了不得,手下管着几百号人,倒比我这个当哥哥的还强的多。

    至于古董文玩等陈设,则由东府的大嫂子和白姨娘在负责,主要是大嫂子。

    今儿我去见大嫂子时,她只说明日就全齐备了,我还没来得及点验。”

    贾琏一边说,一边笑着看向贾琏,不过眼角却又瞥向了贾环,留心观察着贾环的脸色。

    见贾环听他说完后,面色柔和了许多,嘴角也弯了起来,贾琏便真心为他这个从未上过心的同父胞妹的好运感到钦佩。

    怎么就入了这位三魔王的眼呢,倒是比待他亲姐还亲……

    贾政闻言也有些惊奇,他是知道贾迎春的性子的,木讷缓慢不说,关键是,她有这份能为吗?

    贾政看向贾环,皱眉道:“环儿,你是族长,考虑问题不能太随意,省亲大事尤其耽搁不得。

    珍哥儿媳妇倒也罢了,以前总做过当家太太。

    可二姑娘虽然性格温和,她做得来这些吗?

    你不要太随心所欲了。”

    贾环扯了扯嘴角,道:“爹放心就是,我安排了几个老练厉害的行家妇人在帮二姐姐,定然出不了什么岔子。二哥也说了,需要的东西差不离儿都备齐了。”

    见贾政还要再说,而贾环又有些不喜,贾琏忙打圆场道:“老爷,您是不知道,如今园子里许多活计,都是家里几个姊妹们在帮着处理。

    侄儿原也担心,她们毕竟没经过这些,年纪又小,怕她们处置不来。

    可没曾想到,竟比我想的做的还好。”

    贾政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却瞥见贾环听到家里姊妹的好话时,嘴角又弯起,顿时愈发不喜,喝道:“你不要学宝玉那套,整天在脂粉堆里厮混。他已经混的这般没出息了,你还要学他?

    我还没问你,你那一房又一房的小妾是怎么回事啊?

    你虽是武勋,中间又去了西域立下战功,算是夺情起复,可你现在毕竟还在孝期吧?

    哪家子弟在孝期的时候,像你这般东一房小妾西一房小妾的往家里收?

    你才多大一点,自己数数都收了多少房了?

    不像话!

    连累我在外面都要被人嘲笑,说咱们府上不懂礼。

    还出了个……出了个淫.棍!”最后几个字,贾政是咬牙切齿的说的。

    贾环闻言眉尖顿时挑起,板着脸道:“谁说的?”

    贾政见他那模样,气得脸都黑了,一拍桌子怒道:“谁说的你还想堵人家嘴去不成?你难道没做?”

    许是着实看不惯贾环一副不服气的“中二样”,贾政气的直哆嗦,指着贾环斥道:“是公孙老太医说的,怎么样?你去把人家家里把他的腿打折了去吧!

    你当初请人家孙女到府上来,是怎么给人家老太医说的?

    你说是让人家孙女在内宅里给老太太和家里的姑娘们诊脉,怎么到头来,却给诊成你的屋里人了?

    公孙老头就是这么问我的,来来来,你来解释清楚,赶明儿我好去回复人家!

    我看你到底有什么脸来说!”

    “……”

    贾环似乎真的中二少年附体,拧着个脖颈,也不说话,他说个屁……

    不过想着想着,自己却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也着实有些荒唐。

    关键是,这个污名他背的有点冤!

    至亲为止,他也就真正办过一次“红事儿”,还是被动的,没什么印象。

    抛开这个不提,他还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初哥,怎么就成淫.棍了?

    不过……

    别人说他他不愿意,可公孙老头说,他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谁让他把人家独独一个宝贝孙女给祸祸了?

    骂就骂吧,贾环也不在乎。

    不过,连累一向最好面子的贾政跟着一起挨骂,贾环到底有些不好意思……

    他摆摆手让正在不停说好话安抚贾政的贾琏退开点,而后他自己扶着贾政笑道:“爹,今儿咱们爷俩的气氛不大对劲啊。

    我先检讨一下,实话实说,我最近确实是对您有点意见。

    怎么地,您尊贵的大闺女要回娘家来走亲戚了,您就不认我娘了?

    这是哪门子道理?

    您瞧瞧我娘,最近都快得相思病了。

    我给她讲笑话她听了都不笑,又开始骂我“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了。

    您说我冤不冤哪?

    爹,我可提前跟您说好了,在我娘心里,您这个丈夫比我这个亲儿子都重要一百倍,她可是真心的一心一意跟您过,所以,您可不能做当代陈世美!

    不然,我可是要做包青天的……”

    “我打死你这个忤逆子!!!”

    贾政一张脸气得惨白,哆哆嗦嗦的抓起书桌上的砚台就想砸过去,可总归还有些理智,怕把贾环砸坏了,一把将砚台摔在地上,又换了一本薄书,狠狠的朝往外逃窜的贾环身上丢去,怒声咆哮道。

    身旁,贾琏先是一阵目瞪口呆,可随即一张脸却涨的通红,强忍着笑!

    我的老天爷!

    薛大傻子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家这位爷当真就是混世三魔王啊!

    他倒是不怕雷劈,什么话都敢说。

    谁是陈世美,抛弃妻子才是陈世美。

    可就算贾政是陈世美,贾环也不能当包公啊!

    难不成他还想用狗头铡铡了他老子?

    看着“呼哧呼哧”大口喘气的贾政,贾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去安慰他……

    ……

    发泄了通家里的琐事积蓄起的无名火后,贾环心里舒服了许多。

    至于赵姨娘的事,贾环其实并没有真的担心什么。

    就像现在王夫人可以母以女贵,让贾母都偏帮着她,将贾政拉回她的房。

    可等省亲结束后,这种局面就不会再出现了。

    否则,纵然是贾母的意思,贾环也要真的不满意了……

    王夫人能母以女贵,赵姨娘还能母以子贵呢!

    到底哪边分量重,想来老太太心里还是有数的……

    况且,赵姨娘远比王夫人年轻貌美,更有高超的姨娘功底,贾环坚信,以他老子的性子,最终还是要回去的……

    摇头笑了笑后,贾环就打算回宁国府那边,找尤氏看看那些“古董文玩”准备的如何了。

    当初贾环亲自和林史薛三女一起列的古董文玩单子,为何单找她们仨呢?为了保密。

    因为贾环打算,除了元妃省亲时入内的正殿外,其他各处,没必要去专门采买一些不知真假的古董文玩回来。

    这个行当里的水实在太深,太容易造假打眼了。

    所以,贾环决定,索性就不去和那些骗子们斗智斗勇了。

    咱城南庄子上的匠人们的手艺就很好,能高仿的一模一样的……

    不怕摔也不怕偷,随时还有备用的……

    在贾环看来,这种摆设物件儿,好看就行,完全没必要非去讲究个真假。

    还不都是一样当摆设给人看?

    更何况,以他如今的身份,哼哼……

    那日,贾环牛气冲冲的对目瞪口呆的三女道:“甭管到底是真是假,只要放在我府上,哪个行家判定真假前,不得仔仔细细的研究上个三五年,然后才敢犹犹豫豫的说一声是假的?

    就这,他也得保留出三分余地来,他怕砸了自己的招牌!

    也不想想,以贾家三爷的家底儿,会用赝品?笑话!”

    贾环至今尤记得,本来相处有些尴尬的三女,在反应过来后,差点都笑岔气去。

    就连薛宝钗那般性格沉稳的人,丰泽的肩膀都笑的抖啊抖啊抖个不停……

    当然,也不能都是假货。

    正殿那里还是要摆放些真品的,不过那样一来,所需数量就少了许多,宁国府内库库房里存有的就足够了。

    汉白玉凤鸟形镇,唐彩绘菱花银扣琴棋图金盘,宋错金错兽首提梁壶,元红牡丹纹盘,明象牙八宝如意灵芝摆件……

    都是些好玩意儿!

    不过,贾环准备去看的自然不是真品,真品有什么好看的,他又看不懂……

    他是想去看看,赝品伪造的怎么样了!

    只是,当路过梨香院时,原本应该空荡荡的安静小院儿,此刻却从里面房间内传出了热闹非常的声音。

    “咿咿呀呀”的吊嗓子声不时传出,不过没多久又变成了一团嬉闹声。

    贾环眉尖轻挑,透过栅栏朝里面瞧去,却见一个小姑娘,正在梨香院内的那棵老梨树下,一手擎着帕子,轻掩唇角,一对秋水一般静谧的眼睛,痴痴的看着枝头轻轻飘落的梨花。

    这女孩儿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

    贾环见之新奇,呵呵笑出声来。

    却不想笑声惊动了那女孩子,许是在陌生的地方,她原本就很提心吊胆。

    只见她如同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鹿一般,一双秋水眼眸里满是惊慌畏惧的看向“偷窥者”。

    贾环觉得有趣,又是呵呵一笑,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子哪里肯跟一个陌生男子说话,有些慌张的转身回了屋子去。

    贾环见状,也不恼,搭讪失败就失败……

    他迈步就要离去,却见一个身影从里面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口中唤道:“三叔,侄儿给三叔请安!”

    贾环转头看去,看到此人后,眉头微微一皱……

    ……

    ps:嘿嘿,十二官其实很有趣。想起五官揍赵姨娘,我笑了好久……

    咳咳,求几张票票和订阅!咱们距离精品小说,已经很近很近了!再加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