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八十三章 余生,请多多指教
    “环哥儿,你的书房为何叫?”

    宁国府,宁安堂前院,贾环书房里,林黛玉、史湘云和薛宝钗三人随意参观着,史湘云想起进门前看到的牌匾,好奇问道。

    贾环大爷似得,懒洋洋的歪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道:“因为我恨不得放一把三味真火,把这一屋子的书都给烧了……”

    “什么叫三味真火?”

    史湘云脸色怪异的问道。

    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人也嘴角抽抽的看向了贾环……

    贾环得意洋洋道:“瞧瞧你们这群没文化的妇人,连什么叫三味真火都不知道,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三味真火嘛!你们忘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烧烤猴子时,用的不就是三味真火吗?

    还有那红孩儿!不也是三味真……咦,你们笑什么?”

    “哎哟!哎哟……我不行了……”

    林黛玉笑得趴在书桌一角上,一手捂着肚子娇声直叫唤。

    连薛宝钗这般沉稳的人,都笑的全身打颤。

    史湘云更是豪迈的仰天大笑……

    狗屁的笑不露齿……

    贾环被笑的莫名其妙,脸都黑了,“怒”声道:“你们在笑么子笑?”

    林黛玉真真是眼泪都笑出来了,不过她不愿见贾环生气,一边强忍着笑,一边解释道:“环儿,不许你再作怪!八卦炉里烧的火叫三昧真火,不是……不是三味真火,少了一横哩……哎哟!哈哈哈……

    还有,太上老君是想炼化了孙悟空,不是……不是想烧烤猴儿吃……”

    听林黛玉这般一说,其他二女笑的愈发开心了……

    贾环却彻底斯巴达了,天地良心,他真不是故意作怪。

    太上老君想炼化孙猴子他知道,可八卦炉里的火到底是三味真火还是三昧真火,他却真的忘了……

    这也太尴尬了!

    “嗯哼!”

    清了清嗓子,贾环正色道:“看你们这么开心,我就放心了。

    这证明我这个笑话讲的很好,很完美,也很值得!

    不过……你们笑的差不多就行了,意思意思就得了……

    再笑下去,我就真的有一种被嘲笑的挫败感……”

    贾环不说还好,越是这样说,三女笑的越欢……

    笑得此起彼伏间,倒是少了一点点同处一室的尴尬和隔阂。

    “这样,咱们先揭过此节,我再讲个笑话!

    若是好笑,你们就笑笑话好了,别笑这个了。

    若是笑话不好笑,你们再回过头来笑这个,怎么样?”

    贾环正色商议道。

    三女闻言又大笑了阵,林黛玉都已经没力气开口说话了,薛宝钗只是盈盈浅笑不开口,史湘云却不在乎,还讨价还价道:“一个太少,至少两个!”

    “行行行!两个就两个……”

    贾环一迭声的答应。

    林黛玉强撑着身子,嘱咐道:“不许说那些不好的……”

    话一出口,她就反应过来,自知失言,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原本就笑的通红的俏脸愈发娇艳,尤其是在看到贾环大咧咧的跟她抛飞眼,而且都落在史湘云和薛宝钗眼中后,真真恨得她咬碎银牙……

    “咳咳!讲一个三国时的笑话!

    话说刘备去荆州投奔刘表,却不想蔡瑁张允不容他,想在席间加害于他。

    刘玄德借更衣之机,骑上的卢马逃奔而去,但后面蔡瑁张允等人却狂追不舍!

    偏偏逃到尽头,前面有一水潭挡住了刘玄德的去路。

    只是到了这个关头,前面就是悬崖也得继续跳啊!

    不然落入了蔡瑁之手,不仅得死,还要受辱。

    因此,刘备并没有停留,依旧快马加鞭往前冲。

    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三弟张飞的吼声:‘大哥,你快勒马!’

    刘备闻言,气得差点没从马上摔下去。

    他回头大怒道:‘我快乐尼玛’!

    哈哈哈……呃……

    你们怎么都不笑?”

    见三女都眼神不善的看着他,贾环自嗨的大笑以一声拖长音尴尬结束,问道。

    林黛玉灵泉般的眸子一白,嗔道:“粗俗!一点都不可笑!”

    “哈哈哈!”

    结果,林黛玉话音刚落,史湘云却忽然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拍桌子,道:“原来……原来是快乐尼玛,哈哈哈!”

    林黛玉见状,眼睛都竖起来了。

    贾环连忙道:“好了好了,第二个笑话,第二笑话可是很复杂的哦!你们要是听不懂可别怪我嘲笑你们没文化!”

    这下,三女的眼神都睥睨了起来……

    贾环似乎看不懂,还得意一笑,继续道:“我昨儿在房里悬梁刺股读书的时候,发现了一件趣事……

    喂,够了啊,我还没讲笑话呢,你们真是……

    差不多就行了……

    话说,我昨儿看书的时候……

    喂!

    有完没完?有完没完?

    别笑了,我听人说书的时候,总行了吧?

    真是的,说正题……

    你们发现没有,一般而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没错吧?

    老虎只会生老虎,蚂蚁生不出一头牛来,对不对?

    可是,我却发现了一件绝密的事,那就是,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居然是一个人!

    你们觉得神奇不神奇?

    这倒也罢了,关键是,牛魔王变牛的本事,红孩儿没有学到。

    可红孩儿却天生就会太上老君的本事,三味……三昧真火!

    而且,太上老君会生火,铁扇公主却会灭火……

    嘶!

    这里面,就真的太复杂了耶!

    你们说说,这是为什么?

    哈哈哈……

    诶,诶!别打脸别打脸!”

    见三女都强忍着通红的俏脸围了上来,又一起对他伸出了“魔爪”,贾环哈哈大笑着抱起了脑袋,任凭一双双小手“按摩”到他身上……

    ……

    “这样,信的内容,都一样的,就是标题不一样。

    林姐姐负责给李光地那一封,云儿负责给张伯行那一封,宝姐姐则负责给陈廷敬那糟老头儿的一封。

    都记下了吧?

    好!

    我说你们写啊……

    尊敬的……你们各自写上你们负责的那个糟老头儿的名儿。

    写好了?好!

    x老,您好……啧,别笑啊!

    x就是他们的姓,对……

    x老,您好。

    听说您近来身体欠安,请了病假在家养病。

    小子本想带些珍品,亲自上门拜访,探望您老。

    可是……唉!小子比你们还惨哪……

    不说这些了,说多了都是泪……

    言归正传,写这封信的目的呢,是想给您老说一件事,因为这件事很可能和您老有关。

    想必您知道,我八岁那年,差点病死。

    是先祖荣国在梦中相救,然后又教诲了我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并且,还带我周游了大秦的无边领土,大开眼界。

    不过这些都不是这封信的重点,重点是,先祖荣国,曾带着小子去过一座相府。

    可惜的是,小子忘记了,当时荣国先祖说的到底是哪一座相府。

    有可能是李相府,也有可能是张相府,还有可能是陈相府。

    虽然不记得到底是哪座相府,可先祖后面的话小子却终生难忘。

    他老人家告诉我说,一定要跟这座相府的主人学习,要学他的风骨和精神。

    小子当时很不屑,问祖父道,难道就学那些穷酸书生骨子里的清高和酸气吗?

    先祖当时大怒的给了我一巴掌,差点没把我拍醒过来……

    还骂我懂个屁,而后,他老人家沉默了会儿,念了两句诗: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趋避之。

    先祖说,这座相府主人的风骨和精神,全在这两句诗里。

    老实说,这两句诗的意思,小子至今都不大明白。

    又不好意思跟家里的姊妹们请教,她们虽然都很有文化,可她们总爱嘲笑我。

    唉,小子苦,但小子不说……

    咳咳!

    总之,希望您老能给小子指点一二。

    这两句诗到底是几个意思?

    还有,那日荣国先祖带我去的,到底是哪个相府?

    我觉得可能是……

    林姐姐,你这就写可能是张相府和陈相府,云儿,你写可能是李相府和陈相府,宝姐姐,你就写可能是李相府和张相府,嘎嘎!

    这叫什么计来着?这就叫一桃杀三老头儿!”

    “噗嗤!”

    三女还从没写过这么高端的信,更没给这么高端的人写过这么促狭有趣的内容,因此一个个激动的俏脸粉红,听到贾环最后一句时,纷纷忍不住喷笑出来。

    “咳咳!最后再加一句,小子近来苦读诗句,苦练文字,粗略文笔,不堪入目,还请相爷赐几卷墨宝给予小子,也好当临摹之本。

    此致,敬礼……

    呼!”

    三女闻言,纷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将胡言乱语的部分,比如说什么同家里姊妹们请教云云,以及结束语“此致敬礼”什么的通通换掉,换成“恭请教诲”之类的适宜言辞。

    然后让贾环检查了一遍后,就可以装封了。

    装好封后,贾环拿着三封书信,招来李万机,让他辛苦一下,亲自将这三封信送往三座相府,交到三位相爷手上即可。

    解决掉最后一桩麻烦事后,贾环回到书房里,高兴道:“闭关闭关!从今日起,再不见外客!啥时候将养好身子骨,什么时候再出去……”

    “嗯?”

    三女的眉头一起竖了起来。

    将养好身子骨,就能那啥了……

    那个时候再出去,你想做什么去?

    “哈哈哈!你们放心,我又不是大色狼!不会再招人了,再不会收人了!

    能和你们一起共度余生,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

    林姐姐,云儿,宝姐姐,余生,请你们多多指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