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本分
    “唉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还有没有一点医德……

    我怎么跟你叮嘱的?

    这种隐.私你怎么能给我说出来呢……”

    贾环一蹦老高,跳到公孙羽面前,不断的指责道,却也挡住了贾母上下打量她的眼光。

    公孙羽心中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生暖意……

    “环哥儿,你给我让开!”

    贾母满脸不悦的高声斥道。

    贾环闻言,这才悻悻的住了“骂街”,转过身依旧挡着公孙羽,对贾母道:“老祖宗,您甭听她胡说,哪儿和哪儿啊?您瞧瞧孙儿这精气神,哪里就寿元有损了……”

    “你给我起开!”

    贾母差点没气死,拍着软榻斥道。

    贾环没法子,这才又让出了公孙羽。

    好在,这么一会儿功夫,公孙羽也收拾好了慌乱的心境,应该不会再乱说了。

    如果刚才她一不小心,将贾环白发折寿是因董明月之故给说出来。

    那么即使贾环能够复明多赖董明月之功,可贾母心里也绝不会待见她。

    董明月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公孙丫头,你说仔细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贾母沉声道。

    只是此言一出,贾环的面色登时一变,眉尖一挑,看向了上头高坐的贾母。

    而公孙羽刚刚收拾平静的面色,又登时慌乱了起来,变得绯红。

    好在有白纱遮面,旁人看不大清……

    论礼,公孙羽乃是外客,又非亲戚,贾母应该唤她一声“公孙姑娘”才对。

    这“丫头”二字,却是大有深意的……

    不过幸好,满堂人皆为公孙羽方才之言而震动,不曾留心这点细节,连薛姨妈都是如此……

    公孙羽深吸了口气后,又将换眼之法如何干碍天和,纵然贾环有先祖余荫庇佑,可到底受到了些反噬。

    不过,问题并不算太严重,只要接下来的二三年时间里,好生调养,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的。

    头发也能重新变黑。

    至于不能行房.事,是因为肾.源乃性命之本,在修养期间,不能动了肾水,否则的话,容易功亏一篑。

    在公孙羽垂着眼帘诉说时,贾母的一双老眼在她的眉间、耳际和脖颈处细细打量着。

    看到最后,眼睛却瞪向了贾环。

    贾环心知,初经人事的公孙羽,到底没有瞒过经验丰富的老太太,便用无辜讨好的眼神看向贾母……

    贾母见之,心中彻底有数,又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才对堂下的公孙羽道:“果真如此,那日后就要劳烦丫头好生伺候了……

    丫头,你虽是医家,本不该有男女大防。

    可你毕竟年轻。

    照顾侯爷时,难免会有些干碍,于你清誉有碍。

    不若这般,若是丫头你愿意,明日我就遣人登门,去你府上说个媒,让侯爷将你收为如夫人。

    如此一来,既可免去你被人说嘴之忧,又可安享贾府富贵。

    你可愿意?”

    贾母的语气和言辞,并不是很好。

    在这个时代,无媒而媾者,谓之野.合。

    这种事,在世上眼中,绝对是不知廉耻的行为。

    高门大户里的当家太太,最防备的,就是在家里年幼的哥儿房里,会有不知廉耻的丫头为了上位而爬床。

    贾母掌家数十年,自然亦是如此。

    因此,此刻虽然知道里面定有些隐情,可贾母对公孙羽的观感,到底还是受了影响。

    言语间,竟将公孙羽当成了为了贾府富贵,而勾.引贾环的无耻女子。

    公孙羽闻言,面色惨然。

    贾环暗自皱眉,上前一步,脸上却堆起笑脸,道:“老祖宗真是贴心,孙儿也是这般想的。

    当初孙儿是为了给老祖宗和家里姊妹们瞧病,才巴巴的将公孙姑娘请回家里来。

    谁曾知,老祖宗和姊妹们没怎么用上,反倒是孙儿被她几次三番的相救。

    对孙儿来说纵然是件好事,可对公孙姑娘却多有干碍。

    很有些长嘴妇人,在背后唠唠叨叨的说一些很不像的话,毁人清誉。

    更可恨者,除了在咱们府上有这种说法外,而今连外面都有此等传言。

    待空闲下来,孙儿会使人好好查一查,到底是哪些贱妇犯口舌……

    而又因为在相处间,孙儿觉得与公孙姑娘很谈得来,倒也算得上是情投意合。

    所以就打算,来跟老祖宗讨个主意。

    谁知,老祖宗这般体贴,孙儿还没开口,您就知道孙儿心意了。”

    贾母闻言,又看了公孙羽一眼后,心里的怒火到底降下来了些。

    因为贾环说的没错,公孙羽毕竟救过他好几次。

    念及此,贾母暗自一叹,对贾环道:“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吧。明儿……”

    贾环连道:“老祖宗,明儿还是孙儿亲自走一趟吧。不然,孙儿怕公孙老头儿……咳咳,公孙老爷子会把媒人打出来。”

    贾母闻言,哼了声,不再言语。

    其他人似乎这才回过神来,怎么着,说话间,贾环又多了一房?

    众人面色古怪的看着贾环和公孙羽,而薛姨妈脸上的面色却十分的不好。

    她倒不是因为贾环又纳了一房女人而感到不舒服,她早就明白,像贾环这样出类拔萃的少年郎,上面又无人能辖制,怎么可能就守着几个人过呢……

    她不舒服的是,贾环要禁欲两三年……

    这,就让她之前的种种打算,再次成空。

    她原盘算着,薛宝钗最大的对手就是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两人毕竟是平妻,位份贵于薛宝钗。

    可薛宝钗也不是没有优势,那就是年龄。

    相比于才十四五的林史二女,已经十七岁的薛宝钗,身量已足!

    又已经过了门,若是能早早的与贾环圆.房,先一步诞下麟儿,那么……

    即使只有一个庶长子的名分,可是,按照贾环之前的说法,只要教养得当,未来还是很有可能成为侯世子。

    内玮之间,很多时候,早一步,就早一生。

    却不想,临头来,竟又出了这样的事。

    真是……天不如人愿。

    要知道,再过二三年后,薛宝钗能做的,林史二女也都能做了……

    到了那时,背后又有个老太太在,薛宝钗还能有什么优势?

    念及此,薛姨妈心中大感郁闷。

    而其她姊妹们的反应,却有些有趣了。

    她们先齐刷刷的看向了贾环和公孙羽,而后,又齐刷刷的看向了林黛玉……

    可怜林美人,见状后差点没气得吐出一口血来。

    你们看我作甚?

    可这番怒气又不好跟姊妹们发泄,只能怒视起贾环来。

    如此一来,众人却又暗自点起头来……

    这种反应才对嘛!

    见她们如此生相,林黛玉心里反而又气的笑了起来。

    真真是……

    可恶!

    ……

    众人在荣庆堂里又坐下说了一会儿话后,贾母却又乏了。

    公孙羽再号了回脉,却还是那套说辞。

    前些日子熬的狠了,毕竟上了年纪,难免精神不济。

    不过幸好底子好,再修养一日便能恢复精神了。

    既然如此,大伙儿就不好再多坐,齐齐让鸳鸯忙扶着贾母去歇息。

    不过,没等众人离了荣庆堂,就见鸳鸯又匆匆从东暖阁走了出来,没有与众人多说,而是将公孙羽拉到一旁,附耳轻声说了一句话。

    众人只见公孙羽面色一白,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随即,贾环的脸色却有些难看起来,看向鸳鸯的眼神有些不善起来。

    不过,没等他发作,就被身旁的林黛玉拉扯了一把,到底没发作出来……

    鸳鸯见状,心知贾环定是听到了方才之言,她叹了口气,没有辩解什么,只是屈身一福后,转身又进了东暖阁。

    待鸳鸯走后,林黛玉小声问贾环,鸳鸯说了什么。

    贾环却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看向公孙羽的眼神,多了抹怜惜。

    他听到的是,鸳鸯告诫公孙羽,贾母让她要知本分,守规矩,回去后,不要忘了用一碗,避子汤……

    ……

    贾环的脸色不大好,公孙羽默声离去后,他的心情就更糟了。

    薛姨妈见状,宽慰了两句,又邀请她们姊妹们一起去梨香院作客,被贾环强笑着婉拒了。

    薛姨妈也没强求,留下薛宝钗后,自己离去了,她的心情也不好呢……

    “环儿,到底怎么了?老太太让鸳鸯对公孙姑娘说了什么?”

    林黛玉见贾环脸色不大好,也不使小性了,轻轻拉了拉他的胳膊,关心的问道。

    贾环闻言,深呼一口气,见周遭众人都面带担忧的看着他,连贾惜春都心疼的看着他,尤其是那霜白的两鬓……

    他立刻将郁气压在心底,笑道:“没什么,就是告诫她,要恪守本分,不要惹家里的几个姑奶奶生气,尤其是不要招惹林姑奶奶,不然天上地下再没她容身之处了……”

    “呸!”

    林黛玉闻言,顿时气恼,啐了一口后还不解气,还想踹他一脚。

    贾环却连忙避开,搀住用力过猛,差点摔倒的林黛玉,笑道:“你也傻,云儿踹我时,都要换一双鹿皮靴子,你踩着一双绣花鞋,就敢踹,也不怕踹不疼我,自己却肿了!”

    林黛玉气的本想再踹,可看着贾环霜白的两鬓,和脸上渐显的倦色,到底心软了,哼了声,道:“等我回去换了靴子来再说!”

    话虽如此,可眼神却关怀的望着他……

    贾环见状心头一暖,柔声道:“林姐姐,去我那里吧……”

    “呸!”

    林黛玉闻言,脸色登时大红,满脸羞恼的怒道:“你疯了?”

    怎能当着那么多姊妹的面“约”我?

    其她姊妹们看贾环的眼神也怪异了起来,俏脸有些晕红。

    史湘云都有些咬牙了,臭不要脸的!

    薛宝钗也面色淡淡……

    贾环连忙解释道:“我是想央林姐姐帮我写几封信……罢罢,大家一起去好了!人多力量大,写的快!”

    贾探春闻言“噗嗤”一笑,道:“还是你们一家自己去写吧,我要去姨娘那里坐坐。

    三弟,你如今身子骨弱,自己当心,别累着也别气着,头发再白一点,你自己思量思量,姨娘会怎样对你。”

    说罢,贾探春便离了去。

    贾迎春也反应了过来,随便话不搭调的说了两句,拉着贾惜春也离去了。

    贾宝玉话都没说,垂头丧气的落寞走了。

    最后,倒是真的只剩下了贾环一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