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悲愤
    “明月,这一年多来,你到哪里去了?

    我在江南托了好些人找你都找不到,江湖上的人也都说没见过你的踪影。”

    贾环看着董明月关心的问道。

    董明月闻言,轻声道:“那日在江南分别后,我和哑婆婆……就去了大雪山。”

    贾环倒吸一口冷气,道:“你去那儿干嘛?

    那里那么高那么冷,上去后喘口气儿都危险。

    你怎么跑那去了?”

    董明月闻言,俏脸微微一红,声音更轻了些,道:“江湖传言,大雪山大转轮寺里,有一种疗伤圣药,可以……可以治好脸上的伤疤……”

    贾环闻言,心里一疼,转身将她揽入怀中抱紧,怜惜道:“傻丫头,你要找那‘护肤霜’,又何必跑到大雪山上去,咱家里就有啊!”

    “嗯?”

    董明月闻言一怔,好奇道:“什么护肤霜?”

    贾环道:“就是大雪山上的大和尚进贡给太上皇的那劳什子雪莲膏啊,二姐姐之前脸上也被伤了。

    太上皇特意赐下了那膏药,别说,还真灵,如今二姐姐的脸都已经好了……

    咦?不是说大雪山上就那么一株万年冰莲吗?还都入药送进了宫里。

    怎么明月你脸上已经好了?难道那些大喇嘛还藏了私?”

    董明月闻言,温柔一笑,摇头道:“环郎你忘了,连六品步入七品时都能洗筋伐髓一次,更何况九品入武宗?以前的旧伤,这一次都已经痊愈了。”

    贾环闻言,居然有些失望:“那我岂不是白从姐姐那里偷出来了,居然派不上用处。

    唉,我发现这就是老婆太厉害太能干的悲哀。

    连送胭脂水粉讨好老婆的机会都没有……”

    “咯咯!环郎啊……”

    董明月最喜欢贾环耍宝……

    “明月,那你又怎么知道我的眼睛瞎了呢?难道你也在西域?”

    贾环再问道。

    按照时间来推算,董明月只能是恰好也在西域,并看到了贾环的眼睛受伤,然后才来得及去找那本《苗医奇经》。

    只是,她若是当时就在西域,没道理不去找他啊……

    董明月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低声道:“环郎,我当时,在白莲教金城分舵里处置一些事……”

    贾环闻言面色一怔,道:“你和白莲教还有联系?”

    董明月有些紧张的看着贾环的脸色,解释道:“环郎,我记得你的话的。

    白莲教的普通教众大都散去了,如今剩下的,只有一些自幼被白莲教抚育长大,除了白莲教,再没其他去处的教徒了。

    他们都是教内好手,多由杜汴伯伯和齐琔伯伯教出来的。

    虽然武功不算太高,但也多有三品上下的修为,他们主要负责侦司江湖动静,查探是否有不利我白莲教的消息,并不负责传教。

    他们这次齐聚在金城,原本是打算一起想办法,将……将我爹救出。

    我得到消息后,连忙赶去金城打消了他们的主意。

    并将环郎上次说的法子告诉了他们,他们说,只要能将我爹救出,怎样都成。”

    贾环闻言点点头,又低下头想了想,才抬头对面色紧张的董明月笑道:“明月,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在我跟前都不用紧张。

    你想想,咱俩的体内,流着的是彼此的血。

    这世上,难道还有谁比咱俩更近吗?

    还有什么事值得你去担心呢?”

    董明月闻言,又甜蜜又感动,道:“我只是……怕你不高兴……”

    贾环哈哈一笑,道:“你又没做错什么,我有什么不高兴的?

    我刚才不是在不高兴,我只是在想,我简直太有运气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怎么了?”

    董明月好奇道。

    贾环笑着将牛继宗建议他,组建一队暗手,负责侦查暗处动静的事对董明月说了遍,道:“我原还在发愁,到底将这件事交给哪个去做。

    这种事关身家性命的大事,交给旁人哪个我都不放心,却没想到,正愁着,明月你就回来了。

    你说说,我的运气好不好?”

    董明月听贾环说起正事,脸上的“傻白甜”气质渐渐敛起,她缓缓的摇了摇头,道:“环郎,白莲教的人,不能收到京城来,干系太大。

    用,也只能用在外围,不能让他们进京半步。”

    贾环闻言,眉尖轻轻一挑,眼神新奇的看着董明月,看的人家面色又泛起红晕,才哈哈笑道:“成!不管是用在核心还是用在外围,都交给你去做就是。

    我家明月是江湖大佬,不,现在应该说,是江湖上有数的巨擘之一了。

    区区一支情报队伍,对明月老婆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需要什么,不管是银子还是物什,你只管让人去找李万机就是,他那边我会打招呼的。”

    董明月闻言,抿嘴一笑,明若初雪的面貌,愈发显得艳丽不可方物。

    贾环拥她在怀,见到美人如斯,哪里还忍得住,将猪嘴凑上前去……

    只因之前三人团坐时,贾环厚着面皮,和公孙羽与董明月将“不近女色”的底线“讨价还价”到了极致。

    起初时,两女说什么都不允许贾环使坏,最好当三年和尚,连靠近女孩子都不许。

    这如何使得?这不是要将人逼疯吗?

    于是贾环费尽唇舌,最后甚至差点就将前世那个著名的戴小雨伞不算强上的例子举出来。

    再加上一番粗浅直白而又污的无以复加的生理讲座,不仅让公孙羽差点眨断了眼睫毛,哑口无言无法反驳,也让二女晕红着俏脸,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他划定的线。

    最终成功的明定下来,除了不能触犯最后一步外,其他的……都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董明月此刻也只能无奈的任他使坏,还得替他放风……

    “环郎,不要了,来人了……”

    随手将扒在她身上的贾环提溜开来,董明月看着一脸悲愤的贾环,晕红着脸笑道。

    贾环虽说突破了七品武道,可是一来他身体还很孱弱,二来,别说他身子如今还不好,就是在最盛时,董明月想要提溜开他,也不费什么气力。

    他是七品大高手不差,可董明月现在是武宗啊!

    不过,等贾环满面愤怒的看向后面来人时,立刻就不作了……

    “哟!林姐姐,你怎么来了?”

    ……

    “这起子无法无天的混账!国之蠹虫!!

    他们好大的胆!他们好大的胆!”

    大明宫,紫宸书房内,隆正帝一把将一个龙形镇纸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满面怒火的咆哮道。

    御桌一旁,轮椅上的邬先生叹息了声,对苏培盛使了个眼色,苏培盛连忙亲自动手,将地上的碎片收拾掉。

    邬先生对隆正帝劝慰道:“陛下,暂且息怒。”

    隆正帝怒的眼睛赤红,道:“息怒?朕如何息怒?

    那些个畜生,不当人子的畜生!

    才将国库的银子还回来没有半月,居然转手又借空了!

    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他们欺君太甚,他们欺君太甚……

    朕要诛他们的九族!”

    邬先生闻言,面色微微一变,抬眼看了苏培盛一眼。

    苏培盛见状,连忙走出里间,到御书房外间瞧了瞧,见没人后,还不放心,又到门口看了看。

    见门外除了几个信得过的随侍小黄门外,并无旁人,方松了口气,不过想了想,又命这几个小黄门也离远些,而后才又折身回了里间书房,随时听备差遣。

    “朕难道是为了自己?朕又何尝动得了户部的一两银子?

    朕是在为这江山社稷,是为黎民百姓担心!

    你瞧瞧,这半月来呈上来的折子,不是报北方大旱,就是恐南方将有内涝,要不就是哪里出现了饥荒,恳求朝廷的赈济。

    朕原想着,好歹有户部一千多万两银子垫底,总算能有些底气。

    可谁曾想,这起子合该千刀万剐,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又将银子借出亏空来!

    他们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进了门后,苏培盛就听隆正帝在那里粗踹着气咆哮着,语气中除了滔天怒火外,还有悲凉的杀意。

    唉!

    “苏培盛!”

    忽然,隆正帝的声音又响起在耳边,苏培盛忙应一声:“奴婢在。”

    隆正帝疾行两步,踱步到他跟前,怒声道:“前儿你到底是怎么跟贾环说的?

    他不是答应了吗?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动静?

    他还想等到什么时候?怎么,他也要跟朕拿捏不成?”

    苏培盛闻言,连忙躬身道:“陛下,您忘了,中车府传回消息说,宁侯刚刚行完换眼之术,想来一时还没好利索……”

    隆正帝闻言怒气一滞,挑了挑细眉,道:“贾环这小子,眼睛又好了?”

    苏培盛点点头,笑道:“据说是已经好了,又能看得到了。”

    隆正帝面色微微有了些变化,一旁的邬先生笑道:“陛下,这是大好事啊!

    宁侯虽少年得意,但其对太上皇和陛下的赤子诚心却显而易见。

    他又素来和那边不睦,陛下还屡次帮过宁侯大忙。

    如今他既然复明,想来又能为陛下效力了。

    就是不知,近来他书读的如何了……”

    “哼哼!”

    听到最后,饶是隆正帝正在暴怒中,却还是忍不住哼笑了两声,没好气道:“他读个屁!

    他家老夫人也是糊涂,让一个俊俏小丫头给他读书,结果书还没读出什么名堂,没几天,那丫头却成了他的小妾,真真是荒唐,个混账东西!”

    “哈哈哈!”

    想起贾环行事,邬先生忍不住大笑起来。

    隆正帝跟着又哼笑了两声后,对苏培盛道:“去,再去给贾环传旨,赏他那个小妾宫锦金缎各十匹,就说此乃她福佑贾环复明有功,朕特意嘉赏的。

    还有,上回没送去的御马也送过去!

    这个小王八蛋,不见兔子不撒鹰。

    然后,再让他赶紧去各个相府,给朕将那几个老相爷请回来!

    你给贾环说,他要是再请不回来,朕这个皇帝干脆就让给忠顺王算了,让他自己去和忠顺王打擂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