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惊喜
    “奶奶……”

    尤氏房内,银蝶先一步将在里面伺候的几个丫头婆子都赶了出去后,尤氏才取下面纱,又解开了大氅……

    银蝶看着尤氏身上一些破烂的行头,从领口到腋下的那一排纽扣,几乎都不见了,若不是尤氏以手相掩,都能敞怀了……

    再看到尤氏脸上还未退尽的潮.红之色,眉眼间的春意依旧浓郁,银蝶岂有看不出发生了何事的道理?

    只是,看这样子,却像是……“他”用的强?

    真真看不出,他竟是这种人……

    看着银蝶复杂的面色和眼神,尤氏这般心思内秀的人,岂有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的道理。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若是想这样做,哪里还用等到今天……”

    银蝶闻言,眼睛却睁的更大了:“不……不是他?”

    银蝶小脸唬的半点人色没有。

    若不是他,而是别人……

    那,尤氏和她可能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尤氏见状,没好气的白了银蝶一眼,道:“是他……只是,唉……”

    银蝶听的满脑子迷糊,忙道:“好奶奶,您就行行好,快说清楚吧,不然我怕是现下死去都难瞑目。”

    “呸!尽放屁……”

    尤氏笑骂了一声后,然后就将身上那身破烂脱去,银蝶看到她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满满都是青红手印和……吻痕,忍不住脸色一红,心中幻想了下战况之激烈……

    然后赶紧摇了摇头,把那一幕幕自动匹配的画面给抛开。

    尤氏一边换衣裳,一边没好气的瞥了银蝶一眼,道:“小蹄子,倒是跟着发.春……行了,别多想了,是他中了毒,等公孙姑娘给他解了毒后,却不想那些毒里竟会有一种很烈的春.药,人中了后,根本控制不住,连清醒都不能……

    我也是晦气,偏在那个时候闯了进去,能怪谁?”

    银蝶闻言,虽没听详细,但也听明白了个大概。

    只是……这般说来……

    “奶奶,三爷他……并不知是奶奶?”

    银蝶面色古怪的问道。

    尤氏闻言,顿住了手,有些无力的坐在床榻上,叹息了声,眼神出神道:“哪里敢让他知道,以后还怎么相见……

    我这见不得光的,但凡有半点风言风语传到老太太耳朵里,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也注意了,万不可有半点言语漏出去,不然,你怕是会比我还惨。

    后头庵堂里的那些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你也见识过,你自己思量吧……”

    银蝶闻言,唬得全身一个激灵,连想都不敢往那边去想,面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尤氏看了她一眼,又道:“行了,怕什么,只要谁也不说,自然不会有事。”

    银蝶闻言,粗喘了几口气,觉得腿有些发软,只是……

    她看着尤氏,有些不甘的咬了咬嘴唇,道:“奶奶,难道就这么凭白的,被他给……这也太……”

    尤氏闻言,抽了抽嘴角,摇头道:“那还能怎样?

    暂且这么着吧……总要等,等三爷能完全做主后,再看看……

    如今,咱们连一点要不得的想法都不能有。

    西边儿那位老祖宗,在旁的事上倒也罢了,可在这种事上,她是真正的老祖宗……”

    ……

    药室内,三人坐在了一起。

    尽管公孙羽再三保证,贾环不会再昏厥过去了,尤其是在他服下了之前没用下的那三根参须后,精神已经恢复了许多,眼睛也再次明亮起来。

    可董明月却死活不放她走……

    贾环之前的表现,差点没把董明月吓死。

    既然家里有这么一个神医在,还是贾环的房里人,在贾环没有完全康复前,她如何肯让她离开?

    至少,也要过了今天,等贾环完全平稳下来后再说。

    可是,三人坐在一起,尤其是原本毫不相关的公孙羽加入后,气氛却尴尬的让人不知该怎么说话。

    好在贾环脸皮厚些,总算还有一点子担当。

    和董明月说两句,再和公孙羽说两句,倒是一直都没冷场。

    不过有些话,到底不好说。

    贾环自然无所谓,可是董明月和公孙羽两人却极为不自在。

    贾环也觉得老坐在这不是个办法,他感到体内渐渐恢复的力量后,想了想,对董明月道:“明月,咱们先回去吧,你俩也好洗漱一下……”

    此言一出,董明月和公孙羽两人的脸“腾”的一下同时羞红了,两双变得水汪汪眼睛,满满都有些羞恼不堪之意,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

    无耻!下.流!

    连女儿家的私密事都知道……

    羞也不羞!

    贾环有些冤屈道:“我又不是说让你们只洗屁……呃!”

    贾环话没说完,他甚至都没看清董明月的动作,嘴巴就被一只纤细有力的手给捂住了。

    俏脸红成大红绸的董明月,眼中的羞恼都快凝集成水滴出来,只是,在羞恼之下,也有绵绵的情意……

    这种风情,看的贾环恨不能再操刀来一回……

    不过,看出贾环眼中的炙热后,董明月的羞恼很快变成了真恼,竖起柳眉怒视着贾环。

    真是要色不要命啊!

    贾环见状立刻服软,唔,也真的软了……

    看着小意赔笑的贾环,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而一旁的公孙羽再次刷新了脑海中对贾环的印象。

    他……

    原是一位盖世英雄啊!

    她曾亲眼见证了他在战场上的冷酷和铁血,哪怕是盲眼之后,在最后那场大战中,他依旧斩杀了不少胡虏。

    却不想,他不仅在长辈和姊妹们面前温柔和气,没有架子。

    就连在妾室面前,都这般……

    董明月许是被公孙羽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便对她道:“公孙妹妹,环郎与旁人不同,不会像其他门第的老爷那般待屋里人,日后,他若欺负你,你也不须与他客气。”

    公孙羽闻言,轻轻笑着点点头,看到贾环悲愤的眼神后,笑容更深了些……

    ……

    “明月,我怎么发现,你的武功进步了这么多?我刚才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你制住了,怎么说我也是六……咦,我突破七品了?”

    在往宁安堂后宅走的路上,贾环面带微笑的问道。

    公孙羽现在的房间就在药室旁,所以她没有跟来……

    不过话没说尽,他忽然顿住脚步,怔住了。

    他本想给董明月炫耀一下他六品的劲力,可是刚感受了下体内的内劲,却发现,不知何时,他竟突破到了七品。

    七品,与六品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这种不同感,在于对劲的掌控和运用。

    七品以下,劲最大的效用,就是对力量的加成,表现在明面上,是明劲。

    而到了七品以后,劲却已经可以透体而出,打入敌人体内爆发,破坏敌人身体内部,所以也叫暗劲。

    明劲再强,却不能加持在一根头发上,让头发变成利器。

    但到了七品,却已有摘叶飞花皆可杀敌的能力。

    因为哪怕是一根头发上,只要加持了足够强大的内劲,也能刺入坚石中。

    就像,贾环初次到镇国公府后宅拜见牛继宗夫人郭氏时,她露出的那一手……

    而现在,贾环觉得,他也能做到了……

    董明月闻言笑道:“环郎,习武到了四品之后,就可感悟武道。

    而所谓对武道的感悟,最佳方式,就是徘徊于生死之间,不断的淬炼心智,感悟生死,在生死中去体悟力量的真谛。

    想来环郎之前就已经到了六品巅峰,近来又不断的感悟生死。

    再加上自身的资质悟性又都不差,能突破七品,也是理所应当的。

    倒是我,能够顺利的突破九品,成为武宗,还要感谢环郎你呢!”

    “什……什么?武宗?!”

    贾环闻言,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他嘴巴张的老大,一脸夸张的表情,让董明月见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伸出手,将贾环张的老大的嘴合了合,然后温柔的看着贾环,道:“其实我突破九品,也只有不久的时间。

    短时间内,本该绝无可能突破武宗,因为积累的底蕴太少。

    可是……我也没想到,与环郎换血之后,环郎精血中所蕴含的力量,是那样的蓬勃恐怖!

    更兼有一种生生不息的神秘力量蕴在其中,弥补了我底蕴不足的缺点。

    而后,才生生的推动着我突破了九品,成为了武宗。

    不过,现在的我,应该是天下最弱的武宗。

    因为,我还没有完善属于我的武道,太极之道。”

    贾环闻言,倒吸了口冷气,看着董明月满是不甘道:“这种好事都能让你碰到?还有没有天理啊?

    明月,你说说看,爷是不是你的福星?”

    语气颇为不忿,好像功劳都是他的一般。

    董明月闻言,原本一双有些清冷的眼睛,顿时变得妩媚多情了许多,她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看着他满脸的“不平衡”,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挽住了贾环的胳膊。

    贾环的这番做派耍宝,让她想起了从前的日子,那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董明月挽紧贾环,柔声道:“爷,你不仅是我的福星,还是我的所有呢……”

    贾环闻言后,怔了怔,而后却极为煞风景的仰头大笑,一张脸将“穷人乍富,小人得志”后的神态,演绎的惟妙惟肖,还吱哩哇啦的鬼吼起来:

    “哇哈哈哈!三爷我大发啦!

    我老婆如今是武宗耶!

    如今我看看谁还再敢跟三爷我炸刺儿,我带我老婆灭了你们这群丫挺的老王八!”

    ……

    ps:虽然又挖了一个不小的坑,可总得来说,眼睛这卷差不多就此结束。

    下面要加速了,进入大观园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