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幼娘
    公孙羽听了贾环的话后,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抬眼看了贾环一眼,觉得好像稍微顺眼了些。

    但,也仅是如此……

    她原和一般的女子不同,关键是,以前她根本没想过这些。

    在她心里,贾环或许曾出现过,但也只是出现过,哪怕是在想象中,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他与她,本就是两个不该有交集的存在,距离太过遥远……

    因此,公孙羽自然不会听了贾环这一席话后,就感动的芳心暗许……

    见公孙羽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脸色并未有多少变化,贾环想了想,也觉得之前说的是太单薄了些。

    他又想了想公孙羽最看重的事,再次庄重许诺道:“公孙姑娘,以后,你还可以继续研究你的医道,我绝不会干涉,还会大力支持。

    若是你需要什么孤本古书,也只管对我说,我自会想办法去给你寻来。

    还有,你若需要什么药材,不拘是多名贵的,你也尽可招呼,我……”

    说着说着,贾环又有些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是事后在交易一般……

    这种感觉很不好,公孙羽的脸色也一直都是清冷的,眼神木然。

    贾环见了,心里有些不忍,挠了挠头后,语气也不再那么肃穆庄重了。

    他将语气放和缓了些,柔声道:“公孙……我叫你小羽吧。

    虽然很突然,很突然的伤害到了你,我很抱歉……

    但既然已经如此,想来这也是天意。

    也说明,咱们定是有前世的缘分。

    若非如此,又怎会让你几次三番的相救于我,现在更是委身于我呢……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相过。

    我们从原本不认识,到一起几经生死,可见,我们前世定然也是一对难分离的冤家……

    既然如此,你万不可与我生分,因为我们本不生分。

    从今天起,咱们就是家人了,好吗?”

    若是在风气一日比一日开放的前世,贾环或许还可以用其他办法解决,或金钱,或爱疯……

    可是在这个时代,贾环若是不认,或者想着用其他法子去解决,那就是在杀人了。

    就算不是杀人,也是毁了她的一生。

    所以,尽管很突兀,也没有半点感情基础,贾环也不得不咬牙认下这份帐。

    若只是他被公孙羽看光了也罢,可以用医者父母心来辩解。

    可他不仅暴露于人前,还把人给强上了……

    若是再找其他的借口辩解,那就真的成渣渣了。

    所以,他必须要认下。

    而公孙羽的脸色,也终于有了些变化,许是“家人”两字打动了她,也许是其他“鬼话”……

    总之,她抬起眼帘,看向贾环时,目光柔和了些,不再那般清冷,她轻声道:“在家里,我爷爷叫我幼娘……”

    说罢,她又垂下了头。

    贾环闻言笑道:“好,以后在家里,咱家人也都叫你幼娘,好吗?”

    公孙羽点了点头,又道:“公子,我先下去了。”

    贾环笑着应道:“好,我会让大嫂帮你准备一套小院儿,就在我屋后面。若有什么需求的,你也可以跟大嫂说。”

    公孙羽又点了点头,轻轻屈膝一福,然后朝外面走去。

    待目送她出门后,贾环才长长的吐出了口气。

    而后他转过身来,赔笑着看向董明月。

    毕竟,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安抚另一个被强上的女人,真的很渣渣……也很对不住……

    好在,董明月虽然面色淡淡,可眼神中并没有多少责怪。

    想来她也明白,这些都非贾环本意。

    贾环见了她的神色无恙后,心头一松,又张开手,想再将佳人拥入怀中。

    却不想,手刚扬起一半,竟再扬不动了……

    非但如此,一股无法抵挡的眩晕上头,贾环竟连站都站不稳,朝一侧倾倒去。

    董明月见之骇然,身形一闪,就到了贾环身边,扶住他后,焦急的唤道:“环郎,环郎,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贾环全身无力的靠在董明月怀里,有些不解的摇摇头,眼中也有些害怕,不过到底不愿让董明月跟着担心,他强笑道:“别担心,没……没大事,可能,可能就是饿着了……”

    董明月伸手搭在他的手腕脉搏上,听了下后,只觉得贾环脉象弱极,甚至是若有若无断断续续。

    她唬的面色苍白,更急的眼圈发红,一时间却并无什么好法子,看着气息一点点衰微的贾环,董明月几欲发狂……

    这时,她猛然想起,公孙羽就是医道大家。

    论武功,一千个公孙羽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可论医道,怕是一万个她加起来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念及此,董明月将贾环抱起,重新放在药台上,告之他她去请公孙羽后,就出了药室门。

    没一会儿,就将还未走远的公孙羽给架了回来……

    “公孙姑娘,你快看看,你刚出去没一会儿,环郎他就……他就成这样了。

    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有余毒未清?”

    董明月面色焦急的对公孙羽道。

    然而,当她回过头,重新看到药台上的贾环时,一双眼睛顿时圆睁,眼中满是骇然欲绝之色,泪水瞬间滑落……

    “环郎!!”

    凄然的一声呼喊后,董明月飞身扑到贾环身上,双手抱起他已经闭上眼的头,全身颤栗着不知所措,眼中满是惊恐痛苦之色。

    这个时候,与她是不是武宗无关。

    她只是个在为心上人担忧、害怕、心碎的女孩儿……

    因为她看到了,不知何时,贾环竟霜白了两鬓……

    那如雪一般的白发,刺痛的她几乎不能呼吸。

    “环郎,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

    董明月抱着贾环泣不成声的呼唤道。

    “董姑娘,请让让,我要为公子诊脉。”

    公孙羽此时的气度,与方才的木然神色截然不同。

    她眼睛清亮,显示出其冷静的心思。

    看着贾环的眼神里,虽也有些担心,可更多的却是医者看向病患时的冷静神色……

    听到公孙羽的话后,董明月方反应过来,连忙起身,给公孙羽挪开位置。

    而后站在一旁,继续满脸心碎的看着贾环。

    那霜白的鬓角,如同一把尖刀一般,深深刺入了她的心头,让她心痛万分……

    公孙羽拿起贾环的手腕,将三指搭在脉上,细细倾听着……

    过了许久后,公孙羽才将贾环的手放下,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面色有些……古怪。

    “公孙姑娘,环郎如何了?”

    董明月见状,焦急问道。

    公孙羽看着董明月道:“我虽不大清楚为何,但公子的身体极为古怪。

    现在看来,他并非是真的百毒不侵,而是在用他的生命力去抵消那些剧毒。

    想来他自己多少也知道一些,所以之前在换血前,他才会服下了一株五百年的老参。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姑娘血中的剧毒会有那么多,那么烈。

    纵然他之前已经服下了一支五百年的老参,却还是不够。

    因此……”

    董明月闻言,面色惨白,任凭泪流满面,她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公孙羽,唯恐从她口中,说出什么不忍言的话。

    好在,公孙羽没有那么残酷……

    “消耗尽那支老参的药力和公子身体内积蓄的一些药力后,那些毒血却并未化尽。

    所以,就只能消耗公子的生命力。

    也才有了白头之事。

    不过姑娘也不用太过担心。

    若是其他人,怕是就真的寿元不多,生命力自此会越来越弱,直至消亡。

    可在公子身上,我却发现,他的生命力非但没有变弱,相反,还在极为顽强的恢复着。

    虽然并不快,但我可以肯定,他确实是在一点点的重新变强。

    想来再过一些时间,公子就能恢复过来,头发也能重新变黑……

    只是,时间可能需要的久一些。”

    公孙羽并没有绕什么关子,冷静直言道。

    董明月闻言,眼中光芒大盛,脸上亦浮现惊喜之色,她看着公孙羽道:“公孙姑娘,若是为环郎寻来大补之药,他服下后,能快点恢复寿元吗?”

    公孙羽缓缓摇头道:“不能,董……董姑娘,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因为身骨根基,毁之容易,再塑则难。

    公子需要好生将养上两三年,才能恢复过来。

    慢一点其实也有好处,会恢复的更扎实些。

    而且……”

    “而且什么?”

    公孙羽之言,虽让董明月微微有些失望,却也让她松了口气。

    只要能恢复过来,区区两三年并不是大问题。

    不过,还有个补充是什么?

    公孙羽面色微微泛红,轻声道:“而且,这两三年内,公子不能近……近女色。

    乃性命之本,若是平常,行……行.房之后,自然能轻易恢复。

    可公子如今,正是极为需要补充性命之时,大亏,肾水每耗一点,就会大损。

    之前……之前三人,已是极限,若是再强行房.事,怕会真的造成不可恢复的损伤。”

    想起之前发生的事,那种疼痛中又带着酥麻愉悦的感觉,二女都忍不住羞红了脸。

    不过又有些骇然和庆幸,庆幸幸好只有三人……

    “咳……我觉得,其实,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偶尔试试也还是可以的……”

    不知何时,贾环已经醒了过来,许是恰巧听到公孙羽后面的几句话,他苦着一张脸,弱弱的开口辩解道。

    “呸!”

    二女见他醒来,先是惊喜,不过随即两人的脸又一瞬间成了大红绸,红成了火烧云,齐齐轻啐一口。

    董明月在贾环跟前到底心软些,而且,贾环又是因为救她才致如此。

    因此她羞红着脸,走到药台前,将全身无力的贾环扶起,让他靠在她的怀里,而后柔声宽慰道:“环郎,不过三年时间罢了,很快的。

    而且,往后的日子还很长,你……你且忍忍吧。

    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听话啊……

    瞧瞧,你现在两鬓都白了。你若是有个好歹,我又岂能独活偷生?

    幸亏家里有个公孙妹妹,不然的话,真是……”

    说着,董明月面上还是忍不住一阵后怕。

    术业有专攻,若是来了歹人,董明月保管让那人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可面对贾环突如其来的病倒,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此才有方才此言……

    贾环闻言后笑了笑,他先拍了拍董明月的手,而后又看向垂下头面色不大自然的公孙羽,轻声唤了声:“幼娘,你过来。”

    公孙羽闻言,将将恢复正常颜色的脸庞,再次刹红一片。

    不过犹豫了下,她还是走了过去。

    虽然,心里还是觉得有些突然,可是,她毕竟已经是他的人了……

    贾环勉力伸手,有些无力,但很坚定的牵起了公孙羽的手,握在手中,而后柔声笑道:“幼娘,谢谢你。”

    这一次,他身旁的董明月,面上的笑容并未改变……

    而公孙羽听到贾环的话后,抬起头,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眼神微微发生了些变化……

    似乎,经过这一遭后,两人的心真的近了些……

    贾环见之,面上的笑容更和煦了,柔声问道:“幼娘,难道真的没有办法,让我偶尔为之吗?”

    “呸!”

    ……

    ps:这章删删改改了好多次,难点就在于董明月的表现。

    一开始,我是将她描写的非常冷静睿智,处事不慌,冷静中带着点柔情。

    写完后刚开始还觉得很不错,可后来怎么看怎么别扭。

    董明月是武道超凡的武宗不假,她的心性也应该坚韧不拔,应该天塌不惊。

    可她毕竟没有高强的医术,面对无法解决而又极为危机的情况时,这种表现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太冷清。

    想想欧阳锋对欧阳克的慈爱,想想黄老邪对爱妻和爱女的表现。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而贾环,应该就是董明月的逆鳞。

    在看着贾环即将死去的时候,她若再表现的太镇定坚强,就显得太违和了些。

    最重要的是,她的武宗,来源并不是那么简单。

    后文会慢慢交代。

    我发现写故事情节容易,可想按照一个人的性格,去写好一个角色的表现,当真有点难。

    因为你得不停的站在他或她的角度去看问题,去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