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四章 醒来
    “阁下究竟何人?来宁国府所为何事?还请现身一见。”

    小院墙头,乌远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手中的乌黑短刀罕见的已经出鞘,他见药室没无人回应,再次开口沉声发问,这一次,言语中却带上了暗劲。

    “啊……”

    药室内,董明月安然无恙,但尤氏和公孙羽却受不住了,二人惊呼一声,双手抱在头边掩住了双耳。

    两人只觉得耳边有人敲起了暮鼓晨钟一般,轰然作响,震的她们眼冒金星。

    董明月先回头看了眼身后依旧无所觉的贾环,然后身形一闪,人就出了药室。

    药室房门关合之间,公孙羽和尤氏甚至都没发现……

    小院内,公孙羽面色肃然的看着对面的大前辈,声音清冷道:“我乃环郎妾室董氏,见过大供奉。”

    “什……什么?”

    几乎从来都是天塌地陷,亦岿然不动,泰山压顶,也都面色不改的乌远,在董明月出现的那一刻,看清她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姑娘时,面色已然一变。

    待再听到她是贾环小妾时,手里的短刀差点都没脱手掉落。

    开什么玩笑?!

    武宗何时这般不值钱了?

    出现在一个年轻女人身上倒也罢了,毕竟世界之大,天赋异禀者也不是没有。

    远的不说,就说那位方家虎女,若非在西域战场上被废了经脉,以她的天资,成为盖世武宗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可是……

    且不说世界上能有几个这样的奇葩,可小妾……

    他原以为,堂堂武宗,与人做家臣供奉已经是极限了。

    谁曾想,还有武宗会成为别人的小妾……

    要知道,家臣供奉的地位超然,就连家主都要敬着,而且除了家主外,乌远在贾府不用听其他任何人的命令,他们也无权命令他。

    可小妾却不同了……

    董明月看了眼乌远,忽然屈膝一福,道:“妾身多谢大供奉,当日在西域护卫环郎之义。”

    乌远见状,不见动作,身形便已避让开来,忽地,他眉头一展,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恍然道:“你就是……那日在金城,暗中窥伺我等行在的那两个大高手之一?”

    董明月闻言,面色微微一变,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正是。”

    乌远道:“不知另一位,现在何在?”

    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董明月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道:“哑婆婆,已经战死了……”

    能让一位武宗如此动容痛苦,可见事情之惨烈,乌远见之,就不好再说什么。

    又感觉到不远处有人到来,他歉意的对董明月拱拱手后,脚尖轻点,人便消失在小院墙头。

    普通人虽然看不清他的行径轨迹,董明月却能略略看清。

    乌远并非是从内宅穿越而来,他是从后面高墙处翻越而来。

    虽是武宗,倒也知礼……

    “咦?董……董姨奶奶?您回来啦?”

    乌远消失没多久,一道身影悄悄出现在小院门口处,她轻轻推开门,看到院内负手而立的董明月后,先是一怔,随即连忙赔着笑脸请安道。

    董明月听到她的称呼,嘴角微微一抽,不过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后道:“大嫂在里面,你去叫一抬软轿来,将她抬回去,大嫂见不得风。”

    来人正是尤氏的贴身丫鬟银蝶,她听到董明月的话后,面色顿时一急,道:“姨奶奶,不知我们奶奶怎样了,她可还好?”

    董明月道:“大嫂很好,你去叫人吧。接回去休息一夜就没事了。”

    银蝶闻言,虽还想进去瞧瞧,可看了看董明月面上淡淡的脸色,又不敢纠结,便连忙快步出去,跑去前面喊软轿去了。

    董明月再折身回到药室内时,尤氏已经在公孙羽的帮助下,用大氅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了。

    并且还借用了公孙羽的一袭白纱遮面,将她满面的春情,都挡在白纱之下……

    “好妹妹,你可千万记住大嫂的话,别因为面皮薄,就把大事给糊弄过去了。

    大嫂是过来人,最是知道爷们儿的心思粗大……

    更何况,如今董妹妹回来了,三爷醒来后,指定全在她身上。

    不过,他并不是存心不关注你,他只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你若不说,他不就更不知道了?

    而且,董妹妹和他相处的日子更久些,感情自然更深。

    若是你与他相处久了,也一样。

    你可别一吃劲,就把自己给绕了进去,那可太不值当了。

    过了今儿,再说什么,都不好说了……

    你记下了吗?”

    如同一个母亲在教导出阁女儿闺房之事一般,尤氏殷殷叮嘱道。

    公孙羽闻言,心头愈发感动,她红了眼圈,轻轻的点点头,道:“大嫂,我记下了。可是……大嫂你怎么办?”

    尤氏闻言,身子微微一僵,随即苦涩一笑,道:“傻妹子,大嫂这身份,如何能见光?若妹妹真心为大嫂好,就千万不要说出这件事,万一外面有一点传言,大嫂怕是就要生不如死了。”

    公孙羽闻言,连忙道:“大嫂你放心,我决计不会说出去的,跟谁都不说。”

    尤氏笑着拍拍她的手,道:“如此,大嫂就记住你的好……行了,不多说了,轿子怕是就要来了。

    不能让那些人进来,我还是出去等着吧。

    你和董妹妹就不要出来了,在这里守着三爷要紧。”

    公孙羽闻言,犹豫了下,道:“不好让大嫂一个人在外面等着……”

    尤氏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公孙羽的脸,嗔道:“你看看我的脸,就知道你自己的脸是什么样儿的。外面那些婆子们眼睛最精,露一点马脚都能让她们看出来,你怎么敢出去?

    咱们又不是董妹妹那样的高人……呃,董妹妹,我不是那个意思……”

    尤氏说着说着,就感觉有些不对了,做完那种事后,还能控制着正常面色,这好像,也不好夸赞的啊……

    董明月却没有计较这些,她轻轻的摇头,对尤氏道:“大嫂,日后你与我说话,不必如此客气。

    连环郎都敬着你,我自当也该如此。

    你这般与我说话,环郎若是听见了,怕也不喜。”

    尤氏闻言,面上的笑容浓了些,不过她到底还是没勇气像握公孙羽的手一般去牵董明月的双手,只是笑道:“咱们家的三爷啊,可真是有福气哩!

    连董妹妹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都死心塌地的为他着想,可不是天大的福运又是什么?”

    董明月闻言,轻轻摇头一笑,道:“大嫂这话说偏了,哪里是什么神仙人物,也不过是一个……被环郎收留的无家可归的可怜人罢了……”

    语气微微落寞,随后眼神再次凝聚在贾环身上,不再搭理外物……

    尤氏是个有眼色的,见之后,只是轻轻一叹,喃喃一声:“这世上的女儿家,谁又不苦呢?”

    说罢,又对公孙羽使了个眼色后,便转身出去了。

    刚出了小院门,尤氏就看到银蝶带着四个抬着软轿的仆妇快步朝这边赶来。

    远远的看见尤氏,银蝶一路小跑过来,眼中擎泪,看着蒙着白纱的尤氏,焦急哽咽道:“我的好奶奶,您这是怎么了?您可担心死我了……”

    尤氏见之,心中一暖,只是一只手还是紧紧捂在面上的白纱上,她瞥了眼赶来的几个婆子,微微垂下脸,对银蝶道:“不过感染了些风寒,瞧瞧,眼睛都是红的……

    公孙姑娘再三叮嘱,不能见了风,回去好生修养一日就好,咱们快回去吧。”

    说罢,便让银蝶搀扶着她上了软轿。

    坐到软轿上后,尤氏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长气,回头看了眼药室方向,心中的滋味,有些难名。

    委屈、不甘、落寞……

    就当,就当是一场梦吧。

    思绪间,眼中又浮出了几点泪花。

    尤氏轻轻一叹,从怀中取出帕子,就要拭泪,不过将将把帕子抬近面前就连忙止住了,俏脸上绯红一片。

    因为帕子上的气味,满满都是那股淫.靡之味……

    想了想后,尤氏又将帕子叠好,小心的放回了怀中,人也痴住了……

    软轿外,几个负责抬轿的仆妇倒没觉得有什么。

    虽然对尤氏的打扮有些好奇,不过尤氏已经说了,是受了点风寒,蒙着脸防风也说的过去。

    她们负责抬轿,没资格靠近,自然也就发现不了什么。

    可跟着轿子走的银蝶,一路上脸色却一直阴晴不定。

    作为尤氏的跟前丫鬟,她虽还是个黄花闺女,可当初在贾珍与尤氏行敦伦之礼时,她却是要在一旁伺候着的。

    或帮着宽衣解带,或帮着铺展床单,或帮着收拾残局,清洗狼藉之处……

    甚至,在主人乏力之时,她还要帮着在后面推动助力……

    因此,对于这些事,尤其是对于男女欢.好后的那股气味,她并不陌生。

    只是,这股气味,她已经有几年没有闻到了,却不想,今天,她竟再次在尤氏身上嗅到了这股浓浓的气味……

    是谁呢?

    该不会是……

    想到宁国府内宅里唯一一个男人,银蝶的脸色并没有什么难看之处。

    相反,她的眼中还升起了几点希冀……

    ……

    药室内,公孙羽和董明月两人都没说什么话。

    公孙羽静静的收拾着她的药室,清洗着各处残留的污渍……

    而董明月,还是静静的看着贾环。

    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

    间或里,公孙羽抬头擦一把额上的虚汗,感受着浑身上下的酸痛感,又悄悄的看了眼董明月,不免生出自惭形秽的感觉。

    难怪连大嫂在她面前都有些拘谨,还夸赞她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可不是么,原本就出落的极好的颜色,再配上这一副超凡脱俗的气度,可不就是神仙一样吗?

    再低头看看她自己,虽然平日里也是冷清清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可是公孙羽自己心里明白,她那不叫不食人间烟火,她那叫自卑、自闭。

    她不是不爱与人说话,而是,她不知道能与人说些什么话才好。

    自懂事起,她的世界里就只有医书、药方还有草药。

    她也不会别的。

    所以,她就是想与人说话,也说不上什么话。

    她长相不出众,家世普通,更是五不娶中的失怙不祥之女,缺少教诫……

    她不会女红,不会吟诗作赋,也不会琴棋书画……

    唉!

    满满都是缺点,她能做好……

    “环郎!你醒了?”

    公孙羽心中还没自苦完,耳边就听到一声惊喜的呼声,她忙抬头看去……

    ……

    ps:大家尽放心就是,不会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尴尬局面。贾老三也不至于就此化为淫.贼,本书中的女角色,地位也从来都不轻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