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三章 骇然
    “董姨娘,公孙姑娘,今儿这事……都是天意。不能怪三爷,也不能怪咱们。

    你们看,咱们该怎么办?”

    尤氏咬牙问道,还未散尽春意、遍浮红晕的俏脸,愈发娇艳动人,眸光更是脉脉如水。

    若是让过来人看见,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承泽雨露滋润,身心得到极大满足后的表现……

    听到尤氏的话后,公孙羽脸色清冷,眼神清寒,心乱如麻。

    她是医道上的天才没错,却也是生活中的笨蛋。

    对于这种事,她着实陌生的紧,哪里又有什么办法。

    因此,她沉默不语。

    董明月闻言,倒是眼神淡淡的看了眼尤氏,轻声道:“大嫂放心,环郎不会不认的。”

    尤氏闻言,似得了什么大安慰一样,表情愈发生动了,却又一声长叹,摇头道:“我不过一个失寡之人,又是他的大嫂,哪里还指望什么认不认的……

    况且,今天这事,但凡传出去半句,董姨娘自然没事,公孙姑娘也不过是正式进门儿罢了,跟着三爷,他自不会亏了你。

    可我却……

    纵然不会像乡间失贞农妇那般,被装猪笼沉塘,怕也会被人指指点点一辈子,或被发落到庵堂里,苦熬等死……

    所以,我想厚着面皮,求两位,能否将今日这事瞒下,权当我没来过……”

    尤氏面带哀求的看着董明月和公孙羽二人。

    董明月闻言,眉头轻皱,只是,看着尤氏满是哀求的眼神,却不好说出一个不字。

    而公孙羽,闻言后却眼睛一亮,似乎也找到了好办法……

    她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也就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原本……原本就不该发生……”

    “不成不成,你不成……”

    公孙羽话没说尽,就尤氏连忙打断。

    见公孙羽目光中有些惊吓和不安,尤氏忙柔声对公孙羽道:“傻姑娘,我是身份大不合适,是他名义上的长嫂,若是传了出去,自然只有死路一条。

    可你却不同,你是黄花大闺女,原也是大户人家的尊贵小姐,不管是不是有意,哪里就能这么凭白失.身给三爷?

    他到底都要给你一个交代……

    虽然只能是姨娘,可我们爷乃是国朝一等侯。

    哪怕是妾,也不是寻常府上的小妾,而是享有六品安人名分的如夫人。

    虽说到底委屈了姑娘,可总比这般糊里糊涂的混过去强吧?

    世人最重妇人的贞.操,越是高门大户越是讲究这些。

    姑娘今儿……日后再想嫁人,却极为不便宜哩。

    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公孙羽闻言,面色苍白,清冷的眼神出现了些慌乱的波动,不过,看向尤氏时眼神却亲近了许多,甚至都有些濡慕……

    难得软弱的公孙羽,放开了心房,有些哀伤的尤氏道:“大太太不知,我哪里算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

    小门小户,又早早失去了双亲,幼年失怙,少了教诫,犯了五不娶中的头一条。

    哪个高门大户,还会……

    我原也没想过要嫁人,一心只求医道。

    这些年,倒是有些上门求亲的。

    可是,对方不是些年纪大的,就是身有恶疾的,看我懂点医术,想让我去侍疾,又或是去给鳏夫做填房……

    这些人都让我祖父给赶走了,可是,我看得出,他也很犯愁苦。

    左邻右里间,也多是在背后指点我,没娘教养,连个女红都不会,还说我古怪,不自重,给男人瞧病……”

    这还是尤氏第一次见向来冷清的公孙羽露出小女儿之态。

    她清楚,这是因为方才她说出的那番明显带有慈爱关怀,也着实在为公孙羽考量的话,打动了这个自幼缺少母爱关怀的少女的心扉,才让一向清冷的公孙羽,在遭逢大变后,向她吐露心事……

    看着眼中缓缓流下两行清泪的公孙羽,尤氏伸出手,拉起她的双手,语气怜惜道:“真是可怜见的……

    所以说,咱们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就是一家人的缘分。

    你来府上也有些日子了,我们爷是什么人,想来你心里也有数。

    别的不说,只说前儿夜里,他说出的那些话,你在旁处听说过吗?

    他说,咱们府上,不拘是妻还是妾,都一样。

    只按年龄来,年纪大的,就算是妾,也不用喊正室姐姐,不用去立规矩请安,大家平常相处。

    日后有了子嗣啊,也是谁有能为,谁来承爵。

    你听听,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岂不是正合适咱们家?

    你想想,这世上,可能再有第二人,像我们爷这般宽容的了你的?”

    公孙羽心乱如麻,摇摇头,低声道:“我不知道……”

    尤氏见之一笑,松开公孙羽的手。

    公孙羽有些不安的看着她,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却又见尤氏走到了她身后,伸出手,温柔的将她零散开的长发顺了顺,而后手指灵巧转动,三两下,就将长发挽成了一个发髻,又从她自己脑上取下一个银簪,轻轻的别在了她脑后。

    再转过身来,尤氏看着公孙羽,笑道:“瞧瞧,这不就知道了?”

    公孙羽轻轻的伸手,摸了摸头上的妇人妆,面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眼中却落下了泪,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尤氏。

    尤氏满脸微笑的再次拉起她的手,道:“傻丫头,你想想,咱们女人啊,这一辈子,旁的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找对了男人。

    既然阴差阳错的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说说,你还犹豫什么呢?

    好好服侍好三爷,这一辈子总不会让你吃苦的。”

    然而,当公孙羽听到“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时,身子却微微一颤,她面上闪过一抹极为难的痛苦之色,而后她看着尤氏,咬着嘴唇道:“太太,我明白,可是……我却是绝不能放弃医道,去做个服侍男人的女人的。

    我也不会,我还要……”

    “谁让你放弃医道了?”

    尤氏奇道,见公孙羽一怔,她又笑着对公孙羽道:“你呀,什么都不用改变,该怎样,还怎样。

    之前,你也见过我们府上的白荷了,还记得她吗?”

    公孙羽点点头,道:“府上数她的颜色最好……”

    尤氏闻言,连忙看向一旁的董明月,见她根本不为所动,好似没听到公孙羽的话一般,一双眼睛只是看着贾环,尤氏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贾环房里的事,她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哟……

    尤氏悄悄给公孙羽使了个眼色后,才又笑道:“她啊,说起来比你还古怪哩!

    她原本是北城贱籍出身,后来被我们三爷救了,然后又给收到了房里。

    按理说,她就该从此一心一意服侍我们三爷,对不对?

    可是,她却和你一样,一心放不下那些匠人手艺,你猜怎么着?

    我们三爷啊,专门在城南庄子给她建了个大大的工坊,随她去折腾!

    你想想,我们这样的人家,换个爷们儿,谁会如此宠着?

    对不对?

    所以啊,你尽放心就是。跟了我们爷,再不会和你做事有什么相干碍的。

    而且,三爷还会帮助你,有什么珍贵的药啊草啊的,你只管吩咐下去,保准随叫随到,可不比你一个人弄强的多?”

    公孙羽闻言,彻底不说话了,低头想了好一会儿后,才抬起头看着尤氏,道:“太太,谢谢您。”

    尤氏见之大喜过望,连连点头,笑道:“从今儿往后,你得说,谢谢大嫂子喽!”

    公孙羽闻言,俏脸上浮起一抹红晕,轻声应了声:“嗯,谢谢大嫂子。”

    这番小儿女姿态,却是从未出现过她身上……

    尤氏见状,心中愈喜,一拍手,笑道:“那就这样,一会儿,你就这样站在三爷身边,他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就是。

    你若不好意思说,就让董姨娘帮你。

    哎哟,妹妹你是不知,我们三爷有多疼董姨娘,董姨娘她跟神仙似的……”

    “大嫂,你不用说了。今日之事我不会放在心上,以后有事,我会向着你说话的……”

    “嘎!”

    董明月淡淡的话,却精准无误的击中了尤氏心中的算盘,令她没说尽的话,有些尴尬的戛然而止。

    尤氏干笑的看着董明月,道:“妹妹,真不是我在溜须拍马。

    不瞒你说,我夜里带着婆子查夜时,不知多少次,路过西厢房时,都能看到三爷一个人在里面静静的待着。

    那场面,我看着都直掉泪。

    还有,每逢月圆的日子,他都会一个人上屋顶,喝着酒,看着天上的明月。

    这一坐就是一夜啊,真真是让人不落忍!”

    董明月闻言,身形微微一震,看向贾环的眼睛湿润了起来。

    沉默了好一会儿,董明月才点点头,声音轻柔了许多,道:“我知道了,谢谢大嫂。”

    尤氏闻言,连忙赔笑了两声,摇头道:“谢什么,都是一家人……”

    话虽如此,尤氏心里却在惊疑,怎地,一年不见,这董明月身上的气派变得愈发了得了。

    以前的时候,虽然她也是清清冷冷不喜近人,可也没如今这份气度。

    这感觉,和之前的明珠郡主赢杏儿都差不多了。

    可人家赢杏儿是什么出身啊……

    不过,两人的感觉还是有些不同的,但高度却绝对无二,都能对她形成碾压一般的气势……

    “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啊,这件事,就权当没……没我什么事了。

    不然,我非得被外面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不可。

    还劳烦两位妹妹,替我这当大嫂的担待一回……”

    又悄眼看了眼还在沉睡中的贾环,心里满是不甘寂寥的尤氏,却不得不再次赔笑叮嘱道。

    公孙羽点了点头,看向尤氏的眼神里多了些同情。

    同为女人,她可以理解尤氏的处境。

    尤氏看着公孙羽的眼神,眼睛一酸,就红了眼圈,眼泪差点都落下。

    就在她想笑言两句圆过这场时,就见董明月的眉头一皱,忽然转过身,透过窗纸,看向外面。

    尽管,在有些莫名的尤氏和公孙羽看来,窗纸根本看不透。

    然而,紧跟着,她俩就听到外面忽然传来了动静。

    竟是……竟是一道男人低沉的声音,顿时让她们花容失色。

    “不知阁下何方神圣,还请出来一见。”

    公孙羽听到这声音,脸色却稍稍舒缓了些,她对尤氏道:“是府上那位武宗高手乌远的声音,我陪公子去西域时,听过他的声音。不过,他说,阁……阁下?!”

    说话间,公孙羽猛然转头,满脸惊骇的看向身旁负手而立,气度非凡的董明月。

    公孙羽勉强也算一个武道中人,自然明白,按照武林规矩,能让一个武宗尊称一声“阁下”的,唯有……

    武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