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尤氏的心病
    宁国府,上院。

    银蝶有些焦急的左右看看,朝东北角方向眺望了几眼,却什么都没看到。

    “银蝶姐姐,要不,你去看看吧?奶奶怎么还没回来?”

    银蝶身后,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子对她说道。

    银蝶闻言,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道:“说你糊涂,你还噘嘴不乐意,又傻了不是?

    你忘了之前三爷的话了?

    没有公孙姑娘的招呼,哪个都不许去药室打扰。

    你有胆子你去试试!”

    小丫头子闻言,稚嫩的脸上闪过一抹害怕,连连摇头。

    银蝶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干脆别叫炒豆儿了,叫炒迷糊算了!也不知奶奶相中你哪儿了,偏把你留在身边伺候。

    要说你像三爷身边的小吉祥,却也不像啊!人家小吉祥比谁都聪明哩!”

    炒豆儿闻言,噘起嘴,满脸不乐意道:“银蝶姐姐,人家也聪明着哩,只是你还没有发现……”

    “呸!”

    银蝶又好气又好笑道:“聪明确实没发现,可厚脸皮倒是发现了!行了,你去顽你的去才是正经。”

    炒豆儿闻言,顿时乐了,喜笑颜开道:“银蝶姐姐,那我可走了哦!

    小吉祥奶奶在看二丫姐姐调理小丫头子耍百戏哩!可有趣了,我去瞧瞧。”

    银蝶闻言,嘴角抽了抽,道:“谁教你喊小吉祥叫奶奶的?”

    炒豆儿闻言道:“是小吉祥奶奶啊!咦……银蝶姐姐,你还说我糊涂,我看你也不比我精明多少。小吉祥奶奶,当然是奶奶咯!”

    “哈!”

    银蝶失笑一声,连连摆手驱赶道:“好了好了,是我糊涂,你快去看你奶奶耍百戏去吧。”

    炒豆儿闻言,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儿,然后带着胜利的笑容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看着这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子,银蝶眼中闪过一抹羡慕,随之,却是一声叹息。

    心里多少有些明白大奶奶为何会将这么个小迷糊虫放在身边了……

    似乎和三爷喜欢小吉祥子是一个道理,看着喜庆……

    作为尤氏的心腹丫鬟,银蝶对尤氏心里最担忧的心事知道的非常清楚。

    尤氏作为宁国府的管家大奶奶,过的远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风光,那么得意。

    恰恰相反,她时常担忧的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到天明。

    尤氏出身低微,不过是寻常百姓家的闺女,只是因为颜色真的好,所以当初才被贾珍一眼相中,收回府中。

    又过了没多久,贾珍正室过世后,尤氏就被贾珍扶为继室。

    一来,尤氏长的确实非常美。

    二来,她生性柔顺,凡事无不依着贾珍,纵然贾珍当着她的面吃丫鬟,她也只有帮忙的份儿……

    若是贾珍再另娶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为继室,就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但凡有点身份架子的人,都不会这么不在乎……

    而尤氏实际上也并非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只不过,她在乎又能怎样?

    女人出嫁后,最大的底气,其实还是娘家。

    娘家强,则女人在夫家说话的底气就硬。

    娘家弱,那么,女人在夫家说出的话,在意的人就不会太多。

    当初,王夫人和王熙凤凭什么能在贾家呼风唤雨?

    还不是因为相比于每天都在走下坡路的贾府,王家却因为王子腾的存在,日益飞黄腾达,平步青云?

    可是,王熙凤背后有王家撑腰,尤氏的娘家,却只有一个年迈的老父,和带着两个女儿改嫁过来的继母。

    这样的家庭,尤氏平日里都羞于张口,更别提什么底气不底气的了……

    所以,只要能在宁国府里坐个正室太太,能穿稳一身三品诰命大服,尤氏就心满意足了。

    其他的,随他怎么样吧。

    可是,谁曾想,就连这样的日子,似乎都过不安稳了。

    好端端的,贾珍就死了……

    不仅贾珍死了,贾蓉也死了,然后宁国府的主子就莫名的成了贾环。

    这对依附于贾珍而生的宁国府中人来说,简直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人人都担心不已,为她们的出路担心。

    在这个时代,女人真的很难很难,尤其是,被人过过手的女人,就更难。

    她们又不甘心于到外面随便找个庄稼汉嫁了,那样的日子,对过惯了富贵生活的她们,还不如去死……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的确印证了宁国府里那些依附贾珍生活之人所担忧的事。

    一遍又一遍的清洗!

    尤氏受贾环所托,首先出手。

    她将之前曾得罪过她的那些狐媚子女人,全都打发出府,狠狠的出了口这么些年来的恶气!

    不过,她到底心软,以前对她恭敬些的,没得罪过她的,还有放下身段苦苦哀求她的,都给留了下来,她着实不忍相逼太甚。

    然而,没等幸存的漏网之鱼们松一口气,真正的大清洗才从天而降。

    贾环去了城南庄子习武后,贾母就派了几个管教嬷嬷过来,将宁国府里的丫鬟妇人们一个个的筛选,凡是长相狐媚子的,甚至只要周正一些的,都会被验身一番,有一点问题,都会被扫地出门。

    就连银蝶这样相貌平平的,都被那些嬷嬷重点验了好几次……

    这一扫,就扫出去了七成以上的丫鬟和少妇。

    这轮清洗过后,贾母尤不放心,又亲自坐镇宁国府,将剩下的丫鬟一个个的过目。

    凡是眼神不正,气质不端的,又被全部换掉。

    最后,宁国府里原先的“老人”,竟一个都没留下来。

    其中,就包括好几个尤氏这些年来,悄悄攒下来的心腹。

    然而,她们都是处子啊,而且,相貌都很粗糙平常……

    这样的清洗,不仅宁国府的仆婢们心惊胆战,怕的不得了。

    就连尤氏,也常常担忧的睡不着,每夜在床上长吁短叹,有一种朝不保夕的危机感。

    她心里非常明白,她这个宁国府的前女主人,在贾母心里的分量,甚至不比一个鸳鸯重。

    而且,贾母还多次暗中敲打于她,警告她不要仗着长嫂的身份,给贾环做耗。

    真真是天可怜见,尤氏多咱有过这种心思?

    竟被防范到这种地步……

    尤氏心知,若真有个万一,她还不如那些被赶出府自谋生路的人下场好。

    那些人带着贾家赠送的银子,好歹还能有个生处。

    可尤氏却不同,作为贾族曾经的主母,她的身份,注定不能再出府改嫁,贾家着实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一旦她被发作,唯一的去处,就是坐落于贾府深宅最偏僻的角落里,那几座高不见光的高墙内的庵堂中的一座。

    作为曾经的宁国大妇,贾家族母,即使只是名义上的,尤氏还是有机会去参观过那里。

    尽管只往里看了一眼,回来后,尤氏就连做了三晚上的噩梦。

    也是从那以后,她对贾珍再不敢有半点不恭之心了……

    好在,贾珍对她的表现极为满意,不曾有送她入庵堂修行的意思……

    然而如今,尤氏却只觉得,她离那里越来越近了。

    只要新妇进门,她这个前女主人,地位就非常之尴尬了。

    因为长嫂如母,从礼法上言,贾环和新妇都要敬着她,日日给她请安的。

    内宅里,她说的话,不止新妇要听,甚至贾环都要听。

    然而,尤氏却清楚,贾母是绝不可能给贾环留下她这么一个“祸害”的。

    很可能,新妇进门之日,就是她被送去庵堂礼佛之日。

    这也是身体向来康健的尤氏,前儿夜里突然受了风寒的缘故。

    薛宝钗突然过门,对尤氏而言,心病,远大于身上的病痛。

    前夜,贾母在天香楼里看她的眼神,让她从心底最深处寒遍全身……

    “唉!”

    原本青砖铺就的地面上,些许积雪点缀着墙角的一株开的正艳的梅花,看起来还有些诗意。

    可此刻,在银蝶眼中,更多的却是萧瑟。

    一来,她为尤氏感到担忧。

    二来,也为自己感到忧愁……

    她是宁国府的家生子,一辈子的奴婢命。

    若是尤氏被送入了庵堂,她就算不跟着进去,也是被拉出去随意配小子的下场。

    这对早已见惯了世间繁华的她来说,太过残酷,也太难接受……

    如果尤氏安好,那么说不定,还能开恩,让她家里做主,甚至让她自己做主,选一个好一些的人家嫁了。

    府里的奴才,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只是……

    奶奶怎地还没回来?

    别不会有个……

    银蝶觉得身上有些发冷,紧了紧身上素色的披风后,皱着眉头,实在等不得了,一咬牙,迈步朝药室方向走去。

    ……

    药室内,一片狼藉。

    赤着身子的贾环,此刻正躺在药台上大睡不醒。

    身上的瑰红色已经完全消失了,肤色变回了正常。

    不仅如此,身上的肌肤,从之前因常年练武之故,造成的微微发暗之色,重新变得白皙起来……

    看着他身上强健有型的肌肉,以及随着呼吸起伏有序的胸膛,已经穿好衣裳的三人,面色复杂。

    虽然三人都将将醒来没多久,可实际上,在昏睡之前,三人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存在,以及发生了什么事……

    既然大家彼此情况都差不多,而唯一的一个男人又还没醒,所以,实际上,尽管醒来时发现场面很不堪,可大家都默契的什么都没说,各自默默收拾好了自己……

    因此,场面也不至于太尴尬……

    不过,也有些不同。

    董明月面色虽淡淡清冷,眼神却出奇的温柔,眼睛里满是药台上之人,再也容不下其他……

    她之前虽然还在昏迷中,可是,在贾环与她换血的过程中,就已经渐渐恢复了神智,能听到和感受到周围发生的事……

    在贾环渐渐中毒不支,却坚决不允许公孙羽停止换血时,董明月只觉得,之前的一切心伤,一切的苦、一切的累,在那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

    因为一切都值得。

    她当时多么想睁开眼睛,将这邪恶的换血之术停止,她宁可自己去死。

    可是,她拼尽全力,却睁不开那双重如千斤的眼睛。

    只能无力的流下两行绝望的清泪……

    相较于当时的绝望,之后发生的荒唐事,虽然让她觉得有些……不适,却真的不算什么大事。

    江湖儿女,行走江湖时,这种事不能说常见,但也绝不会陌生。

    路见不平,行侠仗义时,被她斩杀在床上的淫.贼也不在少数。

    只是,这一次,主角却换成了她……

    但只要贾环还活着,又有什么呢?

    她原本就是他的女人啊。

    虽然第一次没有发生在洞房花烛夜,还如此荒唐的与其他人一起发生了这事……

    可是从公孙羽口中得知事情的原委后,董明月心中便再无任何芥蒂。

    因为这本非贾环本意,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要救她……

    董明月于药台前负手而立,双目深情的凝望着贾环,一身极为不凡的气派,让身旁二女侧目不已。

    而公孙羽,却是最无辜,也是最……痛恨的人,她痛恨造化弄人。

    她不过医者,却只因一时大意下,凭白遭受了这个灾。

    好端端的,就失去了贞.操。

    她的确不喜女红,她的确不读《女戒》,她也的确不喜相夫教子的生活,但是,她却并非不知廉耻。

    生活在这个女人的贞洁不比性命便宜半点的时代。

    对公孙羽来说,贞洁虽不至于此,但也仅次于性命和医道。

    谁曾想,今日却白白的……

    再想想之前她祖父再三警告她,让她一定当心某个名声极为不佳的小淫.贼的话,公孙羽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只是,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办。

    感受着身上快要散架一般的酸痛感,公孙羽心中复杂难名。

    她该怎么办?

    若是按礼教的说法,别说失.身于人,就是脚被人看了去,为了不失洁,都要从了那人,不论那人是什么来路。

    更何况现在成了这般……

    唉!

    可怎么办?

    一时间,向来心思冷静的公孙羽,心乱如麻……

    而心情最波动的,却属尤氏。

    经过一场酣畅淋漓,让她从里到外都经过一场洗礼的欢.好后,此刻尤氏心中却极为恐惧。

    她知道,但凡有半点闲言碎语传出去,传到贾母耳中,她立刻就会被送去后面庵堂里礼佛。

    相比于贾环的名声,她这个出身不显的失寡妇人,没有半分分量。

    但,她心里却还是有一丝侥幸心理,和……一丝幻想。

    他应该……不是过后不认人的人吧?

    他应该……也会护着她吧?

    不过,再三纠结思量后,尤氏还是打定了主意,她转过头,对董明月和公孙羽二人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