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一章 误入
    看着昨日他躺过的地方,面色发乌,嘴唇更是透黑的董明月,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贾环心如刀绞!

    “明月……”

    轻轻的抚着董明月乌黑的脸,看着她唇角的干裂,贾环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公子,公子……”

    公孙羽见之微惊,轻轻的唤道。

    贾环赤红着眼睛,转过头,看着公孙羽道:“公孙姑娘,明月,她怎么会在这里?”

    公孙羽摇头道:“我也不知……半月前的一天,入夜时分,她就突然出现在这里,什么话都没说,将《苗医奇经》交给我后,就昏倒过去,再没醒来。”

    贾环沉声道:“那你为何不早告诉我?”

    公孙羽沉默了下,轻声道:“我并不知公子与她相熟,我发现从她身上掉出来的那块木牌后,知道了她的身份,就不敢再说。”

    贾环闻言,深吸了口气,点点头道:“对不起,你是对的。”

    公孙羽摇摇头,没有说话,也没问贾环与这个女孩儿是什么关系。

    贾环又道:“公孙姑娘,明月到底如何了?

    以你的医术,半月都没法救好,可见她一定受了大难。

    不知公孙姑娘需要什么才能救醒明月,不论什么,你只管说就是,我一定想尽办法给你寻来。”

    公孙羽闻言,叹息一声,道:“她身上中了十数种苗疆巫毒,我试了许多解毒之法,却不甚理想……

    所以,才想起在武威时看到的那种以毒攻毒的五毒解毒法。希望能够有用……”

    贾环闻言,心中大痛。

    看着药台上动也不动,呼吸孱弱的董明月,贾环恨不得以身相代。

    可是,除非万不得已,他又真心不想让董明月遭受五毒噬体之苦。

    在城南庄子时,董明月最怕老鼠,听到蛇脸色都会发白……

    她如何受得这更加恐怖的五毒噬体的磨难?

    贾环看着公孙羽,沉声道:“除却五毒解毒法,就没有其他解毒的法子了吗?

    你不是得到那部《苗医奇经》,难道上面就没有解毒之法?”

    公孙羽闻言,沉默了下,道:“有倒是有,只是……”

    贾环忙道:“需要什么条件,你只管说,不管再难,全都交给我去办就好!”

    公孙羽微微皱眉,看了贾环一眼,摇头道:“首先,要推宫换血,用被换血之人代替中毒之人蕴毒,而换血者几乎必死无疑。

    其次,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贾环闻言,忙道:“我就是最合适的人啊!公孙姑娘,你忘了,我连麻沸散都不能麻醉!”

    公孙羽闻言,摇头道:“这不是一回事,你对你自己的身体,也只是猜测而已,做不得准。”

    贾环正色道:“公孙姑娘,这绝不是在猜测,我也绝非意气用事之人。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但请你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

    公孙羽皱眉道:“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你身体不入麻沸散,并不能说明你不怕毒……”

    贾环闻言,深吸一口气,道:“公孙姑娘,你还记得扎达尔那个喇嘛吗?”

    公孙羽怎会不记得,准葛尔汗国的大国师,几乎干掉了武威侯秦梁,她点了点头,不解的看着贾环。

    贾环道:“他在追杀我时,曾数次击伤于我,每一次,我都能感到剧毒入体,身子发麻,有些剧痛。可是,也只是如此了。那些毒,根本奈何不得我。我就不信,明月身上的毒,会比扎达尔手里的毒还要毒!

    公孙姑娘,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玩笑的。”

    公孙羽想了想,再三看了看贾环,见他眼神极为坚定,终于,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贾环见状大喜,连连道谢。

    而后又忙问道:“不知要准备些什么?有注射器……”说到这,贾环忽然顿住了,他看着公孙羽道:“公孙姑娘,我们如何换血?我的意思是……血怎么换过去?”

    公孙羽莫名的看了贾环一眼,淡淡的道:“自然是以金针为媒,以内劲导之。”公孙羽虽不是什么大高手,却也是武人……

    贾环醒悟,想来这个时代的医术自成一体,不需要针管也能换血输液……

    贾环又急着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公孙羽看了贾环一眼,道:“随时……公子,你要想清楚了。”

    贾环摆摆手,转身出门,留下一言:“我去去就来!”

    ……

    一刻钟后,贾环重新重现在药室,手里多了一根婴孩手臂粗细的老参。

    而后,他在公孙羽看疯子的眼神中,掰下三根参须后,竟张口将这一枝足足五百年份的老参给嚼碎吞了下去。

    公孙羽想拦都没机会拦……

    “你疯了?!”

    公孙羽寒声喝道。

    医道常言,大补既大毒。

    寻常补药吃多了,都能将人生生吃死。

    更何况这根五百年份的长白老参。

    贾环面色肉眼可见中渐渐变红,他摆了摆手,对公孙羽道:“你放心,我不是作死的人,现在开始吧……”

    公孙羽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后,声音清冷道:“脱去衣服。”

    贾环闻言一怔,不过心想要换血,自然要从胳膊上抽血,所以利落的脱去了外裳后,又褪去了上衣,露出健壮结实的上身。

    然而,渐渐晕红了脸的公孙羽又冷声道:“不够,全部。脱完后,躺在药台上,平躺好。”声音微颤。

    贾环闻言,深吸了口气,没有扭捏什么,干净利落的褪下了全身衣服。

    而后,赤.裸着躺在了药台上,与董明月平齐后,他侧过脸,眼神极为清澈的看着她,目光柔和,怜惜。

    许是见贾环都这般无谓,落落大方如同无物,公孙羽轻轻的呼吸了两下,也平息了发烧的脸和起伏的胸膛后,随之她自己动手,将董明月身上的衣服也落了下来……

    然后,取出针盒,开始施为。

    公孙羽先将两人相近的手脉、脚脉处以金针穿刺勾连,而后,叮嘱贾环,让他用内劲,将手脉处的血,逼迫涌入董明月体内。

    而后她则以内劲,催动董明月脚脉处的血,缓缓涌入贾环体内,形成一个循环。

    这是一个水磨工夫的治疗过程,公孙羽眼神清冷的看着贾环手脉处流出鲜红的血,顺着金针,缓缓渡入董明月体内。

    而董明月脚脉处,则不断涌出发暗发黑的血,顺着金针,缓缓流入贾环的体内。

    两个个时辰后,当贾环面色上浮起一层薄薄的黑气时,公孙羽又令二人以体相触,以金针做桥梁,勾连两人的奇经八脉,五脏六腑,催之换血。

    最后,则是心房……

    随着换血的进行,董明月乌青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恢复过来。

    而贾环周身,则渐渐泛起了乌黑之色,而且愈来愈深。

    贾环的神智渐渐的有些不清了,眼睛也渐渐模糊,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时间未到……

    他阻止了公孙羽停止施针的要求,因为那样两人都会留不住……

    当他用最后能看清的一眼,看到董明月的眼角,缓缓留下两行清泪时,贾环嘴角弯起了一个很柔和的弧度……

    缓缓闭住了眼。

    不过,一旁累的轻轻喘息的公孙羽看到后,非但没有惊慌,脸上反而浮起了一抹微笑。

    因为她发现,贾环身上的乌黑之气,在渐渐的消散……

    只是,令她有些奇怪的是……

    药台上两人赤着的身上,为何会渐渐泛起瑰红色?

    不该啊……

    她没有发现的是,她自己蒙在白色面纱下的脸上,也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意……

    忽地,公孙羽的鼻翼轻轻动了动,她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有些腥甜的气味。

    她皱起眉头,在思索这是什么气息……

    不好!!

    公孙羽面色陡然大变,心中想起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

    这……

    这是苗疆蛇娘,豢养的金丝情花蛇的蛇香……

    董明月身上中的那十几种混合毒中,竟然有金丝情花蛇的蛇毒!

    这金丝情花毒,最恶毒的,不是它本身的毒性。

    而是在解毒后,化出的蛇香,乃是最上等的催.情香……

    糟了!

    公孙羽反应过来后,一时间唬的面无人色,眼神极为慌张,她转过身就往外走,想逃离此处,可是,哪里还走的了……

    没走出两步远,一阵眩晕上头,感受到周身泛起的热欲,公孙羽心中一声绝望的哀叹,瘫倒在了地上。

    ……

    “奶奶,你这是怎么了?”

    银蝶看着站在廊下,顿足不前的尤氏,忙问道。

    尤氏用帕子压着太阳穴按了按,摇头道:“许是前儿夜里冷风吹着了,从昨儿起就头疼的紧,如今愈发受不住了……”

    银蝶闻言,“呀”了声,急道:“奶奶,这可不得了,别是受了风寒。

    奶奶快去公孙姑娘那里瞧瞧吧,这可耽搁不得。”

    银蝶是尤氏最得力的贴身丫鬟,就如同鸳鸯之与贾母一般。

    不过,幸亏相貌平平,当日才逃过贾珍的淫手。

    也因为此,后来贾环接掌宁国府后,贾母替他在内宅里清洗了几回,府内丫鬟妇人也撤换了几轮,也没将她清洗掉。

    因为跟的时间久了,银蝶也忠心,所以她在尤氏跟前说话很随意亲切。

    尤氏闻言,却摇了摇头,道:“前儿受了那么些人家的大礼,三爷昨日叮嘱我,让我挑选些好玩意儿,回赠回去,不然就显得失礼了。你说说,我哪里能歇得下……”

    银蝶闻言,想了想,道:“奶奶,到底身子骨最重要,不是闹着玩的。

    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代奶奶走一遭内库,去挑选些好东西,然后记下来,再回禀奶奶,请奶奶过目,岂不一样的?”

    尤氏闻言,有些心动,又感到头疼难挨,就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那你就先去吧,我自去药室找公孙姑娘就是。”

    银蝶想了想,药室就在后头东北角,虽然偏僻的紧,却也不算太远,便应了声,没有再坚持相送。

    尤氏看她远去后,轻轻摇了摇昏昏然的头,往药室走去。

    ……

    “呃……”

    “不要……”

    药室乃宁国府禁地,贾环曾亲自交代过,府内婆子丫鬟未经允许绝不许靠近。

    又因为地处偏僻,所以,当尤氏扶着头走过来后,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然而,当她走进了小院儿后,尤氏的眼睛陡然圆睁。

    因为,从药室内,竟传出了……传出了男女欢.好时的声音。

    这……这简直……

    要知道,宁国府的后宅里,只有一个男人啊,可是他……

    可是他为什么会和公孙姑娘……

    她长的也不……

    尤氏彻底凌乱了,她顾不得突然好了的头,转身就想离开。

    可是走到小门前,她的一双脚却如同被钉住了般,再也迈不出去了……

    身后,那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呜咽声,似是在强忍受着极大难受,却似又夹杂着极大的愉悦……

    那一声声如同有魔力的声音,将尤氏,一步步的召唤了回来。

    尤氏面色潮红,双眸如水,双股间更是早已泛滥……

    她今年不过二十五六,又早早经过了人事。

    孤枕苦挨了四五年,对那种滋味的回味,就如同吸.毒之人对毒.品的怀念和眷恋一般。

    此刻,听着这一声声似痛苦之极,却又似愉悦到了极致的声音,将她心底压抑了数年的欲.望,瞬间勾了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尤氏颤栗着身子,不受控制的一步步靠近了药室,感受着越来越近的声音,她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要跳出了嗓子。

    最后,她鼓起勇气,轻轻的将门推开了一条缝隙……

    “呀!”

    看到药室内的情形后,尤氏掩口惊呼一声,眼睛圆睁。

    而后,她看到陡然转过来的一张脸,不是贾环,又是何人?

    只是,此时贾环的这张脸上,已经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双清澈温暖的眼睛,而是一双泛着红芒的眼睛,眼神是那样的炙热、贪婪,那样的充满了欲.望……

    尤氏被这样的眼神看的心慌意乱,转身就想逃离……

    然而,双腿酸软的她,还没走出一步,一只强壮有力的胳膊,忽然探出门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而后,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带入了药室。

    “砰!”

    药室房门又被紧紧关上,随之,药室中传出几声惊呼求饶声……

    只是没多久,这声音就变成了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呜咽声,传出药室,在冬雪中摇曳……

    ……

    ps:解释一下这三人的用意,明月自然不用多说了,公孙羽是个意外,但也不是意外。

    首先,她的行为在这个时代,和贾环差不多同样“怪异”,同样无法被社会接受。

    她视医道若生命,为所有,她不会女红,也不会相夫教子这种其他女儿家普遍都掌握的技能。

    她的眼中,只有医术。

    这样的女子,在这个时代,除了贾环之外,怕是没第二个男人能罩得住。

    其次,她日后要为整个园子里的姑娘们看病,还要为贾环培养出医疗小组,身份重要,跟了外人,也不大合适。

    当然,公孙羽目前的设定,也只此一次,后续再看吧。

    至于尤氏,我读红楼时,读的次数越多,对这个女人越喜欢,很有种大智若愚的感觉。

    她的年纪和凤姐差不多大,大也大不了几岁,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到了第七十四回,她也不过三十来岁,而这已经过了十多年过去了。

    所以书友们不必纠结她的年纪……

    而她能被贾珍扶持为正室,又可见她的姿色,连曹公在六十三回时,都用“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来形容她。

    最重要的是,原著里,贾家上下那么些个女主子,独独一个尤氏,对赵姨娘和颜悦色过。

    她今年不过二十来岁,还有漫长的一生。她的身份又注定了无法改嫁。

    所以,将她选入内……

    最后,关于武道七品之类的,明天会有解释,嘿嘿~

    点点,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