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七十章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老祖宗,您精神还不济,再多歇歇吧。

    昨儿公孙姑娘也说了,这段日子您劳心劳神的太过了些,得好生多休养几日。

    孙儿到后面园子去看看,匠人们干的很快,过年也没停两天,大致框架都起的差不多了。

    再过两三个月,待春暖花开后,外面的花木大树移栽过去后,立马就不一样了。

    到时候,老祖宗就可以和姊妹们去园子里避暑了。”

    贾环看着贾母面上疲乏黯淡之色,心里愧疚,好言宽慰道。

    贾母闻言后笑了笑,也没强求众人留下。这几日的折腾,着实将她累坏了。

    她点点头,道:“那你们就自去玩耍吧,待用晚饭的时候,再过来陪我一起用。”

    堂上众人闻言,连忙起身,看着鸳鸯扶着贾母去东暖阁歇息。

    贾母离去后,众人也往外走。

    李纨如今管着一家子的事,给贾母请安耗了这么些功夫已经耽搁不少事了。

    刚出荣庆堂,就被几个管事婆子围住,请主意的请主意,要办法的要办法。

    看着李纨有些慌乱的处理着鸡毛蒜皮的琐事,王熙凤有些得意起来,笑道:“以往你们就会笑我泼辣,说我是泼皮破落户,如今你们也看看,我若是跟大嫂子一样软和些,能不能镇住这些刁钻的婆子。

    这起子婆子最是可恶的紧,喜欢冷眼旁观的等着你出错。

    但凡出了点针鼻儿大小的错,她们都能在背后嘀咕笑话大半月。

    真真是让人恨的牙疼!

    可府里那么些个事,哪样又都离不开她们……”

    贾环听得哈哈大笑道:“这倒是和朝廷一样,皇帝看着满朝大臣的嘴脸,恨不得一个个都撅掉他们的大牙,看哪个都像贪官奸臣,可天下大事偏又离不得他们。”

    王熙凤哼了声,白了贾环一眼,道:“我们自然比不得皇帝老子威风,不过是在给几个妹妹们说道说道,日后管家,可一定不能心慈手软,别不好意思拉下脸面来罚人。

    别看那些个都是奴才,可她们是奴才的命,却有一颗比主子还高的心。若是不厉害点镇住她们,以后管起家来,可麻烦的紧。”

    贾家姊妹们闻言,或多或少都红了脸面,可也都记在了心里……

    贾环忽然笑道:“我那边就没那么多事,要我说,还是凤姐姐你太过心慈手软。

    厉害都厉害在表面上,真遇到犯事儿的,也不过打一顿板子,罚两个月的银米罢了。

    可打板子的人都是她们一伙儿的,谁又真的去真打?不过是面子上的功夫罢了。

    至于银米她们或许会心疼一点,不过也只是心疼,等上了职,她们还会想方设法的捞回来,而且捞的更多。

    所以,你这边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样子货。

    二嫂你也就看着厉害,这一套出力不讨好,得罪了人也治不好家。

    还是别教她们了……”

    贾环说的不客气,王熙凤差点没气昏过去,委屈的眼圈都红了。

    先回头看了眼周遭没有婆子跟着,才压低声音抱屈道:“你道是我就不知道这样做治标不治本?可我有什么法子?

    都说朝廷里有人好做官,咱们府上不也是如此?

    凡是有点脸面的老货,哪一个不是关系户?

    或是以前在老太太跟前服侍过,或是在太太跟前得用的,再加上几个爷们儿的奶嬷嬷,我倒是想狠狠发作一顿,亲手打她们个半死,可我打的了吗?

    你倒说我中看不中用,是个样子货……”

    说着,眼泪顺着通红的眼睛扑簌扑簌的往下落。

    贾环心知,这是怀孕期女性情感容易波动的缘故,也不在乎,还是乐呵呵的笑。

    可其他人却不满了,说良心话,王熙凤待她们这些大姑子小姑子真心没话说。

    不管她的初衷是做给贾母看还是做给哪个看,可她确实将几位大小姑子们照顾的周周到到的。

    而且平日里这般厉害的一个人,如今却被贾环欺负成这样……

    “砰!”

    林黛玉是用眼神责备,史湘云却是行动派。

    抬脚就往贾环腿上踢去。

    贾环却哈哈大笑着躲开,对竖起柳眉的史湘云道:“女侠,不是小的不让你除暴安良,为民除害。只是,你脚上穿的是绣鞋,不是靴子。

    小的的腿又不比石头软和多少,万一折了你的脚趾头,心疼的还是我。

    所以,赶明儿你还是换上靴子吧,我从西域带回来的哈萨克毡筒也不错哦……”

    “呸!”

    史湘云闻言差点没气的背过去,鹿皮小靴子倒也罢了,穿上还好看些。

    可那哈萨克毡筒,我的天哪,那是给城外牧场上放牧的鞑子穿的好吗……

    众人被这一对多少逗乐了些,可王熙凤还在流泪。

    贾环接到众人的眼色后,笑道:“二嫂,你哭什么啊?其实,我只是想找个借口,替二嫂你出口恶气!”

    众人闻言面色微变,连王熙凤都不哭了,睁着一双微微红肿的眼睛看着贾环道:“三弟,你……你要做什么?老祖宗好容易才清净两天,你可别再惹风浪……”

    贾环点点头,笑道:“放心,是好事,对双方都是好事。”

    王熙凤虽然还不放心,可已经到了岔路口了,她和薛宝钗还有贾宝玉要去王夫人那里,薛姨妈也在那边,要一起商量一下王子腾回来后的事。

    薛宝钗临走时,倒是微笑的看了贾环一眼,而后轻轻的福了福,让其他人的脸色有些微妙。

    众人到底还有些不大适应……

    而后其他姊妹们也要各回各院儿了,如今都有自己的事做,或女红,或写字,或画画……

    待贾迎春等人离去后,林黛玉瞥了眼贾环和板着脸的史湘云,有些幸灾乐祸的对眼神“哀求”的贾环哼了哼,然后竟离去了。

    这倒让史湘云诧异的多看了眼。

    不过,看着林黛玉回了自己小院儿后,她也不多留,看也不看贾环,转身走回自己小院儿去,还“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史湘云史大妹子也会生气的。

    今儿她不过是在逗贾兰玩笑,她其实知道贾兰不会跳。

    可后来,是因为贾环答应的缘故,贾兰才会想着做一把孤胆英雄。

    结果,锅却背到了史湘云身上。

    虽然李纨没直说她什么,可史湘云给她道歉的时候,李纨也没搭理她……

    史湘云倒不是怪李纨,她是明理的人,心知若换做是她,儿子被人怂恿跳房给人取乐,她只会更怒。

    她气的是贾环,让贾兰跳的时候,就没想过她。

    而且,就算让跳,也该早早的接住才是,这样的话,李纨也不至于差点吓趴下,然后“记恨”到她头上……

    最后,在荣庆堂里,史湘云更是觉得很没脸。

    毕竟,怂恿小侄儿跳房着实有些不像……

    这游戏现场大伙只是哈哈一乐,可说出来时,就显得有些太“高端”……

    史湘云怪不得别人,又觉得自己并没错,所以,错的就是某个坏人!

    虽然史湘云小院儿的门被关上了,可贾环又不是傻子,就此离去。

    他嘿嘿一笑,推门进了小院,发现门没反扣时,心里就已经松了口气……

    留了门儿,就说明问题不是太严重。

    史湘云的丫头翠缕见贾环进来后,抿嘴笑了笑,屈膝一福后,对贾环道:“三爷,我去找莺儿扣一双鞋样子,咯咯,是姑娘为三爷准备的……”

    “翠缕!就你嘴巴最长是不是?再敢乱嚼舌头,仔细我捶你!”

    “噗嗤!”

    翠缕伸伸舌头跑了,出门时还特意关紧了门儿。

    贾环却忍不住喷笑出来,隔着窗子笑道:“这才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云儿,你怕是不知,当初我最爱威胁人的话,就是这句,仔细我捶你!”

    “呸!你要捶谁?”

    史湘云隔着窗子啐道。

    贾环哈哈一笑,得意哼哼道:“这可不好说啊,一般都是谁踹我我捶谁!”

    史湘云那头没了声响,不过没一会儿,贾环听到一阵屋门打开的声音,只见史湘云小步跑了出来,脚上的绣鞋已经换掉,换上了一双鹿皮小靴子,怒气冲冲的冲过来,抬脚就要朝贾环腿上踹去。

    可哪里又踹的到,贾环哈哈大笑中,身形一闪,就躲开了。

    然而史湘云却由于冲的太猛,脚下刹不住车,人朝前栽倒过去。

    不过她可比贾兰硬气多了,尽管猝不及防,可却紧咬着牙,一声不吭,随自己往前栽去。

    直到落地时,她都没叫一声,倒是倒下后,啐了一口。

    因为某个不要脸的,没有拉住她不说,他自己反倒后发先至的躺在了她正下面的地上。

    让她结结实实的摔到了他胸口。

    “呸!”

    虽然啐出口,不过史湘云板起的脸却也融化了许多,不善的面色下,也隐藏了些许小得意和小满意。

    “哎……哟……喂……”

    贾环用要多浪有多浪的声音呻.吟着,声音恶心的史湘云羞红了脸,骂道:“你要死啊!”

    说着,人要站起来,还想再踹两脚。

    可哪里又起的来,人被贾环紧紧的箍在胸前。

    史湘云起不来身,面色一怒,就要发怒,可却看到贾环脸上的嬉笑之色尽敛,换上的,是一副平静而又无比深情的面孔,尤其是那一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睛中,满满的爱意,看的史湘云想哭……

    贾环一只手放在史湘云的脑后,然后慢慢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看着她羞红的面孔,最后,印上了她的红唇……

    ……

    “臭流氓,快出去快出去!再不离了我这地儿,仔细我一脚踹死你!”

    连推带搡的将某个不要脸的三孙子推出房门后,面如蒸笼的史湘云,一下扑倒在床上,将脸埋进锦被里,不肯露面。

    尽管,房间里就她一个人……

    史湘云一只手紧紧的捂在胸前,不敢松手,好似稍微一松手,就会有恶人侵入。

    另一只手,则抚在了身后俏臀上……

    想起方才那个混账花言巧语间,让她晕了头,竟放松了警惕,让他将手伸了进去……

    哎呀!要死……

    真是……真是……

    忒羞煞人!

    下一次,他若再敢……再敢这般无礼,我就锤死他!

    史大姑娘将脸藏在锦被里,心里暗自发誓道。

    “噗嗤!”

    贾环特地为她打造的一座小小的养花暖阁里,一朵兰花悄然绽放,兰质动人!

    ……

    “三爷……”

    “嗯,正要找你呢,李万机,陪我一起去园子里看看,动工的如何了。”

    回到宁国府后,贾环想着去办事,正巧遇到了李万机,便招呼着一起去后面园子。

    李万机的面色却有些不大对,有些迟疑的样子。

    贾环见状,眉尖轻挑,道:“有事?”

    李万机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贾环道:“三爷,您看看这个……”

    贾环接过纸来,略略扫了一眼后,面色一变,又细细看了一遍后,抬头看着李万机,沉声道:“这是从哪儿来的?”

    李万机道:“是公孙姑娘使人送来的,让我们务必尽早配齐送到药室去。”

    贾环闻言,面色愈发凝重了,又看了遍纸张上的字,眼神阴晴不定,道:“她要名贵药草倒也罢了,可她要这么些毒物做什么?

    这是……这是在武威时看到的,用五毒解毒之法啊!

    莫非,她想试验一下这种法门……

    万机,你先去准备吧。

    既然她开口了,我们能做到的就先做到,这是老祖宗给她的承诺,也是我给她的承诺。

    这上面的东西,不好搞吧?”

    这倒没让李万机为难,他摇头道:“三爷,神京都中人口百万,西市上各国的胡商都有。那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这个单子上的东西虽然少见,但多费点时间,倒也能买到。

    就是怕……这么些毒物运到府上,万一有个疏忽,那可不是玩笑的。”

    贾环点点头,道:“那就多注意安全,行了,你抓紧去办吧,我先去药室看看。”

    李万机闻言,心知既然贾环决定了,那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应了声后,便大踏步的匆匆离去,去西市采买。

    贾环眉头没有解开,朝药室方向走去。

    他总觉得,自己疏漏了什么东西……

    快步走了几步后,贾环看见有两个仆妇正在井口便提水,他猛然顿住了脚……

    面色一变!

    他想到了他到底疏漏了什么。

    饮水思源!

    他眼睛能好,全靠那部《苗医奇经》中的换眼之术。

    而那部《苗医奇经》,却好似从天而降一般,忽然就出现了。

    可是,贾环可以肯定,从西域回来时,公孙羽还没有这部医书,若是有,她一定不会隐瞒。

    也就是说,是在回来之后的时间里,才得到的这部医书……

    她到底是怎样得到的呢?

    大步走到药室后,药室小院的小黑门反扣紧闭着。

    贾环敲了敲门。

    “谁?”

    公孙羽清冷的声音传来。

    声音中似乎有些紧张,也有些疲惫……

    贾环沉声道:“是我。”

    院内沉默了一下,而后清冷的问道:“公子何事?”

    贾环道:“公孙姑娘,你先开门,有个问题想问你。”

    里面又沉默了下后,许是因为贾环声音中没有什么玩笑之意的缘故,院门到底打开了。

    贾环走进院内后,看着面上始终蒙着一袭面纱的公孙羽,开门见山道:“公孙姑娘,你是如何得到的这部《苗医奇经》?这对我很重要,希望你能直言相告。”

    公孙羽闻言,一双目光清冷的眼睛看了眼贾环,而后摇头道:“这是我的事。”

    贾环闻言,深深吸了口气,而后道:“好,那我再问你,你要五毒之物所谓何事?”

    公孙羽闻言,白纱后的面色一变,不过眼神依旧不变,道:“这也是我的事。”

    贾环正色的看着公孙羽,一字一句道:“公孙姑娘,你应该知道,这件事对我而言有多重要。我不愿凭白受人恩义……”

    公孙羽闻言,又看了眼贾环,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贾环换个方向,好言相劝道:“如果是哪个人中毒了,你可以找我帮忙。

    你应该也知道,我体质非凡,不惧毒物。

    任何毒物对我来说,都不会有什么作用。

    正如之前,连麻沸散都无法作用于我一般。

    你想想,有我这样一个人帮着你,不管你是想给人解毒也好,或是研究毒理也罢,是不是都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而且,我还可以找来许多你找不到的药材,比如说,那一株五百年份的老参!”

    公孙羽闻言,面色再次一变,眼神闪烁起来。

    尽管之前无论是贾母还是贾环都应承过她,可以提供一切她需要的药材。

    但显然,像五百年份老参这样的救命圣药不在其列。

    这种宝物已经不能简单的用药材来形容了,而是吊命神物。

    哪怕是将死之人,只要有这么一株年份久远的老参在,也能从阎王口中夺回三天时间。

    这对惜命的人来说,尤其是像贾家这样的高门大户而言,乃是至宝。

    公孙羽自身便是郎中,因此她对这一点的认识更深。

    所以她才没想过打这株老参的主意。

    可若是贾环愿意主动提供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她现在也正急需这样一株老参……

    只是……

    公孙羽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动摇了。

    她咬了咬嘴唇,说出的话却不怎么相干:“公子,不知你对江湖人士,如何看待?”

    贾环闻言一怔,道:“什么意思?哦……你是说……没什么啊!

    不过也是一种谋生的手段罢了,只是他们比较崇尚自由和强者而已,挺好的。

    其实,只要他们不要为祸百姓,朝廷也不会对他们做什么。

    我大秦本来就尚武。”

    公孙羽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后,又道:“我是说……如果,如果是那些,被朝廷定为反派性质的江湖人士,公子又如何看待……”

    贾环想了想,道:“说句实话,其实,朝廷对这些人倒不是真的有多看重。

    听起来都是彪悍骁勇之辈,其实不然,不过一团散沙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而且,我也不瞒你,我就认识不少这样的人物,相处的也还不错。

    公孙姑娘若是说是江湖人士送你的医书,我一点都不会介意,还会报答他!”

    公孙羽闻言,轻轻松了口气,又想了想,咬牙道:“公子,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告诉你。”

    贾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道:“你说,只要不是让我起兵造反,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公孙羽摇摇头,道:“我怎么会让公子造反……

    公子猜的没错,那本杏林圣典《苗医奇经》,的确不是我所有。

    但,它对我却极为重要。

    我从里面学习了无数精妙绝伦的医道至理,让我之前许多断续难解的医术,都得到了融会贯通。

    让我的医术,更进一大步。

    我这一生,自懂事起,便以杏林大道为生平之志。

    我不施粉黛,不学女工,亦不读《女戒》,只求能精进一点医道。

    这次能得到《苗医奇经》这样的杏林宝典之一,对我而言,意义之重大,我甚至愿用十年寿元去换。

    所以,那个送我医书的姑娘,我深感激之,不希望她有事。”

    贾环听到这里,心里已然咯噔一声,他点点头,沉声道:“公孙姑娘但且放心就是,我贾环绝不会用恩人的脑袋去换功劳。

    更何况,对如今的我来说,区区一个江湖反派人士,纵然交给朝廷,也算不得什么大功了。

    我又何苦背一个忘恩负义的名头?”

    公孙羽闻言,想了想后,点点头,道:“公子说的没错,只是,我在她身上,发现了这个……”

    说着,公孙羽从袖兜中取出一块黑色的木牌。

    木牌上,一朵白莲盛开。

    白莲右上角,一个“董”字,刺痛了贾环的眼,更刺痛了他的心。

    贾环深吸一口气,声音微微发颤道:“公孙姑娘,她……她在何处?”

    公孙羽看出了贾环情绪的波动,微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后,没有说话,但心中倒也确定了贾环不会伤害那人的信心。

    因此,公孙羽回头看了眼药室。

    贾环见之明悟,而后一步步迈向药室,正是他昨日施换眼之术的地方……

    靠近门时,贾环顿了顿,握紧手又松开,而后,伸开手,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入目处,是药台上,一袭白色的身影,那样的熟悉……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明月……”

    一瞬间,贾环眼中的泪水夺目而出,他哽咽呼唤出声……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