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小露不凡
    听着林黛玉的“威胁”,贾环哈哈一笑,顺手摸了摸贾兰的脑袋。

    只是刚摸上去就有些不对劲了,怎么光溜溜滑腻腻的没有头发……

    贾环一怔,转头看去,却见李纨俏脸红成了李子,收回了手。

    贾环对她歉意一笑,便不提这茬,而是装模作样的训起了无辜的贾兰:“今儿怕了没有?”

    贾兰嘿嘿一笑,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快掉地儿的时候怕了,不过睁开眼就不怕了。

    其实前头就不该怕,应该能想到,三叔一定能接的住侄儿的。”

    贾环哼了声,道:“马后炮!你又不是武人,想从屋顶跳下来,无非是淘气罢了。

    三叔之所以晚点接你,就是让你长个记性。

    胆量不等于鲁莽,做事要做符合自己身份的事。

    咦?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还不服?”

    贾环见贾兰撇着小嘴,有些委屈的看着他,眉尖一挑,笑道。

    李纨闻言顿时不高兴了,看着贾兰呵斥道:“兰儿,你三叔教导你做人做事的规矩,你不好生听着,做出这个生相作甚?”

    贾兰垂头道:“娘,三叔做的事比孩儿危险一百一万倍。

    三叔孤身一人,穿越沙漠戈壁,潜伏敌后数千里。

    还趁夜割了可汗头,又连夜穿越了风魔之地,焚毁了准葛尔汗部的无数军粮,立下赫赫武功,得以军功封侯。

    何等了得!

    又何等危险?

    孩儿老师平日里是最喜素净的一个人,从不饮酒,只好品茗。

    可三叔大功传回都中的那天,老师特意让孩儿从家里带了一罐伏特加,然后喝了个酩酊大醉,狂态毕露,连呼痛快!

    老师叮嘱孩儿,一定要多跟三叔学习,不要坠了贾家的门楣,辱没了贾家的姓氏。

    纵然不能像三叔这般,立下先汉冠军侯一样的盖世武功,也一定要有三叔这等胆魄。

    如今孩儿做的这点子小事,根本都不值一提……”

    到底是进学了,还师从翰林学士,口才到底不同了。

    一番话,将李纨说的哑口无言,想教训都不知该如何教训。

    她总不能说,你三叔就是个二半吊子,他不要命,你得要命……

    见将李纨说住,贾兰小脸儿上露出一抹小得意……

    “哎哟!”

    还没贼乐完,贾兰就痛呼一声叫了出来,不知所措的看着不轻不重弹了他一个瓜崩儿的三叔……

    不过,贾环还没说明缘由,李纨又心疼上了,连连抚着贾兰的脑门,道:“兰儿、兰儿,伤着哪儿了,伤着哪儿了?”

    一旁的贾母等人也埋怨起贾环鲁莽来。

    倒是贾兰在贾环觑视的目光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挣脱的李纨的抚摸,道:“娘,不过是一个瓜崩儿,哪里就至此。您这让四姑姑都笑话我了……”

    可不是,贾惜春正撇着嘴,满脸鄙夷的看着贾兰。

    李纨也回过神来,她反应太大了,对着贾环讪讪一笑,道:“三弟,是我太紧张了……”

    贾环轻轻摇头,道:“不是大嫂太紧张了,是这个小家伙越发鬼精了。

    张廷玉到底是张廷玉,在哪儿都不一般,教出的弟子也渐显不凡哪。

    只是,兰哥儿,张廷玉教你用这诡辩口才与家人说话了吗?

    还是他教你这般同你娘说话的?”

    看着贾环和煦眼神中多了分正色,贾兰心头压力陡增,他忙站直身子后,恭声道:“三叔,侄儿并非是想在娘跟前显摆,只是不想让娘担心。”

    贾环点点头,道:“你懂得这点就好,只是,你既然懂得这点,就更当知道,什么事当做,什么事不当做。

    三叔乃是武人,又是贾家的族长,身负光复贾家门楣的重责。

    许多时候,即使明知是险事,也不得不为之。

    但即使如此,三叔也会在心中尽量做好谋划之策,才会去做。

    因为三叔知道,三叔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是整个贾家的族长。

    三叔若有个闪失,家里的亲人怎么办……

    你懂三叔的意思吗?”

    贾兰闻言,愧疚满面,垂着脑袋道:“三叔,我侄儿错了。三叔是为了贾家而去犯险,侄儿却因为……”说着,小脑袋幽怨的看向了史湘云。

    “哈哈哈!”

    贾环看到史湘云眉毛都竖起来了,不过不是在看贾兰,而是看向他,顿时大笑不已。

    贾环又一个瓜崩弹在了贾兰脑门儿上,笑骂道:“你云大姑姑是在和你逗趣,你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后来是你自己按捺不住玩心,才想跳的,少往别人身上赖!”

    贾兰闻言,嘿嘿嘿一乐。

    若是之前逗他的是林姑姑,那他是决计不敢在这个时候看过去的。

    可之前逗他往下跳的是云大姑姑,那他就不怕了。

    因为这位云大姑姑最喜欢和他们这些小辈们玩耍,还喜欢和朱二丫学百戏,和小吉祥婶婶追闹嬉戏,所以他才敢作怪……

    “三弟,我是个没见识的,也不知好歹。你看看,兰儿那个师父成吗?我怎么听着,觉得有些不靠谱呢?”

    李纨满面担忧的开口道。

    不过,没等贾环开口,贾兰就急道:“母亲,儿子不用换先生。张先生是……”

    “你再敢顶嘴!”

    李纨平日里在外面都是老实本分的形象,可是在贾兰面前,却绝对是严母本色,一声厉喝,将贾兰的气息打压了下去,也让旁人对她刮目相看了三分。

    见贾兰偏垂着脑袋,不住用眼角给自己使眼色,贾环好笑的揉了揉他的脑瓜,道:“谁让你只学了张廷玉的皮,没学了他的精髓。”

    说着,贾环对李纨道:“大嫂子,张廷玉此人,行事老成精练,为人颇有城府。

    此人素来恪守万言万当,不如一默的行事本分。

    颇得太上皇和皇帝的器重,他是作为阁臣在培养的。

    日后,李光地李相爷的位置,十有八.九是他去坐。

    咱们家的根基都在军中,若是兰哥儿日后从军,倒也罢了,我自能照顾好他。

    可他是走科举之路,哪里还有比做宰相弟子更便宜的事了?

    倒不是说让他走捷径,只是,定不会让人欺负了去就是。

    你放心吧。”

    李纨闻言,这才松了口气,还是叮嘱贾兰道:“虽说你有了夫子,可先生到底只是先生,不是长辈至亲,他会像你三叔这般为你思量吗?日后,要多听你三叔的话,记下了吗?”

    贾兰听说不换先生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此刻哪里还有不赶紧应下的道理,连连点头道:“娘您放心吧,儿子多咱时候敢不听三叔的了?

    在儿子心里,三叔就跟爹一样!”

    “你……”

    李纨闻言,俏脸登时烧成了晚霞,眼中也不知是什么神色,看着贾兰不知说什么好。

    贾环却没所谓,哈哈一声大笑,弯身将贾兰高高举起。

    贾兰也高兴的欢呼起来。

    不过待贾环将他放下后,又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笑骂道:“小心思倒是使到三叔头上了,真当三叔不识几个大字,就没你有文化吗?

    敢跟我灌迷.魂汤了?

    你当不当我儿子都一样,我一不给你涨月钱,二也不会让你每天跟朱二丫都耍几个时辰。

    你就是当了我儿子,不听话了,一样该揍你就揍你!

    这叫棍棒底下出孝子!”

    被揭破小心思后,贾兰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起来。

    不过又看了看时间,忙道:“不好,到时辰了,昨儿老师使人传话过来,让我今儿去府上,他要引荐几位师兄给我认识……”

    说着,脸色慌张起来,一双眼睛巴巴儿的看着贾环。

    旁人也重视起来,照贾环方才之言,这位张廷玉是简在帝心的人,早晚能成大势。

    如此一来,为了贾兰的前程,却是万万怠慢不得。

    贾环却又哈哈大笑的在贾兰屁股上踹了一脚,只将他踹的跳了跳。

    贾环笑骂道:“再给老子耍心眼儿,仔细我扒了你的皮!

    滚!

    去找李万机吧,让他派我的黑云车载你过去。

    再将府上一些实惠不贵重的新奇玩意儿多装一些过去……

    兰哥儿,你记住,不要失了荣国子孙的体面,但更不能以家势压人。

    去了先给人道歉,说明用黑云车的理由。

    今日打量你举止的人不会少,怎么表现,你自己思量。

    三叔只送你一句话,以诚心待诚心,以客气,待客气。

    去吧!”

    贾兰收起脸上的嬉笑,恭敬的弯腰一揖,又跪下给贾母和李纨请了安,最后和满堂姑姑婶婶打了个招呼,就迈步离去了。

    小小人儿的背影,倒是透着几分沉稳和不凡。

    贾母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对叔侄的对话,体悟着话中的机锋。

    待贾兰离去后,老太太才唏嘘不已的看着贾环,感慨道:“到底是哥儿,和姑娘家不一样。

    真真是没想到……

    一转眼,兰哥儿都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再过几年,他许是就能给你帮把手了。

    好啊,好啊……”

    到了贾母这个地步,能看到子孙,甚至是重孙成器,岂有不欣慰的道理。

    这一番话,说的堂上众人都露出笑脸,唯有一旁的贾宝玉,悄悄的垂下了头……

    贾环呵呵笑道:“帮不帮我倒是两说,目前他最重要的事,一是打熬好身子骨,二呢,就是跟他先生好好学习。

    既学文化,更学为人处世之道。

    如今看来,很不错。”

    一直在一旁看着的王熙凤,有些艳羡的看着李纨,一只手摸了摸渐渐圆起的肚子,道:“如今看来,哥儿到底还是要交给外面的爷们儿去管教,兰哥儿比前几年不知强多少倍。

    以前大嫂子教的好归好,可还是没现在好。

    那小脑瓜转的,竟连我都险些绕进去了……”

    李纨闻言,也不恼,笑道:“我会教什么,不过是拘着他罢了,让他死读书,读的身子骨都……

    之前他先生其实也让他带过话给我,说这般不好,可我哪里肯信一个外人,还觉得他不知礼……

    现在想来,若非三弟,还不知会怎样呢。”

    众人闻言,又都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