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儿女情长(大章)
    第五百六十八章儿女情长

    “啊……”

    “啊啊……”

    “啊啊啊……”

    “日出真好看啊!”

    “日出真好看啊!”

    宁国府后园,靠近荣国府东边儿的一座平房上,贾环带着小吉祥、白荷、香菱、朱二丫还有早早跑来的贾兰,冲着东升旭日,双手拢在口前,大声喊叫着。

    主力是贾环和小吉祥还有贾兰三人,香菱和朱二丫两个丫头红着脸,张开口跟着小声喊着。

    而白荷则抿着嘴,一双倾城眸眼中,满满都是喜悦和幸福的笑容,静静的看着他们欢实的闹腾。

    不过,想起昨夜里,贾环花言巧语的将小吉祥哄睡着后对她做的那些“坏事”,白荷俏脸上忍不住的浮起满脸云霞……

    看着身旁,几个小家伙都激动兴奋的小脸通红,不住的发出一阵阵“咯咯咯”的欢笑声。

    再看着那道英武挺拔的身影,白荷心里喃喃一声:

    真好!

    小吉祥却不大满意,因为她没有朱二丫跳的高倒也罢了,朱二丫是耍百戏的出身,本来就成天跳上跳下的,跳不过她不丢人。

    可她发现,她居然也没贾兰这个小鬼头跳的高,这就有些不能忍了。

    不过说起来,也怪她自己偷懒,人家兰哥儿每日清晨里都会早早的起身,然后去找朱二丫一起锻炼身体。

    虽说只锻炼了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可小身板儿已经着实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了。

    又哪里是贪吃贪睡贪玩儿,小脸儿红嘟嘟、肉呼呼的小吉祥能比的上的?

    不过,小吉祥真本事虽然没多少,歪才却不少。

    她转过身,顺着贾环的腿想往上爬,可如今到底不像小时候那么方便了,贾环已经长高了太多。

    学着当年贾环爬树的模样,她两条小腿也像模像样的盘在贾环小腿上,然后用力想往上攀。

    只是,也不知是有些胖,还是力气太小的缘故,她老打滑……

    爬上去一点,滴溜溜的又滑下来……

    再努力爬上去一点,结果还是滴溜溜的又滑下来……

    看着她龇牙咧嘴,苦大仇深的费力模样,几个旁观的人差点没笑抽过去,其中兰哥儿的声音最大。

    只有她认下的“义妹”,兼小跟班香菱,满脸焦急的替她打气鼓劲,连声喊加油……

    贾环见之哈哈大笑,不过到底是宠她,看着她可怜巴巴的眼神,一伸手,就将她轻松的提溜起来,然后甩手放在了肩膀上。

    只是这一番做派,却让其他人笑的更欢了。

    小吉祥也羞恼,对自己被当做小猫儿一样的待遇表示“愤怒”。

    她皱起毛毛虫眉,龇着一对小虎牙,对贾环张牙舞爪的作势了一番后,就美美的坐在贾环宽厚的肩上,瞬间又变回脸。

    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得意之色,一双大眼睛美成了月牙儿,她先狠狠的“鄙视”了眼下面的“小矮子”贾兰后,又将小手拢在嘴巴前,大声喊了起来:

    “日出真好看耶!我好高大哟!”

    “咯咯咯!”

    香菱看到小吉祥成功后,真心替她这位“小大姐”感到高兴,开心的笑了起来。

    白荷也笑的更暖心了……

    只是,这几个人着实太过热闹。

    这般大的动静,天香楼又近在咫尺,哪里有听不到的道理。

    虽说这个时间段儿,楼里的人本该还在睡觉。

    可他们这一伙子这般一闹腾,里面的人就是想睡也睡不着了。

    没一会儿,就见身着一身白狐兰裘大氅的秦可卿,带着瑞珠和宝珠两个贴身丫鬟,芳步轻挪的走了过来。

    秦可卿看清屋顶上的几个人儿后,面色一喜,蕴着绵绵柔情的一双眼睛,在旭日初光中似乎更美了,水晶一般,大方的看着屋顶上站立的贾环。

    贾环站在屋顶上,垂着眼,俯视了眼娇若艳玫、身姿窈窕的秦可卿,眸中闪过一抹惊艳,对她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后,又继续和小吉祥她们玩闹起来。

    虽然没被隆重接待,可秦可卿看到贾环清亮的眼睛中那抹异色后,脸上的笑容却愈发明媚娇艳了。

    只是,她正想让瑞珠和宝珠两人扶住梯子,她好上房,就见荣宁两府间的夹道里,小黑门忽然打开。

    然后只见贾家一众姊妹们,面色上夹杂着恼意和喜气两种神色,嘴里似也是在抱怨着,可脸上的笑容却又是那样的真,一群人走了过来。

    虽说这些人的年纪没有比她大的,可辈分却都比她高。

    就连最小的贾惜春,她也得管其叫一声四姑姑……

    而且,在这些人面前,她也没胆量放肆。

    别说是她,就是贾环,他敢放言无视嫡庶,可他绝不敢说什么无视辈分……

    尽管他对王夫人那么不感冒,可面对面时,不还得装模作样的恭声喊一声二叔母?

    对于这个规矩礼法,贾环也没打算去挑战,只是不会愚孝罢了……

    连贾环都是如此,更何况秦可卿。

    所以,眼看着一群大辈儿的长辈走来,秦可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刚刚迈出的一只踩着牡丹绣鞋的脚,然后屈膝福下,给一群“尊长”行礼请安。

    被人笑着叫起了后,她又借口要去给尤氏请安,便带着瑞珠和宝珠两个丫鬟走了。

    待秦可卿离去后,众人只见贾环睁着一双清亮有神的眼睛,脸上满是和煦温暖的笑容,笑眯眯的看着她们。

    “下来!一大清早就不素净……”

    林黛玉面带“恼意”的嗔了贾环一眼后,娇声呵道。

    贾环撇着嘴,一脸赖兮兮的摇摇头,巧的是,坐在他肩头的小吉祥子,神同步的和他一起摇了摇头,连脸上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哈哈哈!”

    下方众人见之大笑,林黛玉却气的竖起眷烟柳眉,先恶狠狠的凶了贾环一眼后,又咬紧银牙,瞪着小吉祥道:“小疯丫头,你仔细你的皮!”

    小吉祥却一点都不怕,“咯咯咯”的笑出声不说,笑成月牙儿的大眼睛上,一对毛毛虫一样的眉毛还一挑一挑的给林黛玉抛着飞眼儿!

    “噗嗤!”

    不提旁边笑疯了的贾家姊妹,就连林黛玉见她那张充满喜意的笑脸,都忍不住喷笑出声,又笑骂了句。

    唯有贾惜春极为不满,她挣开贾迎春的手,迈着小短步,几步跑到梯子旁,然后不顾身后贾迎春担忧的叮嘱,“蹬蹬蹬”的三两下就爬上了屋顶。

    然后怒视着贾环肩头的小吉祥,这下,小吉祥就更得意了,“哇哈哈”的得意大笑起来。

    下面众人见之愈发大笑。

    若是寻常丫鬟这般,她们或许还会皱皱眉头,责备一声没规矩。

    可如今两府上下,哪个还将小吉祥当成丫鬟对待?

    连贾家老祖宗都知道,贾环是将这个颜色并不多出众的小丫头子,当眼珠子一样疼着。

    所以,贾母在和小吉祥说话时,都不是用寻常和丫鬟说话那般,居高临下语气的说,而是用跟后辈孙女孙媳说话的口吻说话。

    贾母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人?

    薛宝钗虽然打心里不大喜欢这个没有规矩的丫头,哪怕小吉祥日后会是和她一般身份的姨娘。

    可是自幼起,规矩和体统就深入薛宝钗之心。

    纵然有贾环昨夜之言在先,而且她自己还是这种“标新立异”之言的最大受益者。

    可薛宝钗心里,到底还是无法完全赞同这样的做法。

    不过,她毕竟是个聪明人,觉得既然她不是当家太太,也就没了权利和责任去维护这份体统和规矩。

    尤其是,这份体统和规矩极其让贾环不喜。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多事去当这个不讨好的坏人呢?

    她的性子,原本就是事不干己绝不开口。

    所以,她虽然不像其他人那般笑的前仰后合,可面上到底也挂着淡淡的笑容。

    她既然看不下去小吉祥坐在贾环肩头的这一套,便索性不去看她。

    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屋顶上旁边一处,身着一身银鼠皮兔绒圆领大氅的白荷身上。

    看着白荷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尤其是那双美艳绝伦却又不带一分妖娆之气的眼睛,薛宝钗心里轻轻一叹:

    当真是一副好颜色!

    白荷正眼神谦逊的与下方的贾家众姊妹们一一点头见礼,看到薛宝钗的目光后,却连忙屈膝一福,行礼问好。

    她对林史二女都不用这般,因为她俩毕竟还没过门,暂时还不用行妻妾之礼。

    可薛宝钗却是实打实的已经过了门,而且贾母亲口定下的名分,份位为诸妾第一,所以她按礼得行礼问好。

    不过,若是换做昨夜之前,薛宝钗许是就落落大方的点头应下了,可经过昨夜后,她却不会如此行事。

    昨夜她只是管白荷喊了声“白妹妹”,就让贾环当着众人的面直接问她“羞也不羞”,虽然只是玩笑语气,到底可见他不喜这般。

    若是她今日真的生受了白荷这个大礼,贾环纵然口上不说,可心里怕是会真的对她生起意见。

    既然心知如此,她又如何能如此行事?

    只是,以她的性子,倒也没慌张避让。

    虽然也大方的接下了白荷这一礼,可同样也微微屈膝一福,还了回去。

    这……

    白荷见之一怔,不知该如何回应。

    却又见薛宝钗面带善意的笑容,冲她轻轻颔首,眼神里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

    白荷虽然不解,却知道此刻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便面色微带感动之色,对薛宝钗也含笑点了点头。

    正看着小惜春被贾环抱着放到肩膀上,正和小吉祥子逗乐的林黛玉,眼神无意间瞥见这一幕后,撇了撇嘴,不轻不重的哼了声后,然后又看着屋顶上的人乐了起来。

    周围几个姊妹们虽然也都看到听到了,可一个个却都装着没看到,也没听到……

    史湘云还在那里大咧咧的逗贾兰:“兰哥儿,你敢跳下来吗,你敢跳下来吗……”

    贾兰小脑瓜儿上满是黑线,心里只觉得这个云大姑姑真是太不靠谱了,我年纪虽小,可又不是二百五……

    薛宝钗也装着没听到那一声,见史湘云还在起哄,笑着拉了她一把,嗔道:“云儿,你再欺负兰哥儿,仔细大嫂子来找你麻烦!

    他要是真跳下来,看你怎么办!”

    史湘云满不在乎道:“宝姐姐你就放心吧,兰哥儿这小鬼头精着呢。

    你没听他说嘛,他不会,要让我这个做姑姑的先示范一遍……

    这个小混蛋!都是跟他学的!”

    “噗嗤!”

    薛宝钗闻言,没忍住,给笑出声来,笑容极为灿烂。

    林黛玉在一旁瞥见后,又轻轻撇了撇嘴……

    她心里明白,薛宝钗不是为了兰哥儿的顽皮而笑,她是在为那一声“宝姐姐”在笑呢……

    哼!

    到底是让你得意了,只是,云儿那个傻丫头会叫,我却绝不会!

    ……

    又玩笑了会儿,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了。

    贾环肩上扛着两个小东西,先顺着梯子走了下来。

    落地后,将小吉祥和贾惜春两个从肩头放下,然后扶住梯子,让白荷等人下来。

    上梯子容易,下梯子却容易害怕,女孩子家没人扶着不敢下。

    贾兰在屋顶上推三阻四的谦让到了最后,贾迎春还夸赞了他一句懂礼。

    可等人都下去后,他却暴露了真实的嘴脸。

    贾兰嘿嘿嘿的对贾环笑道:“三叔,我跳下来,你能接住侄儿不?”

    贾环哈哈笑道:“你若敢跳我自然就接的住!”

    贾兰看了看不低的高度后,心里有些害怕,可又一想,这是他自己提出的,若是做不到,岂不让人耻笑……

    看着下头已经在用手羞他脸的史湘云、小吉祥和贾惜春三人,贾兰一咬牙,“蹬”的一下跳了下来!

    他相信,老师口中,他这位敢夜割可汗头,国之大英雄的三叔,一定能接得住他。

    然而,当他飞身跳下后,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三叔怎么还没迎上来?

    “啊……”

    眼看都要摔落地面了,贾兰“绝望”的闭上眼睛,恐惧的尖声大叫起来。

    心想,这回屁股肯定要摔成八瓣儿了!

    只盼别摔坏了骨头,不然娘就该责备死他了……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想象中的摔坏屁股后的剧痛感,却还是没有到来。

    贾兰感觉,自己非但没有摔到地上,反而又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起来。

    待他再小心翼翼睁眼一看,却发现他自己竟已经坐在了贾环的肩头。

    而周围一群姑姑婶婶们却笑成了一团,其中,最“可恶”的小婶婶小吉祥,和小四姑姑贾惜春两人的嘲笑声,简直惊天动地……

    不过也有没笑的,二姑姑看着三叔的眼神中明显就有些不赞成,薛婶婶的脸色也有些不好……

    贾兰这才想起方才自己发出的“惨叫声”,本来连冻带吓有些发白的小脸儿登时羞愧的通红起来,不过没等他找个借口,说刚才喊叫是因为激动的,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比他方才喊的还要凄惨的声音……

    “兰儿!!”

    众人闻声忙回头看去,只见李纨面无人色的一手撑着小黑门,一手捂着心口,眼中擎满泪水,神色惊恐的看着这边。

    贾环见状,面上的高兴劲儿顿时没了,换上了一脸讪讪之色。

    而他肩头的贾兰,更是没了刚刚升起的得意样儿,斗败了的公鸡似的,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脑袋。

    其他人的脸色也有些悻悻,毕竟,一群做姑姑的,居然以小侄儿跳房为乐,尽管真意不是如此,可到底有些不妥。

    不过,林黛玉却没怎么在意李纨的到来,她俏脸上不仅没什么歉意,反而有些讥诮的微笑起来,瞥了眼薛宝钗,笑道:“还真是有福气呢,说什么中什么……”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沉,却没有搭腔。

    其他人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因为明眼人都听得出,林黛玉这是在讥讽薛宝钗是乌鸦嘴……

    可是,薛宝钗却心头有苦不能发作。

    当着众人的面,难不成她还能去和她吵吗?

    她舍不下这样的脸面,她的身份也终究没有她尊贵。

    最重要的是,想来他也不喜……

    而且,到底说来,对林黛玉,她是“理亏”在前。

    尽管,那或许并不叫理亏……

    薛宝钗面色淡淡的垂下了眼帘,心中一叹,罢了……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贾环将贾兰放下来,打发他去看他娘后,而后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轻轻捏了捏林黛玉的脸蛋,笑道:“不许顽皮!”

    心思敏感的林黛玉瞬间红了眼圈,满脸怒气的瞪着贾环,如同在看一个背叛了她的负心汉一般,不可饶恕!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讶然的看着他们。

    连史湘云都没有想到,贾环会帮着薛宝钗“欺负”林黛玉。

    而薛宝钗更是没有想到,不过,也正是因为没有想到,才会更加惊喜……

    气氛大变下,贾迎春有些不安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要劝解,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无助的看向身旁的贾探春,她知道,她这个三妹妹,是个要强能干的,远比她强的多。

    只是,贾探春却微微的摇摇头……

    这种事,又哪里是能少得了的,昨日她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若是没有昨夜贾环的那一番不成体统的话倒也罢了,林黛玉是平妻薛宝钗是妾,她只是不轻不重的吃哒了薛宝钗两句,简直都不能算是事儿。

    因为按照礼法而言,就算林黛玉心头怒起,看薛宝钗不顺眼,当场罚她下跪,薛宝钗也只有老实跪下的道理。

    赵姨娘做姨娘的时候,成天在王夫人身边站着立规矩,被罚跪的时候还少了?

    可贾政就是再偏宠赵姨娘,也没有直面拿这个说过事。

    因为妻子管束妾室,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也就是妾室卑贱的原因所在。

    可是,却由于贾环昨夜说了那番惊世骇俗的规矩后,今日反而不好办了……

    不过想来,既然他敢说出那些话,就该有能为摆平这些麻烦事。

    不然,齐人之福,又哪里是这般好享的?

    ……

    然而,这样一件在众人眼里,似乎比天还大的事,眼看就要震毁贾环刚刚营建起来的内宅家园。

    可贾环看起来,却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一般。

    他有些诧异的看了众人一眼,又看向林黛玉,莫名其妙道:“怎么了这是?

    林姐姐,我方才看大嫂子都快被咱们气昏过去了,你还在这里开玩笑,这才捏了捏你的脸,不让你顽皮……

    你就气成这样?

    太小气了吧?

    你忘了,你以前捏过多少次我的脸?

    好好好,我怕你了,你再捏回来,成不成?”

    说着,将一张脸靠近林黛玉。

    听闻这番言语,再感受到扑面而来浓郁的贾环的气息,让脸色本来渐渐煞白的林黛玉,俏脸上登时浮起一抹红云。

    她睁着雾濛濛的眼睛,直视着贾环那双清亮的眼,想看看他是否在说谎。

    然而,在贾环的眼睛里,她看到的只有无限的包容,温暖还有宠爱之意。

    这样的眼神,林黛玉记得很清楚,而且永远也不会忘记。

    因为在贾环眼睛未出事前,他便一直都用这样柔情的眼神看着她,每一次都是……

    林黛玉忽地心头一软,刚刚筑起的心防堤岸,就这样塌陷了。

    濛濛水雾弥漫的美眸里,嗔恼、委屈、小意、羞愧集结在一起,最终化成了两滴清泪,从泛红的眼睛中落了下来。

    “哈哈哈!”

    看到林黛玉落泪,贾环眼中的神色变成了心疼和怜惜,他大笑着冲贾迎春等人挥手,道:“姐姐,你们快赶上去,帮我跟大嫂子解释两句,让她莫要怪我!

    要怪就怪云儿和兰哥儿,你们让大嫂子先揍兰哥儿,使劲揍,若她还是不解气,一会儿就让云儿也上屋顶上去跳一次,然后我来接住!”

    “呸!”

    史湘云闻言大恼,啐了贾环一口后,又蹬蹬瞪上前,朝他腿上蹬了一脚,怒道:“我还不解气呢!”

    这回,连贾迎春都能感觉到史湘云不甘寂寞的一颗心,再看着贾环那一脸嘚瑟的浪样,贾迎春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后,招呼着大大小小的一群人离去。

    不过白荷与她们不同路,她带着小吉祥、香菱还有朱二丫,回到了宁安堂后宅。

    而贾迎春则和贾探春、贾惜春还有薛宝钗,上前去追赶李纨去了。

    史湘云虽然有些不甘,可到底不愿落在后面看贾环哄人,自找不痛快。

    于是便哼了声,又狠狠白了冲她坏笑的贾环一眼后,也跟着跑向西边儿去了。

    待旁人都走了后,贾环看着已经委屈的泣不成声的林黛玉,心疼的揽进怀里。

    这个聪慧如冰雪的女孩子,哪里看不出他方才的伎俩。

    不过是为了不让他太过难看,也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所以才这般委屈……

    贾环将她揽入怀里抱紧后,在她耳边柔声道:“好了,别哭了,我心疼呢!”

    林黛玉泣道:“你自去心疼她就是,还理我作甚?”

    贾环呵呵笑道:“这是什么道理?你也成小迷糊了。

    林姐姐,咱们俩的情意,难道还需要通过与其他人的对比来验证?

    且不说我早早的就跟老祖宗求了你,更在姑丈临终前求得照顾你一生的允诺。

    就单说咱俩这些年自己的情感,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不自信的?”

    林黛玉闻言,轻轻哼了声,垂下臻首低声道:“她有她娘和兄长护着,还有太太和凤姐儿这些亲戚帮衬着,又有张道士说的大福气福佑你,连老太太都说她的好,我又有什么?

    你昨儿,你昨儿还……”

    昨儿还取消了她作为平妻的特权,这是她最大的筹码了……

    当时只为贾环的眼睛复明感到激动高兴了,所以没多想。

    可回去后,和紫鹃一说,两人便渐渐琢磨过味儿来……

    说着,林黛玉眼中又流下泪来。

    贾环又将她柔弱无骨的身子往怀里紧了紧,在她耳边柔声笑道:“真真是再没有的傻话了,你自己想想,说了这么一大堆理由,却缺少了什么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

    林黛玉闻言一怔,美眸茫然的抬头看了眼贾环,道:“什么最关键最重要的?”

    贾环见她美人如玉,芳唇如樱,气息若兰,忍不住的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啄了口。

    看着阳光下,林黛玉迅速粉红如莓的俏脸,贾环心里得意之极,哪里还忍得住,又低头吻了下去……

    一番情意缠.绵之长吻后,林黛玉娇羞无力的靠在贾环怀里,喃喃道:“环儿,你还没有说,我忘了什么最重要的呢……”

    她到底有心结于此。

    贾环呵呵笑着,用下巴轻轻摩挲着她耳边的秀发,轻声道:“是感情啊……”

    林黛玉闻言一怔,随即抬头看向贾环,只听他又道:

    “我虽然至今都不能肯定,我眼睛的复明,和宝姐姐到底有没有干系。

    但是,这一切巧合的让人有些不敢完全去相信,也不敢全盘去否定。

    至少,为了让我眼睛复明,宝姐姐成了冲喜之人,最后更是成了我的妾室。

    只凭这一点,咱们就该感谢她。

    这也是我接纳她的原因,仅有的原因。

    我不否认,日后会与她产生感情。

    因为日久总能生情,或爱情,或亲情……

    但现在,只是因为感谢。

    然而,这其实才是对她最残酷的事。

    所以,我才希望咱们不要用咱们的幸福,再去刺痛她。”

    林黛玉闻言,心中悲喜交加,五味俱全,只是,最终还是化为了苦涩,又红了眼圈……

    贾环见状,心中一叹,到底还是林姐姐……

    他又笑了笑,纵然周围没人出现,可他还是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林姐姐,昨夜老祖宗醒来后,曾与我单独谈过一次话。

    她老人家的意思是,不管平日里我们怎么相处,她都可以不闻不问。

    齐头共大也好,没有规矩也罢,她都可以不理会。

    因为她相信,我一定不会让人欺负了你去。

    可是,老祖宗也给我划了一条底线……”

    “什么底线?”

    林黛玉微微有些紧张的问道。

    贾环轻声道:“老祖宗说,宁国府未来的承爵人,只能在你和云儿两人的子嗣中挑选,最好,是你和我的孩子……

    我答应了。”

    林黛玉闻言,俏脸登时刹红一片,眼眸如水,痴痴的与贾环对视着……

    ……

    “哟!老祖宗,大嫂子来跟您告状来了?

    对!要我说也该告一状,兰哥儿如今愈发调皮了!

    是该让大嫂子好好管一管……”

    贾环携着林黛玉,两人一对玉人一般从荣庆堂外走了进来。

    男的英武俊朗,眉目不凡。

    女的窈窕多姿,妩媚可人。

    两人齐齐走来,又都面带微笑,端的赏心悦目,让堂内众人眼前一亮。

    只是贾环口中说出的话,却有些大煞风景。

    贾母闻言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啐了口后,气恼道:“这还了得?你做叔叔的,不好生教导兰哥儿,竟让他跳房为嬉,是何道理?今儿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也将你提溜上屋顶,然后带着你姊妹们,也看你跳屋子为乐。”

    贾环哈哈大笑一声,看了眼贾母眼中的埋怨之色,又看了看,看都不看他一眼,紧紧拉着贾兰不松手的李纨,抽了抽嘴角,道:“大嫂,方才我让兰哥儿从屋顶上跳下来,还迟迟不接他,直到最后一刻才接住他,不是想害他,而是要告诉他,这样做到底有多么可怕。

    我在那里,他自然会安然无恙,别说那点高度,他就是从大雁塔上跳下来,我都能接得住,这点把握小弟还是有的。

    但是我若不在呢?

    他这次体会了绝望和恐惧的滋味儿,想来日后,再想寻点刺激,做点危险事的时候,应该就能想起今天这一出,然后多思量思量后果了。”

    李纨闻言,想了想后,面色渐渐和缓了些,不过,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方才那一幕,对她来说,简直犹如天崩地裂。

    如果贾环刚才没有在最后关头出手,贾兰就那般直愣愣的摔在硬邦邦的石板上,李纨都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活下去……

    这又岂是贾环一句解释能够打消的……

    李纨犹疑了下,可看着垂着脑袋可怜巴巴的贾兰一眼后,咬牙道:“三弟,你……你不是因为,因为兰哥儿没给你换眼睛,才……”

    “珠哥儿媳妇!!”

    贾母厉喝一声,打断了李纨的话,然后面色纷纷大变的众人,就见李纨拉着贾兰跪倒在地,眼泪顺着通红的眼睛,扑簌扑簌的往下落。

    贾母见之,想起早逝的长孙贾珠,眼中厉色到底消散了大半去。

    她深叹息一声,口气和缓下来,埋怨道:“你真真是糊涂了,怎么能往这种混账事上去想?

    你三弟是怎样的为人品性,难不成你还看不清楚?

    别说你不愿意……就算你愿意,他自己都不会愿意。

    他待兰哥儿如何,你看不到眼里去吗?

    我看,他不比你待兰哥儿差到哪去!

    你竟这般疑他,也不怕伤了他的心!

    你也不想想,以他的能为,真要起个什么坏心思,也是你能发现的了,是你能阻挡的住的吗?

    真真是糊涂了!”

    李纨被这一番斥责后,似是醒悟了过来,一边流着泪,一边忙转过身,要给贾环赔不是。

    偏她又不起身,害得贾环连连避让。

    可贾环避到哪儿,她就跟着转到哪,逼的贾环不得不又赶紧避开。

    可她又急着转过去,许是以为贾环真的生气了……

    最后,哭笑不得的贾环身形一晃,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待大家再看到他时,他已经将李纨给搀扶起来了。

    贾环无奈的笑道:“大嫂子,你这搞的什么名堂嘛……

    哪有大嫂子跪小叔子的道理,你这是想让我遭雷劈啊?

    再说了,不过都是一些玩笑话,这话我要也当真,那我的心胸岂不是只有针尖儿大小?

    还没林姐姐的心眼儿大呢!”

    “呸!”

    林黛玉闻言顿时羞红了脸,嗔恼的啐了贾环一口,责备道:“环儿,再混赖我,你仔细你的皮!”

    众人一阵大笑之余,又有些惊奇,林黛玉竟然没有生气,也没有哭……

    ……

    ps:符合她们的性格吗?林黛玉、薛宝钗有李纨?

    欢迎大家来一起研究她们的性格,我个人感觉很有趣。

    今天大章是个缓和章节,明天发福利~点点惨了,直播吃香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