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复明!
    牛继宗等人走了,没让贾环相送,一干人大步离去。

    贾环一个人在宁安堂上坐了许久,一直在想着牛继宗说的话。

    眼睛,可以防备暗箭的眼睛。

    其实,很早之前,贾环就想过这个问题。

    也想过组建一支牛气哄哄的私密部队,不叫锦衣卫、血滴子,他觉得影子部队和龙组或者血杀之类的,更拉风。

    虽然这种名字在前世小说里已经烂大街了,而且还很中二。

    可确实很拉风……

    他曾幻想过,拥有这样一支秘密人手后,简直可以神挡杀神,佛挡诛佛。

    可是也只是想想而已。

    不是他没银子,而是他没有人手。

    别说培养一支战力部队,就是培养一支耳目人手,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事。

    关键是,里面的弯弯道道太多了,学问大的很,不下于自学一部高等数学的难度。

    这不是有银子就能办到的事。

    他倒是可以从黑冰台找朱雀千户王炎借人,可王炎直接告诉他,黑冰台的人不可能给外人培训人手。

    而且,直言不讳的告诉他,就算借给他,培训出来的人手,十有八.九也是他花了大银子,结果是在帮黑冰台培训人手……

    因为对于这种人手的忠诚训练,几乎比技能训练还重。

    几经周折后,贾环也就放弃了这么玄幻的想法。

    可是,今天牛继宗的话,却又提醒了他。

    真的是时候了……

    只是,这件事交给谁办呢?

    贾环有些挠头,牛继宗说的清楚,这种事,只能自己筹措,自己想办法。

    因为这涉及到日后的阴.私之事,一旦他援手,贾家的人手就难免沾染上牛家烙印。

    他这一代可以没事,牛奔这一代也可以没事,可是再往后呢?

    谁敢保证?

    因此,为了防微杜渐,贾环最好从开始就抓好,抓清白。

    纵然开头难一些,总好过日后复杂。

    理儿是这个理儿,可这件事陌生的事,贾环当真摸不着头脑。

    这个情报头子首先就得隐秘,得不常露面。

    这一点,就将韩家兄弟排除了。

    乌远倒是合适,可是,他乃武宗,又是云旗第一将,未来有大用,却不好只做一个情报头子,太屈才了。

    而且乌远的性格,也不适合做这件事。

    如此一来,家里能用的武人就都排除了……

    “三爷?”

    一个脆生生,又有些迷糊的声音响起在贾环耳边,将贾环从沉思唤醒。

    贾环中回过神来,笑道:“小吉祥?不是打发你先回去歇息了吗?”

    一个小身影扑到贾环怀里,顺势爬到他腿上坐下后,将小脑袋往他怀里挤了挤,瞌睡道:“三爷都没回,我哪里能回嘛!

    我就在门后头避着风的地儿眯了会儿,将将才感到有些冷,就醒过来。

    看到三爷一个人坐在这里,就跑过来了。

    李万机他们忒不像话了,就让三爷一个人坐在这里。

    赶明儿,我得上他家骂他婆娘去……忒不像话了,怎么能让三爷一个人……”

    小吉祥靠在贾环怀里,小嘴里“嘟嘟嘟”的嘟囔个不停,可声音却越来越小,人又渐渐睡过去了,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贾环的衣襟……

    贾环听着她充满童趣的话,忍不住轻轻一笑,低头在她额前轻吻了下。

    许是感觉到了,小吉祥在梦里高兴的哼哼了两声,又继续睡过去。

    贾环小心的起身,单手将她抱紧后,一只手拎起竹竿,人朝后面走去。

    不是李万机忒不像话,只是,方才所有的人都被支开了,没有贾环的传唤,任何人不得靠近……

    贾环手里虽然拿着竹竿,可竹竿并未点地。

    眼前的黑布虽然依旧蒙着眼,人却似乎如同能看到一般,精准的躲过了火盆,又避开了堂下散乱的椅子,然后,绕过帷帐,进了后宅……

    乌远教他的“听风辨位”的本事,并不是摆设。

    只是,人,总要有一张底牌……

    ……

    隆正十九年,正月十一,阴天。

    荣国府,荣庆堂。

    今日一大早,贾家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在这里了。

    连王夫人都来了……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贾母跟前的贾环身上,准确的说,是他眼前的黑布上。

    除了王夫人外,所有人的眼神有些激动。

    有贾环的贾家,和没贾环的贾家,是两个概念。

    而眼睛好着的贾环,和瞎了的眼的贾环,又是两个概念。

    这并不只是贾环一人的事,还干系到他们每个人的利益……

    贾母肃穆着一张脸,放在榻上的手有点抖,她看着公孙羽道:“姑娘,时辰可到了?”

    公孙羽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点点头,道:“可以了。”

    贾母闻言,一只手捂住心口,呼吸都有些喘了,道:“那……那就……那就……”

    贾环闻言,呵呵笑道:“老祖宗,您可别吓孙儿。哪里就到这个份儿上……”

    话虽如此,贾环本人其实也清冷着一张脸,谁都可以看的出他心里的紧张……

    “你少啰嗦!”

    贾母不客气的呵斥了声,不过心里到底稍稍松了口气,而后强堆起笑脸的对公孙羽道:“那就劳烦姑娘了。”

    公孙羽点点头,对贾环淡淡的道:“公子先将眼睛闭上,待我取下黑布后,让你睁眼,你再缓缓的睁眼。

    先不要看强光,垂下眼帘,待一点点适应后,我让你抬眼时,你再抬眼。”

    贾环闻言点点头,轻声道:“我记下了。”

    贾家众人的心,一时间都提了起来,无比紧张……

    公孙羽轻轻的呼了口气,上前两步,走到贾环跟前,让贾环坐下后,将双手绕到贾环脑后,两只手握住黑布两端,而后,轻轻的一拉……

    黑布,在众人屏住呼吸的注视中,缓缓的离开了贾环的脸,众人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手心里指甲都快要掐进掌心……

    只是,没人顾及的上手心处的疼痛。

    所有人的眼睛,全都死死的盯着那条黑布……

    盯着黑布,一点点,一点点的离开的贾环的脸……

    一直到最后,公孙羽拿着黑布,后退了一步,一双清冷的眼睛看着贾环,声音清寒道:“睁眼。”

    贾环闻言,缓缓的睁开眼睛,但并没有抬起眼帘……

    他一点点的感受着似乎已经久违了一百年不见的光,亮光……

    他贪婪的看着眼前微微有些刺目的光明,看着身上的衣服,看着脚下的红砖,看着身边的小几,看着小几上的茶盏、点心、果盘……

    他看着一切能看到的东西,觉得,这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

    “抬眼。”

    公孙羽清寒的声音再次传来,贾环闻言,身子微微一顿,而后,缓缓的抬起了眼帘……

    “唔!”

    这一刻,贾家姊妹群里,几乎所有姊妹们都一时间掩住了口,掩住了口中的哭声。

    那是……幸福的,喜悦的哭泣。

    “哇!三哥!”

    贾惜春到底年幼,实在压不住心里的激动,没有忍住大声哭了出来,而后迈开步子跑了过来。

    一头撞在贾环身上,抱着贾环大哭起来。

    哭声里的心酸和委屈,感染了众人都跟着哭了起来。

    贾环脸上却缓缓浮起了笑脸,将贾惜春抱了起来,也不嫌弃她一脸的眼泪,在她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柔声笑道:“想三哥了吗?”

    贾惜春哭的都快喘不上气来,一边哭,一边道:“呜呜,三哥,你终于好了。

    呜呜,三哥,惜春真的好想你……”

    稚嫩黯哑的声音,最是摧人心肠。

    众人闻言,感动的哭成了一片。

    贾母却急了,因为贾环站起来后,是背对着她的,她一时竟看不见。

    等贾环眼前的黑布被取下后,众人发出“唔”的一声,又掩口哭泣时,贾母的心都要碎了。

    待贾惜春“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跑到贾环跟前抱着不撒手时,贾母几乎都要昏厥过去。

    她以为,换眼之术失败了。

    可强忍着精神不昏过去,听到最后,却是,贾环终于好了……

    一股极喜,猛然从心头绽发,贾母高声喊道:“环哥儿,环哥儿啊!转过来,快转过来,让老祖宗瞧瞧吧……”说到最后,声音也哽咽起来。

    贾环又亲了亲贾惜春,将她放下来后,转过身,跪倒在地,一个头磕在地上,声音亦是微微哽咽,道:“老祖宗,不孝孙儿贾环,给老祖宗请安了……”

    贾母哪里受的住这个,老泪纵横,一把抓过贾环的手,双眼死死的盯着贾环的眼睛,看着那一双和以往一样清澈,一样明亮,目光一样暖心的眼睛,贾母搂过他,抱在怀里大声嚎啕起来:“我的孙儿啊,你可终于好了啊!你若再不好,就要要了老祖宗的命了啊!你可终于……能看见了……”

    贾环感受着哭声中浓浓的慈爱之情,也忍不住落下两行清泪来,然而,贾母看到后却一下子止住了哭声,如同受了大惊吓一般,睁大眼睛骇然道:“哭不得,哭不得,环哥儿,哭不得啊!

    你的眼睛……你的眼睛……

    公孙姑娘,公孙姑娘,快看看,快看看……”

    众人闻言猛然一惊,纷纷止住了哭泣,惊骇的看向贾环,以为出了什么事。

    公孙羽上前,看了贾环一眼后,对贾母道:“太夫人放心就是,公子的眼睛已经与常人无异。经过千年冰莲的入药,比常人还好些。而且,流泪不是坏事,适当的流泪,可润眼,可排毒。”

    贾母闻言,这才长松一口气,而后就觉得头有些晕,摇晃了下,一倒头,昏了过去……

    ……

    ps:猜猜,谁是侍卫头子?哈哈!

    回头看看,眼睛失明还是有不少红利的。若非如此,三女焉能共处于一室,还不啐贾老三一脸?

    红利还没结束,还有一个大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