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天理
    宁安堂,前厅。

    屋里的气氛沉默的压抑。

    贾政和贾琏两人,都板着脸不说话。

    牛继宗和温严正二人也是沉着一张黑脸,端坐无言。

    不过,他们二人在家里时都是这样,所以也不觉得有些奇怪。

    除此之外,牛奔、温博和秦风三人,也一个个都沉着脸。

    只是,沉着脸就沉着脸吧,可他们的眼神为何老往贾琏的眼睛上瞄?

    贾琏面上强装平静,可心里却当真和猫抓似得难受。

    我招谁惹谁了?

    他只觉得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就和这群不讲理的臭丘八们待在一间房?

    早知道,他宁肯和宁国府的亲兵家将们一起在外面给贾环警戒,也强过在这里受这份煎熬……

    贾琏不自在,贾政亦是极为不自在。

    他清贵了大半辈子,与人交谈,也是惯谈经义诗词。

    要是谈别的,真真是为难他了。

    而且,还都是旁人围绕着他,以他为中心,奉承于他。

    可是现在……怎么可能……

    因此,和牛继宗与温严正两位军机阁大佬说了没三句话,贾政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他不说,两个“眼睛长在脑门上”的无礼丘八也不说,气氛就越来越尴尬,直至最后沉默无语,一群人干坐着。

    这种相处,对贾政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牛继宗和温严正两人将贾政、贾琏两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彼此对视一眼,发现彼此眼中都有一抹不屑和一丝伤感。

    这可是当年百万大秦军中,堂堂第一武勋将门啊,今日子弟,竟成了这般……

    还好,许是先荣国在天之灵不忍门楣就此彻底毁掉,又显灵教诲出了一个贾环。

    到底是先荣国教诲出的,即使当年还只是一个被驱逐出府的“庶孽”,贾环在与牛继宗第一次相见时,虽然笑容满面,可清澈的眼睛里,却无半分自卑和讨好的神色,眼神不卑不亢,中正自信!

    从那一眼起,牛继宗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只是……

    那双眼睛啊……

    只盼今日换眼之术能够成功,也不枉他的一番手段和心思。

    哪怕这个护家人护短到脚后跟的小东西,就此怨上他,也在所不惜……

    唉!还是心软了。

    若是将那块戴玉的给……许是成功的可能性会更高些……

    ……

    “哒……”

    “哒……”

    一阵匀称的敲击地砖声从后面响起,声音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众人耳中。

    牛继宗和温严正倒也罢了,可其他人,无不一下子站起身来,“哗啦啦”的带动一片椅子后退声。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看向后面帷帐处,那里遮掩着通往后宅的小门。

    众人目光期待中带着紧张、激动。

    直到,那一袭熟悉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帘,众人却面色陡然一变,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和难过。

    秦风更是瞬间红了眼圈,而后猛然转头,看向贾琏。

    目光中的杀气炽烈的让贾琏双腿发软……

    牛奔虽然同样心痛欲裂,可到底还知道,这里是太祖御赐的堂号,不管什么事,都不能在这里动手,日后总有机会……

    他用力拉住了秦风。

    “环儿,环儿……你……你这是……”

    贾政心里真的抱了极大极大的希望,他向来不拜神佛,只以为天意若让哪个兴衰,求哪个神佛都没用。

    可是,之前他坐在那里,心里却不住的在念佛经,一遍又一遍……

    只求他的爱子能够换眼成功。

    可是……

    看着贾环眼前的那条黑布,和手中的竹竿,贾政只觉得心都要碎了,眼含泪水,颤声问道。

    语气失望到了绝望……

    贾环闻声先是一阵诧异,然后恍然醒悟,连忙道:“爹、爹,您放心!儿子换眼之术成功了,您别想岔了。只是因为还要再养三天,所以不得不再罩着这黑布……”

    “当真?!”

    这次,连牛继宗和温严正都一起站了起来,面色由黑的吓人,变得活泛生动了许多,众人齐声问道。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我现在已经又能感觉到眼睛了……”

    “啪!”

    “哗啦……”

    牛继宗大喜过望,一掌拍在身旁花梨木几上,可怜这家俬,如何能受得住这等劲道,一下散架成了木屑。

    这番动静,将正准备上前仔细看看贾环的贾政和贾琏两人唬了一跳,两人齐齐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然后二人就见牛继宗、温严正还有那一起子小丘八越过他们,大踏步的围上前,将贾环围住。

    几个小丘八开始疯了一样的拥抱起贾环,那个武威侯世子这般大的人了,还哭的跟什么似的……

    贾政本来想发怒,可看到这一幕,心里倒是一暖,既为儿子能处下这么些真心人而感到骄傲,又有些泛酸……

    只是到底觉得失了颜面和体统,以为再在此处待下去,也是自讨没趣,便一甩袖子,径自离去了。

    贾琏见有个打头的,哪里还敢再多留,小心翼翼的跟着贾政一起出了宁安堂,回荣国府去了。

    “行了,环哥儿刚好,眼布还没摘,你们仔细别碰着了!”

    见几个小的这般友爱,牛温两位大佬欣慰了一阵后,又皱眉喝道。

    都是怕老子怕的跟蝎子的主儿,听他们这么一说,三人赶紧放开贾环。

    贾环装模作样的喘了口气,埋怨道:“得亏牛伯伯和温叔叔相救,不然小弟能活生生被你们给勒死!”

    “哈哈哈!”

    见贾环又开始耍宝逗趣,不止牛奔等人,就连牛继宗和温严正的脸色也愈发好了。

    “都坐下说话吧。”

    温严正在一旁建议道。

    然后一群人重新坐下,不过发现贾政、贾琏走了后,也不讲究了,几个小的提着椅子围了上来坐下。

    “环哥儿,确定三日后就能好?”

    牛继宗沉声问道。

    贾环点点头,道:“是,公孙姑娘医道娴熟,她既然说了,应该没有问题。

    侄儿自己也能感觉到眼睛的存在了,还能看到一点黑光,与之前的黑不同……”

    牛继宗欣慰的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位公孙家的丫头,倒还真是一个奇人。

    他祖父的医术也就中规中矩,却不想倒是培养出了个这么出彩的孙女。”

    温严正倒是嘲笑起贾环来:“老三,你这是又动了什么心思,想将人拢在房里?”

    贾环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侄儿又不是高衙内……哪里就这般胡闹。

    不过是想着,府上老祖宗和姊妹们身子都不是很好,所以干脆就将人留在府上,定期给家里人做检查。

    太医虽好,可到底不便,有了这么一个女郎中,还别说,效果不错。

    对了,我原也打算请她往伯伯叔叔府上走一遭,给几位婶婶和姐姐妹妹们瞧瞧。

    没事自然好,若有些隐患,早早发现早早治疗,也是好的。”

    贾环口中的“姐姐妹妹们”,都是几个府上的庶女,地位不显。

    而且,贾环也知道自己的名声……平日里纵然往几家府上去,即使是在内宅里钻,也会注意避开这些姐妹们。

    他可是知道,几个府上的姨娘们,打他主意的不是一个两个……

    只是,别说他不同意,就是牛继宗他们都不会愿意,无他,身份太低。

    毕竟,像贾环那种“奇葩”思想的人,在这个时代绝无仅有。

    嫡庶就是嫡庶,庶子倒还强些,到底是爷们儿,是主子。可是庶女……那真的不比一些大丫鬟有脸面……

    这也是贾环之前纳闷的地方,为何重视规矩的牛继宗等人会没有反对他娶薛宝钗为妻。

    要知道,清虚观的张道士只说贾环收了薛宝钗就好,并没说一定是正妻。

    以牛温两人的脾性,若不是胸有成竹,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逼着薛家嫁女为妾。

    连公侯府第出身的小姐,他们都觉得委屈了贾环,何况是一商家女?

    直到后来苏培盛出现后,说起了那些威胁之语后,贾环才明白过来,这是一个坑……

    而愿为这种事折费心思,还能布下如此高端的一个局的人,除了赢杏儿,再也没别人了……

    牛温两位大佬听贾环这么一说后,也没说什么谢不谢,只道了一句他有心了,便岔开了话题。

    贾环想了想后,面色忽然浮起一抹苦笑,对牛继宗道:“伯伯,何以至此?”

    这没头没脑的话,众人却没有一个是不明白的。

    贾府本来就是神京城内众人瞩目的几处所在地之一,而近来传的沸沸扬扬的换眼之术,更是引发了不知多少人留意。

    宁国府里还好些,贾环接手后,筛选了几回,将不少眼线都打发了出去。

    可荣国府内,不敢说那几百上千个仆婢里有一半是眼线,但几十人还是少不了的。

    各个方面的人应该都有……

    贾环觉得,里面应该也有面前这位牛伯伯的人……

    这并不一定是坏事,比如这次……

    或许,自打公孙羽说出血亲之眼这四个字时,牛继宗就已经开始盘算起来了。

    听到贾环之问后,牛继宗面色淡淡的哼了声,道:“你重情重义是好的,可也不能优柔寡断。

    若是赵国基倒也罢了,那是个真心疼爱你的,若只有他,我也未必能下的了手。

    可那钱启……哼哼。

    既然你下不去手,那么我来下这个手。

    你若想替你这个大舅舅找场子,就去找你奔哥算账吧。

    父债子偿,乃是天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