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敲打
    众人听闻贾环之言,面色纷纷一变。

    薛姨妈的脸色更是难看起来。

    今日贾母当着众人的面才说过,薛宝钗乃是贾环房中平妻之下第一人,白荷和小吉祥都要排在她身后。

    怎地,一天还没过,眼睛刚好,就翻脸不认人了吗?

    不过,薛姨妈再一想,又觉得贾环不是那样的人。

    再不会行这“宠妾灭妻”的勾当。

    因此,她没有急着替薛宝钗分辨什么,而是静静的旁观着……

    反倒是贾母皱起了眉,看着贾环道:“你宝姐姐位份在白丫头之上,不喊她做妹妹,难不成还喊她做姐姐?她受得起吗?”

    贾环面带笑脸,道:“老祖宗,若是按照寻常礼教府第,原是如此。

    不仅白荷要喊宝姐姐做姐姐,宝姐姐还得喊林姐姐和云儿做姐姐。

    哈哈哈!”

    “你笑什么?不原该如此吗?”

    贾母好奇的问道,一脸本就如此的表情。

    一旁的薛姨妈脸色却纠结的不行,她很自然的能接受薛宝钗高白荷一头,却无法接受别人高她女儿一头……

    贾环却连连摆手笑道:“老祖宗,太别扭,太别扭了!

    林姐姐和云儿年纪都比宝姐姐小,平日里也一直都在喊姐姐,现在若是能翻过来喊宝姐姐妹妹,多不自在!

    照我的意思,家里人不论这些,只按年纪来。

    林姐姐和云儿也别喊宝姐姐做妹妹,宝姐姐也别喊她们两个年纪小的做姐姐。

    实在叫不开姐姐妹妹的,直接叫名字都成!

    最好一切都按以前的来。”

    贾环这番话,让众人面面相觑不已。

    岂有此理?太儿戏了吧?

    这……这不是乱了尊卑规矩吗?

    薛姨妈虽然心中狂喜莫名,可……到底也觉得太不靠谱,若是如此,还分什么正妻平妻妾室的……

    贾母闻言不悦的沉下脸来,道:“环哥儿,这不是闹着玩的。

    礼教大义,岂能混来?

    再者说,这不是仅仅关系到姐姐妹妹的问题,更关系到日后她们的子嗣嫡庶问题!

    半点都马虎不得!

    你不可因为一时的别扭,就埋下家族萧墙祸根。”

    薛姨妈闻言,面色又难看起来……

    贾环点点头,笑道:“若是寻常府第,老祖宗的规矩自然是大道,为了日后避免子嗣相争的丑剧,合该如此。

    可咱家却不同啊!

    咱们贾家,乃是武勋将门。

    日后子嗣想要承爵,当以从武者为先。

    若皆为从武者,则从其中选出贤者、能者承嗣。

    却与什么嫡庶长幼无关。

    老祖宗忘了,孙儿,却也是地地道道的庶子呢!

    可那又如何?”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变色。

    贾母面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贾环,待听到最后一句后,眼神一凝,而后缓缓的点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是这个理儿。

    那你这边的规矩……总还是要有个规矩吧?

    你与那么多公侯伯府都有来往,这迎来送往的,总不能……”

    总不能让个妾出面吧?这不是打人脸面吗?

    贾环笑道:“那个时候,不拘是林姐姐还是云儿哪个,谁有功夫谁去招待一番就是。

    对外客,还是要做一番面子上的功夫的。

    真要哪天大宴宾客,命妇们来家作客时,大家做戏一番,姐姐妹妹的叫一起子,热闹热闹就是。

    可关起门来过日子,过的却是咱们自己的日子。

    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过日子最重要。

    若是哪个为了劳什子的嫡庶之别,或是正室、侧室的名分问题,就闹个不死不休,我却是半点都受不得这个的。

    孙儿以为,自己最幸运的事,除了有一个好祖宗外,就是无论是林姐姐还是云儿,亦或是宝姐姐,她们都不是俗人,也都不会在乎这些……

    若不然,换了其他有这心思的,谁敢翻浪谁走人,孙儿眼里绝容不得这样的人。

    孙儿在外面征战厮杀,流血负伤,所为者,无非就是希望能有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上有老祖宗慈爱,下有妻贤子孝……

    而孙儿努力做的,就是为了有能力保全住这样的家人不受伤害。

    孙儿不为高官显爵,只希望家里每个人都能幸福康泰,每一天都能活的自在如意,不受别人欺负。

    若是孙儿拼死挡住了外面世界的恶意袭扰,结果家里面自己人却在乱来,那岂不成了一场笑话?

    老祖宗,所谓的礼教大防,端的是森森然,等级清晰分明。

    守礼者,不敢越雷池一步。

    听起来像是那么回事,只要大家都守得住这礼教大防,天下就可太平无事,家宅安宁。

    可实际上,又哪里真的能防得住?

    都中那么些个豪门府邸,有几家内宅里是安分规矩不闹腾的?

    宠妾灭妻,嫡庶相争,勾心斗角,明争暗斗……

    阴.私之事更是层出不绝,手段之阴冷毒辣,骇人听闻,令人发指!

    这样的豪门府第,修的再豪华,再奢靡,孙儿都不会在里面待一天的。

    因为那不是家。

    若真有一日,孙儿的府上也成了这般,那孙儿宁肯不要这座大宅,也定要将它砸个稀巴烂,砸出一片干净的白地来。

    而后,孙儿带着林姐姐和云儿她们,再在上面重新建一座干净的家就是。

    不需要太奢华,温暖干净就好。”

    贾环的这一番话,说的众人面色连连变幻。

    其他人却不说,只说林史二女,前面听时,心里还很不舒服。

    怎地她二人的平妻之位就成了摆设,还得管薛宝钗叫姐姐……

    可听到最后,两人当真是感动的无以名状。

    因为在贾环心里,即使走到最后不忍言的一步,她们两人也一定会陪伴在他身边。

    在贾环心里,她们是最可靠的家人。

    这顿时让她们心中,对那些劳什子的规矩,也如同贾环一般不在乎起来。

    对她们而言,贾环的信任和依赖,比薛宝钗喊她们一声姐姐重要一万倍!

    而且,她们原本就是随性之人,真听薛宝钗喊她们姐姐,倒也别扭……

    可薛宝钗,心中却是悲喜交加。

    悲的则是,在他心里,她终究还是落后林妹妹和云丫头一头。

    他并不信,她也会和他在一起走到最后……

    喜的则是,她的夫君,既是铮铮铁骨的当世男儿,却又不是粗莽鄙薄之辈,不会像传言中其他的武夫将军那样,除了正室太太外,只将其他内宅妇人当成泻火的玩物……

    他对待家人,还是那样的心细,那样的关怀。

    可是,悲喜之后,心中又有些不安。

    很明显,贾环的这番话,不是无的放矢,不会是闲的无聊没话说才说出来的。

    他定然意有所指,想要敲打哪个,才这般说出来的。

    可是,他又要敲打哪个呢?

    薛宝钗绝不信,之前还与她情意绵绵的贾环,会当着满府内眷的面,给她难看。

    而且她对白荷叫妹妹,只是以前的思想惯性使然,并非真的有高人一头,欺负她的意思。

    若是小吉祥还有可能,可对白荷,她真的只有欣赏,和拉拢……

    她也相信,贾环能看出她对白荷的态度。

    那么,他是在敲打……

    薛宝钗忽地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陡然难看起来。

    如果真的是在敲打她,她虽然难过,可也能接受。

    毕竟是她失言在前,犯了他的忌讳,将白荷喊成了妹妹……

    可是,他若敲打她母亲,那她就……

    不过,没等薛宝钗想好该怎么“回敬”一番,就听贾环又开口了……

    贾环语气一改之前的正色,重新变得嬉笑起来,他歉意道:“老祖宗,您可别怪孙儿发神经,乱说话。

    只是……之前在药室,孙儿好似经过了一场生死离别……

    恍惚中,孙儿心中回忆起了许多之前以为已经遗忘了的事,尤其是……当年之事。

    孙儿没有埋怨哪个,更没有记恨谁。

    毕竟,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而且从礼法上来说,也不能说谁对谁错。

    但是,孙儿当真不愿家里的人,再过当年我娘和我过过的日子。

    那太苦……”

    “嗯?”

    原本面子上已经快抹不开的薛家母女,还有在一旁觉得贾环有些过了的王熙凤等人,闻言后无不一怔。

    贾母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这样……倒也说的通。

    不过,贾环的矛头,却瞬间从薛姨妈身上,转移到了,王夫人身上……

    贾母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但她一侧的贾宝玉心里却肯定极不是滋味。

    贾母瞥了眼脑袋垂的低低的贾宝玉一眼,心里一叹,面上却带着笑脸对贾环嗔怪道:“听你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一堆话,我还纳闷你在说哪个,不成想,你竟是小气巴拉的记起前仇来了!

    当着姨妈说这些,也不怕姨妈笑话你!”

    薛姨妈有些回过神来,心里虽然还是极不自在,但贾环既然说明不是在警告她和薛宝钗,那么就不至于那么难看,听到贾母之言后,薛姨妈笑道:“环哥儿当年却也是不容易哩,从家里一个小子,走到了今天成了家族的顶梁柱,也确实难为他了。”

    贾母却继续责怪贾环,道:“听听,姨妈倒是会给你脸上抹光,我之前还说,姨妈待你比待亲儿子还亲哩!

    你却当着姨妈的面说这些……

    太太当年待你就差了?还是你在记你二嫂的仇?

    也不想想你们娘儿俩当年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太太没有动家法打烂你的屁股,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还敢记仇!”

    众人闻言,顿时从之前尴尬的气氛中恢复过来,想起贾环当年的光辉岁月,一个个捂嘴偷乐起来。

    连一直在人群里当透明人的贾兰,都开始和贾惜春说起悄悄话,当年他三叔是如何偷了他的碧玉碗和月白勺,还拿姨奶奶发誓绝对没拿,最后又糊里糊涂的赏还给他的趣事……

    结果让贾惜春一个瓜崩儿弹在他的脑门儿上,贾兰“哎哟”了声抱住头……

    众人大笑!

    看着满堂大笑的众人,同样笑的开怀的薛姨妈心中,原本勾勒出的无数的算计和谋划,在笑声中,全都灰飞烟灭了……

    她真的是聪明人,既然贾环已经将话说到这个地步,虽然她不知哪里出了岔子,露出了痕迹,但她却不会再想傻事……

    薛姨妈最聪明的地方,从来都是会审时度势,而后清晰的定位……

    而且,薛宝钗虽然没有平妻的名位,可是,按照贾环话里的意思,在家里竟还是当大的?

    连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个平妻位份的都还要管她叫姐姐?

    虽然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可薛姨妈心里当真好受了许多许多。

    不过,她依旧还有一些小心思……

    贾环说,未来的侯世子,并不一定要讲究嫡出。

    那么就是说,薛宝钗的子嗣,也有资格争夺这个位置。

    这样的话……

    薛宝钗若是能抢先一步,诞下麟儿,成为长子……

    只要好生管教,养成好品性,再教他习武。

    那么,这个孩子就有很大的可能,成为未来的宁国侯!

    这样一来,既不会犯了贾环的忌讳,又能达成心愿。

    何乐而不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