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羞也不羞
    宁国府,天香楼。

    香气迷人,暖意盎然。

    贾府众人,似乎到了今日,才开始过年。

    一个个闺阁小姐们也不讲究笑不露齿了,嘴巴都没合拢过。

    连侍候的丫鬟婆子们,也都面带喜色。

    可不是嘛,这一会儿功夫,贾母就赏下来几回大赏了。

    在这种大户人家里做仆婢,那点子月例银子倒成了小头,逢年节时的赏钱却成了大头。

    只是今年过年时的气氛压抑,所以贾府老太君和一干主子们没有像往年那样大方出手,抛洒银钱。

    她们本还觉得可惜……

    却没想到,今日夜里,虽然操劳了一宿,可主子们不仅把之前的都补上了,还额外多了许多。

    因此,她们一个个也都乐开了怀……

    贾母坐在主座上,笑的合不拢嘴,手里一直抓着贾环的手不松开,让他坐在她身边,不住的端详着。

    其实贾环现在与平常没什么两样,眼前还是蒙着那条黑布条。

    可是在贾母和众人的眼中,却已然大不相同。

    “好,真好!”

    贾母不断的喜道,又转头对同样喜颜满面的薛姨妈道:“姨太太不知,当日环哥儿回来后,虽然说了那么一大通话,将我们都安抚住了。

    可是到了夜里,睡着睡着我就感觉不对了。

    寻思着,若真如他说的那样,只要两三年就好,他之前遇到他娘时,定然不会流泪。

    而且,他也只会将时间往短里说,不会有什么两三年不定的说法。

    这样一想啊,我的心就乱成了一团麻,再也睡不着了。

    偏又不敢直接问,心里还抱着一点念想,想着万一是真的呢?也说不准!

    万一一问,再把这点希望给问没了,倒是我的罪过了。

    再后来,先荣国托梦指责我,我才终于确定,环哥儿的眼睛是不成了……

    哎哟,我的心啊,疼的真是快碎了……

    心里想着,贾家三十年来,好容易才出了这么一个争气的,能扛的起贾家门楣的,怎么就害了眼睛呢……

    我当时寻思着,我就是死,都没颜面去见先荣国,去见荣宁二公,去见贾家的列祖列宗啊!”

    说着说着,面色悲痛的贾母,又红了眼圈。

    众人似乎也都陷入了之前难过的回忆中,跟着红了眼圈,王熙凤都唏嘘不已……

    薛姨妈跟着叹息了两声后,又换上欢喜的脸色,劝慰道:“可见,是老太太心诚则灵,保佑了环哥儿能早日复明。

    如今多好,马上就要又能看得到了!

    这是喜事,大喜事!

    老太太当高兴才是!”

    贾母闻言,连忙接过鸳鸯的帕子,擦拭掉眼泪,连连点头笑道:“姨太太说的是,是我的不该……

    对了,宝丫头如何了?公孙姑娘还没出来吗?”

    一直在一旁忙上忙下,服侍完老服侍小的尤氏闻问后,忙走过来笑答道:“老太太,方才宝姑娘被扶来后,见她累煞了,就被秦氏接到她闺房里去歇息了。

    方才公孙姑娘也被引去那里,想来也快……

    哟!瞧瞧,她们两个都出来了!

    哎哟!宝姑娘怎么不多歇歇?瞧你的脸色白的让人心疼。

    这般着急出来作甚?”

    尤氏高声笑着,上前两步迎了过去,扶住薛宝钗嗔道。

    薛宝钗面色虽然依旧苍白,却已经浮起了笑容,她谦逊的笑道:“大嫂子太客气,哪里还用的着扶,不过是一点小伤罢了,不值当……”

    尤氏却连连笑道:“值当,怎么不值当,太值当了!

    你现在可是我们贾家的大功臣哩!老祖宗,您说是不是?”

    贾母点头笑道:“自然是这个理儿……”说着,又对满面笑容的薛姨妈道:“她们妯娌间倒是合拍!”

    薛姨妈却摇头道:“宝丫头性子古怪,都是尤氏宽容让着她。”

    贾母连连笑道:“姨妈话太偏,话太偏。”

    说着,招招手,唤过了满面娇羞的薛宝钗,方才的妯娌之言,对她的冲击还是有些大。

    贾母先看了看她重新包扎起的手,怜惜了两句,而后又笑道:“这孩子,还害羞!

    虽说往后这几年你还跟着你妈住,可到底已经定了大义名分。

    往后啊,这宁国府,才是你的正家哩!

    你妈那里,反倒是你的娘家了!呵呵!

    你尤大嫂子不就是你的妯娌吗?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对不对?”

    薛宝钗本就肌骨莹润,容貌丰美,这一羞,更平添了几分颜色,也愈让向来以貌取人的贾母感到满意。

    薛宝钗虽然含羞粉面,却还是落落大方的点点头,轻声道:“老祖宗说的是。”

    贾母闻言哈哈大笑道:“好!好!”说着,又转头对满面笑容的薛姨妈道:“我就喜欢宝丫头这一点,举止娴雅,偏又行为豁达。是个好孩子,是个好孩子!”

    薛姨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劝道:“老太太快莫再夸她了,不过一个丫头,哪里值当老太太这般夸赞,她哪里受得起?”

    贾母却护上了,不依的嗔道:“姨太太不能这么说,如今,宝丫头正经是我的孙媳妇哩!你这般说她,我可不依!”

    说罢,和薛姨妈一起高声笑了起来。

    堂上多有附和笑出声的,倒是掩下了林黛玉哼出的声音……

    王熙凤在一旁凑趣道:“老祖宗,我可提前说好了,您这不能有了新人笑,就忘了旧人哭!

    薛妹妹是您孙媳,我和两个大嫂子也是呢!

    怎么就没见过您这样护着我们?您这心也忒偏了些吧?”

    贾母闻言,愈发笑的大声,指着王熙凤笑骂道:“你若有你这姨表妹这般稳重,我也不让人欺负你!

    可如今,满府里就数你最高声,连我你都敢顶着犟嘴!

    你不欺负别人去就是好的了,还让我给你做什么主?帮你去欺负别个吗?”

    众人闻言大笑。

    笑罢,尤氏忽然开口道:“老祖宗,既然已经定了名分,怎地薛妹妹还跟着姨妈住?

    她应该搬过来才是啊,我这边揽着一大家子事,她若过来,既可服侍三爷,我也能撂手歇息了!”

    此言一出,房间内一静,林史二女都变了脸色,目光微冷的看向尤氏……

    贾母闻言,眼神在尤氏脸上打了个转,只看的尤氏心里突突的跳。

    尤氏只觉得心里那点小心思再也瞒不过这个老太太,心里紧张,不过面上却一直挂着笑脸。

    她并没有恶意,只是担心……她日后的处境罢了。

    贾母看了她两眼后,点头笑道:“还不是因为你环兄弟怜香惜玉?

    一来,他自己年纪还小,身子还未长成,又在孝期,现在还不好圆房。

    二来,也是怜惜宝丫头年纪也幼,太早离开姨太太怕是会舍不得。

    而且你姨妈若一个人住,难免清冷寂寞。

    所以,他决定,干脆让宝丫头跟着姨妈多住两年,反正都在一个府上,那么亲近,都是一样的。”

    尤氏闻言,连忙笑道:“哎哟哟,这可真是难得的心思。

    我一直以为,三爷心里装着的都是国朝大事,却不想对女儿家的心思也这样细腻!

    薛妹妹果然是有大福气的!”

    贾母笑道:“可不是嘛……”说着,又对身边一直笑吟吟的贾环道:“环哥儿,你还不曾谢过你宝姐姐哩。

    你这双眼睛能好,你宝姐姐可是占了一大半功劳!”

    贾环闻言,脸上笑的灿烂,道:“老祖宗说的是,那我就……谢谢宝姐姐……”

    说着,他起身作势,要躬身行礼。

    薛宝钗见之却连连避开,薛姨妈也赶紧起身上前相拦,扶着贾环往椅子上按,对贾母嗔道:“老太太,这如何使得?

    别说……别说宝丫头只是姨娘,就是正室太太,也再没有这个规矩。

    不过是她的本分,哪里就敢受爷们儿的大礼?”

    每提起一次薛宝钗如今的身份,薛姨妈心里那块刚刚长出来的新疤,就会被重新撕开,露出血淋淋的伤口,痛的她心头直哆嗦。

    刚开始,为了避开薛宝钗被指到扎萨克图,更为了不让薛蟠被抓去下狱砍头,她自然可以接受。

    可待这两件危机事平息后,她心里却又万分难过起来。

    不过她到底不是一般粗笨的妇人,将心事都露在表面。

    因此,纵然她心里痛的要命,可面上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

    贾母闻言,笑呵呵的摇头,只是没等她说什么,被按到椅子上的贾环就笑道:“姨妈,您这太讲究了……

    宝姐姐既然帮了我,甭管是什么身份,我对她道声谢也是应该的。

    哪里就受不得……

    而且我之前对宝姐姐说过,我府上没那么些规矩。

    不管是正夫人还是如夫人,都是一家人,没那么些讲究……”

    说着,贾环没再和面色有些惊喜的薛姨妈说话,而是对旁边的薛宝钗道:“宝姐姐,白荷呢?”

    薛宝钗闻言,忙道:“白妹妹她……”

    “噗嗤!”

    薛宝钗没说完,贾环就笑出声来,道:“你羞也不羞?”

    众人面色讶然,不解其意……

    薛宝钗闻言亦是一怔,眼神茫然,轻声问道:“怎么了?”

    贾环笑道:“你又没白荷年岁大,纵然拉不下脸面来叫她一声白姐姐,叫声白荷就是了。

    你从哪里论的,竟叫她一声白妹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