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成功
    宁国府,内宅深院的一座套院外,站着满满当当的人。

    除却几个年长的有座椅外,其他人都站在那里。

    天色已然不早,晚霞浮空,夜幕降临。

    虽然院外有帷帐遮拦避风,又有数盆熊熊燃烧着的炭盆烘烤着,可到底是在冬季,眼看又要入夜了,所以气温愈发寒冷。

    不少身子单薄的姑娘,都开始打起冷战来……

    然而,这却并不能阻止院外众人继续等待下去的心意。

    她们人虽冷,心里却全是火热的期盼、祝福还有担忧……

    “老祖宗,要不然,您还是先到前头天香楼里歇着吧?

    等里面有了信儿,我们立刻派人去通知您。

    都在这挨了几个时辰了,别给您冻坏了。

    而且,宝兄弟和林妹妹他们也受不住啊……”

    王熙凤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贾母,低声劝道。

    贾母闻言,想都没想就连连摇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我哪里能走的开?

    就是去了天香楼也坐不住。

    不过……你去问问你宝兄弟和林妹妹她们,看看她们去不去那边?”

    王熙凤闻言,叹息了声,却不好多劝,又走到家里姊妹们站着的地方,低声问道。

    贾宝玉倒是犹豫了下,不过他看其她姊妹们一个个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也不好一个人走,就继续留了下来。

    见劝之不听,王熙凤无法,只好转过头去找尤氏,让她派人多准备些炭盆来。

    再找些厚一些的毡布,将外面围紧了,纱罗帷帐好看是好看,可挡不住寒风……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众人面上从最初的喜色和希望之色,渐渐的变成了不安的焦虑和担忧。

    眼看贾母脸色愈发不好,眼神也焦躁的心慌,王熙凤忙劝道:“老祖宗,您尽放心,再不会有事的。

    您忘了,薛妹妹就在里头呢,她和白氏一起给公孙姑娘在打下手。

    张爷爷不是说了嘛,只要薛妹妹跟着三弟,就再没有什么他们过不去的坎儿了!”

    贾母闻言,看了王熙凤一眼,叹息了声,道:“但愿如你所说……我这心啊,一点都安分不下,就怕……

    那可是眼睛,不是旁处啊……”

    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此言一出,其他人原本就焦急等待的心,也愈发不安了。

    若非怕流泪不吉利,林黛玉早就哭起来了。

    王熙凤怜她体弱,特意关照她,使人单独在她跟前摆放了一铜盆炭火。

    又让尤氏找来贾环穿过的又大又宽厚暖和的野鸭子毛大氅,让她裹严实。

    即使这般,身骨偏弱的林黛玉还是冻的脸色发白。

    眼神里满满都是雾气,惹人怜惜。

    一旁的贾宝玉看在眼里,心疼不已,上前两步,柔声道:“林妹妹,不如,咱们一起去天香楼里等着吧?”

    此言一出,周围几个女孩儿都看向了她,面色诧异。

    林黛玉也是一怔……

    自从贾环和她挑明关系后,贾宝玉已经很久没有主动缠着她了。

    今儿这是……

    再想到此时此刻,贾环进了药室内,至今还未出来,莫非他以为……

    林黛玉本就聪慧多思之人,想到此处后,眼神一凝,登时冷下脸来,对贾宝玉寒声道:“不用,我就在这等环儿出来。你自去休息吧……”

    其他人看向贾宝玉的眼神也有些不好起来。

    若是贾环在外面的时候,你这般关怀林黛玉,大家也不会多想什么,只会叹息你一声公子忒多情……

    可现在贾环正生死不知,你却来关心他的未婚妻林黛玉……

    这是何道理?

    看到大家皱起的眉头和不善的眼神后,贾宝玉也是茫然一怔,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后,登时涨红了脸,急的摆手道:“不是……我,我没有那个的意思……

    我就是看林妹妹快冻毁了,才关心她的,我……”

    “宝玉,你过来。”

    许是因为贾宝玉的声量高了些,惊动了附近的贾母,贾母招手将他喊了过去。

    贾宝玉面色难过的走了过去后,贾母握住他的手,关怀道:“宝玉,你冻坏了吧?”

    贾宝玉垂着头,摇了摇,道:“不冷……”

    贾母慈爱的拍了拍他的手,道:“嗯,你是个好孩子,这样冷的天,为了你三弟还坚持守在这里候着,这份兄友弟恭之心,就不枉老祖宗平日对你的宠爱……

    日后啊,你还要继续如此下去,一辈子都要这般,你记住了吗?”

    贾宝玉闻言,面色涨红,点点头,道:“孙儿记住了,老祖宗,孙儿也想让三弟的眼睛好起来的……”

    贾母笑的和煦,点点头,慈声道:“我信,我的宝玉啊,是最心慈不过的哥儿了,和老祖宗一样心善……

    既然如此,那你就在这里陪老祖宗一起,等你三弟出来吧。

    好不好?”

    贾宝玉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贾母身旁……

    另一侧,薛姨妈不动声色的看了这对祖孙二人一眼,又望了眼不远处还板着小脸生气的林黛玉。

    神色一动,眼神微凝……

    不过,紧接着,却又散开了眼神,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好,老太太还在,不要弄巧成拙,这个老太太不是糊涂人……

    攸然间,感受到贾母看过来的目光后,薛姨妈忙挤出张笑脸,对贾母点头一笑,贾母也对她轻轻一笑。

    众人都没有再说话,在微微寒风中,继续安静的等待着……

    ……

    一个时辰后,夜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数十架大灯笼高高挂起,将这座小院儿照的和白日一样通明。

    后头尤氏指挥着十数个仆婢,抬着滚烫的参片姜汤来为大家驱寒。

    参片能补充体力,还能提神,而姜汤则可驱寒。

    不过,药理儿是这个药理儿,可若是寻常人家又哪里有这般奢侈。

    不说别的,只一支二两重的好参,就要花费数十上百两银子。

    普通百姓家一年的家用都花不完……

    就是寻常的豪门大户,都没有这个底气这般奢气。

    不过,许是一分钱一分货的缘故,热热的饮下一碗参片姜汤后,众人冻的惨白的面色,渐渐又都恢复了红润。

    似乎,又能坚持许久……

    半轮弦月高挂夜空,月光清冷,曾照古人……

    饮完参片姜汤后,大伙儿又开始耐心的等候起来。

    看样子,大家都做好了继续等一宿的准备。

    而众人的目光也不再紧紧的盯着那扇黑门了。

    因为看的久了,眼睛酸疼不说,心神也劳损的太过,坚持不到最后。

    众人已经从起初的兴奋不宁,到渐渐的焦躁不安,再到现在的缓缓平静。

    虽然依旧期待,依旧祈祷,但却不再焦躁。

    她们相信,贾环一定能成功的复明。

    心静下来后,她们有的人回想起以前的往事,与贾环相处的点点滴滴。

    有的人则憧憬起未来,待贾环眼睛复明后,大家在一起,该是怎样的幸福快乐……

    还有的,面色复杂,时而嘴角擎笑,时而娇羞无比,时而又咬牙切齿……

    然而,就在这时,被众人关注了无数次也期盼了无数次,却始终紧紧关闭着的小黑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

    “吱……呀……”

    一道并不大的门响声,却如同惊雷一般,将沉浸在各种思绪中的人们炸醒过来。

    众人同时起身,“哗啦啦”的一片椅子倒退声。

    却没人理会,众人的眼睛都紧紧的盯着门口处走出来的人……

    是……薛宝钗和白荷!

    贾母带着众人连行数步,迎了上去,抓住薛宝钗的手,无比紧张而又激动万分的看着她,连声问道:“宝丫头,如何了,如何了?

    你环兄弟呢?

    他怎么样了?”

    薛宝钗的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气息有些弱,脸色苍白,她身边的白荷亦是如此。

    不过,好在,两人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悲色。

    薛宝钗对贾母及紧紧盯着她观看的众人轻轻一笑,道:“老祖宗,您放心吧,换眼之术相当顺利,环儿也很好。

    公孙姑娘说,甚至比她预想的还要好。

    用不了多久,环兄弟的眼睛就能真的复明了呢!

    因为公孙姑娘还要做一些收尾的活计,所以,就先让……先让我和白妹妹出来,给大家……报个喜……”

    “当真?

    哎呀!真是太好了!

    真是太……诶……宝丫头,宝丫头……”

    贾母闻言,大喜过望,高声叫了声,不过还没等她叫完好,就见薛宝钗当着众人的面,朝后栽倒过去。

    幸好白荷一直在她身旁照看着,一把扶住了她,才让她没摔在地上。

    众人见之大惊。

    “宝丫头!宝丫头!

    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呀!

    你不要吓娘啊……”

    薛姨妈唬的脸色发白,上前一步,从气息也不怎么好,面色有些苍白,身形摇摇欲坠的白荷手中,接过了昏迷过去的薛宝钗后,泪流满面道。

    “啊!”

    这个时候,林黛玉忽然惊呼了声,见众人惊讶的眼神看向她后,她指了指薛宝钗垂下的右手,道:“血……”

    众人又是一惊,顺着看去,只见薛宝钗的右手上裹了一层白纱,却已经被血渗透。

    鲜血正一滴一滴的缓缓的滴落下面,染红了脚下一片。

    “女儿啊,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薛姨妈唬的魂儿都要掉了,看着那一滴一滴滴落的血,她都快要昏过去了,满面悲戚的唤道。

    “白丫头,这是怎么回事?你宝姐姐的手怎么会流血?”

    贾母看向白荷,沉声问道。

    白荷面色微微动容,屈膝一礼后解释道:“回老祖宗的话,公孙姑娘说,因为三爷的身子很奇异,不知为何,麻沸散竟然不起作用……

    眼看着那人就要不行了,再晚就来不及了,所以,三爷没有入麻就动了换眼之术……

    三爷开始还能忍住,可……可是后来,公孙姑娘将……将三爷眼睛里的坏眼取出来时,三爷就忍不住了……

    虽然还能控制住不动,可却死死咬着牙关。

    公孙姑娘怕三爷将舌头咬伤,就让我们找东西让三爷咬着。

    可是因为之前药室去毒,里面除了施术器材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眼看三爷要咬伤着舌头,薛姐姐……就将她的手放进了三爷的口中……”

    “啊!”

    众人闻言,再次惊呼出声,纷纷面色动容。

    再看向薛宝钗的眼神中,明显多了几分敬意。

    连林黛玉和史湘云二人亦是如此。

    她们两人面色复杂的看着面色惨白,昏迷不醒的薛宝钗,心头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好孩子,好孩子啊……

    块!快来,快抬软轿来!

    好生护送宝丫头去天香楼里歇息,赶紧找出伤药来给她止血!

    可怜见的,真是难为她了……

    一会儿等公孙姑娘出来了,再让她给宝丫头好好瞧瞧。”

    贾母一迭声的吩咐道,几个健妇从外围忙抬着贾母的软轿过来,几个丫鬟一起用力,将昏迷的薛宝钗搀扶到软轿上,而后健妇们就抬着薛宝钗往前头不远处的天香楼去了。

    而薛姨妈竟然留了下来。

    贾母奇道:“姨太太怎地不跟着一起过去,也好照看宝丫头?”

    薛姨妈却摇头道:“老太太,不看到环哥儿,我心里哪能放心的下?

    都到这个时候了……

    再说,宝丫头不过是手受了伤,原也是她该做的……”

    众人闻言,再次动容。

    贾母深深的看了薛姨妈一眼,叹息道:“难得姨妈待他那么好,竟比亲儿子也不差了。

    日后环哥儿若不对宝丫头好,不孝敬姨妈,我都不依他。”

    薛姨妈闻言,连连摆摆手道:“老太太这话偏了,何须如此,都是我们做长辈的该做的罢了……

    只要日后环哥儿能和宝丫头和和美美的过日子,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哪里还用他们来孝敬,环哥儿是做大事的……”

    贾母闻言,赞赏的点点头,呵呵笑道:“姨太太却是一副慈母好心思!”

    说着,又看到一旁似乎也站不稳的白荷,却转换了面色,语气淡淡道:“白丫头,你也下去吧,也累了一天了。”

    白荷气息紊乱,面色有些惨白,闻言后,对贾母屈膝一礼。

    又回头深深地望了眼药室的方向,而后步履有些踉跄的往回走去。

    白荷心知,贾母是因为她没有主动将手放在贾环口中而心生不满……

    毕竟,她已经跟了贾环这么久,贾环对她还有大恩,又那般宠爱于她。

    然而,她的表现却还不如一个今天才立下名分的薛宝钗……

    可是,在药室里,是她先要这样做的啊。

    是她见贾环痛的几乎咬碎牙关,咬伤舌头,才赶紧上前,想着将手放进三爷的口中……

    只是,一直在前头照顾的薛家姐姐却拦住了她,说换她来做……

    她不想违逆她,也愿意看到薛家姐姐能如同她一般的对待三爷,所以便让她行事。

    可是,她并非没有心……

    ……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后,在众人望眼欲穿中,黑色小门再次打开,面色苍白的贾环被公孙羽搀扶着,走出这扇小门。

    不过,让大家失望的是……

    怎么,他眼前的那条可恶的黑布,怎地还在?

    不是说换眼之术非常成功吗?

    “老祖宗?”

    贾环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轻轻的唤了声。

    众人闻声,这才惊醒过来,忙围上前来,上下打量起贾环。

    贾母看着他苍白的面容,再想起白荷方才的话,贾环的身子竟不能被麻沸散入麻,他是生生受了剜眼之痛。

    顿时心生疼惜,抓起贾环的手握在手心,连声道:“环哥儿啊,你受苦了!”

    贾环摇了摇头,笑道:“不苦,老祖宗忘了,孙儿是武人呢,以前什么样的苦没吃过?这次也不算什么……”

    贾母闻言,摇头道:“那哪里一样,这是眼睛哪,你又生受着……

    环哥儿,你的眼睛不是好了吗?怎么还蒙着这个……”

    贾环笑道:“老祖宗,哪里就那么快就能好。

    不过公孙姑娘说了,大概三日,这黑布就能取下来了。

    到时候,孙儿就又能看到老祖宗和家里的姊妹们了!

    嘿嘿,真好……”

    “是吗?

    哎呀!那可真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我……我……呜呜……我的孙儿啊!

    你的眼睛终于又能看到了!”

    贾母再三确认后,喜极而泣,语无伦次的抱着贾环大哭道。

    这会儿,家里的姊妹们也再不用强忍了,见贾母都流起泪来,一个个也都跟着哭了起来,泪眼巴巴的看着贾环,面色激动!

    终于可以肆意的发泄这一天来,大喜大悲,紧张、焦躁、高兴的情绪了……

    贾环一边拍着贾母的背,一边笑道:“老祖宗,别在这流泪啊,仔细冷风吹着,咱们都回去进屋说话吧。

    劳老祖宗和家里姊妹们在这守了一宿,孙儿心里又心疼又过意不去。

    如今既然孙儿已经好了,大家伙儿就别在这儿喝冷风了,好不好?”

    贾母闻言松开贾环,点点头,接过鸳鸯的帕子擦着眼泪笑道:“对对,环哥儿说的对,咱们都回去!

    都冻了一宿了,一个个的多咱功夫受过这罪?

    再吹冷风,就要吹出毛病了,我也真是高兴的糊涂了……

    对了,环哥儿,你可得好好谢谢公孙姑娘,她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哪!”

    贾环闻言,点点头,笑道:“孙儿省得。”

    贾母闻言,看了眼面色淡淡,有些疲乏的公孙姑娘,又对贾环道:“你还要好生谢谢你姨妈!她也一直跟着我们在这里守着,你宝姐姐为了不让你咬到舌头,把手放在你嘴里,让你咬着,都咬出血了!

    刚刚出来,没说两句话,人就昏了过去,手还在一直滴血,被送到天香楼去歇息了。

    环哥儿,你以后,可要好生对待她,不能辜负了她,记住了吗?”

    贾环闻言,心中微微讶然,眉尖轻轻一挑,不过面色不变,笑道:“孙儿记住了……”而后又对薛姨妈道:“谢谢姨妈关心。”

    薛姨妈笑道:“这算什么,都是一家人……

    只要环哥儿你的眼睛能好,我们就是在这再等三天三夜,也乐意!

    你宝姐姐做的事,也都是她的本分,不需你记挂。”

    贾环呵呵笑道:“哪里能如此……姨妈,老祖宗,咱们回去吧。”

    贾母闻言,连连点头。

    另一边,抬来两抬软轿,贾母上了一顶后,薛姨妈却让贾环上另一顶。

    贾环笑着婉拒后,众人一起劝薛姨妈上了另一顶软轿,众人朝天香楼走去。

    待远远的看到贾府一干内眷都离开后,李万机等人才匆匆赶来,进入药室,从里面抬出了钱启的身子,收敛到一具早已经备好的上等棺木里,又匆匆抬了出去。

    抬到后街钱启家的宅子里,那里灵堂已经布置妥善。

    之前进药室时,钱启又回光返照了一次,提了最后一个要求,他说,他一辈子都没风光过,想死后能有一场风光大葬。

    贾环答应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