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妨人
    “宝姐姐,我从未厌弃于你。”

    贾环将薛宝钗抱的稍微紧了些,轻声道:“只是,以往我觉得,自己与宝姐姐似乎不是一路人……

    宝姐姐太正派,太端庄了。

    你高贵、你淡雅、你娇艳、你坚贞。

    你还品格端方,容貌美丽,天质聪慧,博学宏览。

    和你相比……

    我粗鄙,我顽劣,我视礼法如无物,我厌恶尊卑规矩的束缚,我只比目不识丁强那么一丢丢……

    在我心里,你就恍若天上的一轮皎皎明月。

    而我,却如同地上林子里蹿行嬉戏的一只猕猴儿。”

    薛宝钗闻言,止住了哭声,她仰起头,红肿的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贾环,道:“怎么会?”

    芳口吐檀香,惹人心动。

    贾环笑了笑,道:“你若不信,大可在府上问问其他人,那些小丫头子们是怎么看你的。

    她们敢跟林姐姐开玩笑,敢跟云儿开玩笑,可她们哪个敢跟宝姐姐你开玩笑?

    只因你的品性太高端了,高洁如晶莹白雪,让她们不敢跟你玩笑,也让我这种顽劣子自惭形秽,虽然心中也偷偷的想过一亲芳泽,却终究没有勇气靠近。”

    薛宝钗听到“一亲芳泽”四个字时,俏脸登时通红,不过,眼中空洞麻木的眼神,却渐渐多了几分生气。

    因为这与她所想的,竟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情况,她还以为……

    薛宝钗犹有不信道:“你不是因为……我是商户女,又没了父亲,厚着面皮举家投靠上门,依附贾家为生,才看不起我的吗?”

    这种刀子一般的话,今日已经有两拨人当着她的面,狠狠的插在了她的心头。

    将她所有的自信和骄傲,击的粉碎。

    然而贾环闻言,却极为不屑的嗤笑了声,道:“宝姐姐,你也忒傻了些吧?

    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狗屁想法?

    哟……抱歉抱歉,我实不该在宝姐姐跟前说骂人的脏话,对不住!对不住!嘿嘿嘿……”

    薛宝钗原本灰暗冰冷的心,在这一瞬间,猛然绽放出一朵明媚之极,也灿烂之极的烟花,照亮了她整个心房,也温暖了她整个心房。

    纵然她依旧有许多不解之处,也有许多过往的失落的印象,可此刻,她下意识的将那些全部掩埋在心底深处,不让它们露头。

    她的脑海满满是贾环的这一句“骂人的脏话”,和他关怀备至的道歉。

    她竟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感动和关怀。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听一句“骂人的脏话”感动到这个地步。

    竟会觉得这句“脏话”比世上最美妙最动听的言语还好听。

    一时间,她怔怔的望着贾环,忘了应声,也忘了今日所有的羞辱。

    贾环却似乎以为薛宝钗生气了,慌忙解释道:“宝姐姐,天地良心!我真没有那个意思!

    我是想告诉你,我若瞧不起商贾之家,又怎么会到处张罗着开商号,行那商贾之事呢?

    我总不会自己看不起自己吧?

    实际上,恰恰相反,我最看不起的是那些,死端着身份架子,不顾家里的米缸里连耗子都懒得去了,还一副清高做派的人。

    而商人自食其力,进货贩货,不偷不抢,赚的是干净银子,我又怎么会看不起呢?

    再没有这样的道理,再没有这样的道理。”

    见他一脸焦急的模样,薛宝钗心里说不出的熨帖,她微微弯起了唇角,轻声笑道:“我知道了呢……”

    说着,又垂下了头,俏脸浮霞的轻轻道:“那你……现在还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吗?”

    贾环嘿嘿笑道:“不这样觉得了。”

    “为何?”

    薛宝钗轻声道。

    贾环得意笑道:“因为,薛姐姐如今是本侯的爱妾!”

    薛宝钗闻言俏脸又是一红,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贾环,道:“那是妾呢……比正室还好吗?”

    贾环解释道:“宝姐姐,你来府上也有些日子了,当看得出,我是一个不怎么讲究尊卑贵贱的人。

    比如小吉祥,论身份不过是一个小毛丫头子,身份卑贱,但我却待她和四妹妹没什么不同。

    对我而言,她和四妹妹确实没什么不同。

    同样,对我来说,什么妻啊妾啊的,也没什么分别。

    只要进了我的门儿,你们便只有一个身份,就是我的女人。

    我不会因为哪个是妻哪个是妾,就格外相待。

    你们之间,也没有必要非分出个上下尊卑。

    比如说,你现在是妾,论理该叫林姐姐和云儿一声姐姐,但我不会让你这般叫的。

    太别扭!

    宝姐姐本就比她们大,怎能喊她们做姐姐呢?对不对?

    但是呢,也有不同处。

    宝姐姐若为正妻,那么日后一定会愈发端庄,也愈发讲规矩。

    论理讲,这并没有错,也理该如此……

    只是,我敬佩这样的品质,也尊重这样的做法,但对这样的做派,却实在难生亲近之意。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宝姐姐位份没那么高,给人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

    纵然宝姐姐依旧品性高洁,看到看不惯的事情可能也会出头训斥两句。

    但意义却完全不同了。

    宝姐姐若是正室,你训斥小吉祥,那就是斥责,是在行使家法。

    我不讳言,我很不喜欢这样的事发生。

    如此一来,我难免会心生芥蒂。

    时间一长,夫妻情分也就淡了,最后甚至可能沦落到相敬如冰,相对无言,夫妻恩绝的境地。

    这实非我愿。

    但宝姐姐现在为我之爱妾,你若再看到小吉祥玩闹,随便你收拾,在大家眼里,也不过是年长些的姐姐,在教诲年幼淘气的妹妹罢了。

    完全是两种性质,纵然我看到了,也只会在一旁为你加油!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不会忌惮你教训我了!

    你若是正室太太,那我就得按照礼法来,我得敬着你,维护你的颜面。

    你若看不惯我的行为,劝诫两句,我得当正事来对待。

    所以,我在你面前行事,就会有一种束手束脚的不自在感。

    但现在你是我的爱妾了,你若还敢说我,哼哼!我就……”

    “你就打我吗?”

    薛宝钗脸上依旧浮现了温和的笑容,俏脸上满是红霞,听到贾环得意的语气时,接口道。

    语气中,罕见的多了分俏皮之意。

    贾环面色愈发得意,哈哈一笑,道:“打不打的另说,有时候按在床头打一顿也是难免的……咳咳!宝姐姐如今是我的小妾,你若是敢教训我,我就……亲你!”

    “呸!”

    满面通红的薛宝钗,下意识的就啐了口,双手撑在贾环胸前,想要挣开。

    对于这种欲拒还休的作态,贾环早已不陌生了,哪里还会迟延,手臂微微一用力,就让离开一些距离的薛宝钗小小惊呼一声,重新贴了上来,而且愈发紧密了。

    贾环的眼睛虽然看不到,却能听到薛宝钗口中的轻呼声,而后,贾三孙子果断出击,低头轻咬住了美人的唇。

    被抱在贾环怀里的薛宝钗,轻柔丰软的身子猛然一僵,而后就在贾某人自诩“高超”的吻技中,又软了下来。

    整个人都迷失在贾环浓浓的雄性气息中……

    ……

    “环儿,环儿啊!你快去看看,你快去看看吧……”

    一道凄惨的哭嚎声,打断了沉浸在热吻中的两人。

    薛宝钗到底面皮薄,听到动静后立马从贾环的怀中挣扎了出来,面色绯红的拿出绣帕,擦着唇角。

    眉眼间的娇羞和春意,格外动人。

    只可惜,贾环现在看不到。

    他面色不怎么好,眉头皱起,对薛宝钗道:“是我娘……”语气担忧。

    薛宝钗闻言一怔,而后赶紧检查起周身的衣物,双手还在臀后抚了抚,想抚平方才某个坏人使坏时留下的痕迹……

    她不愿在转换身份后,第一次见婆婆时,就留下坏印象。

    今日订亲,因为有外府诰命的缘故,所以赵姨娘这种身份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上堂。

    不管对方介意不介意,她的身份一旦上堂,就是对对方的一种侮辱……

    所以,现在才算是第一次见面。

    不过,薛宝钗的担忧白费了,赵姨娘哭天喊地的闯了进来后,眼睛根本没往薛宝钗身上放,扑到贾环跟前抱着他就放声大哭起来。

    “娘娘娘,别怕别怕,儿子在这儿呢,天塌不下来。

    你给儿子说,是谁,是谁活腻味了敢欺负你?

    你告诉儿子,儿子去活剐了他!!”

    贾环抱着快哭昏过去的赵姨娘,满脸铁青色的道。

    身上的煞气,让薛宝钗看着都心惊。

    赵姨娘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都抹在了贾环身上,她却只顾着嚎啕,间或间说出了大哭的缘由:“你舅舅,你舅舅快不行了,环儿啊,你快去看看你舅舅吧,他快不行了……”

    贾环闻言一惊,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赵国基被人害了,第二张脸就是贾琏……

    他寒声道:“舅舅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是谁伤的他?”

    赵姨娘哭泣道:“你舅舅赶早带着他婆娘和钱槐去他城南老丈人家,不想走到半道儿,马车竟被人给冲撞了,马惊了后,你舅舅被拖在地上,他……他……”

    赵姨娘说不下去了,贾环的脸色却和缓了好多……

    不是赵国基,是钱启啊……

    钱启这两天在府里想尽法子东躲西.藏的,今日一早又早早的离去,他都知道。

    也知道他这么做的缘由,对此,贾环只有不屑。

    他也不想想,贾环纵然对他再不满,也不会好端端的就生挖了他的眼睛给自己换上。

    贾环还没有这么残忍。

    所以,对他的作为贾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

    可谁曾想,到底还是出事了。

    贾环还没来得及说话,这边的动静就惊动了花厅里的人。

    贾母领着众人匆匆赶回来,可能以为贾环在打老婆……

    她们回来后,正巧听到了赵姨娘的话。

    贾母气的满脸青色,顿着拐杖怒道:“我倒是不知道,环哥儿几时多出了个舅舅来!

    平日里不欲与你理会这些就罢了,你倒愈发上脸子了。

    今天这个日子,为了那个狗奴才,你也敢来搅和!

    赵氏,你……”

    “老祖宗……”

    感觉到跟前老娘被吓的一颤,将哭声强咽下,身子微微发抖,贾环有些不悦的拧起眉头,不过回过头还是语气柔和的解释道:“我娘和他到底是骨肉至亲,同胞所出,这般关心也是能……”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贾母截断了贾环的话,沉声说道。

    贾环不知贾母为何这般大题小做的发作,苦笑了声:“老祖宗,您……”

    “我让你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贾母狠狠一顿拐杖,喊道。

    贾环面色也淡了下来,淡淡的道:“孙儿说,到底是骨肉至亲,我娘她……”

    “真真是灯下黑,真真是灯下黑!

    糊涂了,都糊涂了!

    我们怎么就把那一伙子给忘了!

    环哥儿,算起来,他们不也是你的血脉至亲吗?

    对不对?对不对?”

    贾母的声音中陡然充满了极度的喜悦,一跌声的高声问道。

    贾环沉默了下,点点头,道:“是归是,只是……”

    “没有什么只是,既然你不愿要你姊妹们的眼睛,总不能连一个奴才的眼睛都不要吧?

    他若是好端端的活着,那我们自然下不去手做夺人眼睛的勾当。

    可他现在已经快不行了,你岂有再迂腐的道理?

    来人!”

    贾母气度全开,大气惊人。

    自她将管家之权交出去安享清福以来,快二十年了,她都未再生出过这般气势来,今日却再次发起威势。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两个白发如霜的老嬷嬷从后面走上前来,齐声应道:“奴婢在。”

    贾母大声道:“去,拿上我的牌子,到东府找公孙姑娘。

    告诉她,如今府上有了至亲血脉的眼睛了,让她速来看看,能否尽快行施那换眼之术!”

    “是!”

    两个老嬷嬷面无表情的出去后。

    贾母又对贾环正色道:“环哥儿,这件事,我要做主,绝不容你再胡闹。

    否则,我现在就取出太上皇当年赐予我的那柄玉如意,惩戒你!”

    贾环点点头,道:“老祖宗放心,我不至于那般迂腐。

    只是,孙儿还是先去看看吧。

    看看钱启到底还有救没救。”

    赵姨娘这会儿子终于反应过来了贾母等人在说什么,她面色纠结的狰狞,一边是她敬爱的长兄,一边是她儿子的眼睛……

    不过,最后到底还是后者战胜了前者,赵姨娘流泪道:“环哥儿,你大舅……钱启已经没救了。

    惊马把他的肋骨都踏断了,郎中说,断骨刺入了内脏,活不了多长功夫了。

    他现在就在你那边侧门处,你舅母……钱启家的跑来找我,让我救人,可我哪里救得了他。

    你……你就让公孙姑娘快些准备,给你换眼吧……”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好,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说罢,他又回头对贾母道:“老祖宗,您就别去了,留在这里等信儿就好了。”

    贾母不放心道:“环哥儿,你可别再……”

    贾环摇摇头,道:“事到如今,孙儿怎还会迂腐?日后,保钱启之子一场造化便是。”

    贾母闻言,这才放心道:“诶,这才对,你能这般想就对了!快去,快去吧!”

    贾环闻言,便和赵姨娘一起离去了。

    待贾环离去后,堂内原本当着赵姨娘不好高兴的人,都忍不住露出喜色来。

    不是她们太冷血,钱启都死了她们还乐。

    只是,她们中几乎没人见过钱启,又怎么会为一个没见过的人悲伤呢?

    包括贾探春……

    她们只会想到,贾环的眼睛,真的就要复明了……

    “老祖宗,你还记得,那日腊月二十三,张爷爷的话吗?”

    众人满脸喜意时,王熙凤却忽然开口,轻声道。

    贾母闻言一怔,敛了敛面上激动的神色,道:“什么话?”

    王熙凤咬了咬嘴唇,道:“张爷爷说,薛妹妹是有大福运的,只是……却会妨人,从别人身上抽取福祉。

    如今,岂不是正应了张爷爷的话?

    果真,三弟和薛妹妹成亲后,就有了变故。

    怕是她将那钱启的福祉,都福佑给了三弟呢。

    可见,张爷爷说的竟都是真的。”

    这么一说,众人忽然有种毛骨悚然感,下意识的想疏离薛宝钗。

    谁知道,什么时候她再妨了她们。

    连天不怕地不怕的王熙凤,都有些畏惧起来。

    不过,当她看到贾母眼中刀子一般凌厉的眼神后,陡然清醒过来!

    她出了身冷汗,见薛姨妈和薛宝钗的脸色都难看之极,忙又反口奇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忘了张爷爷的话了?

    薛妹妹之所以妨人,是因为她身上的福祉太深厚,旁人福薄担不住。

    可只要她与三弟成亲,她身上偌大的福祉就会中和三弟身上的煞孽,两两相消,正好配对。

    剩下的,将将好!

    既有福气,又不会再妨人了!

    张爷爷不是说了嘛,只要两两相消后,日后啊,不管是咱们贾家,还是姨妈家,都只会有享不尽的福运呢!

    这都是薛妹妹的功劳!”

    此言一出,众人的面色又恢复了过来,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薛宝钗。

    连林黛玉和史湘云都如此。

    想起贾环的眼睛就要复明了,其他的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