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玉簪
    “环哥儿回来了?皇上找你何事?”

    贾母的面色,相对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她见贾环进了堂门后,忙支使鸳鸯将他搀扶到软榻上,关怀的问道。

    贾环呵呵笑道:“皇帝老子最近日子不大好过,上回挖了个大坑,把满朝文武都坑了进去。

    老祖宗您想,连孙儿这种脾气好的不得了的老好人,都能气得和他大吵一架,更何况那些一个个自诩傲骨铮铮的文臣?

    这不,一个个都罢工不上朝了。

    陛下难为的紧,想起那群老家伙曾经逼过孙儿,欠孙儿一个情面,就想让我帮忙去给他说说情。

    唉,孙儿也是烦的紧。”

    这般牛.逼哄哄,可打满分的装.逼之言一出,顿时,堂上的气氛又不一样了。

    这得多能耐啊?

    皇帝和宰相闹矛盾了,居然都请他帮忙?

    一时间,堂内好几个女孩儿,看着贾环的眼睛,都变的亮闪闪的。

    她们倒不是羡慕贾环炙手可热的权势,而是欣赏他的能为,为他这般能干感到骄傲和自豪。

    而且,贾环越厉害,她们也越有安全感……

    当然,这也是因为她们并不知道,隆正帝现在是怎样一个处境的缘故……

    若是她们知道的话,可能还会崇拜一点,但绝不止于此……

    而之前面色凄然,难过的不得了的薛姨妈,面色似乎也微微好转了些。

    也许她觉得,薛宝钗给这样的人做妾室,似乎……也不是一件特别不能接受的事。

    算起来,就连皇帝老子,除了正宫皇后外,其他那么些个妃嫔,说起来都是贵人,可还不就是妾吗?

    而且事情已经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能如何……

    “环哥儿……

    事已至此,姨妈也没什么好埋怨的,这都是命……

    姨妈总不能看着你宝姐姐,被指到蒙古去吃沙子,看着你薛大哥,被抓去砍了头……

    姨妈只盼你能看在姨妈的一点薄面上,日后待你宝姐姐好一些,姨妈就……”

    说着,薛姨妈哽咽难语,面色愈发凄然,看起来,让人悲悯、同情。

    众人见状,忙纷纷出言宽慰。

    贾母高声道:“姨太太尽管放心,我这孙儿,没什么大能为,唯有一样,那就是从来都说话算话。

    既然他方才当着我与姨太太,并几位诰命夫人的面说了,他日后一定尊重宝丫头,那就断不会欺负了她去。

    其实,姨太太看看他屋里的情况也就知道了。

    那个白丫头且不说,身份虽然低贱,却长成了倾国颜色,环哥儿待她好也是有的。

    可那个小吉祥子,不过是个顽劣淘气的黄毛小丫头,论相貌,也不过周正些罢了。

    他却宠上了天,我看,也不比对四丫头差到哪儿去!

    呵呵,不过那小丫头子却也喜庆……

    姨太太,不是我给自己的孙儿说好话,这个孩子啊,最重情分。

    别的不说,只说姨太太对他的好,他就再没有欺负宝丫头的道理。

    他若敢胡来,姨太太只管来寻我,我替姨太太做主!”

    薛姨妈闻言,面露感动之色,起身对贾母屈膝福下,哽咽道:“如此,我就多谢老太太了……”

    “哎呀,快起来快起来,这是怎么说的,这是怎么说的……”

    见她行礼,贾母连忙虚扶着,连连嗔道,又忙让王熙凤扶薛姨妈起身。

    王熙凤也回过神来了,扶起薛姨妈,强笑着劝道:“姨妈,你来这几年,难不成还看不清三弟的为人?

    对他来说,什么名分不名分的,都不重要。

    只要是自己人,他就一概宠到底,护到底。

    宝妹妹跟着他,只有享福的份,再没有吃亏的道理。

    姨妈尽放心就是……”

    薛姨妈泪眼巴巴的,点头感慨道:“我自然放心的过环哥儿,他是我见过再好不过的哥儿了。

    可是宝丫头她……唉!”

    众人闻言,朝怔怔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连反应都没有的薛宝钗看去。

    皆目露担忧之色。

    薛宝钗的状态,当真不大好。

    无神空洞的眼神,身上似乎没了一丝生气,就连林黛玉看着,都有些不落忍的红了眼圈儿。

    贾母听闻薛姨妈之言后,也看向了薛宝钗,打量了一番后,叹息了声,对她道:“宝丫头啊,今儿这事,实是我贾家亏欠你的。

    纵然缘由是忠顺王那边想起让你陪嫁去外蒙,才有了今日之事。

    可实际上,你不过是在替环哥儿背锅罢了,原不干你的事。

    若不是他这个混账一直在外面和那起子人对着干,那些人又如何会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他们怕连知道你是谁都不知道……

    所以说,你就是被环哥儿牵累,殃及了的池鱼!

    事到如今,虽然说,碍于那起子可恨的混账,让你不得不做了妾。

    但你这妾,绝不同于寻常没名位的小妾。

    环哥儿如今乃一等国侯,除了正妻外,还有七位如夫人的名位,可在礼部登名入册,享六品安人的份位。

    除却平妻占用的两个名额外,还有五位。

    今天我给你做主,你就是宁国府里,平妻之下的第一人。

    不管是那个白丫头也好、小吉祥子也罢,都在你后面。

    虽然你林妹妹和史大妹妹名分上高你一头,可想来你也清楚她们俩的为人。

    她们两人,都不是那种仗着名分,就猖狂欺人的人。

    我暗中也观察了几回,她们俩和环哥儿房里那个最闹腾的小吉祥子都能耍到一起去,更不会在你跟前端着身份拿大。

    你尽放心就是。

    环哥儿自己也说了,之前怎样,之后也怎样,断不会因为这个身份就改变什么。

    他也还会像以前那般尊重你,爱护你……”

    听到最后三个字时,始终木然的薛宝钗,面色上终于闪过一抹淡淡的红色,却愈发凄然,凄美……

    “宝丫头啊,还不赶紧谢谢老太太替你做主?”

    听到贾母的话后,薛姨妈是真的渐渐安心了。

    贾母能将这件事的责任揽在贾家,或者说揽在贾环的头上,更把薛宝钗被指去扎萨克图之事定位为替贾环背锅,当真让薛姨妈喜出望外!

    如此一来,日后在贾家谁也不能轻易轻贱于薛宝钗的名分,连贾环都不能。

    因为薛宝钗落到这个地步,就是受他的牵累所致,并非她本来身份就这般低贱,是贾环亏欠了她。

    若是贾环日后在她跟前拿大欺负她,那就会让人为之不耻,大家只会站在薛宝钗这边。

    再听到贾母后面之言,表明林史二女也不能仗着身份高一头来压薛宝钗,薛姨妈就彻底踏实了。

    心里顿时对贾母生出感激之意,连连催促薛宝钗给贾母行礼。

    薛宝钗虽然还是木然着脸,眼神也没有恢复多少,可到底站了起来,屈膝福下,轻声道:“丫头谢谢老太太……”

    “诶!不对不对……”

    王熙凤似乎已经彻底恢复了状态,满脸堆笑的对薛宝钗道:“薛妹妹如今可不能再叫老太太喽,要随着三弟一起叫老祖宗哩!哈哈哈哈!”

    贾母闻言,也大笑出声,薛姨妈倒是跟着强笑了两声,薛宝钗的面色却还是没怎么变化。

    不过,她还是轻轻的唤了声:“老祖宗……”

    贾母笑的满脸和煦,似乎很满意,她侧脸看了眼鸳鸯,鸳鸯便进了内屋,过了小会儿,捧着一个紫檀木盒走了出来,在贾母跟前打开。

    里面,盛放着一根玉骨莹润如雪的白玉点凤钗,观之不似凡品。

    贾母接过木盒,亲切的招手唤过薛宝钗后,示意她低下.身。

    薛宝钗木然的面色渐渐生动了些,到底多了几分羞涩,她屈膝跪在贾母身前,垂下臻首。

    贾母见之愈喜,然后从木盒中取出玉钗后,轻轻的簪在了薛宝钗的发髻上。

    而后端详了番,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这根白玉点凤钗,乃是当年第一代老荣国招我作儿媳时相赠与我呢。据说,这还是前明中宫之物。

    原本,我是打算待日后环哥儿迎你进门时,再送你作改口之礼。

    既然你今日就改了口,那么我今日就送给你罢。

    丫头啊,老祖宗就是想告诉你,有没有那个名分,对老祖宗而言,都一样。

    你都是我的好孙媳妇,明白了吗?”

    此言一出,满堂人无不震动,薛姨妈感动的掩口流泪,而薛宝钗也红了眼圈,轻轻的点了点头。

    贾家姊妹们倒也罢了,面露喜色,林史二女却有些吃味了。

    这个玉钗的寓意,有些过了……

    不过,她们到底还在同情薛宝钗,所以就一起压下了心头的酸涩。

    倒是王夫人,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她在荣国府里,冷眼旁观了几十年,再清楚不过贾母的套路。

    她那傻姐姐,还真以为贾母是好心,是真心……

    却不知,老太太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罢了。

    薛家乃是贾家正儿八经的姻亲,乃是重亲。

    薛家家主病逝,孤儿寡母远赴千里的上门投靠,本就是一种难得信任。

    结果呢?

    说好的正妻却变成了妾。

    外人不会理会中间到底有什么曲折,别人只看到了贾家的“嘴脸”。

    竟然欺负亲戚欺负到这个份儿上?

    正如贾环之前抗拒时说的那般,传扬出去,贾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到时候,外人会怎样看待贾家?

    谁还再敢和贾家做亲戚?

    那是妾啊……

    呵呵,所以,老太太这会儿子才会有这般作态,又是揽责,又是许愿,又是送宝贝。

    归根到底,所为的又岂是薛家母女俩?

    她为的不过是贾家的名声罢了。

    到时候,自有人将她这番做派传扬出去,别人哪里还会再说贾家的不是?

    只会夸赞贾家的老祖宗有担当,明事理,够大气!

    纵然让亲戚家的嫡女为妾,也只是迫不得已。

    如今说的倒是好听,可以后……哼!

    不过,想归这么想,当贾母的眼神看过来时,王夫人还是连忙挤出了一张不自然的笑脸,对薛宝钗说了两句祝福的好话。

    而后,除了林史二女外,家里其他姊妹们也纷纷对薛宝钗并贾环抱以祝贺。

    一番热闹后,贾母见薛宝钗的面色依旧那般淡淡木然,没有生气,她眼神微凝,心中不喜,不过随即又散开。

    想了想后,她对薛姨妈道:“姨太太,前年的时候,环哥儿担心冬日里我在屋里待的闷的慌儿。

    就在厢房那边,给我起了个大花厅。

    里面用温室之法,栽种了好些名贵花草。

    我啊,最喜欢里面的几株牡丹!

    富贵,娇艳!

    说来也是添喜的事儿,昨儿临睡前,我和鸳鸯去花厅看了回。

    竟发现有一株大红牡丹起了花骨朵儿,看模样,今儿似乎就能开了。

    要不,咱们去看看?

    也好让她们姊妹们在这里说说话。”

    薛姨妈何等聪明,略一想就明白了贾母的目的,她岂有不乐意的道理,忙起身笑道:“正想看看老太太种的好花儿呢。”

    听她这么一说,王熙凤回头对贾家姊妹们笑道:“那咱们也陪老祖宗和姨妈一起去赏赏吧。”

    贾迎春还在迷糊,老太太不是说让咱们姊妹们留下来说话么?怎么又去赏花儿了?

    贾探春却反应了过来,招呼着众姊妹道:“走走走,咱们一起去看看,让老太太这般精贵的牡丹花,到底如何!”

    贾迎春虽然没反应过来,却还是含笑站了起来,顺便拉起了贾惜春。

    而林史二女,面色有些僵硬,坐在那里似乎不大想起来。

    最后,还是史湘云看到薛宝钗淡淡哀怜,依旧木然的面色,到底心生同情,叹息了声,悄悄碰了碰林黛玉的手后,也站了起来。

    林黛玉红了眼圈儿,眼睛看向了低着头的贾环,又看了看薛宝钗,还有她头上的那跟玉簪,心里难受。

    不过,终究还是想起了薛宝钗如今的份位。

    如果薛宝钗今天是正室太太,那么她流泪做派一番,别人只会同情她。

    可如今薛宝钗成了如夫人,她若再闹,别人却只会说是她的不是,好妒,不能容人……

    这些她倒不在乎,只是……

    罢了,不让他为难就是。

    如是想着,林黛玉也站起身,跟在众人身后,一起出去了。

    临出门前,鸳鸯还使了眼色,将在堂上服侍的丫鬟婆子们都带了出去。

    荣庆堂里,只剩下了贾环和薛宝钗两人,一如那天,她教他读书时的场景。

    只是,到底都不同了……

    两人静静的,静静的坐着。

    薛宝钗脸上的神色却愈发凄然,哀怜,心伤。

    她红了眼圈,泪水渐渐流下。

    而后,满腔的悲意就愈发压不住,最后竟泣出声来。

    贾环闻声,叹息了声,而后起身踱步走到她跟前,轻轻的唤了声:“宝姐姐……”

    薛宝钗没有应他,只是哭泣的声音愈发伤心欲绝。

    泣不成声中,那股浓浓的悲意,让人肝肠寸断。

    贾环脸上到底浮起了一抹怜意,犹豫了下,他还是伸出了双手,缓缓将她揽入怀中。

    薛宝钗身子僵硬,但并未挣扎……

    贾环在她耳边柔声道了声:“宝姐姐,对不起。”

    薛宝钗闻言,泣声更重,似乎都无法自已,哭声中饱含了无限的委屈、哀伤,和……不解。

    贾环在她背后轻轻拍着,柔声道:“别哭了,当心哭坏了眼。”

    薛宝钗似乎对眼睛一词格外敏感,听到这个字眼后,哭声一滞……

    不过,通红的眼中依旧泪流不止。

    她渐渐放松了身体,缓缓的将重心靠在了贾环的胸前,泪眼濛濛中,她无比哀伤的喃喃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你会这般的……厌弃我……”

    贾环闻言,身子微微一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