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一家人
    “这么说,三日之后就要订亲了?”

    贾环皱起眉头,问道。

    林黛玉声音有些黯哑,但却已经不再流泪,她眼神复杂的看着贾环,道:“环儿,这件事上,不许你再作怪。若不是你不敬佛祖,也不会……”

    贾环呵呵笑道:“林姐姐,你啊……好好好,我不说这些……

    林姐姐,我只问你,若是没有后面那个条件,如果只要是血亲之人的眼就能换给我,你会让二姐姐或是三姐姐换眼给我吗?云儿,你呢,你会吗?”

    贾环此言一出,却让林史二女顿时怔住了。

    两人互视一眼,面色为难,想了好一会儿后,林黛玉才缓缓的摇头道:“若是能用我的眼,我自然愿意换。

    但若是让二姐姐和探春或者四妹妹她们去换眼,我觉得,有些不好……”

    史湘云看了看贾环没有变化的笑脸,也道:“没错,若是我能换,我自然可以换。因为我换了眼,你日后也不会嫌我。

    但爱姐姐她们不同,她们若瞎了眼,以后出阁怕都难……

    若这样子,就毁了人一生,太自私了……”

    贾环闻言后,忽然大笑起来,而后在林史二女莫名中,一手揽住一个,强行揽入怀中。

    两人略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弹了。

    她们也喜欢靠在贾环坚实的胸膛上,只是,以往很少现在有这样的情况。

    同时相处时,贾环通常都非常守规矩的。

    不过,看着面色极为喜悦的贾环,两人也不想扫他的兴,索性就暂时从了他,反正也不会做别的过分的事。

    贾环给出了他这般高兴的原因:“所以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好些人都奇怪,我为何会这般喜欢你们两个,若论颜色,宝姐姐似乎也不逊色你们多少。

    她们却不知,只有你们的心,才与我最接近。

    换位处之,如果是你们两个人眼睛坏了,若是要换眼,我的眼睛也可以换给你们,但我却绝不会让姐姐她们换眼给你们。

    这太不像话,也太自私了些,那不是旁的,是眼睛啊……

    所以,你们说,咱们仨是不是天生就是一家人?”

    林史二女闻言,又对视了眼,两人眼睛都有些发亮,俏脸也有些红,伏在他胸前不说话。

    贾环却有些唏嘘道:“这就是我为何屡屡‘不识抬举’,不愿娶那个大阿福的原因……”

    “噗!”

    林史二女闻言,忍不住一起喷笑一声,而后两人从贾环的腿上起身,看着贾环颇为惋惜的浪样儿,一人又啐了他一口。

    史湘云道:“环哥儿,这种事,纵然你心里一万个不信,可也不能再胡来。

    但凡有一丝可能是真的,咱们都要尝试一下。你的眼睛最重要……”

    林黛玉也点点头,道:“你对我们的心,我们都是知道的。可你也得为我们想想,云丫头说,为了你的眼睛,别说被那位压一头,就算做个没有名分的,又如何?

    我也是这般想的。

    所以,你若真为我们着想,就不能再胡闹。

    不怕万一,只怕一万。”

    贾环点点头,道:“我省得,那个老道,看起来确实有两把刷子,也不全是模棱两可的春秋笔法糊弄人……”

    “呸呸呸!快别说了!”

    林黛玉嗔恼的皱眉道,不管真假,但在没有彻底证明张道士是骗人前,她一分险都不敢冒。

    史湘云也白了贾环一眼,而后忽然笑道:“环哥儿,论说,宝姐姐无论人品相貌还是文采,都不比我们差。

    怎地,你当初就敢不要脸的招惹我们,却偏偏生分着宝姐姐呢?她也不像是坏人呀!”

    这个问题,不仅让她疑惑,林黛玉其实也有点迷惑,两人一起看着贾环,看他如何回答。

    贾环闻言想了想,道:“其实,我倒不全是为了她会压你们一头,才生分着她。

    只是觉得,她似乎……和咱们不是一路人。

    咱们家里人,有话说话,有事说事。

    比如说,家里小吉祥又淘气了,惹着你们不开心了,若是林姐姐看到了,多半会当面教训她几句,让她老实些。

    而云儿呢,估计会把这个小顽皮抓过来,用力揉揉她的脸蛋,再弹她一个瓜崩儿,笑骂一句也就过去了。

    可若是宝姐姐,怕是就会从心里厌弃小吉祥,偏她嘴上还不会说……

    以前,府上那些粗蠢婆子们爱嚼舌根子,说林姐姐爱使小性儿,爱多想。

    她们却不知,林姐姐纵然生气,也绝不会藏着掖着,都露在脸上呢,但生气完也就完了。

    云儿更是如此,管她是谁,不对路就是不对路,但说清楚了也就好了。

    我们未来或许会争吵,或许会生气拌嘴,但我们绝不会打冷战,僵持着不说话。

    因为那样最伤人。

    可是宝姐姐的性格,看着和气,可真不顺了她的心她的眼,怕是会记在心里……

    罢了!我也不知说的对不对,说不清,看不透。

    或许这才是我不想靠近她的原因。

    不说这个了,不好背后说人是非。

    总之,宝姐姐人不坏,长的也好,学识修养都很好,为人端庄,让人敬重,姨妈人也很好……

    但是,我就是觉得可敬而不可亲……”

    听贾环这般说,林史二女心里说不出的熨帖,都心道檀郎果然知我。

    又觉得世事悲苦,好事多磨,让人无奈。

    贾环感受到两人的难过,牵起他们的手,笑道:“其实,这也改变不了什么。

    你们还是我的你们,我还是你们的我。

    对不对?”

    两人闻言,对视了一眼后,轻轻呼出了口气,林黛玉轻声道:“这些我们都知道,如今,我们只盼着你的眼睛能早早的好起来,我们不求你再做官做宰,做公当王,只愿你能平安康寿到百年……”

    ……

    都说皇宫就像一个到处都漏风的筛子,有一点消息用不了多久就传的漫天飞。

    其实荣国府里也差不离儿,有什么消息,用不了多久,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都会知道。

    而在这众多真真假假的消息里,贾环即将订亲的消息,在神京权贵圈子里,传的最火热。

    贾环刚刚因为平妻之事,被皇太后悔了亲。

    虽然狠狠丢了次脸,可众人还没来得及嘲笑,却不想他在太上皇前的圣眷如此深厚,太上皇竟又让他出银为明珠郡主建造一座公主府,未来很有可能尚主。

    按理来说,既然尚主做驸马,那么别说再娶妻,就是纳妾都不许。

    可贾环情况毕竟不同,宁国一脉,就剩他一根独苗,还是过继的。

    强说是兼祧两房,一边宁国府,一边公主府,倒也勉强能说的过去。

    当然,这只是一种很小的可能。

    除非皇太后早早的薨了,这个可能才能实现。

    若不然,为了太后的颜面,贾环也只能和赢杏儿做一对有实无名的野鸳鸯了。

    不过,有太上皇的暗许,这种事倒不是什么大事,想来太后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任谁都没想到,贾环会在这个时候又订亲!

    若是与其他公侯甚至是伯爵府邸订亲也就罢了,可以看做是对皇太后的反击。

    可他却与区区一商户之女订亲,还是做正室。

    这……

    众人就有些不理解了。

    这是要破罐子破摔,还是想通过作践自己来恶心太后?

    不少人都在怀疑,这是个假消息。

    不过,当玉虚观张老神仙的批卦跟着传出来后,众人在恍然理解的同时,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薛家那位福祉极为深厚的姑娘身上。

    都想看看,到底什么样的姑娘,会有这般了得的福运。

    没人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玉虚观的张道士乃是国朝最有名的活神仙,连太上皇都尊称其一声“老神仙”,若是江湖骗子之流,断不会欺骗的了太上皇。

    所以,众人的好奇心一时间被勾的老高……

    只是,贾家门第太高,轻易的人家谁有资格登门求见女眷?

    当然,也不是没有。

    比如说镇国公府的郭氏、武威侯府的张氏、奋武侯府的刘氏等人。

    也不知是先入为主,还是因为张道士的名头着实太大。

    总之,这几人在相看过薛宝钗后,每人都满意的不得了,纷纷送出了不少名贵的珍宝首饰,算是添箱之礼,然后便一个劲儿的夸赞薛宝钗果然是有大福相的人。

    贾环娶了她后,眼睛定然能早早的好过来。

    经过几番折腾后,贾环为了治眼而娶商户女为妻的消息越传越广……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为这个消息感到高兴。

    除了贾琏整天提心吊胆,唯恐贾环让他换眼外,李纨也有些担忧,严厉的命令贾兰在家读书,不许出门一步,否则就是忤逆不孝,是逼她去死……

    至于王夫人和贾宝玉,就更不用提了。

    贾宝玉倒不是因为这事不高兴,他心里也有数,换谁的眼也不可能换他的……

    他之所以不高兴,是因为他近来刚刚才发现一个标志的小丫头子,名唤红玉。

    可没等他好好的和人家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人居然被王熙凤给抢走了。

    若只是被王熙凤抢走也就罢了,他再央求着要回来,真要不回来也没关系,他也可以时常过去找她玩。

    可他没想到,也不知薛姨妈怎么想的,居然也相中了这个丫鬟,又从王熙凤那里要了过来,给了薛宝钗。

    还说什么,到了东边儿后好使……

    这就真真太可气了!

    不过,气了半天,他也只能在屋里转圈,干生闷气,拗了半天,却只觉得一肚子火气,就又去找袭人了……

    除却这几个外,还有一人,是最忐忑不宁,也是最闹心的,就是钱启。

    如今府上都在猜测,三爷到底会和那三位爷中的哪一个换眼。

    因为贾家的直系血亲,只有他们三个都是男性,又年龄正好。

    可钱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却是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贾家这边的直系血亲,的确只有贾琏、贾宝玉和贾兰三个。

    可他们却忘了,贾环生母这边,赵家还有几个直系血亲呢。

    血亲最近的,就是他钱启,还有赵国基。

    钱启与赵姨娘和赵国基都是同一个妈生的,地地道道的至亲。

    只不过,他和后两个不是同一个老子罢了。

    可一个老子不一个老子的估计没多大关系,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就是。

    钱启深知,贾环对于他这个大舅舅,着实不怎么看的上。

    也怪他自己当年作孽,可谁又能想到,他这个外甥能生发到这个没天理的地步?

    相比于他,贾环对老实本分的赵国基就格外亲厚了,言必称舅舅,而对他,则直呼其名,钱启。

    所以,如果选人换眼,很显然,他中奖的概率高的超乎想象。

    所幸的是,一时间,竟没人能往他们身上想……

    所以,闷声在贾府躲着,忙完了初六初七两日后,在大年初八这一天,天色刚蒙蒙亮,钱启就带着妻子刘氏和儿子钱槐,邀着马车,悄悄的前往城南老丈人家拜年去了。

    还留下信儿给家里的老奴,说至少要住三日方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