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都什么玩意儿?
    “三爷,不是您想的那样!”

    眼见贾环脸色越阴沉,眼神也愈森寒,贾宝玉差点没把脑袋垂到腰子上,袭人顾不得许多,急声道。

    贾环一眼看过去,那等煞气,一时间激得袭人差点呼吸不上。

    不过,许多时候,女子的韧性真的要强过男子,尤其是如水一样的男子……

    袭人面色煞白,声音微微颤抖,道:“三爷,若是奴婢兄长打着贾家的旗号胡作非为,奴婢哪里有胆子央二爷带奴婢来见三爷?

    连贾家正经的主子犯了错,三爷都严惩不贷,奴婢又算得什么台面上的?”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想了想,以袭人的见识和心机,确实不可能做此蠢事。

    因此,目光稍微柔和了些。

    不过,袭人是贾宝玉的跟前任,贾环不好直接同她对话,便对贾宝玉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你落哪门子泪?”

    贾宝玉用汗巾子抹泪,道:“三弟,你方才和爹一样凶……”

    贾环抽了抽嘴角,道:“二哥,你都快有儿子了,还跟丫头一样吗?”

    贾宝玉噗嗤一声笑出声,白了贾环一眼,道:“你才快有儿子了!”

    不过又想到,林妹妹真的要成贾环的妻子了,贾宝玉惆怅的一叹,竟痴了去……

    他不急,可袭人却急的不得了,心中苦闷之极,在一旁小声提醒道:“二爷,三爷问你话呢!”

    贾宝玉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意兴阑珊,道:“你家人说的不大清,我没记住,你自同三弟说吧。”

    说罢,自己斟了杯茶啜饮伤怀着。

    若是袭人的表妹出了事,他自然紧张。

    可袭人大哥……

    他亲哥出事都不在意,更何况袭人的哥哥……

    臭男人罢了!

    袭人自然知道这位爷的脾性,心里凄苦,却不敢耽搁时间,跪在地上同贾环道:“三爷,奴婢哥哥花自芳,有一子叫花百昌,今年十五岁,小门户出身的,难免娇生惯养些。

    寻日里不好读书,也不跟着家兄学些经济之道,只爱游手好闲,结交了许些市井混子。

    他……”

    “说重点。”

    贾环有些不耐道。

    他忙了一日,没顾上休息,哪有心思听这些废话。

    贾宝玉又摇头叹息的看了贾环一眼,埋怨他和女孩子说话不该那么粗暴……

    袭人则面色一滞,眼泪差点没落下来,却不敢如同跟贾宝玉使性一样给贾环脸子,继续道:“他跟着那些狐朋狗友去了赌坊,身上银钱输尽不算,还偷偷拿着家里的银子出去赌。

    都输完了,不敢同家里说,就自己借了印子钱,想继续翻本。

    可哪里能翻本,一来二去,竟又欠下了一二千两巨债。

    放印子钱的黑心钱庄,带着借条去家里催。

    家兄虽然气愤,却也认赌服输,愿意子债父偿。

    卖了家里的门铺,卖了地,甚至连大屋都典出去了,只留了一套小宅存身。

    又从奴婢这里拆借了二百两。

    都还了,最后还差一百多两,却实在没法子了。

    只求那些人宽限上十天半月,等再想想法子,一定能还上。

    可那些人哪里肯,寻了十来个大汉上门,百般羞辱打骂,家兄都忍了。

    可到后来……

    可到后来,那群畜生,竟当着家兄的面,想要凌辱嫂嫂。

    家兄百般哀求未果,便报了衙门。

    可衙门差役来后,只看了眼就走了,言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那些畜生这下再没了顾忌,当着家兄和侄儿的面,凌辱了嫂嫂。

    家兄实在忍不下去了,才挥刀杀人。”

    袭人一边说,一边落泪。

    她相貌本就不丑,这般一来,还真有些梨花带雨的感觉。

    贾环自然没什么感觉,可贾宝玉素来看到的都是坚强的袭人,何曾见她这般过?

    一时间看的都快痴了,他走到袭人跟前,拉着袭人的手,跟着落泪道:“好姐姐,快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要碎了……”

    袭人正在等贾环的言语,却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个,一时间真真不知是该继续哭好,还是该笑好。

    这位爷啊……

    贾环倒是呵呵笑出了声,道:“你先起来吧。”

    然后看向贾宝玉,道:“宝二哥,我听她说,最后也就差个百八十两银子。你怎么没拿出来借她,若是借给她,现在不也没这么多事了?”

    贾宝玉闻言,面色一黯,长叹息道:“三弟,你哪里知道我的心?但凡我有,莫说是银子,纵然连命也给了她,我也不会不肯。”

    贾环瞥了眼一旁面色感动的袭人,心里好笑,这小子得这些丫头们喜欢,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过……

    “你怎么会连二百两银子都没有?”

    贾环奇道。

    虽然月钱不多,可贾宝玉屋子里的宝贝真真多的是。

    随便一个拿出去,都不止能卖二百两。

    贾宝玉再叹一声,黯然道:“我和你不同,你的都能自己做主,我又何尝能做半点主?

    随便一点动静,都要惊动老太太和太太。

    真要筹二百两银子给袭人,她怕是在我屋里也待不下去了……”

    贾环闻言,点点头,觉得贾宝玉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他能养成这样的性子,与其说是他的问题,不如说是贾母和王夫人的问题。

    这般管教孩子,再加上贾政这个魔鬼父亲,贾宝玉能这般无害,没有疯,都算好性子了……

    冲贾宝玉点点头后,贾环对袭人道:“那衙门怎么说?”

    本来满脸悲戚的袭人闻言,面色忽然变得咬牙切齿起来,恨道:“那些敢放印子钱的钱庄,哪个是没有后台的,他们和衙门都有勾连,印子钱的出息里,必然有他们一股。

    家兄一时鲁莽,闯下大祸,杀了他们的人,他们岂肯放过他?

    奴婢听母亲说,衙门里要判斩立决。

    家兄……

    家兄他……”

    袭人实在难忍悲意,痛哭出声。

    贾环并没有什么怒气,因为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没有保护伞的高利贷根本不可能存在。

    只要人类社会存在一日,也一定会存在这种事。

    有光的地方,就必定有黑暗。

    他只是奇怪:“你哥哥难道就没同那些人说,有个妹妹在荣国府,给贾家二爷做跟前人?”

    此言一出,贾宝玉和袭人两人的脸登时通红。

    两人还没任何名分,这般直接说出,两人都是要面子的人……

    贾宝玉有些害臊道:“三弟,你这是怎么说的?我和袭人姐姐清清白白……”

    “放屁!”

    贾环笑骂道:“我是过来人,你以为我看不出你们俩早就有了好事……”

    贾宝玉闻言直接傻了眼儿,袭人更是面如滴血。

    真算起来,两人还真已经做了不少年的“夫妻”了……

    只是涉及到兄长性命,袭人到底咬牙坚持下来,红着脸道:“回三爷的话,因奴婢每次归家,都再三告诫家兄和侄儿,绝不许他们打着贾家的名号行事,连提也不准提,否则必没有好下场。

    他们都怕三爷,所以……”

    贾环奇道:“他们怎会知道我?”

    袭人面色一滞,讷讷道:“三爷名动天下,想来……想来他们是知道的。”

    贾环见之,就知道袭人定没少在家宣传他的“威名”,还不知怎么残暴霸道,不过也不揭破。

    不管袭人怎么宣扬他,她能约束家人不打贾家名号为非作歹,就是好的。

    想了想后,贾环朝后面道了句:“明月,去让人打听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他自然不能听信袭人的一面之词,当然,他判断,袭人应该没有说谎。

    她是明智的人,不会有胆子骗他。

    话音刚落,就见董明月走了过来,将一信笺递给贾环,道:“我刚才就派人去打听了下,她说的基本没甚差错。

    那个借花百昌印子钱的钱庄叫兴钱庄,和兴赌场是一家,背后之人,是太学祭酒穆闻道。

    花自芳的儿子花百昌家里有几个钱,又宠溺娇惯花百昌,所以他便有些招摇。

    自身又结交了些不良混子,那些人就想在他身上弄些银子花花。

    便有了这桩事。”

    贾环闻言,眉尖轻挑,没有理会花百昌的破事,而是问道:“今日之事,太学祭酒穆闻道好像也参与在其中吧?”

    董明月笑道:“太学的学生都是他鼓动的,连国子监那边都是他暗中蛊惑的。

    国子监祭酒,就是西府大嫂的爹,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也阻拦不住,这次可被穆闻道害惨了。”

    贾环有些头疼的挠了挠脑袋,笑道:“得,等着吧,用不了几天,大嫂就该上门了。”

    “那这件事……”

    董明月问道。

    贾环笑道:“让索先生带人去一趟长安县衙,问问长安县县令,百姓交粮纳税养着他们是干什么的?

    百姓家里养条狗,还知道看家护院,知道冲主人摇尾巴。

    可交了那么多粮税养着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和黑心赌场钱庄勾结,谋财害命吗?

    再让大哥带人去,把那狗屁钱庄和赌场给砸了。

    对了,再派人把来龙去脉告诉李梦飞那个呆御史,他连他爹都敢弹劾,定然不会放过区区一个太学祭酒。

    都什么玩意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