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担忧
    尤氏和白荷两人在听完贾环的话后,再次印证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时代的女性,对神佛的敬畏和信仰。

    两人再也不提什么身份不身份,门第不门第的事了。

    既然张老神仙都这般说了,那就再准确不过。

    身份?

    和神仙天道比,什么身份能大过这个?

    只要能保佑贾环的眼睛能复明,别说是个商户之女,就是个乞丐之女,也要快快娶进门来。

    再说了,薛宝钗虽然只是商户之女,但言谈举止,行为气度,都始终恪守大家闺中之道,端庄尊重,并无普通商贾之家的浮华之气。

    所以,也不是真的差什么。

    所谓屁股的方向,决定目光的方向,就是如此了。

    方才怎么想怎么不合适,现在翻过来后,又怎么想怎么合适。

    尤氏又激动的笑言了几句后,只盼贾环的眼睛能够早早复明,而后便识趣的离开了。

    待尤氏走后,贾环就将白荷揽入怀中,抱着她坐下了。

    “爷,你的眼睛,真的能……”

    白荷温顺的依靠在贾环的怀里,双手捧在他的脸上,修长绝美的眼睛里,一贯平静祥和的眼神罕见的激动起波澜,颤声问道。

    她是知道贾环的眼睛的,贾环回来后瞒过了所有人,但又如何能瞒的过枕边人?

    听出她的激动,贾环将她抱紧了些,微笑道:“公孙姑娘说,她得到了一部杏林奇经,专门治眼疾的,其中就有一种换眼之术……”

    “换眼之术?”

    白荷闻言先是面色一变,而后呼吸急促了些,道:“爷,若是换别人的眼,爷八成不乐意。可是爷还有我呢,我愿意跟爷换……”

    “啪!”

    白荷话未说尽,翘.臀上就挨了贾环不轻的一下,俏脸登时通红起来,一双柳叶般容长的美眸中,若能滴出水一般的情意凝结,痴痴的看着贾环,喃喃道:“爷,我没有说差哩……”

    贾环没再动手,却低头堵住了她的芳口……

    一番缠.绵后,白荷面红耳赤,却还是不死心,还要继续说。

    却被贾环在胸前不轻不重的捏了把,小小娇呼一声住了口,贾环坏笑道:“再让你不听话……你倒是比我还急,哪有那么简单?若是谁的眼睛都行,我早就使人去牢里提几个死囚来换了。

    公孙姑娘说了,只有直系血亲的眼睛才可以,旁系的都会增加失败的可能。

    最重要的是,我是男人,所以只有男人的眼睛才能换……

    换眼镜,听着都怪唬人的……”

    白荷闻言,大失所望,却又盘算起来:“直系血亲的话,爷除了西府老爷,链二爷,宝二爷外,还有一个兰哥儿。可是他们……也就老爷……”

    贾环摇头道:“年纪太大的也不成……罢了,不去想了。

    玉虚观的张老道既然说了,解局之人是宝姐姐,只要娶了她,问题就会解决,那我就拭目以待。

    若真有那么神,以后咱家里也建个家庙,供供神佛。

    若是他敢唬人,那三爷我就要打上玉虚观,要点精神损失费……

    娘的……”

    “爷啊!可说不得!神仙会知道的……”

    白荷听闻贾环痞痞的话,又喜欢又害怕,忙劝止道。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不过又岔开话题,他对白荷道:“荷儿,你放心,不管我娶的是谁,谁都不能怠慢了你,欺负了你去。”

    白荷抿口笑道:“爷放心就是,爷不在家的时候,宝姑娘也来过咱们府上几回,和我也聊过几回天。她性子很好呢,没有因为我的出身就轻贱于我。

    就是……看到小吉祥在屋里淘气,她眉头皱了皱,不过也没说什么。

    后来她还送我了些玩意儿,我也回了她一些。

    听大嫂说,她还去公孙姑娘那里请教过医道学问……

    我瞧她的性子,倒不像是轻狂欺人的。”

    贾环闻言,脑海里闪过出征前,在梨香院与薛宝钗相撞的那一幕,心情有些复杂。

    不是说她不好,能够与林黛玉相提并论的女孩子,又怎会不好?

    之前所谓大脸猫之类的戏谑之言,不过是玩笑话罢了。

    薛宝钗虽然稍显丰润,可肌肤极为白皙,面相亦清秀端正,很养眼。

    只是一来,前世读红楼时,贾环对这位颇有心机的女孩儿印象并不是很好。

    二来,他也不愿让她压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一头。

    再则,她背后牵扯的除了薛家外,还有王家。

    王家那一起子里,除了王子腾还像样些外,其他的,能为不足,祸害居多。

    最令人想不到的是,那些竟在背后,和忠顺王一脉不清不楚,贾环甚至怀疑王子腾对此都未必清楚,因为就迹象上看,忠顺王一脉似乎未必对王子腾施以援手过……

    王家老宅位于金陵,占据江南富庶之地,除了良田千顷和各处门面外,暗中还有私盐买卖。

    然而,积攒下的泼天财富,却大多暗中献给了忠顺王府……

    若非贾环当初恼了王夫人,想要狠狠的打痛她,给她一个教训,所以才使人去江南好生查了番王家的底细,他都发现不了王家居然已经作死到了这个地步。

    用脚趾头去想,日后不管是隆正帝掌权后,还是赢历登基,王家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涉及到站位问题,纵然是贾环,也绝不敢有什么侥幸大意之心。

    不是怕,而是不愿与那些臭沾上关系。

    只是,这世上之事,十之八.九难如人意。

    他也没想到,竟会因为一些近乎荒唐的理由,他竟要娶薛宝钗为妻……

    “吱呀……”

    房门缓缓被推开,一个小脑瓜从门缝里探了进来,大眼睛看到里面椅子上叠做的两人后,顿时撅起了红嘟嘟的小圆嘴巴。

    白荷见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从贾环身上站起身,嗔道:“少作怪,还不赶紧进来。”

    小吉祥嘿嘿笑了一声,才推开门小跑了进来,巴狗儿似的蹲在贾环腿边,将脸伏在他腿上看着他,笑嘻嘻的道:“我在西边儿不过找雪雁耍子了一会儿,再回头,三爷就没了影儿,翡翠姐姐说是已经回这边了。

    我又跑了回来,可找了一圈儿也没找着三爷,只以为翡翠姐姐在哄我,就又跑到西边儿去。

    可她们都说三爷是回来了,不过那小丫头子说,是蓉哥儿媳妇接住了三爷,她要送三爷回来。

    我又跑去天香楼,结果她也说三爷回来了,我再回来一看,咦,三爷果然在家哩!

    嘻嘻!”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抚着她的脑瓜,道:“你倒也能跑!”

    白荷也笑道:“白跑了这么几起子,你也不恼?”

    小吉祥得意的笑道:“这有什么好恼的,找三爷嘛,一直跑下去都有趣!”

    贾环闻言,心里暖洋洋的,伸手将她从地上抱起,搁在腿上抱住了,道:“不枉我和你白荷姐姐这般疼你一场,真是我们的小棉袄……”

    “砰!”

    话刚说完,小吉祥皱起一对毛毛虫眉,低瞪着眼,小虎牙呲出,一头撞在了贾环胸口。

    直撞的贾环哈哈大笑不止。

    白荷在一旁看的也好笑,小吉祥最不喜别人说她小了,更何况贾环是以打趣女儿的口吻在说。

    这怎能不让一心往姨娘界发展,却屡战屡败的小吉祥着恼!

    看着贾环逗着小母老虎似的小吉祥两人闹做一团,白荷看着既感温馨有趣,又有些愁绪……

    那日薛宝钗看到大咧咧的小吉祥在屋里闹哄哄的跑动时,眉头皱起不说,眼中的不喜也是显而易见的。

    当时尚且如此,若是等了过门之后……

    当家太太,原本就有管教内宅之权。

    而且论礼而言,小吉祥也确实被宠的有些过了。

    可是,看着眼前这位那般宠溺,若薛姑娘真的有动家法管教一番的念头,怕又是一场大风波……

    ……

    “三叔……”

    宁安堂前堂,贾环有些扫兴的坐在主座上,听着堂下之人重重的磕头,然后哽咽出声的请安,皱眉道:“起吧,好端端的,又怎么了……

    几时回来的?你母亲可好?”

    堂下之人,正是被贾环委以重任的贾芸,以及渐渐也担起重担的贾荇。

    贾环去西域前,贾芸便已经去了江南之地,一来,为贾家在江南各地铺开商铺做准备,二来,也要从江南之地收买一些园子中需要的珍贵物事。

    比如太湖奇石,名贵花木,再比如一些名人字画,和古董文玩。

    当然,前者是主要任务。

    江南太过富庶,贾家想要丰润财力,不从中取一杯羹,实在说不过去。

    因此,自从贾环从薛蟠那里得到了印着家主印鉴的一沓信纸后,喜出望外的贾芸便拿着南下了。

    一个多月来,马不停蹄的与人勾连谈判,终于将事都办妥,却也错过了回京过年的机会。

    不过,看着收获累累的成果,他倒也不觉得辛苦。

    只是,贾芸却没想到,只短短不到两月的时间,再回来,天似乎都要塌了。

    对他有提携再造之恩的三叔贾环,竟然瞎了!

    贾芸回到家后,听他娘哭着说完这个消息后,如遭雷击,又碰到听闻他回来后,上门探望的贾荇,便一起来给贾环请安。

    看着贾环眼前那条黑布,贾芸眼泪就没断过,心如刀绞。

    贾荇即便在祭祖时已经给贾环请过安了,可此刻也跟着红了眼圈。

    “问你话呢?”

    贾环越发不喜欢这种气氛,提高声音喝道。

    贾芸却不改伤心之色,也没有站起来,他跪着答道:“回三叔的话,侄儿今儿刚到家,刚回家就听我妈说了……侄儿就立刻过来了,不过路过西边儿府的时候碰到了链二叔。我娘都好,就是记挂着三叔……”

    贾环点点头,道:“回头代我谢谢五嫂的惦记,最近事太多,从西北带回来不少特产也没顾上给五嫂送去,一会儿你跟着李管家去领回去,给五嫂说,我身体最近不大方便,就不去给她请安拜年了……

    有完没完,再哭就出去哭!”

    听着贾芸呜咽出声的哭声,贾环不耐的训道。

    贾芸闻言,忙止住了哭声,不过还时不时的发出哽咽之声。

    贾环能感受到他是真的在关心,也真的在为他的眼睛伤心,叹息了声后,贾环道:“你若真懂事,就好好帮我做事,为我多分担一些,我也能轻快一些。

    哭有什么用?

    若哭能把我的眼睛哭好,还轮得到你来哭?

    行了,别哭了。”

    贾芸闻言,这才彻底收了眼泪,站起身来,重重点头道:“三叔放心,侄儿定然不负三叔所托。”

    贾环呵呵笑道:“你话别说的太满,商贾之事,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所谓商场如战场,是再准不过的道理。

    商业交往中,不管是咱们国公府的招牌,还是我这国侯的牌子,都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若不然,天下最好的买卖应该是那些皇商皇店了。”

    贾芸闻言点点头,道:“三叔放心,侄儿并不是猖狂之人,明白这个理儿。

    只是,咱们贾家和其他的商家又不同。

    咱们经营的并不是与他们竞争的货,而是独门独货。

    咱们……”

    听贾芸说的起劲儿,贾环静下心听了一会儿后,见他还滔滔不绝的在讲,其中好些道理竟和前世听闻的商业法则差不多,贾环心里也算有了谱,摆手打断道:“具体怎么施为,你同几个老掌柜的斟酌一下就好,日后……嗯,你也不必拿这些事来请教我,我眼睛不便,操劳不得这些。

    内宅里有专人负责,会有人和你联系,你只要将账本记得详细些交上去就好,如果有一些大事拿不定主意,也可以来寻我。”

    贾芸闻言,点点头,却有些犹豫道:“三叔原本就是该做大事的,商贾之道毕竟是小道……不过,三叔,内宅管账,会不会有些不便……”

    贾环笑道:“没什么不便的,应该就是你三婶来管这一行当……”

    “啊?”

    贾芸闻言惊呼一声,他从他娘那里已经得知了,皇家悔亲的事,他还愤愤不平的大骂了几句。

    却不想,转眼间居然又冒出来个三婶。

    贾环笑着正想再跟这个器重的族中后辈解释两句,后头忽然来了个丫鬟,对他屈膝行礼道:“三爷,林姑娘和史姑娘来了,白姐姐打发奴婢来请三爷回去。”

    贾环点点头,而后转头对贾芸和贾荇道:“行了,你俩先回去吧,代我给你们母亲问好。这两日也都好好歇歇,芸哥儿在外面奔波了那么久,五嫂也惦记,好好陪你娘说说话,不要违了她的意思……

    荇哥儿也一样,李万机说,芸哥儿下江南后,你把都中的这些摊子操持的都不错,想来也累了,都去歇两天吧。”

    贾芸和贾荇闻言,连忙行礼告辞。

    待他们离去后,小吉祥才从里头蹦蹦跳跳的走出来,当起贾环的小拐杖,扶着他回内宅去了。

    ……